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枕江山 歷史穿越

醉枕江山

第八百零一章殺人夜

[更新時間]2013年10月05日 00:34 [字數] 354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今夜空中薄雲隱隱掩了月光,山村中黑暗一片,異常的靜寂中,偶爾兩聲犬吠,就能傳出很遠。

李楓、劉若雨、司馬韶、溫林四人率領從軍伍中抽調出來的幾個弩手,悄悄摸向東跨院。

東跨院的幾處屋舍上方都站著一個人,暗夜之中雖然看不清楚,但是房頂上有人,不管他是走動還是站立,依舊可以分得分明。

李楓幾人輕輕打個手勢,便悄然散開,各尋目標。

「動手1

暗夜中,司馬韶果斷地下了命令,伏在牆頭各自瞄準了目標的弩手們紛紛扣動扳機,「颯颯颯……」

弩箭射出,破風聲與弓箭有所不同,利矢如雨,紛紛撲向各自的目標。那些目標有的坐在屋脊上,有的站在那兒,只有一個正在屋頂走動,因為屋梢尖翹濕滑,走得也不快,根本躲不開這些神箭手。

利矢一到,這些人紛紛中箭,慘叫著滾下屋脊,幾乎於此同時,陳光、克斯坦、方梓宇、行素等江湖人率領他們的手下撲進了院去,暗影連閃,衣袂飄風,疾快無比地撲向廬陵王所在屋子。

疾行如虎,剛剛接近廬陵王住處,迎面便有幾道人影餓狼一般自暗影中衝出來,雙方兵刃鏗鏘,交戰在一起。

「殺1

那些負責擾敵製造混亂並剪除已然入睡侍衛的殺手則執著明晃晃的鋼刀,破門而入、破窗而入,砍向床榻上沉睡的人影。

「噗1

鋼刀一落,手下的感覺便有些不對勁兒,未等那破門而入的刺客們反應過來,從屏風后、房樑上、門後窗后。如影隨形緊躡其後的百騎侍衛、內衛高手便一刀斬在了他們的頸上。

霍麒麟手執兩盤巨斧,領著幾個心腹,趁著守在廬陵王門外的侍衛們與那幾個梁王府家將戰得難解難分之際,從他們身邊昂然越過,直撲廬陵王的房門,中途遇到正在交手的廬陵王侍衛並不出手一刀,助自己人解圍,對於向他們迎上來的廬陵王侍衛也絕不戀戰。

房門被他一腳踹開,房門一開。霍麒麟便是一怔,只見堂屋內一片通明,早就燃起了許多燈火,堂屋裡青磚漫地,牆上一張松鶴圖、兩道豎條幅。堂屋中間站定一人,刀隱肘后,淵停岳峙。

霍麒麟目芒一縮,楊帆不認得他,他可認得楊帆。當初楊帆在宮中相撲,他是梁王貼身侍衛,也在觀戰群中。識得楊帆跤法的厲害,知道此人身法輕盈、招式靈活,而這樣的小巧功夫,正是他的剋星。尤其是在房間里這樣影響他發揮的地方。

可廬陵王就在房中,這一關必須得過。

霍麒麟晃了晃手中的巨斧,突然獰笑一聲,一個箭步就跨進了門去。

別看他身材墩實。兵器沉重,這一躍竟捷如鬼魅。身形動如飄絮,還未落地時卻已是風雷大作,只聽「嚦啪啦」響個不停,待客用的桌椅、裝飾用的花架、盛放古玩的博古架在他一雙巨斧下紛紛碎落。

看來霍麒麟是想先把礙手礙腳的東西掃蕩一空,以便施展他大開大闔的強橫功夫,楊帆的刀始終隱在肘后,臉上帶著一抹似有似無的笑意,如同一片秋風中的敗葉,在他一雙巨斧下若即若離地飛舞著。

「殺進房去1

霍麒麟纏住楊帆,向幾名手下喝令。

幾個手下剛要仗劍衝進房去,左右房間的房門忽然開了,門帘兒也無聲地挑起,偏偏看不到有人站在那兒,正欲闖入的幾個刺客不由一怔。

「殺進去1

霍麒麟揮舞著巨斧,堂屋中風雷大作,俱都是他的巨斧破風之聲。

幾個手下聽了他的話,膽氣一壯,狂吼一聲分別沖向左右房間,到了房中一看,只見房中也是燈火通明,榻前俏生生立著一位姑娘,手持三尺青鋒,正似笑非笑地看著他們,余此之外,房中哪有別人。

司馬韶棄了弩,拔出佩刀便加入了戰團,迎面之敵正是黃旭昶,黃旭昶使一口環柄厚背大砍刀,勢大力沉,揮舞之間如驚雷閃電。

司馬韶是軍伍中的悍將,戰場廝殺猶可,這等個人功夫可不是對手,戰不幾何,被黃旭昶一刀削去臂膀上巴掌大的一塊肉,疼得他哎喲一聲倒退幾步,幸被劉若雨和溫林舉刀迎架,將他救下。

司馬韶疾退幾步,腳下忽然絆了一下,好在那東西軟綿綿的,倒沒把他熬馬韶扭頭一看,卻是一具「屍體」,「屍體」胸口插著三枝矢箭,俱都沒至箭尾。這具「屍體」應該就是他們從房頂射落的成果,可是……這具「屍體」是沒有臉的。

那是一個稻草人!

中箭是真的,慘叫聲也是真的,但是屍體居然是稻草人!

司馬韶大叫起來:「中計啦!有埋伏!中計啦,有……」

他這一叫,可送了劉若雨的性命,劉若雨下意識地回頭一看,手下只是頓了一頓,黃旭昶的大砍刀便豁開了他的胸膛,帶著一蓬溫熱的血,斬向溫林的頭。司馬韶的大喊除了給自己人製造了更大的混亂,沒有起到任何正面效果。

堂屋裡,霍麒麟雙斧,運轉如輪,雖說這種重兵器一旦揮舞起來,可以比剛剛舞動時節省很大的力氣,但它再省力也是重兵器,滿堂殷雷之聲已經不見了,雖然看在別人眼裡,霍麒麟依舊把雙斧舞得風車一般,其實速度已經大減。

楊帆一直隨著他的斧頭趨進趨退,既不遠離半分,也不靠近半步,刀始終隱在肘后,一雙晶亮的眸子冷冷地盯著霍麒麟的雙肩,逼得他不敢稍歇,如今眼見霍麒麟力氣漸竭,楊帆突然疾退三步,脫離霍麒麟的攻擊圈,但這退勢只是一剎。幾乎一眨眼,他又撲了上來。

看在別人眼中,彷彿楊帆根本不曾後退過,只是仰身做了個後退的假動作,便又整個人彈回來,他的刀出手了,刀從肘后出,自霍麒麟的下盤向上一撩,寒森森的刀光宛如翻騰咆哮的一股怒濤反卷而上。

而此時霍麒麟手中雙斧剛剛交叉而過。左右一分,中門為之洞開。這開闔也不過就是一剎那的功夫,但是楊帆的刀恰恰在這一剎那的功夫,如一道閃電般掠過了那道縫隙,幾乎在霍麒麟手中雙斧左右一分的同時。楊帆的刀就出手了。

看起來就像是霍麒麟雙臂一振,主動以他的身體迎向楊帆的刀,這一刀從他左胯直到右胸,斜斜長長一道刀口,鮮血迅速染紅了他的衣袍,霍麒麟踉蹌連退幾步,腳後跟磕在門檻后。整個人便仰面栽了出去。

「1

霍麒麟推金山倒玉柱一般重重地砸在地上,手中牢牢攥著的一雙巨斧依舊沒有撒手,斧背砸在青磚上,濺起一片磚屑。

楊帆一刀斬出。看也沒再看他一眼,便即掠向蘭益清所在的房間,高瑩的武功他放心的很,蘭益清畢竟年輕些。雖然內衛沒有庸手,他卻怕這丫頭有個什麼閃失。他往門裡一闖,蘭益清正好從門裡出來,二人幾乎碰個滿懷。

蘭益清眉梢一挑,得意洋洋地道:「解決了!貌似我比高瑩姐要快那麼一點點……」

高瑩提著滴血的長劍恰從對面屋中出來,冷哼一聲,道:「吹吧你,快些解決外邊那些人去1

蘭益清吐吐舌頭,搶著與高瑩並肩沖了出去,楊帆也緊隨其後,一口刀、兩口劍,倏分倏合,化作一團團凌厲懾人的匹練劍芒,不可阻擋地向他們的當面之敵殺去……

梁府的喊殺聲在靜寂的夜裡異常的明顯,先是遠近的狗狂吠不止,緊接著村民陸續驚醒,可是聽著那喊殺慘呼,這些一輩子生活在這小山村的百姓哪敢去探個究竟,直到天光大亮,直到日上天竿,直到日當正午……

梁家大院里已經安靜很久了,梁里正實在躲不過,這才糾集了村子里全部的壯勞力,持著糞叉斧頭、菜刀梭槍,戰戰兢兢地進了梁府。

很快他們就發現,這個府邸里已經沒有活人了,可憐的梁老管事身首異處,慘死後宅,緊接著他的老婆、兒子、兒媳還有一個小孫女兒被人發現死在地窖里,都是一刀致命。

這小山村發生個偷雞摸狗、鄰居打架的事兒就已經算是本年度最大事件了,什麼時候發生過這樣的血案,可這還不是最駭人的,最可怕的是,梁家大院的西跨院已經變成了一片屍山血海,到處都是淋漓的血跡,到處都是冰冷的屍體,殘肢斷臂屋裡院外隨處可見。

梁里正根本沒膽子仔細勘察,也沒數數究竟是多少條人命,他立即回家牽了驢子,又叫了兩個壯丁壯膽,一行三人,匆匆趕去縣衙門向縣大老爺報訊兒去了。

楊帆等人並未走遠,此刻跟梁家大院就隔著兩座山頭,山坡上起了幾座新墳,那是戰死的百騎和內衛的安葬之處。

許良走到楊帆身邊,苦笑了一聲,低低地道:「倒是可疑的目標又少了兩個,因為……他們戰死了1

楊帆臉色沉重地拍拍他的肩膀,對剛剛祭拜了死溶,趕回到他身邊的黃旭昶道:「這樣下去不成,繼續這麼走下去,即便我們能回到京城,活下來的也沒有幾人了。」

黃旭昶紅著眼睛道:「那能怎麼辦?咱們吃軍糧拿軍餉,乾的不就是這檔子買賣?」

楊帆緩緩地道:「得想個法子!一定會有法子1

他目光一轉,忽然看見默默坐在廬陵王身邊的李裹兒,目光不由一亮,忽然想到一個可行的辦法,便舉步向她走去……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醉枕江山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