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枕江山 歷史穿越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歷史穿越 > 醉枕江山 > 第八百零九章這才是謎底!(第五更

醉枕江山

第八百零九章這才是謎底!(第五更

[更新時間]2013年10月08日 01:43 [字數] 488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楊帆笑了笑,道:「很累了,早點歇息吧,離洛陽越近越是不能功虧一簣,天色微明時我們就出發,那樣正午時分就能到洛陽了。」說完,楊帆蹲下身子洗了把臉,便舉步走開了。

李裹兒輕輕撇了撇嘴,嘀咕道:「神氣什麼,等我成了公主,哼1李裹兒沒說完,翩然一轉身便向車子行去,車前,廬陵王剛由許良和高瑩扶著下了車,正在那兒抻著胳膊腿兒。

楊帆遠遠地看著他們,輕輕笑了笑臉上有一抹不可捉摸的神情。

夜色深深,沉睡中的魏勇忽然感到一陣心悸,他驀地張開眼睛,只一睜眼,就看到一個黑影正蹲在面前。魏勇大駭,伸手就去摸枕下的鋼刀,卻被那人一把按住,喝道:「是我1

魏勇一怔,訝然道:「二郎1

四下看看,仍是一片昏黑,天還沒亮呢,魏勇道:「你不睡覺,跑到我面前幹什麼?」

楊帆笑笑,道:「換個地方再睡不遲,馬上起來

「嗯?」

魏勇納悶地坐起來,楊帆已經走開了,正在拍醒第二個人。

本來就趕了一天的路,大家都乏的要命,此時正是身體還沒緩過勁兒來,渾身酸疼的時候,卻被楊帆一一叫醒,大家都有些莫名其妙。

楊帆道:「我們馬上離開這裡,換個地方再睡1

李裹兒睜著惺松的睡眼從車裡探出頭來,抱怨道:「好端端的,怎麼又要走啊?」

楊帆沒有搭腔,只是催促大家套馬套車,準備轉移。

大約兩刻鐘的功夫,大家才準備停當,楊帆道:「跟緊些,這就走了。

眾人不知道他要往哪裡去,只得跟著他一路前行。楊帆沿著河畔前行·走出大約兩里地,天光已微蒙蒙地現出一絲亮,眼前河水上出現了一座小橋,橋很窄·只能容一人一馬過去,楊帆笑道:「就是這裡了,棄車過河1

張溪桐怔道:「校尉,過了河可就是奔龍門去的路了。」

楊帆道:「不錯,咱們從龍門回去,王爺回京嘛,圖個好兆頭。」

魏勇哭笑不得地道:「圖個好兆頭?我說二郎·這個時候你還有這份閑心。捨近求遠的,咱們從這兒到龍門還得走幾十里」

他話還沒有說完,忽然覺得有兩個硬梆梆的東西頂在他的腰眼兒上,一回頭,就見高瑩和蘭益清正站在他的背後,笑眯眯地看著他,眼神卻很冷,冷得像冰·魏勇臉上的笑容登時僵住了。

一行人過了橋,楊帆吩咐道:「把橋徹底毀掉1

馬上就有兩個百騎衝上去,對這座鄉民為了過河搭建的小橋進行了徹底的破壞。

很多人還沒注意到魏勇的異狀·魏勇僵硬地站在那兒,居然也沒有任何反應,只是一雙眼睛用一種可怕的眼神隨著楊帆慢慢移動著……

※※※※※※※※※※※※※※※※※※※※※※※※※※

火把像點點星光,跳躍著從遠處的夜空里越飄越近,不只從洛陽方向的路上有火把,從穎陽方向也有大群的火把,兩支隊伍越來越近,顯然都在疾馳當中。

李大勇率領人馬,跑得上氣不接下氣,遙遙看見一路人馬過來·當即提高了警惕,喝令部下戒備,雙方隔著一箭地裕遙遙喊了番話,才知道那是從洛陽接應出來的人馬。

李大勇放了心,這才領著人馬繼續前行·同時暗暗納罕,兩支隊伍已經碰了頭,還不曾看見楊帆那批人,難道他們插上了翅膀飛到天上去了不成?如果他們半路歇入什麼山林,只怕這番舉動被他們看在眼裡,那就打草驚蛇了。

眼看雙方快要匯合,李大勇突然勒住了韁繩,俯身向地上看去。

「打亮一些1

李大勇吩咐道,幾個騎士把火把放低了些,照見地上一條腰帶,斜斜指向路邊的草叢,李大勇嘴角露出一絲獰笑,喝道:「下去,沿著河岸給我搜1李大勇說完,許多如狼似虎的侍衛便衝下了道路,李大勇則快馬向對面的人迎去。

「鄭大哥1

李大勇向對面迎上來的人拱了拱手,這人身高肩闊,怒眉豹眼,生得甚是威猛,名叫鄭宇,也是武三思手下一員悍將。鄭宇向他拱拱手,還禮道:「李老弟1

李大勇道:「王爺收到小弟的飛鴿傳書了?」

鄭宇道:「收到了,這個楊帆忒也狡猾,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弄得咱們疲於奔命,他奶奶的!不過你放心,這回他絕對進不了洛陽城,王爺不但派了我來,還命人守在了城門外,絕不可能讓他們踏入一步

正說著,河畔有人高聲大叫,李大勇連忙與鄭宇兜馬趕向河邊,就見地上一片凌亂,還丟著許多來不及收走的睡袋,探手進去,餘熱猶在。

李大勇道:「他們昨夜定是在這裡歇宿的,應該沒有走遠。」

鄭宇振奮道:「追!這樁功勞立下,你我一生富貴便享用不盡了1

河邊有趟伏的野草、有足印蹄印,這些人仔細搜索起來,沿著痕一路追去,很快就追到了那座小橋邊。

此時,天光已亮,雖然太陽尚未躍出地平線,可是初夏時節,大地已經一片光明,他們的火把已經熄滅,只有一縷縷青煙還在火把頭上裊裊升起。

這些人就舉著冒青煙的火把,瞪著眼前那座被拆得七零八落的小橋,鄭宇咬牙切齒地道:「真是奸似鬼、狡如狐,這個混蛋去了龍門1

李大勇陰沉著臉色道:「任他如何狡詐,也進不了洛陽城,鄭兄立即傳訊回去,我則帶人想辦法過河,咱們就讓那個人死在龍門山上吧1

※※※※※※※※※※※※※※※※※※※※※※※※※※

龍門,溫泉湯監。

楊帆在溫泉里泡了足足一個時辰,一身的疲乏盡數洗去,只覺精神煥發,渾身爽利。楊帆披著件浴袍走出來·一見薛湯丞正候在那裡,便笑著點頭道:「薛湯丞,有勞了。」

一身綠袍,生著一隻鷹鉤鼻子·兩頰無肉一抹鼠須的薛湯丞趕緊對這位老上司道:「校尉客氣了校尉您……帶著百騎、內衛的人匆忙而來,這是有什麼大事么?」

楊帆瞟了他一眼,若有深意地道:「並非楊某不肯相告,只是這件事,薛湯丞其實不知道要比知道好許多。」

薛湯丞心裡打了個突,趕緊噤口不言。

楊帆道:「我帶來這一行人·都是百騎和內衛中人,此番是奉聖諭出宮辦差的,一番辛苦忙碌,好不容易才回到京城,請薛湯丞備些精緻的酒食給他司農寺那邊,我會去打聲招呼。」

薛湯丞趕緊道:「不勞吩咐,卑職已經安排下了。」薛湯丞心中不安·胡亂應酬幾句,便籍故退了出去。

楊帆換好衣服到了外間屋子,就見魏勇怔怔地坐在桌旁·泥雕木塑一般,高瑩和蘭益清一左一右,依舊立在他的身後。

一見楊帆進來,魏勇緩緩地抬起頭,有些獃滯的目光看著他。

楊帆對高瑩和蘭益清和氣地說道:「兩位姑娘辛苦了,去沐浴歇息一下吧。」

高瑩向魏勇呶了呶嘴,楊帆笑笑,道:「不妨事1

兩位姑娘也相信以楊帆的身手,魏勇絕對奈何不了他,便依言退了出去。楊帆在魏勇對面緩緩落坐·魏勇臉上慢慢露出一個艱澀的笑容,幽幽地道:「你怎麼發現我的?」

楊帆道:「因為黃旅帥死後,你太大意了,而我們在舞陽和襄城各停了一晚,連續兩個地方,你都沒忘了送個消息出去·我想不發現你都難1

魏勇輕輕地嘆息了一聲,默默地閉上了眼睛。

楊帆有些痛心地看著他,低聲道:「魏兄,我是真的不希望昔日好友,今日變成這般關係。」

魏勇木然道:「我也沒有想過爭天下會讓你我兄弟兵戎相見!我收梁王的好處為其所用時,根本沒想過會有這一天。其實一直以來,我都只是從梁王那裡拿好處,並不曾做過什麼事。

這一次,你帶了我們南下,一開始不知所圖,我也沒有和梁王聯繫,直到在房陵出事,被關進監獄,我才知道你的目的。自從我投靠了梁王,就是梁王這條線上的人了,我總不能看著他倒了。

那時,我也沒有什麼好辦法跟梁王聯繫,是冒險利用軍驛把消息送上京的,幸好軍驛聽說是梁王府的信柬,倒也沒人為難。之後,在返程時,我才接到梁王的命令,得到了與其他人聯絡的方式。

楊帆黯然道:「一步踏錯,終為賊1

魏勇的臉頰抽搐了幾下,有些激動起來:「賊?誰是賊?成了是王侯,敗刁是賊。

楊帆搖搖頭,道:「道不同,不相為謀1

魏勇冷笑:「你怎知道你的道就是對的?黃旭昶是旅帥,比我職階高,還不是被魏王收買了?」

楊帆沉默片刻,緩緩說道:「黃旅帥么,他不是內奸1

魏勇的身子猛地一震,駭然瞪大眼睛,顫聲道:「你你說什麼?」

楊帆的聲音提高了些,一字一句說的清晰:「我說,黃旭昶,不是內奸1

魏勇又跟見了鬼似的,死死地瞪著楊帆。

楊帆道:「在葉縣的山上,我和你們說的幾乎都是真的,包括我暗中監視黃旅帥。只有一件事是假的,就是我發現黃旅帥是內奸的事。你隱藏的很好,真的很好,我一而再再而三的下餌,也沒能把你釣出來。

可是身邊跟著一個內奸,我們沒辦法完成任務。所以引蛇出洞計劃失敗后,我就和黃旅帥商量,布了一個局,我已經查到住在館驛里的那個人是梁王的人,呵呵,你不用問我怎麼知道的,地方官現在大多都是牆頭草,左右觀望,搖擺不定。

哪一方面他們都不敢做絕了,所以哪一方面他們都想留條後路。總之,我是知道梁王已經派了人住在館驛里,他住在那兒幹嗎?當然是等那個內奸,所以,我讓黃旅帥冒充另一位王爺魏王武承嗣的內線1

魏勇冷笑道:「你還真敢冒險,就不怕我們兩面對質,發現破綻么?」

楊帆挑了挑眉,反問道:「梁王和魏王很要好么?他們是一對爾虞我詐的敵人還是情投意合的兄弟?」

魏勇頓時語塞。

楊帆又道:「內衛的那些丫頭太沉不住氣,自從知道有內奸后,她們平時看人的眼神過於怪異,我估計,這個狡猾的內奸早就察覺到我已經生疑,我這場戲,可以讓內奸以為內奸不只他一個,而我們剷除了這個內奸,他也就不再被懷疑。

我們殺了『內奸,黃旭昶,然後讓古姑娘先走一步,繼續以廬陵王划,就是說給你這個內奸聽的。其實,我們在葉縣接的這個廬陵王還是假的,是先我們一步趕到葉縣的古姑娘。」

魏勇的臉頰猛地抽搐了幾下,臉上露出一種說不出是哭還是笑的表情。

楊帆道:「接下來,所有的人都以為內奸已經剷除,內奸也放鬆了警惕,我知道這個內奸一定會把這個消息送出去,果然我找到了你!他們以為這一次我護送的是真的廬陵王了,拋開一切來追殺我,真正的廬陵王就可以很安全地進洛陽城了。」

魏勇的面容獃滯了很久,才緩緩地道:「原來,你是查不出內奸,就利用內奸!我……一直被你利用到現在?」

楊帆同情地看了他一眼,點點頭道:「沒錯.死去,的黃旅帥在我們走後他也走了,護送真正的王爺回洛陽。所有人都以為王爺在我這裡,所有人都以為黃旅帥已死,一個『死人,護著一個『不存在的人,,相信這一路下來都不會有人去麻煩他。」

魏勇吃吃地道:「可…可我是親眼看著古姑娘殺了黃旭昶的。」

楊帆手腕一翻,從袖中彈出一把鋒利的匕首。楊帆用指尖輕觸刀尖,那刀鋒便一縮一縮的,楊帆意興闌珊地道:「一個小玩意兒,柄里先灌上血的話,一紮就更像了,去房州路上,跟玩幻術的那位老人家學的,你看好玩嗎?」

楊帆的拇指在柄上輕輕一撥,刀子往桌上一摜,「砰」地一聲,刀尾嗡嗡亂顫,楊帆道:「撥動這個開關后,刀子才真的能殺人1

魏勇慢慢伸出手,拔出了那把刀,把刀尖緩緩對準了自己的心口,就像在葉縣山上,古竹婷把這柄刀抵在黃旭昶的胸口時一樣。

他知道,無論楊帆對他是否心有不忍,今天都不會放過他,不管是為了那些死去的百騎和內衛還是因為此事的重大。楊帆既然在廬陵王還沒有回京的時候就把這個謎底告訴了他,那麼他就只能死。

既然只能死,又何必求饒?

手腕一用力,鋒利的刀便刺進了心臟。

魏勇只是輕輕地呃了一聲,宛如一聲嘆息

!今天五更一萬六,看得爽請投票!

!第八百零九章這才是謎底!

={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醉枕江山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