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枕江山 歷史穿越

醉枕江山

第七百五十七章出兵

[更新時間]2013年09月21日 09:57 [字數] 352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一早,當牧人們忙著擠牛奶、遛馬、驅趕羊群在那貧瘠的土地上啃著稀落的枯草的時候,克斯坦被帶到了突厥可汗的大帳。

克斯坦還是穿著一身薩滿大巫的盛裝,頭戴雉雞尾羽的華冠,身穿五彩的裘衣,肩披豬皮的斗篷,頸掛牛骨的骷髏,手裡拄著一根怪裡怪氣的拐杖。

一走進可汗大帳,他便發現突厥的將領們已經把大帳坐得滿滿得,緊接著他便發現那個唐人的使者居然穩穩噹噹地坐在上位。

克斯坦大巫心頭登時一緊,這可不是個好兆頭!

「可汗!我知道唐人派來了使節,只是不知道可汗是相信了他的花言巧語呢,還是願意與我們誠實的契丹人做朋友?」

克斯坦不敢怠慢,立即單刀直入,向默啜發出了質問。

楊帆聽了「嗤」地一聲冷笑,冷笑的不只他一個,昨日聽到斥侯所述經過的各位首領中,有好幾個年紀輕沉不住氣的都發出了冷笑。

克斯坦的心沉得更深了,他緊緊地盯著默啜,厲聲道:「可汗!他究竟和你說了什麼,我可以用祖靈的名義發誓,我對可汗所言,沒有半字虛假1

默啜此時已完全相信了楊帆的話,本來他還存了一份戲弄的心思,想叫來克斯坦,讓他當面與楊帆對質,這時見他一副氣極敗壞的樣子,忽然意興索然。

默啜淡淡地道:「克斯坦大巫,既然你相信你們的祖靈會保佑你們。那麼,你完全沒有必要爭取我們的合作。我欽佩你的忠誠。所以不想當面讓你難堪。你可以走了,帶著你的人馬上離開這裡1

契丹人在營州地區已經開始營建自己的根基之地,在河北戰場上也沒有吃太大的虧,雖然隨著李多祚的取勝和婁師德、沙吒忠義相繼進入河北,戰局開始發生變化,但是這些名將的主帥依舊是無能的武家人。

北路主帥是武攸宜,南路主帥是武懿宗,這兩個人的存在嚴重製約著河北戰場向對武周有利的方面發展。如果突厥人不願與契丹人合盟,契丹人一樣能夠生存,只是戰局會更加撲朔迷離罷了。

如果只是這種情況,合盟不成,克斯坦大可拂袖而去,雖然不能錦上添花,他們的處境也不算太壞。但是現在不同了。克斯坦敏銳地察覺到,武周使者的目的恐怕不只是破壞他們的議盟大計,而是還抱著其他的目的。

如果突厥人與周國合盟呢?

他已經聽說過,默啜向武周索要河曲六州降戶的條件就是代武周討伐契丹。原本他還堅定地認為這是突厥欺騙武周的一個理由,可是看到高坐上首,被突厥人當成貴賓的那個武周使者。他可不敢抱此幻想了。

「如果我的使命不能成功,那麼我也不能讓你成功1

抱著這一想法,克斯坦大聲道:「可汗不說,我也猜得出來!這個狡猾的武周使者一定告訴你,我們已經吃了大敗仗。我們已經窮途末路,甚至還請求你們出兵。幫助他們圍殲我們,是么?」

克斯坦一針見血,默啜的臉色馬上沉了下來,楊帆暗暗嘆了口氣:「這個契丹使者本來可以安然而退的,如果他蠢一些,不但自己可以保住性命,還可以及時把消息傳回去,讓契丹人提防。現在他猜出了突厥人的計劃,默啜怎麼可能再放他離開?」

克斯坦一看默啜等人的臉色,就知道自己不幸言中了,情急之下,脫口說道:「唐人狡猾,萬萬不可信任!默啜可汗。難道你忘了當年隋末大亂,李唐欲謀天下時,是如何向你們卑躬屈膝的么?」

克斯坦怒凸著雙眼,環顧帳中諸首領,慷慨激昂地道:「李淵向你們突厥稱臣,為了讓你們站在他們一邊,答應你們只要借兵給他,戰勝所得的子女財帛,隨你取用,唐國只取土地。如果你們不出兵,只要不配合其他反王攻擊李唐,一樣送金珠玉寶給你!

你們突厥可汗過世,唐國停朝哀悼三日,滿朝文武進行憑弔,凡有突厥使節前往,李淵必親自陪宴,畢恭畢敬,結果如何?

一俟唐國江山穩固,他便想要後來居上了。頡利可汗深恨唐國前恭而後倨,發兵征討,唐不能敵,李世民傾其府庫以賄突厥,又許婚和親只求退兵,你們退兵了,結果又如何呢?」

克斯坦聲色俱厲地道:「結果李世民陽奉陰違,表面恭馴,暗中積蓄國力,適逢突厥內亂,他趁機發兵,先滅東突厥,再滅西突厥,連你們東突厥的頡利可汗和西突厥沙缽羅可汗都被生擒活捉,你們的國土變成了唐國的都督府和都護府1

克斯坦嗔目大喝道:「突厥貴族子弟,從此陷為唐人奴隸,大好清白女子,降作唐人奴婢。突厥被逼棄了突厥名稱,承用唐官之名,臣服唐皇逾五十餘載,卑躬屈膝,威風掃地!你們好不容易復國,又複壯大起來,如今還要重蹈覆轍么?」

克斯坦的一番話說得帳中眾首領一陣騷動,提起突厥這些慘痛經歷,眾突厥人都有些心中不快。

楊帆見眾突厥人被克斯坦一番話勾起對唐人的仇恨之心,心中暗叫不妙。克斯坦說話的時候,他就在搜腸刮肚想著對策,等克斯坦說完,楊帆馬上哈哈大笑三聲,輕輕擊掌道:「精彩!當真精彩1

默啜移目向他一瞧,見他神色自若,面帶微笑,情知他必有話說,被克斯坦激起的心中仇恨便淡了三分,只想聽他說些什麼。

楊帆輕描淡寫地道:「隋之前,突厥強大,中國和親許婚,何嘗不是待之如上賓?隋時文帝楊堅雄才大略。一統天下,四方臣服。突厥何嘗不是反過來事之如主?

煬帝楊廣巡幸至雁門關時,突厥可汗親率滿朝文武相迎,楊廣赴其營地視察,先由使者為先驅,使者嫌棄汗帳之外不甚乾淨,可汗親自拔出佩刀割草,以示對大隋恭敬,這就是強與弱的區別了。

及至隋末。中原大亂,反王割據,突厥崛起,中原各路反王紛紛討好契丹,許財許人,極盡巴結,為的就是希望強大的突厥站在自己這邊。恭恭敬敬,如臣事主,乃是實力不如人,這有什麼好說的?

等到中原一統,漸趨強大,而突厥恰又發生了內亂。分裂為東西突厥,兩部之間征戰不休,國力日益疲弱,唐國這時已然崛起,不趁這個機會打擊突厥。以我看來,才是不可思議的怪事。天理不容!

楊帆冷笑一聲,道:「強與弱,本就是相對的,任何一個國家,都有強大的時候,也有弱小的時候,強大的時候欺凌他國,弱小的時候被他國欺凌,古往今來,莫不如此1信奉弱肉強食的草原人對這句話很是認同,只不過著落在他們自己身上就不那麼舒服了。

楊帆道:「今默啜可汗乃英明之主,遂有控弦之士四十萬,疆域萬里,北方諸族莫不事可汗為主。至於未來,是突厥強大還是周國強大,那要看各自是否代出明主,不是你我能夠決定的。

作為當下人,我們只須做好當下事,當下情形如何呢?當下突厥崛起,可我周國上承大唐,國勢未衰,同樣是強國。兩大強國若是相爭,於彼此皆非幸事,一旦兩敗俱傷,不免為他人漁利。因此,如今的突厥與周國戰不如和。反倒是你們契丹……」

楊帆望向克斯坦,笑吟吟地道:「你們乞和借兵,卑躬屈膝,又對可汗許讓大片土地,其作法倒是與我們以弱待強時的手段一般無二呢1

楊帆轉向默啜,笑問道:「可汗不覺得契丹今日之手段,正是貴我兩國當初疲弱時所用過的手段?同為游牧民族,如果契丹強大起來的話,不知道首當其衝的會是我周國還是你突厥呢。」

帳中眾將聽了,不由自主地看向克斯坦,目中都露出危險的光芒。周國眼下顯然不是他們能吃掉的,而周國即便強大起來,憑著大漠草原這種除了游牧民族其他民族根本無法生存的地方,也不可能是他們的生死大敵,契丹則不然。

契丹今日之屈服,正如當年紇干可汗為隋帝割草,又如唐帝為突厥可汗戴孝,可是契丹一旦強大起來,同為游牧,他們完全可以統治整個草原,把突厥人像曾經的匈奴、柔然、鮮卑等強大過的游牧民族融合到他們的族群中,徹底抹殺。

契丹現在已經顯現了他們的力量,這是一個最危險的敵人!

克斯坦面紅耳赤,還待再言,默啜心中已有決斷,他「啪」地一掌拍在案上,厲聲大喝道:「來人1

帳外幾名勇士應聲而入,默啜向克斯坦一指,兇狠地道:「本可汗早與周國有約,許親和盟,永結友好!此人狡言巧辯,欲陷我突厥於不義之地!該殺!把他拖出去,連同他的隨從,全部處死,一個不留1

眾侍衛稱喏一聲,拖起克斯坦就走。

克斯坦大驚失色,劈手先被奪了拐杖,隨即又被反扭雙手,克斯坦竭力掙扎,豬皮斗篷掙落在地,頭上的雞毛帽子也歪了,他聲嘶力竭地大叫道:「兩國交兵,不斬來使!默啜,你不能壞了規矩,你不能殺我1

契比克力冷笑一聲,重重地呸了他一口唾沫,道:「契丹不過是附庸周國的一族,你們算哪一國?呸1

楊帆心中暗暗鬆了口氣,臉上卻始終是一副鎮靜的表情,淡定自若。

默啜向眾首領環視了一圈,沉聲道:「我意,履行前諾,配合周國,出兵討伐契丹,眾首領以為如何?」未完待續。。。

(快捷鍵:←)醉枕江山 第七百五十六章消息 醉枕江山目錄(快捷鍵:回車) 醉枕江山 第七百五十八章遠征(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醉枕江山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