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枕江山 歷史穿越

醉枕江山

第八百四十八章再起波瀾

[更新時間]2013年10月26日 11:04 [字數] 360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對於此番武氏家宴之行,楊帆覺得收穫頗大。

楊帆很清楚,這個時候還不是和武氏公開決裂的時候,如果有人在武則天正準備選立接班人、安排帝國未來的敏感時刻跳出來與武氏家族為敵,一定會被武則天視為敵人而剷除。

倒霉的吉頊作為朝廷新貴,就是因為一時得志猖狂,對武懿忠大聲吼了幾句,略顯輕蔑之態,就被武則天貶為縣尉,滾出京師了。而且武懿宗當時還是在河北捅了大簍子,造成了大祚榮立國、契丹分裂、溪國歸附突厥,如此情形下,女帝依舊偏袒。

楊帆以千騎中郎將的身份與戶部安尚書鬥法,最初是因為不知道安尚書是何人主使,而且軍餉一事不能耽擱,後來得知裘侍郎和武懿宗的姻親關係,楊帆就暗暗捏了一把冷汗,暗悔自己大意。

李多祚是左羽林衛大將軍,是北衙禁軍中最嫡系的軍中將領,可他在河北時,因武氏一族的將軍們醜態百出,連連失利,皇帝下旨由其統攝諸軍,結果武攸宜、武懿宗依舊我行我素,對其極盡打壓,他也無可奈何,楊帆現在的份量還沒有李多祚重呢,憑著一支還未成軍的千騎,他拿什麼跟武家的人斗?

在那些兵痞們第二日鬧上戶部時,武懿宗並沒有出現,安尚書憤而服軟,這件事得以順利解決。楊帆並不知道武懿宗之所以沒有出現,是因為被武三思截住了,否則當日就不是那般結局了,他派去的那些人必定會被武懿宗梟首示眾,釀成一場驚天血案。

一旦事情到了這一步,楊帆勢必不能讓兄弟們白死,這場官司打到御前,即便他有一千一萬個理由,也不過稍挫武懿宗的鋒芒。讓他挨一頓訓斥,或者象徵性地降一降官職,而他的代價將是和武氏家族徹底決裂,他將因此被武則天拋棄。哪怕那些古之聖君,也做不到不偏不倚,至公無私的,何況武則天這個老婦人對武氏家族一向偏袒。

武三思對他的誠意,他能夠感覺到。以武三思今時今日的地位,如果不是誠心招攬,也不需要紆尊降貴向他示好,通過武三思的斡旋,解決和武懿宗的衝突,他相信接下來軍器監和太僕寺之行會非常順利。

果不其然,楊帆的軍器監之行和太僕寺之行非常順利,楊帆到軍器監和太僕寺走了一圈,加起來用的時間一共還不到半個時辰,整個事情就圓滿解決了。軍器監武嗣忠、太僕寺丞白一壽都滿口答應,對於「千騎」所需的軍器和馬匹三日之內一定予以解決。

楊帆大喜過望。本來他估計順利的話,也需要一天的時間才能跑完軍器監和太僕寺,沒想到這麼順利就辦成了。辦完了這件要事,楊帆看還有大半天的時光,猶自記得先前與刑部陳東有個約定,便去刑部走了一遭。

陳東聽說楊帆要請他去「金釵醉」吃酒,馬上欣然告假。與楊帆逍遙而去。

美酒一觴接一觴,反正不是他花錢,只管痛飲便是。

妖嬈艷麗的胡姬一口氣母觥A礁鱸謁身前蛇一般扭著身子,跳著那種讓男人很容易就臉紅氣喘心猿意馬的舞蹈,兩盤碩大滾圓的「八月十五」在那細細的水蛇腰下蕩來蕩去,就像水中見月,一石投下,遽生漣猗。

另外兩個胡姬則像蛇一般扭纏在陳郎中的身上,等到陳郎中酒意上來,三個人便纏作一團,種種不堪之態令楊帆側目不已,他從未想到一向謹言慎行、刻板嚴肅的陳郎中酒醉之後竟是這般風流模樣。

那四個胡姬很快就聽說今日付錢的是旁邊這個小白臉,此人年少英俊,比旁邊那個黑胖鬍子更討女人喜歡,叫她們倒貼都願意的,何況此人年少多金,另兩個舞得香汗淋漓的胡姬登時便向他纏了過去。

楊帆大驚,趕緊繞開這兩條美女蛇,笑道:「你們扶陳先生去後面吧,好生侍候著,某還有事,先行一步,賞錢我會放在掌柜的那裡,你們誰能討得陳先生歡心多些,便可多得一份賞賜1

交待完畢,楊帆便逃之夭夭,猶聽恣情放縱、恨不得在雅間里就提槍上馬的陳郎中,被兩個健美力大的胡姬扶起,一邊邁著天空步向後廂走,一邊漫聲吟道:「雲捲雲舒,看前門鳥進鳥出。寵辱不驚,望後庭花開花落……」

楊帆大汗,沒想到一向冷肅刻板的陳東陳大郎中,竟也是這般一個悶**!

陳大郎中化身口條才子、床笫君王,以一人之力挑戰金髮碧眼四胡姬去了,也不知桃源洞前車**戰,最終能否保得一點殘骸碎骨,這已不在楊帆的考慮之列,還了陳郎中這份人情,他回家去陪一雙可愛兒女小膩了一陣兒,便往軍營去了。

※※※※※※※※※※※※※※※※※※※※※※※※※

三日之後,軍器監果然依約送來了武器裝備。

武器裝備是不會直接發到士卒們手中的,也不會送往軍營,而是送到甲仗庫保管。訓練、出兵、執行軍務時才會發放到個人手上,首次發放時會在每件兵器上刻上使用者的名字,從此以後這套武器就歸此人使用。

武器上有鑄造工匠的名字,有使用者的名字,如此做法既是為了防止串用丟失,也是為了督促士兵們好生保養使用,免得武器的損毀率太高。但是刻了名字之後,武器平時依舊要收進甲仗庫。

這個做法到了現代也是一樣,不管是軍隊還是警局,槍支彈藥和防彈衣在不是執行公務的時候都是集中保管的。所以楊帆派兵痞去戶部搗亂時,他們才赤手空拳,後來佯裝與楊帆的親兵起衝突時,還是從戶部差官們手中搶了水火大棍打砸一番。

楊帆此時正在擊鞠場上同士兵們擊鞠,他高超的鞠法贏得了一陣陣喝彩聲,許良得知武器運到,甲仗庫那邊已經點收,馬上興沖沖地趕來向楊帆稟報,見他在場上打得正歡實。便也笑吟吟地站在圍觀人群中觀看喝彩。

待一場球打完,許良才向楊帆招手示意,楊帆趕到球場邊,許良興沖沖地對他說道:「中郎將,咱們的武器甲仗已經送到了。」

楊帆聞言大喜,道:「走,咱們去看看1

當下二人各乘一馬,率了幾名親軍便往甲仗庫趕去。每一衛兵馬駐地都有一處甲仗庫。甲仗庫建在營地一角,與軍營的主要活動區相隔很遠,中間有三層防火帶,以保證武庫的安全。

戍守武庫的兵丁不屬於所在衛軍,而是直屬軍器監,領用武器需衛軍將官攜相應證明,領出多少武器、多長時間歸還以及負責的將官都要一一記錄在冊。這樣一來,除非軍隊嘩變,又或者高級將官偽造軍令,否則是沒人能擅領武器的。

武庫守卒雖然隸屬於軍器監。但是日常管理卻由當地駐軍將領負責,楊帆算是他們的半個上司。所以武庫守卒都認得楊帆,一見中郎將大人駕到,看守伍庫的隊正馬上迎了上去。

楊帆喜形於色地道:「武器甲仗可曾運到了?」

那隊正道:「是,屬下剛剛點收入庫,歸架整理完畢。」

楊帆喜道:「好,快些打開武庫,本將軍要點檢一番1

那隊正做了登記。請楊帆簽了字,楊帆和許良便領著幾名親軍進了武庫。

武庫甚是龐大,裡邊有一層層的木製架子。地上還鋪著一些防潮的木炭等物。相對於南方的潮濕天氣,洛陽更接近北方氣候,比較容易保管武器,所以更多的保養措施並不是很多。

楊帆一進武庫,就看到那一架架的兵器,甲胄、弓弩、箭矢、旗幟、鑼鼓、戎帳,一一歸列在位,擺放整齊,心喜之下便對那隨行進來的守庫隊正道:「你們做事很用心,本將軍雖不直轄你等,卻有考評之權,這些事我會記入考評的。」

「多謝中郎將1那隊正向他抱拳致謝,神色間卻有一抹古怪神氣,楊帆對他說著話,一雙眼睛卻留連在那些武器裝備上,所以並未注意。

許良欣欣然走近了去,忽然察覺那一架架的盔甲制式並不統一,除了將卒之分,還有光要甲、細鱗甲、烏鎚甲、皮甲、連身鎖子甲等等,眉頭不由一皺。

作為禁軍,他們的戍守之地在京城,平時主要任務就是警衛宮城。在宮城裡面維持治安,甲胄很大程度上更只是一種象徵意義了,即便出現百年難得一遇的騷亂,也是以巷戰為主,不需要太沉重的甲胄,否則反而影響士兵的戰鬥力。

故而,像光要甲、細鱗甲等較沉重的甲胄完全不需要準備,皮甲、皂絹甲一類的輕便盔甲才是他們最需要的東西,「千騎」成軍不過千人之眾,軍器監總不會連一千人的甲胄都湊不齊,需要拿其他制式的盔甲湊數吧?

許良疑惑地走過去,拿起一付鎖子甲,「嘩愣」一聲抖開,隨著鋼鐵碰撞的「鏗鏘」聲,一股煙塵陡然生起,也不知這副盔甲擺放了多久了,隨之竟還有幾聲不和諧的「叮噹」聲。

庫房中光線不夠明亮,楊帆叫人讓開了門口,又從守庫隊正手中拿過燈籠,走過去仔細一照,地面上分明有幾枚甲片,楊帆詫異地蹲身撿起那幾枚甲片,再看看提在許良手中的盔甲,赫連看到幾根穿連甲片的金屬絲線斷翹起。

楊帆伸手一摸,觸手晦澀,那絲線已不知用了多少年,既不曾更換過,也疏於上油保養,已然是鏽蝕的發脆了。楊帆心中一股怒火油然升起,他騰地站起身來,臉色鐵青地吩咐道:「馬上查一查,這些軍器甲仗有沒有問題1

!誠求月票、推薦票!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醉枕江山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