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枕江山 歷史穿越

醉枕江山

第七百七十八章風情

[更新時間]2013年09月29日 02:59 [字數] 350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劉洺甫對這個虛心就教的年輕人很有好感,耐心解釋道:「李唐舊室被貶放各地時,曹王李明就是被流放到黔州的。」

楊帆眨眨眼道:「那又怎樣?」

劉洺甫道:「當時的黔州都督名叫謝祐,謝都督說奉了今上的旨意命曹王李明自盡,曹王唯恐累及家人,不敢抗旨,只得自縊身亡。

曹王死後,謝都督怕被曹王後人報復,因此府中遍布警衛,晚上休息必定歇於樓閣頂層,又在廳中置一巨床,讓十幾個妾侍都睡在他的身側,把他團團保護起來。

饒是如此,也未能保住他的性命,有一天他的妾侍們一早醒來,駭然發現榻上只余謝都督無頭屍首一具,謝都督被人午夜摘頭,闔府上下竟無一人察覺1

楊帆聽出了趣味,忍不住笑道:「那後來呢,可曾查出真相?」

劉洺甫點頭道:「嗯!這真相倒不難查,最想殺謝都督的當然是曹王的兒子,後來查出真相,刺客果然是曹王府小王爺重金禮聘來的,官兵把小王爺抓起來時,在他府上找到了謝都督的人頭,謝都督的人頭已經被小王爺製成夜壺,用了很長時間了。」

楊帆聽得悠然神往,想那曹王府聘請的刺客於重重護衛之中、團團女流之內,登臨高樓,午夜摘頭,事成之後,竟無一人察覺,如此身手,當真令人心嚮往之。可惜此等遊俠兒,必然是事了拂衣去,根本不會留下名姓,否則倒可與之好生結交一番。

古竹婷正在房中糾結,不曾聽到這段故事,否則看到楊帆因為她的這次得意之舉而欽佩向住的神情。怕是會讓她在心中小小得意一番。

劉洺甫嘿嘿一笑,又道:「本州這位崔敬嗣崔刺史,當年就是在黔州做官的,謝都督午夜飛頭的事兒他一清二楚,你想啊,如今他調到了房州,廬陵王就在他的看管之下,如果廬陵王有個三長兩短,有那路見不平的俠士遷怒於他怎麼辦?別的事他管不了,照顧一下廬陵王的起食飲居。讓王爺好生活著,又不費他什麼氣力,何樂而不為呢?」

楊帆點點頭,弄清了這位崔刺史親近廬陵王的真正態度,他倒不敢貿然藉助此人之力了。

楊帆暗想:「罷了。我便利用這個掌柜的先上山摸摸情況再說。那遊俠兒能於戒備森嚴之中偷了謝都督的人頭,我楊帆便不能於重重大軍之中。偷出一個活蹦亂跳的廬陵王么?」

※※※※※※※※※※※※※※※※※※※※※※※※※※

黃竹嶺上竹林茂密。竹竿和竹葉的確帶著一點黃,不過不是那種枯敗的黃,而是一種充滿了生機的嫩黃,就像初萌的枝葉,於是一片新綠與嫩黃,映入眼帘時就像是一杯香茗緩緩入口。先是香氣撲鼻,淡淡品味又是一番味道。

幾十個本地青壯忙過了農活,被客棧掌柜的組織起來,扛著繩索和柴刀。沿著幽仄狹長的山間小路,從一片片修竹間走過,竹枝婆挲,一步踏入,便是一片清涼。

楊帆穿著一身圓領長袍,與劉洺甫並肩走在後面,邊走邊淺語低談,隨意聊著些本地風情、民俗。

「站住1

前面出現一片開闊地,大約數十丈距離,可以看到開闊地的盡頭,還樹著一道竹牆。這已是入山後第二次見到這樣的開闊帶。

劉洺甫已向楊帆說過了這東西的用途,建立開闊帶是為了防火,也是為了避免有人潛入,地域開闊,沒有竹林掩護,想要潛進去就不是等閑人辦得到的了。

一聽有人喝止,劉洺甫趕緊舉步迎上去,打個哈哈道:「梁隊正,是老朽來了。」

站在前邊的是一個軍人,後邊還跟著幾個士兵,只是他們的衣冠都不太整肅,而且穿的衣袍也不像樣子,有的沒穿胯褲,有的沒穿軍襖,若說是百姓吧,身上總有幾樣軍隊的東西,若說是軍人,許多打扮又和平民一樣。

不過想想他們定居於此,老婆孩子全住在山上,這一住就是十五六年,除了看守一個廬陵王再也沒有任何差使,也沒有什麼訓練和調動,楊帆也就釋然了,這樣的軍隊還能有點軍隊的樣子才怪。

不過,他們的軍容軍貌雖然不整,軍紀卻依然極嚴,畢竟他們看守的是個重要人物,如果出點差遲,他們全都得掉腦袋,在關乎腦袋的問題上,他們平時再懈怠也是不敢大意的。

「梁隊正1

扛著柴刀和繩索上山的村民紛紛向這軍官打招呼,有的還向他身後的幾名士兵打著招呼,看來十幾年的鄰居,彼此都相熟的了。梁隊正看到劉掌柜的,臉色這才緩和了些,問道:「就是他?」

說著,他的目光已經定在楊帆身上,楊帆忙堆起一臉生意人的圓滑笑容,向他謙卑地笑了笑。

劉掌柜的道:「是是是,就是他,梁隊正,還請你高抬貴手,兄弟們也賺點花銷,兩全齊美。」說著從懷裡掏出楊帆給他的錢袋塞到梁隊正的手裡,梁隊正顛了顛錢袋的重量,慢慢擠出一副滿意的笑容。

他漫不經心地點點頭,順手一劃拉,道:「就在那一片兒砍吧,別再往上面去了,要是讓旅帥知道了,連我都要受牽累1

劉掌柜點頭哈腰地道:「是是是。」

「還有啊,這個外鄉客人,就只准今兒上山,明兒起就不準上來了。」

「是是是1

劉掌柜的只管點頭,那梁隊正瞟了楊帆一眼,一擺頭,領著幾個人回去了,楊帆注意到,前面的竹門裡邊只有兩個人站崗,而竹門裡邊不遠處,正有幾個孩子嬉戲玩耍,應該就是這些軍戶家的子弟。

※※※※※※※※※※※※※※※※※※※※※※※※※

「嗯!這樣的也成,這樣的竹子可以做扁擔、做筷子,邊角料可以用來造紙,多點也沒關係。」

「這樣的最好,不老不嫩,最適合製作各種竹器,這樣的多砍一些1

楊帆很盡職地扮演著竹器商人的角色,跟在那些砍伐竹子的僱工後面,逐一指點著。反正這些村民也不太懂得究竟什麼樣的竹子做什麼好,楊帆掌握的那點知識足以應付他們了。

劉掌柜的年歲大了,坐在路口一塊青石上納涼,楊帆則跟著這些伐竹工人走來走去,一邊胡亂指點著,一邊觀察著那道竹牆後面的情景。

等快到傍晚的時候,他們要收工了,山上有山泉,水流還不小,不過山泉蜿蜒轉折,忽深忽淺,放不得竹排,竹子扔進去,順著流水行不多遠就得卡住,還得時時撥弄一下,他們只能把削去枝葉的竹子打成捆,拖曳著下山。

山下停著幾輛租來的牛車,把一捆捆竹子馱回了鎮子,就放在客棧後院的角落裡。

回到客棧,楊帆先洗了個澡,換了一身新衣,這才繞過屏風,踱到客廳。

古竹婷在客廳里聽著屏風之後的嘩啦水聲,早已如坐針氈,一見他更衣出來,這才鬆了口氣。

楊帆換了身月白色的素羅道袍,兩袖寬廣,袍袖飛揚,愈發襯托得俊逸瀟洒。他的武功從未擱下,因此身體極為健美結實,一身筋骨銅澆鐵鑄般強橫,肌肉均勻有力,健美雄壯,渾身沒有半分贅肉。

而這身飄逸的打扮和他高高挽起的道髻,卻又使他有著一種與武夫迥然不同的氣質,俊逸洒脫、別具魅力。或者,這只是古竹婷眼中對他的感覺吧,距離產生美,因為欲求不得,便愈增了幾分魅力,便似著了心魔,雲在山頭,登上山頭雲更遠;月在水中,撥開水面月更深了。

古竹婷急急收回目光,為他挪過坐榻,輕聲道:「阿郎今日上山,所見如何?」

楊帆向她點點頭謝坐,坐下說道:「我仔細看過了,山上共有三道防線,不出所料的話,應該是四道,廬陵王的住處必然另有人監護。三道防線,每道防線前面各有數十丈寬的一片開闊地,除了尖尖的竹根就是長不及膝的野草,藏不得人。」

古竹婷立在他身側,凝神聽著。

楊帆繼續介紹:「每片開闊帶後面還有一道竹牆,竹牆內每隔百步建有竹樓一座,不過除了上山的入口處有守衛,我看時那些竹樓都是空的,可是看那竹樓並不破敗,有些還是不久前才修繕過的,上面有新竹做頂蓋。」

古竹婷想了想,道:「那就是說,這山上的守軍認為白天不會有人潛行上山,所以反而白天鬆懈,而晚間這些竹樓都是會利用起來的?」

楊帆頷首道:「不錯!所以,今日觀察下來,我覺得,晚間潛入,反不入白天潛入更容易。而且,第二道竹牆之後就開始有軍戶的住宅了,可以想見,廬陵王一家所住的房子,不會和他們有什麼特殊,若是黑燈瞎火地上山,想找到廬陵王很難。」

「白天潛入么?」

古竹婷凝睇片刻,點頭道:「行,我辦得到1

楊帆綻顏一笑,道:「我就知道難不住你,不過……現在準備來得及么,如果可能的話,我希望明天一早便與你一起上山1

「當然來得及1

古竹婷答應的很乾脆,只為楊帆這一笑,便讓她準備半宿也都值了。

昨夜長榻各睡半邊,竹婷半宿無眠。聽他安祥的低鼾,恨他不解風情的幽怨,如今因他的粲然一笑,傾刻間便化作烏有了……

!未完待續……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醉枕江山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