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枕江山 歷史穿越

醉枕江山

第八百七十章顯隱二宗

[更新時間]2013年11月02日 00:41 [字數] 356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次日一早,迎著東升的朝陽,一支威武雄壯的隊伍開進了洛陽城。隊伍甫一進城,那雄健的軍姿、莊嚴而別緻的戎裝、徐進如林勢如山傾的整齊隊伍,便吸引了洛陽百姓們的注意。

很快他們就聽說,這就是昔日的「百騎」,今日的「千騎」,據說這是皇帝身邊最得用的禁軍。

楊帆率軍先去羽林衛領了勘合和龜符,又帶領士兵進城接收玄武門。玄武門以前一直是由「百騎」守衛,「百騎」做為「千騎」的班底調去組建「千騎」的時候,玄武門暫時交由羽林衛把守,如今建軍已成,自然要重新接手。

昔日百騎的士兵都升了官,原來的百騎士兵現在成了伙長,正好一個人管十個人,現在他們帶著各自的小隊,引領他們在宮中靜靜地巡走著,帶他們熟悉各處道路、宮室、禁區,向他們解說巡夜的路徑和交接、宮門上鎖的諸般規定。

其實守衛玄武門是用不了一千名士兵的,除非是特殊時刻,京中發生了大動蕩。楊帆今天把他們全帶來,是為了讓所有士兵熟悉一下宮城裡的情形,了解一下皇帝和宮中重要人物的居所,以便一旦有變能夠明確及時地去保護目標。

楊帆作為千騎中郎將,需要負責整個千騎的軍務,所以他平時是不需要守在玄武門的,當然,只要他願意,他在宮門落鎖前隨時可以入宮,而這也正是婉兒最為歡喜的地方,否則一道宮門深如天塹,兩人幽會一次便如牛郎織女鵲橋會般困難。

楊帆雖然不需要每天在玄武門值宿,不過作為宮裡最緊要的一道門戶,這裡每天都要留一名郎將坐鎮。千騎衛中有五名郎將,正好輪流值宿。

天近黃昏時,行軍司馬許良帶著九百名士兵出城去了。

北城外俱是禁軍大營,距宮城遠近不一,其中最近的就是羽林衛,而羽林衛中又以千騎營最近。千騎營中留有一道勘合,平日封存,中郎將和長史中至少要有一人在,再加上至少三名郎將同時在場才可開啟。以上諸人同時籤押才能生效。

這樣的調兵勘合,連羽林衛大將軍武攸宜手中都沒有,這是為了在宮中出現緊急情況,皇帝無法發虎符調兵時,由千騎營自發決定是否出兵。只要大多數將領同意,持這道勘合就能調動本部兵馬,並破例在夜間進城。

在皇帝想來,以千人之眾,造反是絕不可能的,而一旦宮中有變,千人之眾依託宮城之堅。又足以維護她的安危,直到讓她弄清局面、調遣大軍前來勤王,所以千騎營才有這樣的便宜機動之權。

許良帶人迴轉軍營,楊帆卻留在了城裡。

其實。他現在是軍人,眷屬雖然就在城裡,他要隨意回府或留宿家中也是不合法的。不過,武則天還給他加了一個「糾風察非處置使」。整天待在軍營里怎麼糾風察非?要知道金吾衛巡夜也是在他的監察範圍之內的。

有了這個由頭,他就可以光明正大地留在城裡而不怕御使彈劾了。不過他的主要差使還在千騎那邊。縱然無人彈劾,也是不便夜夜留宿城中的,除非他甘心千騎大權旁落。

楊帆回到楊府,便徑直奔了書房。

書房配了一個小書童,平時只負責些端茶遞水、洒掃房間的差使,是牛老管事的一個小孫兒。一見阿郎回府馬上奔了書房,小僮就知道主人要麼是馬上有客,要麼就是有重要的公事待辦,所以馬上點了一隻熏爐輕輕擱在矮几上,又為他沏了一杯清茶。

淡淡的香氣逸散開來,頗有清心寧神的效果,楊帆端起茶盅抿了口茶水,略澀而清香的茶味入口,忽然記起如此喝茶還是沈沐教給他的。時下的高雅貴人和禪修高人們所喝的茶水實在是太重口味了些,他不習慣。

楊帆若有所思地又抿了口茶,香煙裊裊地飄到他的面前,在空中輕輕幻化成不同的模樣,時而似一朵雲、時而似一副字、時而又像一張面孔。

楊帆看著那張「面孔」,恍惚間看到久違的「姜公子」在沖他笑著:「我敗了!一敗再敗,屢戰屢敗,直至一敗塗地,連我的根基都失去了。否則,五姓七宗那些老鬼不會拋棄我,你又哪有機會謀取我的位子1

「面孔」扭曲著,彷彿一張魔鬼猙獰狂笑的面孔:「現在要看你的了,你取代了我,就要肩負起我該承擔的責任。不過他回來一年之久,你居然一點風聲都沒聽到,貌似那幫老不死的在你和他之間更傾向於栽培他呢,我真想馬上看到你的下場,哈哈哈哈……」

楊帆輕輕呼出一口氣,面前那張魔鬼的面孔被吹散了,楊帆開始靜靜地思索起來:「沈沐迴轉中原,為何刻意隱瞞自己的行蹤?」

楊帆把自己代入沈沐的角色,反向分析著,這樣更容易讓他把握對方的心理,只有明確了對方的心態,他才好決定接下來採取什麼對策。

「我取代了『姜公子』的位置,必然要維護顯宗這些人的利益,而沈沐正是不甘久居顯宗之下,才一步步崛起,最終和『姜公子』平起平坐的。結果長安城中一場惡戰,姜公子被迫放棄在長安的大部分根基,跑到洛陽希圖東山再起,而沈沐也受了懲罰,被『發配』新羅。

偏偏在這個時候,我取姜公子而代之,成了顯宗之主。我和沈沐雖然在朝政上意圖大體相同,但是在兩個集團的具體利益上,卻成了最大的競爭對手,他必然要對我起了提防之心。

他能戰勝姜公子,更多的是靠他的聰明智慧並利用了姜公子的狂妄自大。總的來說,隱宗是脫胎於顯宗的,其底蘊現在還不及顯宗,所以他對我會有戒備,因為他不清楚我掌握顯宗之後對他是個什麼立常

只要他不蠢,就不會先跳出來見我。向我問個清楚。他應該先在暗中觀察我,了解我的性情脾氣、志向目的,同時鞏固隱宗在長安的根基以備萬一,等他做好充分的準備,且對我的性情脾氣了如指掌,他才能像對付姜公子一樣胸有成竹1

楊帆想到這裡,眉頭微微蹙起來:「可是,這只是最好的打算。凡事必須先做好最壞的打算才成,如果沈沐的目的不只如此呢?如果姜公子失敗后。他的野心進一步膨脹,他現在想後來居上,以隱宗吞併顯宗呢?」

楊帆站起來,在書房中慢慢踱起了步子:「如果他有這個打算,那麼他隱瞞自己的行蹤。在我毫無戒備的狀態下鞏固基儲壯大實力、甚至試圖對我發動攻擊,這也是說的通的。我必須……得做最壞的打算。」

楊帆分析了沈沐的目的之後,馬上又分析起七宗五姓的心態。沈沐回來,他們是不可能不知道的,可是所有人都不約而同地對自己隱瞞了這一消息,他們的態度是什麼?要知道不管是沈沐還是他,不管怎麼蹦躂。現在都不可能跳出七宗五姓的手掌心的,所以他們的態度至關重要。

如果他們想保沈沐,棄他楊帆,那麼他根本不必費力去爭了。直接退出顯宗,老老實實做他的洛陽富家翁兼前程遠大的禁軍將領去吧。可是七宗五姓如果是這種打算,以他在繼嗣堂中現在很是淺薄的根基,只是那些閥主們一句話的事兒。沈沐又何必如臨大敵?

沉吟良久,楊帆漸漸把握到了七宗五姓各大門閥閥主的脈搏:「他們不捨得在朝廷中勢力漸漸坐大的我。卻又不希望一家獨大1

沈沐和姜公子以糧食為武器在長安展開商業戰,『姜公子』鬥法固然失敗,沈沐也不可能毫髮無傷,勝也是慘勝,元氣大傷。七宗五姓懲罰性地把他趕到新羅去,目的至少有三個:

一是他們之間的爭鬥已經傷害了七宗五姓的利益,不能不予懲誡,否則任由他們明爭暗鬥,有悖於七宗五姓設立繼嗣堂的初衷。二是不希望沈沐對姜公子趕盡殺絕,不管顯宗和隱宗誰佔上風,都是他們的人,都無所謂,可是這種平衡制約關係是世家們所期望的,他們不希望其中任何一支力量尾大不掉。第三,開拓新羅市場,恐怕也是要讓沈沐對這次爭鬥中給各大世家造成的損失進行彌補。

楊帆思來想去,這是那些閥主們最有可能的打算,那麼他們默許沈沐悄然返回中原進行活動,並且對自己隱瞞這一消息的目的就只能有一個:

他們要給沈沐蘇緩元氣的機會,自己現在有官方身份,而且看起來前程越來越遠大,同朝廷幾大勢力關係也極密切,在閥主們眼中,將來最不好制約的人不是沈沐而是他,所以他們需要強大起來的隱宗來制約自己。

當初隱宗在他們眼皮子底下一步步強大起來,恐怕他們暗中也沒少推波助瀾,提供幫助吧?只不過,當時他們的目的是為了制約驕狂剛愎、實力強大的『姜公子』,而現在則換成了他楊帆。

想到這裡,楊帆不禁苦笑起來:「在他們眼中,我這無根無底的楊姓小子已經和有范陽盧氏做後盾的姜公子一樣有份量了么?」

閥主們是這麼想的,可沈沐是不是這麼想?如果他想反過來控制顯宗,一旦成功,以他已經完全掌控隱宗的基礎,可以很順利地掌控整個繼嗣堂,那時即便七宗五姓都反對這種一家獨大的局面,也不能和他輕易翻臉了,何況七宗五姓中至少隴西李氏就是沈沐的大後台。

七宗五姓這是在玩火啊!

楊帆長長地吁了口氣,暗道:「那好吧!你想斗,咱們就先鬥上一場,是戰是和,也得打過一場再說。論年紀,我只能是你的老弟,可是論其它的,我是不會讓你騎到我的頭上去的1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醉枕江山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