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枕江山 歷史穿越

醉枕江山

第八百三十九章戶部為難

[更新時間]2013年10月22日 00:27 [字數] 349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許良憤然道:「中郎將,咱們自打組建『千騎』,迄今已經有大半個月了,眼看著兵士數目即將滿員,卑職就想,這兵甲、器仗、馬匹、衣糧等物也該按員領取,以便配發了1

楊帆欣然道:「自當早作準備,司馬所慮甚是1

許良道:「卑職想到就做,便去軍器監、太僕寺還有戶部走了一遭,結果他們紛紛搪塞,尋了諸般理由就是不肯予以撥付。」

楊帆眉頭一皺,察覺到不對勁兒了:「不應該啊!咱們可不是什麼雜牌兵馬,天子親軍、禁軍中的嫡系,他們又不是不清楚,還敢刁難不成?」

許良冷笑道:「何止如此!卑職去戶部討要米糧時,他們還告訴我,咱們千騎是剛剛組成,而戶部計吏手頭的預算是年初就訂下的,當時可不包括咱們。如今朝廷用度緊張,並無富裕,一時無處籌措,恐怕這軍餉,一時半晌也要發不下來了1

楊帆目中戾氣頓時一閃。

許良又道:「中郎將,此事不可等閑視之啊!咱們剛剛成軍,軍卒大多是從各衛禁軍中優中選優挑出來的,他們都知道咱們是天子近衛,這才踴躍報名,如今若是連甲仗武器糧米軍餉都延誤發放,這軍心就完了。」

楊帆臉色凝重地點了點頭,他也知道此事之重要,他的兵都是優中選優選出來的,大部分來自禁軍,這些人大多打過仗殺過人,在戰場上都是精銳,可平時便不免多了幾分傲氣。他們肯踴躍加入「千騎」,沖的就是這支軍隊比其他所有軍隊規制、地位都要高,如果了出了這種事,軍心必散,他的威望也將跌落谷底。

如果這支軍隊成軍已久,也許楊帆能在軍中樹立他的威望。把這支軍隊牢牢地把持在手中,即便一時出了什麼問題,軍心也不會散,可「千騎」剛剛成立,他可沒有那份王霸之氣,讓那些死屍堆里打過滾的老兵們即刻歸心。

如果這時候他沒有馬匹沒有甲仗沒有武器讓士兵操練,糧米發放不足,連軍餉都發不出來。那所謂的「千騎」就是個大笑話,人心一散,想再整束起來可就難了,而且鬧到聲名掃地,他想在軍中站住腳都不可能。

「這是誰想跟我作對?不是有來頭的大人物,諒來也無人敢跟我作對,畢竟這是皇帝特旨成立的近衛軍。」

楊帆暗自心驚,卻不知道一切緣由都因李裹兒那瓢禍水而起,可眼下馬上就到月末,介時發不出餉來那就鬧了大笑話。得馬上解決這件事,也無暇深究到底是誰意圖跟他作對了。

楊帆馬上道:「我立刻去戶部。先把糧米和軍餉問題解決,其它的事緩一緩再說,這件事你先嚴格保密,不得透露半點風聲出去1

許良慎重地點點頭,道:「我曉得其中厲害,這不一回來就來找你了,並不曾對其他人談起1

楊帆欣慰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用他做司馬真是找到了人,如果是黃旭昶或馬橋、楚狂歌那些人,只怕一進轅門就吵得滿世界都知道了。那時可真要焦頭爛額,叫人看了大笑話去。

楊帆馬上讓任威牽來戰馬,領著幾名侍衛回城,直奔戶部而去。

戶部掌天下土地、人民、錢穀之政、貢賦之差,有尚書一人、侍郎兩人,其下設四司。同刑部吏部等其他五部一樣,第一司的名字和部衙的名字一樣,也叫戶部,只不過部字後面還有一個司字,全稱是戶部司。戶部司之後,又有度支司、金部和倉部。

戶部司掌戶口、土田、賦役、貢獻、蠲免、優復、姻婚、繼嗣之事。度支司掌天下租賦、物產豐約之宜、水陸道塗之利,歲計所出而支調之。金部掌天下庫藏出納、權衡度量之數。倉部掌天下軍儲,出納租稅、祿糧、倉廩之事。

楊帆一時間也分不清這四司之間的關係,但他在吏部和刑部待過,知道第一司是全衙最重要的部門,但凡大事,均在第一司掌握,因此一到戶部,馬上直奔戶部司。

戶部郎中本來是狄仁傑的長子狄光嗣,狄仁傑去世后,三個兒子都去職丁憂,回家守孝去了,需三年後方能起複,眼下這位戶部代郎中叫曹涵,別看他論品級比楊帆要低些,但大權在握,見了楊帆自然不卑不亢。

曹郎中聽楊帆說明來意,只是淡淡一笑,慢條斯理地道:「本司只負責依據發放錢糧,度支司不曾對千騎所需進行預算,本司自然無從分配。只要本司見到度支司俸給餉銀的發放細表,必然分文不少地撥付『千騎』。」

楊帆想著新軍甫立,不宜多生事端,一聽曹郎中所言有理,便也客氣地道一聲謝,問明度支司所在,便往度支司趕去。

度支司郎中叫柳南泉,是個蜀人,楊帆一進他的籤押房,便嗅到一陣濃郁的茶香,一個小廝正在堂下煮茶,聽楊帆說明來意,這柳郎中倒是非常熱情,馬上請他上座,吩咐小廝上茶。

這茶嗅著雖香,可是放了姜蒜桔皮、鹽巴豆面一類的東西之後,楊帆便無福消受了,是以只是硬著頭皮喝了一口,便即放下,向柳郎中說明了自己來意。

柳郎中飄飄欲仙地品著香茗,聽楊帆道明來意后,馬上道:「不錯,這預算么,確由本司來做,舉凡定額的上供、專款存儲、科買諸數、百官俸給、賞賜財物等等,皆有計劃。

本司要匯總各路財政收支,綜合賦稅收支、軍國用度、軍需邊備所需,進行匡算,報尚書省再呈皇帝陛下批准,有司方可據以發放。這麼龐大的用度,不是可以隨時測算的,因此每年都在年初的時候進行一次預算。

『千騎』剛剛成立,已經錯過了今年的預算之期,本司是不可能單獨為你們再對各項收支進行一次匡算的,按照慣例,這種臨時增加的支出,都是由戶部司先行撥付,年終的時候再報到本司,加入本年度支出,並據以預算來年支出。」

楊帆聽他雲山霧罩地說了一氣兒,只聽明白了一件事:「這件事,你還得找戶部司去解決,我們只負責做計劃,而且一年一次,你們沒有錢米糧餉,跟我們挨不著。」

這般推來搪去何時是個了斷,楊帆微怒道:「戶部司說要你們度支司出了細表,便可依據發放,而貴司又講戶部司可以先行發放,年底再補條子,你們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楊某手下那些兵將卻去找何人討糧米裹腹?」

柳郎中哈哈一笑,忙道:「將軍莫急,糧米軍餉可不在本司手中,想要給你也沒有辦法。這件事說起來,確是戶部司的事情,你與本司為難可沒有道理。這樣吧,本官給你指一條明路……」

柳郎中端起茶來美美地抿了一口,慢條斯理地又道:「將軍可往倉部一行,倉部掌天下軍儲,出納租稅、祿糧、倉廩之事。如果他們那裡有富裕錢糧,本司便為你臨時加做一筆預算,那也沒有什麼。」

柳郎中說到這裡,便站起身來,對那堂下小廝道:「去!告訴何員外,鄭主事,今天可能有點公事,需要晚走一陣兒,叫本司的一干人等候著本官的消息。」

人家都說到這份兒上了,楊帆又能如何?只得起身告辭,再往倉部去見那位鄭中博鄭郎中。

鄭郎中比起曹郎中和柳郎中來少了幾分戶部高官的雍容氣派,滿臉褶皺,臉頰瘦削,兩道倒八字眉,總是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

楊帆到了倉部,剛把來意說了一遍,鄭郎中便愁眉苦臉地向他倒起了苦水:「楊將軍,你的來意下官清楚了,可下官實在無能為力啊,你看哈,這是今年各項的開支用度,本司庫中空空,實在是抽不出錢糧來了。」

鄭郎中搬過奇厚無比的一本帳簿,蘸了點唾沫,逐一翻開來,對楊帆指點道:「你看,這是陵寢供應、祭祀、儀憲、俸食、科嘗餉乾、驛站、稟膳、賞恤、修繕、採辦、織造、雜支……

還有這裡,河北、隴右兩地兵災頻頻,租稅交不上來,朝廷還得倒貼,這是年初就撥下去的米糧、錢款。你看,這是各路禁軍所需的錢款,這是閩浙水災撥付的賑款,這是劍南道、黔南道的欠款……」

楊帆終於忍無可忍了,沉聲道:「鄭郎中,這些事與本官全無干係!聖上下諭命我組建『千騎』,皇帝也差不得餓兵,我只問你,衣糧軍餉,可能撥付?」

鄭郎中把奇厚無比的帳簿往案上一放,愁眉不展地道:「沒錢1

「你……」

楊帆怒不可遏,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領,旁邊幾個小吏見狀,登時就要上前幫忙,鄭郎中瘦小枯乾的身子整個兒被楊帆舉在了空中,臉憋的通紅,依舊很是淡定地向手下擺了擺手,對楊帆愁眉苦臉道:「實在沒錢1

楊帆碰上了這般滾刀肉,總不成真箇一拳打死他,楊帆把他恨恨地往地上一摜,拔腿就走,鄭郎中踉蹌了一下,穩住身子,揚聲喊道:「楊將軍,內府建明堂、天堂、鑄九鼎,從咱們戶部挪借了一大筆款子,你要是能給咱們要回來,下官就有錢付你軍餉了1

楊帆把袖子一甩,門口一支花架「砰」地一聲飛起來,摔到牆上,連花盆帶木架都摔得粉碎!

*凌晨,誠求推薦票、月票*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醉枕江山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