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枕江山 歷史穿越

醉枕江山

第八百四十五章色迷心竅

[更新時間]2013年10月25日 00:39 [字數] 362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武崇訓驚喜交集,魂飛天外,待他反應過來,想要伸手扶住人家姑娘,做個體貼的護花人時,李裹兒已經離開他的懷抱,羞人答答地垂首道:「真是對不住,奴家腳下一濕,不曾站穩。」

「沒關係、沒關係……」

武崇訓脹得臉龐通紅,眼見那張濺了幾滴晶瑩水珠,彷彿出水蓮花般的俏麗容顏就在面前,實在按捺不住自己,一陣衝動,猛地張開雙臂便抱住了她,俯首往她嬌艷欲滴的頰上吻去。

「呀!你幹什麼,快放開我,不得放肆1李裹兒半真半假,慌忙掙扎,左右閃躲地不讓他就範,語氣漸趨嚴厲,嬌聲叱道:「小王爺無禮,奴家要大聲喊人了1

「千萬不要1

武崇訓趕緊放手,見李裹兒似羞還惱,臉蛋艷如初綻桃花,胸懷激蕩不已,竟然不顧腳下泥土濕軟,「」一聲跪在她的腳下,連連叩頭道:「郡主恕罪,郡主美若天仙,小王實難自己,絕非有意冒犯,還請郡主恕罪1

李裹兒見他跪倒,竟然呆住了。在她心裡,武家是她這個皇家郡主都不可冒犯的強大存在,眼前這人可是武家兩大巨頭之一的梁王武三思長子,他怎麼……,難道……難道他對自己竟然如此痴迷?

李裹兒心中驚疑不定,也不喚他起身,只是試探地道:「奴家一個未嫁女子,小王爺這般非禮,辱了奴家清白,可不毀了奴家清譽么,如此行徑,切不可再犯1

武崇訓聽她口吻有原諒自己的意思,心中更是大喜。又磕頭道:「小王再不敢犯了!但得郡主回心轉意,不再生小王的氣,便為郡主粉身碎骨,小王也在所不惜。」

這武崇訓叩頭叩得實誠,額上沾了泥土也全然不顧,李裹兒見了忍俊不禁,「噗嗤」一笑,急忙反手掩住嘴巴,那嫩若蘭花的小手掩住小嘴。笑眼彎彎如月,煞是迷人。

武崇訓見自己逗得她發笑,不禁咧開嘴巴也笑起來,低頭一看,雪白一雙玉足踏在地上。足趾如蠶,好不可愛。那腳上有幾片草莖,腳掌下黑黑的泥土,愈加襯得那雙腳掌美玉一般,不由更加痴了。

李裹兒見他如此模樣,終於漸漸確定,此人是對自己痴迷到了極致。

世間竟有這般痴兒么?

李裹兒又驚又喜。脫口問道:「你說的話可當真么?」

武崇訓道:「千真萬確!小王願為郡主做任何事,但搏郡主一笑,死亦無憾。」

李裹兒心道:「這世間男子,難道真有如周幽王一般的笨蛋?」

心中想著。李裹兒便道:「你們男人慣會花言巧語,誰信你呀。」

武崇訓激動的滿臉通紅,豎起三指道:「小王敢對天地盟誓,以白心跡1

李裹兒眼珠一轉。半真半假地道:「誰要你立誓了,人家才不信那個。如果你不是說謊騙人家,那……你把人家的腳舔乾淨1

武崇訓一呆,身為梁王世子,他幾時做過這般下賤的事情?李裹兒本就是以半開玩笑的口吻,生怕真箇惹惱了這武家小王爺,一見他呆住,心中害怕,趕緊說道:「好啦好啦,和你開玩笑的,快起來吧1

武崇訓聽她語氣,倒生怕她不肯相信自己的誠意,低頭再看那雙小腳丫,雪白晶瑩,如玉之潤,如緞之柔,那草莖黑土沾在腳上不顯骯髒,倒愈發襯托得那雙玉足似泥土中生出的一雙雪蓮。

再看李裹兒裙擺濺濕,粘在腿上,紅色裙衣微微映出健美的腿形,肉色誘人,心中登時一熱,在他眼中,這仙子般的人物哪有骯髒的地方,便叫他為這樣的美人兒做任何事他都是心甘情願的。

武崇訓道:「好!小王便為郡主舔凈雙足1說著,雙手一伸,捧住李裹兒一隻玉足,手指碰到李裹兒溫膩柔軟、骨型纖秀的足踝時,心中更是一盪,再不猶豫,伸出舌頭便向她的腳掌舔去。

「啊1

李裹兒一聲驚呼,根本不敢相信一位堂堂的郡王,竟然真的為她做出這種事來,驚駭之下整個身子都僵住了,等她反應過來,才看到武崇訓滿臉痴迷地吮著她的腳趾,根本不在乎腳趾上的泥土草莖。

武崇訓吮凈了李裹兒的腳趾,又戀戀不捨地向腳心移去,李裹兒就似幼年時被自家所養的那隻大狗舔吻腳趾一般,只覺奇癢難耐,忍不住格格嬌笑,忙掙脫道:「好啦好啦,不要舔啦,人家信你啦。」

李裹兒收回腳掌,武崇訓一口泥土,倒還有些意猶未盡的味道。

「你快起來,若叫人看見你跪在我面前,成何體統,快起來1李裹兒此時已確信這位小王爺對自己痴迷到了極點,畏懼之心頓去,再說話時便不再客氣,隱隱帶了幾分命令的口吻。

武崇訓如奉綸音,應聲站起,規規矩矩站在那兒,只覺自己和心目的仙子連肌膚之親都有了,實是甜蜜無比,不禁嘿嘿傻笑。

李裹兒又好氣又好笑,嬌嗔道:「好啦,今日效游,小王爺該與那些貴介公子們在一起才是,與小女子私相獨處算什麼道理,你快去吧。」

武崇訓道:「那些人有什麼好交往的,郡主剛回洛陽不久,對此地還不甚熟悉,小王願為郡主導遊,讓郡主玩得盡興。」

李裹兒抖了抖裙袂,道:「由得你,不要離我太近,免得惹人閑話。」

武崇訓對他爹都從來不曾這麼聽話過,果然乖乖跟在李裹兒身後,相隔三尺,李裹兒向東他便向東,李裹兒向西他便向西,比人家養熟了的老狗還要聽話。

「呃……,郡主,你可曾聽過近日坊間傳言……」武崇訓陪著李裹兒遊玩了一陣,漸漸熟稔起來,終於按捺不住,問起了梗在心中如同一根刺的那個問題。

李裹兒當日長街欲吻楊帆。結果被許多百姓看見,心中不免發虛,事後也曾悄悄打聽過,知道此事已經在坊間傳得沸沸揚揚,幸好雙親還不知道,可謂萬幸。此時武崇訓吞吞吐吐地一問,李裹兒就知道他要說什麼了,心中不由一緊,面上卻做出一副毫不知情的模樣。問道:「什麼傳言?」

武崇訓趕緊把那件事說了一遍,說到一大半,見李裹兒臉色越來越難看,不由怯怯地住了嘴。李裹兒的眼淚就像斷了線的珍珠,嚦啪啦地掉下來。抽泣道:「洛陽人心怎地這般骯髒,辱沒一個清白女兒家的名聲很好玩么?」

武崇訓一見李裹兒流淚,心疼得跟什麼似的,連連告罪道:「郡主不要傷心,小王是絕對不相信此事的,郡主不要再哭了。」

李裹兒趁勢發作道:「你嘴上說不信,心裡明明是信的。人家隨父親回京。一路上險阻重重,幾番出生入死,都是楊校尉救了人家性命。這是救命之恩啊,人家視楊校尉如親生兄長。長街偶遇是有的,邀他同車也是有的,看見自家兄長,邀他同車而行。敘敘兄妹情誼,怎麼了?偏生有那些爛嚼舌根子的。」

李裹兒哽咽道:「什麼街頭擁吻。污了人家名聲不說,讓人家的恩公也因此蒙羞,裹兒於心何忍。」

武崇訓暗道:「她的反應如此激烈,足見對清白之珍惜,我真的是誤會她了。這個時候,她還對連累恩人心存內疚,心地何等善良1

武崇訓越想越是慚愧,李裹兒又道:「什麼街頭擁吻,人家把楊校尉當親大哥,妹子跟哥哥撒撒嬌,說話時嬌憨了些,就這麼一撅嘴兒,恰好被那些心地齷齪的人看在眼裡,便胡說八道起來。方才人家還失足跌入小王爺懷中呢,虧得沒人看見,若是有人瞧見,定然要說奴家不知羞,對小王爺投懷送抱了。」

李裹兒越說越傷心,不禁憤然道:「這種事情越描越黑,叫人家怎生辯駁?罷了罷了,唯有以死明志1李裹兒說著,就要衝上小橋,準備投水而死,雖說那水……只及她的膝蓋高。

「萬萬不可1

武崇訓一個箭步衝上去,再度施展出他在父親面前用過的「撲跪」神功,一把抱住李裹兒的雙腿,雙膝就勢向她面前一跪,央求道:「是小王錯了,誤信謠言,傷了郡主的心,都是小王之罪,郡主千萬莫尋短見1

武崇訓說著,還怕李裹兒不解氣,揚起雙手左右開弓,用力地抽起自己耳光來。

李裹兒掩面飲泣,哽咽道:「你快起來,堂堂梁王府小王爺,這般樣子成何體統,叫人家看見不知又要傳出什麼閑話兒。」

武崇訓見了反而賣起乖來:「郡主要我起來,須得不再生氣才是。」

李裹兒道:「人家不生氣了,還不起來?」

武崇訓這才站起,懊悔不已地道:「以後再見有人散播這等謠言,詆毀郡主清譽,小王只消聽見,必定不會輕饒了他1

李裹兒最擅長的就是揣摩人心,此時她已摸透了這個武崇訓的心思,沒想到她最畏懼的梁王府,其世子居然在自己面前奴顏婢膝一至於斯,李裹兒心中又驚又喜,暗暗得意,卻俏臉一板,故意冷然道:「清者自清,不敢有勞小王爺,否則不知人家又要說奴家與小王爺有什麼不清不白的關係了。」

她腮上還掛著兩行清淚,便把俏臉一揚,道:「人家這副樣子,實在不好人前露面,這就要回去了,有勞小王爺替奴家向千金公主殿下知會一聲,再叫人家的車仗出來,人家在前邊路口候著。」

武崇訓慌得跟什麼似的,連忙道:「小王送郡主回城1

李裹兒這麼說,本就是想要製造一個單獨與他在一起的機會,她已經察覺到,如果能把這個梁王世子掌握在她的手心裡,對她、對她父親有多麼重要,聽了武崇訓的話,她不置可否,只是冷冷一哼,拂袖便走。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醉枕江山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