醉枕江山 歷史穿越

醉枕江山

第八百八十五章聰明的豬

[更新時間]2013年11月08日 01:41 [字數] 348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楊帆向任威打個手勢,快步走去打開房門,老管家恰好趕到門口,一見楊帆出來,忙道:「阿郎!大事不好了,千騎營有幾名軍士找上門來,人人身上帶傷,說是……說是被金吾衛打傷的,還被金吾衛抓走了許多人。」

楊帆神色一緊,沉聲道:「我去看看1楊帆拔腿就往外走,任威立即緊隨其後。楊帆迅速趕到前院,只見門房裡幾個士兵或坐或站,身上俱都血跡斑斑,楊帆遠遠看見,心中便是一沉:有刀傷!

近來金吾衛與千騎營的衝突愈來愈激烈,雙方時有鬥毆。

但是鬥毆不是戰鬥,即便雙方都佩有兵刃,除了楊帆懲治韋駙馬時佔了「防礙公務」的理兒動過兵器之外,雙方都是拳腳相加,或者隨手從路旁店鋪里抽一根棍子什麼的,沒有人敢動兵刃,因為一旦動了兵刃,性質就不同了。

可今日他的兵身上居然有了刀傷,這就意味著雙方的衝突已經升級,對方已經有人按捺不住動了兵器。

楊帆快步趕到門房,那些傷兵一見楊帆紛紛站起身來,傷勢嚴重的就由其他人攙起。楊帆看看他們,扶住一個單腿站立的傷兵,關切地道:「嚴重么?」

那傷兵努力挺直身子,大聲道:「回將軍話,卑職沒事,腿上挨了一刀,沒有傷筋動骨1頓了一頓,他又大聲道:「只要讓卑職養個十天半拉月的,卑職就能把咱們千騎營丟的面子找回來,干翻那幫狗娘養的1

楊帆哈哈大笑,親昵地在他肩頭捶了一拳,道:「如果等你養好傷再去找回場面,那你就是落了咱千騎營所有兄弟的面子了,你受了傷,難道我和眾兄弟們不能替你找回來?」

楊帆說完,神情一肅。向眾傷兵中一個伙長問道:「怎麼回事?」

那伙長把事情的來龍去脈一說,站在一旁的任威聽了都不禁皺起眉頭。

千騎營和金吾衛的磨擦近來很激烈,雙方士兵就像一群憤怒的公雞,只要見到,就會想法設法發生衝突,雙方几番衝突下來,可謂各有勝負,而且都在可控範圍內。

今日這群千騎營官兵是隨高初進城喝喜酒的。高初已經訂了親事。可軍營中人在他成親那天未必都能出來,尤其是士兵也未必有資格到高家喝喜酒,於是高初帶了本營的要好兄弟先出來擺幾桌。

結果金吾衛又在街頭故意衝撞千騎營官兵,雙方早就是一觸即發的關係,當然動了手。可是令人意外的是,甫一動手,對方就動了刀槍,高初等人根本沒想到對方敢動兵器,措手不及之下被一連傷了好幾個人。

高初等人又驚又怒,正欲動用兵器反擊。路旁一家小店裡突然跑出六七個賊人,隨即大批金吾衛官兵突然出現。將這些賊人一舉抓獲,然後指控千騎營官兵包庇罪犯,阻礙執法,要把高初等人拿下。

高初一看就知道中了人家的奸計,趕緊率眾突圍,只求把消息送到楊帆手上。在他全力掩護之下才有幾名士兵逃了出來,其他十餘人包括高初本人。俱都被金吾衛拿下,押回大營去了。

那伙長原是百騎士兵,說話甚有條理。隨著他的敘述,楊帆的臉色越來越陰沉。等那伙長說罷,眾士兵都眼巴巴地看著楊帆,等著他拿主意。

楊帆思索片刻,對任威道:「你送兄弟們回營,讓他們好好養傷。把事情說與陸郎將知道,請他去金吾衛交涉,把人要回來1

任威低聲道:「將軍,金吾衛是河內王坐鎮,恐怕他不會買陸郎將的賬。」

楊帆輕輕點頭,道:「我知道,你照做便是1

楊帆當初答應讓陸毛峰調入千騎,看中的就是他身後二張那兩副堅強「肉盾」的作用,這時豈能不用。任威答應一聲,因為傷兵中有幾人傷勢較重,還在不斷流血,所以先從府上找了些金瘡葯給他們包紮起來,任威又讓人去街頭雇了幾輛車子,載著傷兵離開了。

楊帆隨即離開,直奔皇宮。

武則天順利易儲,表面上看來,武李兩家既有聯姻又非常和睦,這讓武則天非常高興,感覺前途一片光明。武則天一輩子老於權謀,當然明白在皇權和官場方面,利益才是最根本的決定準則,可她還是樂觀地認為,憑著她的安排,武李兩家可以和平相處下去。

因此,這幾天武則天的心情格外舒暢,聽說楊帆求見時,她正被張易之說的一個小笑話逗得哈哈大笑。很不幸,張易之的這個小笑話正是關於宋霸子的,儘管宋霸子送了很多禮,可在張易之心中,他仍然只是一個下等人。

張易之可以因為宋霸子送的厚禮給他面子和榮耀,也可以為了討武則天的歡心,把他拿來當笑話講。武則天聽說楊帆求見,笑吟吟地對張易之道:「這個楊帆啊,朕現在最怕他求見了,他一來准沒好事,可別又是朕的哪個孫女兒打了駙馬。」

張易之湊趣道:「要這樣,臣看聖人應該把他調去宗正寺,讓他專門處理皇族事務。」

武則天聽了又是朗聲大笑,大笑聲中,楊帆步入殿堂,一見武則天正側在張易之腿上,連忙垂下目光,恭聲道:「臣楊帆,見過陛下。」

武則天笑吟吟地道:「楊卿此番見朕,有什麼事啊?」

楊帆道:「是這樣。記得臣上一次跟陛下說過,當日在街頭看見義安郡主毆打郡馬,臣上前阻攔,恰有一隊金吾衛官兵趕到,因與義安郡主相識,試圖阻止微臣。臣因之與他們起了衝突。」

武則天道:「怎麼了?」

楊帆很委屈地道:「誰料此事之後,千騎營便與金吾衛起了齬齟。此後……」

楊帆把之後發生的金吾衛和千騎營的數次鬥毆說了一遍,唯獨沒提今天發生的事。這幾次鬥毆,有時千騎營佔了上風,有時金吾衛討了便宜,但是在楊帆的說法中,自然避重就輕,把自己描述成了一個委曲求全的受害者。

第一印象是很重要的,尤其是在一個大權在握且固執己見的老婦人心中。

楊帆說完事情經過,又道:「金吾衛是臨川王坐鎮,臣職卑言輕,哪敢與臨川王做對,奈何金吾衛屢次相逼,臣一忍再忍,多次約束部下,可壓制久了,部下們又多生怨懟,認為臣不愛惜部下。

這些士兵都是出自禁軍,眼界高傲,如今成為陛下千騎,更以天子親衛自居,平日里驕橫不可一世,除了陛下您,怕是沒什麼人能放在他們眼裡了,臣對他們屢屢彈壓,已然招致不滿。恐久則生變,是以……」

武則天一聽,一顆心便放了下來,原來不是孫女兒又把孫女婿打了呀。兩支兵馬起了衝突,這樣的小事也要到她面前來解決,武則天覺得很不耐煩,不過想想金吾衛是武懿宗管著,那是自己的侄兒,不來找自己,怕是楊帆也無處鳴冤了。

武則天便道:「如此小事,你自與懿宗溝通一下不就好了么,都是為了公事,何至於此?」轉念想想,又道:「懿宗那性子朕也知道。若是不好溝通,你可以讓三思出面為你斡旋,朕若連這等小事都要親自干預,不但有失帝王威嚴,便是與你領兵也是不利的。」

楊帆趕緊道:「是!臣遵陛下囑咐,照辦便是1說完躬身退出殿堂。

武則天聽說那些天子親兵眼中只有她一人,還是很自得的。又想起楊帆受了委屈沒有先去找梁王而是到她面前訴苦,看來當初自己那句「朕在位一日,眼中便該只有朕」的教誨是被他聽進心裡去了。

可這件事如果由她作為皇帝的人出面解決,那真的成了官場上的一個笑話,堂堂天子,豈有連這種事都出面干預?那這皇帝也太不值錢了。她卻不知,就因她這想法,事情最終鬧到不可收拾,真的必須要由她出面才能解決了。

楊帆得了武則天這句話,馬上又去梁王府。梁王自從得知他打了李家駙馬,心中竊喜不已,對他更是加大了籠絡力度,一聽他來求見,馬上做出禮賢下士的姿態,親自把他迎進書房。

楊帆把來意一說,武三思頓時眉頭緊蹙。為上位者,其實是很忌諱下屬抱成一團,比對他還要親近的,若是手下幾方勢力互相較勁拆台,那才合乎他的利益,但是鬧到楊帆和武懿宗這樣,明顯有些出格了。

可是要他出面也有些困難,他現在還不是皇帝,迫切需要部下的鼎力支持,不管偏袒哪個,另一個都不免寒心。以前的事暫且不論,這一次可是楊帆先打了金吾衛的人,而武懿宗身份地位又遠高於楊帆,讓他忍下來那是不可能的。

可現在楊帆的人被金吾衛抓走了,如果他袖手不理,楊帆這邊又難免心寒,武三思蹙眉思索片刻,暗想:「且先敷衍著他吧,待懿宗那邊出了氣,再勸說幾句叫他放人。」

想到這裡,武三思便對楊帆道:「這件事我知道了,你且回去安心等我消息,本王會設宴把懿宗請來,跟他好好談一談,盡量不要把這件事情鬧大。」

楊帆抱拳道:「如此,有勞梁王殿下了。」

武三思「嗯」了一聲,又道:「你也約束好你的部下。還有,這件事就不要往上聲張了。鬧將起來,大家面上都不好看。」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閱讀。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醉枕江山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