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逆蒼穹 其他類型

劍逆蒼穹

【第1146章】大結局

[更新時間]2013年12月02日 16:58 [字數] 1150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司空神王的實力與太初神王相當,可是太初神王竟然已經死在了玄天手上,並且,他們趕來此處並沒有花多久的時間,太初神王縱然比他們提前到達,也提前不了多久,這說明玄天斬殺太初神王並沒有花掉多久的時間。

那不是說,玄天也有短時間斬殺他司空神王的實力?

想到此處,氣勢沖沖,剛才想要一個人衝上去搶在對方三大巔峰神王出手相救之前,斬殺玄天的司空神王,頓時後退了一步,心中感到后怕。

若是他真的做出了那一步,可能,此刻他已經是個死人。

在場,所有人都是震驚,有的是驚懼,有的是驚喜,但是,有一人聞言卻是無比的憤怒。

不死神王的氣勢剎那間爆發,方圓上百萬里都掀起了恐怖的氣浪,他指著玄天,雙眉倒豎,鬚髮直立,兩眼瞪如銅鈴,喝道:「你……,你竟然領悟了聖鼎的力量?」

憤怒,無比的憤怒,不死神王一直認為,他才是世上最有氣運的天才,他的一生都是傳奇,成長經歷對於別人就是個神話。

在他看來,九鼎這樣的聖物,註定了是屬於他不死神王的。

理所當然,在不死神王看來,不管任何人,得到了九尊聖鼎,只有一個結果,那就是替他做嫁衣,因為,除了他,沒有人可能領悟出九鼎的力量。

但是,他錯了,玄天領悟了。

並且,玄天不到神王的境界,在凡界便領悟了聖鼎的力量,世界的本源。天地的規則。

這一刻,不死神王惱羞成怒。

可以想象,一個一直把自己當成是天之驕子的人,一個成長一帆風順的人,一個成就超越所有前輩強者的人,一個在別人眼中,看起來就是傳奇,就是神話的人……

有一天,他突然間知道了。他不是天之驕子,而是天之棄子,他會是何等的憤怒,他的信念都將崩潰。

所以,不死神王怒了。

他的怒火不可抑止。陡然間,他滿頭黑髮瞬間變白。

一個才一千歲出頭的神王,擁有千萬年壽元的神王,竟然瞬間白頭,可以想象,不死神王此刻的怒火是多麼的旺盛。

他的信念崩潰了,他無法相信這個事實。

「不可能!不可能!九尊聖鼎只有我秦不死才能領悟。只有我秦不死……,不管任何人,獲得九尊聖鼎都是替我秦不死做嫁衣,軒轅殤如此。玄天,你也定是如此,九尊聖鼎是我秦不死的,你——給我去死1

不死神王的實力瞬間提升到了極限。就連旁邊的司空神王、長空神王、公孫神王、昆虛神王,都連連後退。足足退出數千裡外,有一種被不死神王壓得透不過氣來的感覺。

其他的神王,更是瞬間被不死神王的恐怖氣息給逼退數萬里,看著不死神王,眼中透露著駭然之色。

此刻的不死神王,全身綻放出一種炫白色的光芒,溫度極高無比,如同一輪太陽,光芒萬萬里,他四周的虛空都被炙熱所焚化,出現了一團團火焰。

數十年來,秦不死對陽之聖鼎參悟,已經有了不小的收穫,他的確是天縱之資,修鍊不死之身已經到了第八重,體內的不死神血與天地本源有一種千絲萬縷的,使得他對陽之聖鼎的領悟,比阿育冥主對陰之聖鼎的領悟,要深刻得多。

此刻不死神王的實力爆發,所有人盡皆震驚,實力已經遠遠超過巔峰神王,達到了一個可怕的境界,是連巔峰神王都可望不可及的境界。

對面,姬煌神王、姜農神王、禹夏神王三位巔峰神王對視一眼,目光中閃過忌憚之色,不死神王的實力竟然達到了如此地步,若是玄天真的只是剛剛飛升神界的神靈,今日恐怕必死無疑。

因為,即使是他們三人,在不死神王面前,都有一種生命不由已的感覺,逃生都有難度,更別說救人了。

所以,對於不死神王的攻擊,唯有靠玄天自己。

此刻,所有的神靈、主神、神王,目光都聚集在了不死神王身上,不死神王的身影已經看不見,只有一個巨大的炫白光球,燃燒著熊熊烈焰懸浮在虛空中。

隨著不死神王的『死』字一落,那炫白光球中又綻放出九種不同的神光,然後,速度如閃電般向玄天攻殺過去。

九彩神光,是九種大圓滿的法則之力,炫白的光球,燃燒的火焰,顯然是陽之本源所化,不死神王掌控的力量,的確強大。

如此恐怖的一擊,巔峰神王都抵擋不住,一瞬之間,要到重傷,要到身死。

千萬裡外,無數的神靈,此刻心頭激動不已,砰砰直跳,不死神王展現出來的實力,不比玄天剛才擊殺太初神王時表現出來的遜色,這將是一場龍爭虎鬥,這種程度的戰鬥,可遇不可救,一生能夠看上一次,都是榮幸。

面對不死神王的攻擊,玄天不慌不忙,他的氣息也是瞬間爆漲,一眨眼,頭頂出現了八道光圈,一股偉岸的力量,剎那間向四面八方蔓延。

八道本源之光,從那八道光圈之中爆射而出,每一道都無比璀璨,令對天地規則之力的領悟,不死神王雖然比阿育冥主要深刻得多,但與玄天相比,還是遠遠不及,玄天身上可是有八尊聖鼎。

當然,法則之力是玄天的弱項,他只掌控天地規則的力量,而不死神王,卻是有九大圓滿的法則之力。

那九道神光雖然沒有玄天的八道本源之光璀璨,但卻是無窮無盡,後勁悠長,乃不死神王一身實力的基礎,極為可怕。

玄天頭頂八道光圈,身影一動,比閃電還要快十倍不止,向那急速向他攻殺而來的炫白光球衝撞而去。

剎那間,八道本源之光與那炫白光球、九道神光碰撞。如同兩顆星球碰撞在一起,一聲爆響,傳遍方圓億萬里。

那恐怖的波紋,剎那間橫掃四面八方,傳出百萬裡外。

即使是神王,都在那攻擊的餘波中,連連後退,可見兩人的攻擊有多麼可怕。

巨響聲過後,一切化為平靜。那恐怖的餘波雖然激烈,但來得快,去得也快。

洶湧的氣息散開,玄天和不死神王的身影,顯露出來。兩人相隔萬里之遙,相對而立。

剛才那一擊,似乎力量相當,兩人都沒有明顯的優勢,也沒有明顯的劣勢。

「玄天,接劍——1

一道聲音,從數百萬里之外。浩浩蕩蕩傳來,是軒轅初雪的聲音。

隨著聲音一起,一道劍光從數百萬里之外,急速飛至。

玄天從劍上。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是軒轅神劍,曾經,玄天手中的軒轅神劍。只是一柄斷劍,而此刻。卻是一柄完整的軒轅神劍。

玄天手臂一伸,那軒轅神劍離他還有百萬里就消失不見,下一瞬間,便出現在了他手中,遠隔百萬里,虛空取物,玄天施展出來,易如反常,就像是拿起身邊的一件兵器。

好劍,軒轅神劍一入手,玄天便一聲暗贊。

作為一名劍客,玄天對於於劍,有一種本能的感應,哪怕是他領悟了聖鼎之力,都本能的將聖鼎之力化為了劍術施展,一招劍之國度,就可以擊敗一名巔峰神王。

軒轅神劍入手,玄天便感覺到了一股不弱於荒天戟的力量,顯然,軒轅神劍已經恢復如初,依舊是十大神器之一。

「玄天,你竟然在凡界便已經領悟出聖鼎的力量,實在太出乎我的預料了,哈哈……,今天我劍痴可真是高興啊,沒有想到,報仇的這一天來得這麼快,軒轅氏、姬氏、姜氏、禹氏都幫忙尋找神料,就有數年前,我終於將軒轅劍重鑄成功了,恢復如初,玄天,你為劍之神王報仇,就用軒轅劍取他們性命吧,我迫不急待要暢飲他們的鮮血了,哈哈哈哈……1

劍痴的聲音,從軒轅神劍中傳了出來。

聽到劍痴的聲音,玄天心情大暢,他在凡界的成長,劍痴一路相伴,可以說是他最好的朋友。

玄天大聲笑道:「可惜了太初神王,不能在此劍之下喪生,但我會用此劍,斬盡劍之神王的一切仇敵……1

「百年之前,本座能毀了軒轅劍,百年之後,本座照樣能夠毀第二次,玄天,你用自己的鮮血,去祭奠此劍吧,讓你見識本座真正的實力,受死1

不死神王大喝,那璀璨的炫白光球,再一次向玄天衝殺而來。

這一次,那炫白光球中,衝起了一團團黑色的霧氣,是不死神力。

不死神力,不滅神力,是與本源之一十分相近的一種力量,乃是神皇、與冥帝的無上神通所修鍊出來的力量。

不死神王已經將不死之身修鍊到第八重。

第五重,帝者間就可修鍊,當初秦世羽便是將不死之身修鍊到第五重——滴血重生。

第六重,神靈可以修鍊,是碎神不死。

修鍊到這一重,哪怕全身的血肉都被絞殺成虛無,一滴血都不剩,哪怕神格都被打碎,那破碎的神格都可以重生。

第七重,主神可以修鍊,是一念不死。

這一重有點類似於肉身的滴血重生,神格哪怕被打得成了渣,被人滅殺了九成九,但只要還有一個念頭逃脫了,那也可以憑那一個念頭重生。

到了一念重生的境界,不死之身算是修鍊到了很高深的境界了,想要將人滅殺得一念都不甚,那太難了,所以,幾乎是不死的存在了。

第八重,神王可以修鍊,是記憶不死。

這一重更是變態,已經有了不死之實,哪怕是肉身、神格都被人徹底打滅,絲毫不剩,就如同太初神王被玄天滅殺成虛無一樣,但是,不死之身修鍊到這一重,還可以存活。

記憶不死,便可重生。

肉身可滅、神格可滅,記憶虛無飄福在時間的長河中,不可滅。

修鍊到這一重,除非是領悟了時間規則,否則真的是殺不死了。

至於第九重,那是神皇天刑修鍊到的境界,稱之為——永生不死。

這是真正的不死之身,別說滅了肉身、神格,就算是把時間長河中的記憶都不殺了,那也死不了。永生不死已經與天地合一,只要世界存在,那就永遠有生命,永遠不死。

第九重的不滅金身,與第九重的不死之身是對應的。稱之為——永生不滅。

修鍊到這一境界,不壞不滅,站在那裡讓任何人攻擊,那也傷不了分毫。

不死之身不僅打不死,那不死神力的威力也十分強大,與本源之力相近。

不死神王修鍊不死之身到第八重,不死神力已經十分強大了。配合他領悟出的陽之本源,威力幾乎倍增。

剎那間,只見無盡虛空黑白相間,那炫白的陽光與漆黑的不死神力。完美遮掩了虛空。

玄天頭頂那八道光圈,頓時顯得有些黯淡下來,似乎要被不死神王的力量所淹沒。

「哈哈哈……1

不死神王的大笑聲,從那半黑半白的光球中傳出:「玄天。你的不滅金身才修鍊到第五重,看你怎麼跟我斗?凡人就是凡人。就算掌控了天地間至高的力量,但你本身的力量,還是弱小得可憐,本座有不死之身,你跟我拼?看誰能拚死誰,哈哈哈……1

大笑中,那炫白的光芒和漆黑的不死神力,遮掩了方圓數萬里的天空,玄天頭頂的八道光圈徹底被淹沒,很快,玄天的身影也被那黑白光芒所遮掩,外人看之不見。

見玄天失去了蹤影,姬煌神王、姜農神王、禹夏神王互視一眼,神色都是一驚,正要出手。

但是,剎那間數道恐怖的氣息,洶湧而至,將三人鎖定,對方的司空神王、公孫神王、長空神王、昆虛神王身影快如閃電,向姬煌神王等三位巔峰神王攻來,阻止他們搶救玄天。

「時——間——靜——止——1

就在此刻,陡然間有一道聲音響起。

那聲音似乎從無盡遙遠的太古傳來,帶著遠古神邸的梵唱,又似乎從無盡遙遠的未來傳來,讓人感覺到詫異,帶著一種令人無法理解的力量。

彷彿是一剎那,又彷彿是一萬年……

人神王在某一刻,突然間感覺到,他們的意識還在運轉,但是身體,卻不受控制的停了下來。

不僅他們的身體,還有身旁的一切,那虛空中正在翻湧的氣浪、攻擊出的無盡罡芒,都在剎那間被定格。

想起聽到的那道聲音,所有的神王心中一顫,難道……,時間真的靜止了?

此時此刻,只有千萬裡外觀戰的神靈、主神,站得遠,才看得真切,前方足有方圓數百萬里的空間,隨著那時間響起,便突然間被定住了。

似乎真的是時間停止了。

不過,千萬裡外的神靈卻不受影響,可見,真正的時間並沒有停止,只是局部停止,也可以說成是那裡的空間被禁錮。

這是一種時間與空間的混合力量,玄之又玄,竟然讓所有神王都控制不了自己,那些狂暴而可怕的攻擊都瞬間封櫻

不……

並非一切都靜止了,在那黑白光芒所掩蓋的方圓數萬里空間,陡然間爆射出了道道劍芒。

玄天四周方圓數百萬里都靜止下來,但他並沒有靜止,八大本源之力都被他融入劍術之中,剎那間便劈出無數劍,道道劍芒縱橫數萬里,將那黑白光芒所籠罩的區域,切割得支離破碎。

不死神王的意識清醒,但身體卻不受控制,眼睜睜的看著玄天破掉了他的所有攻擊,然後,無數道現在的劍芒劈在他的身上。

剎那間,他的神體四分五裂,他的神格也被劍芒切割成了粉碎。

與此同時,還有司空神王、長空神王、公孫神王、昆虛神王……,他們的神體、神格,都在這一刻,被無盡的劍芒切割。

當那劍芒消逝,那靜止的虛空陡然間動了起來。

姬煌神王、姜農神王、禹夏神王的攻擊橫掃前方,將已經化成碎片的司空神王、長空神王、公孫神王、昆虛神王都轟成了粉碎。

幾大神王可沒有修鍊不死之身,全部命喪黃泉。

虛空中。玄天收劍而立,手中抓著一尊炫白的聖鼎,是陽之聖鼎。

他的臉色有些慘白,他九鼎不全,還沒有徹底的掌控時間,剛才施展『時間靜止』,完全是強行施展,身體受到了不輕的反噬。

不過,效果還不錯。在時間靜止的幾個呼吸內,玄天將不死神王斬殺成了渣,剎那又粉碎成了虛無,神體、神格盡滅,陽之聖鼎也被他奪了過來。

另外幾位於巔峰神王。也被他破開了神體神格,相繼喪命於姬煌、姜農、禹夏三大神王之手。

玄天抓著陽之聖鼎,陽之聖鼎中散發出一股強橫的力量,想要掙脫,但無論如何,都掙脫不出玄天的手掌心。

玄天知道,秦不死並沒有喪命。否則陽之聖鼎不會有如此反應。

「秦不死,我已收集九鼎,不日就可領悟出圓滿的本源之力,掌控天地規則。那時候,看你怎麼逃出我的手掌心。」玄天心中念道。

言罷,玄天向龍紫妍以及遠處的軒轅初雪各看一眼,魂念傳音。讓軒轅初雪幫忙照顧龍紫妍,然後。身影一閃,消失不見。

此刻他身體虛弱,得找個地方好好恢復,並且將九鼎徹底領悟。

玄天使用本源之力,在本源世界中穿梭,神界、凡界的阻擋對他形同虛設。

很快,玄天便回到了凡間劍界,找一處隱秘之處,參悟陽之聖鼎。

現在他身體虛弱,若是巔峰神王,對他有不小的威脅,但在凡界,就沒有任何人能夠威脅到他了。

時間飛快流逝,三日後,玄天強型使用時間規則受到的反噬徹底恢復,然後又過七日,玄天徹底領悟出九鼎聖鼎,心中大徹大悟。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1

玄天站了起來,心中舒暢,雖然他沒有將不滅金身修鍊到第九重,更沒有修鍊不死之身,但他也已經掌控本源,與天地合一,成為永生者之一。

興奮的玄天過了沒多久,眉頭微微一皺,自己永生容易,渡他人永生,難!

他走過的路,終究是他的路,要給別人指引一條可以達到永生的路,談何容易。

「如今我已經領悟天地本源,但是卻依舊能夠感覺到,還有一條很長的路要走,終有一日,我不僅可以渡已永生,也可以渡他人永生,我要創造一個新的世界,那裡叫做……叫做仙界,讓天下人人都有一條永生的路,一條可以成仙的路……1

玄天心中默默轉念,他雖已站在世界巔峰,但是,心中卻依舊有追求的目標。

創造永生的仙界,這條路漫長而遙遠,眼下,他該是與尋找秦不死,與他徹底做個了斷的時候了。

此時此刻的玄天,徹底領悟天地本源,整個人與天地完美的融合,他與天地,不分彼此,天地間的各個世界,都像是他的手臂,身軀一般。

金木水火土陰陽風雷……各種屬性,都像是他身體的一部分。

他的思維散開,到達各個空間,並且,在時間的長河中行走,追溯這個世界的曾經。

突然間,玄天的氣勢一變,軒轅神劍出現在手中,他整個人如同一柄絕世的利劍出鞘,透露著無比的鋒芒。

「秦不死,你的不死之名從今日起便廢了,無論你躲藏在哪裡,現在還是過去,哪怕在記憶深處,你都逃不過我的時空劍術……死1

玄天一聲輕喝,手中的軒轅神劍向前方一刺。

軒轅神劍陡然間消失不見,直接刺入了虛空之中,鋒銳的劍氣縱橫各個時空。

同一時間,神界上百處地點,都響起了不死神王的慘叫聲。

「我恨——!我好恨……1

不死神王的慘叫聲僅是存在了彈指間,便嘎然而止,徹底喪命。

對於掌控了時間、空間的玄天而言,哪怕是記憶不滅,玄天照樣一劍滅之。

就在不死神王死亡的那一剎那,突然間,有兩股浩瀚莫明的氣息,出現在天地之間。

這兩股氣息。似乎無處不在,令人無法推測,氣息的源頭究竟在何處。

本源世界,某處,一個聲音在大笑:「天刑,你們的不死之身被滅了,哈哈……,我贏了,雖然我殺不死你。但我能賭贏你,你的不死之身,就是不如我的不滅金身,哈哈哈哈……1

「地藏,你別高興得太早。哼,那小子能夠殺死不死之身,靠的可不是你的不滅金身,而是九鼎的力量……1另一個聲音響起。

這兩個聲音,赫然便是萬年前一戰後便消失的神皇天刑、冥帝地藏。

兩人失蹤一萬年,卻是為了一個賭局,兩人戰了一生。一個打不死,一個打不壞,根本分不出勝負,所以才用了一個方法。在各處留下不死之身與不滅金身的傳承,讓他們來分勝負。

上萬年過去,有不少不死不滅的傳承者喪命,但都沒有修鍊到太高的境界。兩人都認為算不得數,一定要等到修鍊到八重的不死之身。或者是不滅金身喪命,才算是分出高低。

秦不死修鍊不死之身,達到了第八重,死在了修鍊不滅金身的玄天手下,這自然令冥帝地藏心情十分舒暢。

他與天刑打了一輩子不分勝負,現在秦不死一死,他終於可以理直氣壯的說不滅金身比不死之身強了。

雖然玄天的不滅金身才修鍊到第五重,並且因為本源之力改造身體,早就把不滅神力當成雜質給清除了,現在玄天的身體跟不滅金身半跟毛的關係都沒有,但冥帝地藏還是喜得樂見神皇天刑受挫,死活都要抓住秦不死被玄天擊殺不放,說不死之身不如不滅金身。

「哈哈……,不管怎麼樣,玄天修鍊了本帝的不滅金身,氣運就是不一樣,這點你不可否認,哈哈,天刑,你終究是比不上我,哈哈……1冥帝歡快的大笑。

神皇天刑道:「你現在笑,等下就該哭了,世尊說過,九尊聖鼎,乃是創世主所留下,蘊含一切本源,我們雖然是天地同生,但也沒有徹底掌控所有的本源,他現在領悟了九鼎之力,說不定實力比我們都還強了,到時候,你不是第一,我也不是第一,玄天該成為第一了。」

「哈哈,世尊不是也說過么,不死不滅聯手,天下無敵么,這一次我們就聯手一次,抓了這小子把他吃了,怎麼樣?」

冥帝地藏提議道:「反正我們與天地同生,實力都是天生註定的,無法靠後天修鍊,領悟,唯有吞噬本源,值得我們吞噬的,唯有玄天這小子了,吞了他,我們也可以徹底掌控本源,到時候,就會變成和世尊一樣的存在了。」

「我也是這麼想,我們參悟九鼎億萬年,卻因為無法後天修鍊領悟,一點力量也參悟不出來,所以,我就故意將九鼎讓軒轅殤得到,本以為他會參悟出九鼎的力量,卻沒想到發生了這麼多事,搞來搞去,搞到最後,居然是一個凡界的小子領悟了聖鼎之力,真是奇哉怪哉,不過管他是誰,我們吞了就是了,地藏,這次我和你比一比,我們吃了玄天後,看誰先達到世尊一樣的存在……1神皇天刑附和道。

……

劍界星空,玄天踏虛而立。

那兩股氣息一出現,便鎖定了他,玄天自然知道兩股氣息分別是誰,普天之下,也唯有神皇冥帝了。

所以,玄天找了個地方,等待兩人的到來。

以這兩人打爆星球的實力,若是在界王星與他們見面,打起來肯定得將界王星打爆。

從龍紫妍的血脈記憶中,玄天得知,太古龍族,正是神皇與冥帝所滅,否則龍紫妍成神,地藏不會特意留下一些手段,斬殺真龍。

神皇、冥帝分別稱霸神界、冥界,讓萬族臣服,萬族唯有龍族高傲,不願低頭,便被兩人抓來為奴,外出時為座椅,飲酒時喝龍血,嘴饞時吃龍肉……

龍族反抗,便遭遇了滅族之災。

神后、冥帝,兩人與天地同生,非人非神,非任何一族,只因天地初開誕生了意識,掌控著天地本源。力量無窮,橫行天下,哪怕是神王,在他們眼中亦是螻蟻,見到他們,亦得恭敬,三跪九拜,稍有不滿,便出手殺人。

很快。玄天前方出現兩個漩渦,一黑一白兩個人影從漩渦中走了出來。

白衣是神皇天刑,黑衣是冥帝地藏。

一直以來,玄天都從雕像上看不清神皇和冥帝的相貌,但此刻玄天悟盡天地本源。洞悉一切,神皇冥帝的相貌,自然一眼便看清楚了。

兩人的相貌,令玄天微微一訝,有些出乎預料。

只見神皇天刑臉上,竟是一片虛空,空空蕩蕩。但卻是青色的,恰似一片青天。

而冥帝地藏的臉上,卻是一片土黃,有土有石。結成一塊,恰似一片大地。

兩人與天地同生,是天地之靈,代表著蒼天大地。

神皇冥帝一出現。也不說話,手掌一伸。便向玄天抓來。

不滅神力與不死神力洶湧而出,剎那間玄天便感覺到天地封印,四面囚牢,不死不滅聯手,有一種浩瀚莫明的力量,極為強大。

不過,此時的玄天,如同天地的主宰,世界本源,天地規則,皆在其手,豈懼神皇冥帝。

他就是這個世界,在這個世界中,任何人都無法撼動他。

只見九道璀璨的神光衝天而起,化成九道光圈懸於玄天頭頂,剎那間,玄天一劍斬下。

那九道光圈頓時凝聚,化成一道混沌劍芒,向前斬下。

九大本源合而為一,便是混沌,玄天領悟九鼎,算是徹底掌控了混沌本源的力量。

一劍斬下,前方的世界化成兩半,天與地分離,神皇、冥帝的攻擊瞬間破開。

一道虛空裂痕出現在兩人之間,如同天人相隔,神皇與冥帝徹底失去了聯繫。

神皇與冥帝大吃一驚,萬萬沒有想到,玄天的實力竟然恐怖至此。

只見唰唰兩聲,又有混沌劍光劈至,神皇與冥帝紛紛抵擋,但卻形同虛設,剎那間,劍光斬中身體。

神皇瞬間四分五裂,冥帝地藏則一眨眼,也不知道被劈出多少萬里。

不過,被劍光絞成虛無的神皇瞬間又出現在虛空之中,身軀沒有半點損傷,冥帝地藏雖然被擊飛億萬里,但卻安然無恙。

一個永生不死,一個永生不滅,玄天喝可以輕易破了兩人的攻擊,但是卻殺不了他們。

「哈哈哈……,我是打不壞的1

「嘿嘿嘿……,我是打不死的1

冥帝和神皇大笑,兩人對視一眼,再次向玄天撲來,想要憑不死不滅的身體,拚死玄天,然後吃了玄天,奪取世界本源。

玄天九大本源合一,化成混沌本源攻敵,劍光一出,縱橫億萬里,刺入無盡虛空,他身體站著不動,但一劍卻是不知道刺至多少億萬裡外。

冥帝和神皇向他發動攻擊,但連玄天身邊億萬里都靠近不了。

冥帝在玄天的劍光下不斷的擊退,神皇則是直接被滅殺,然後又出現,又滅殺。

轉眼間,玄天擊退冥帝上萬次,滅殺神皇上萬次,但兩人還是生龍活虎,半點氣勢減弱的勢頭都沒有。

看來,這兩人是不死不滅之身,根本就是斬殺不掉的存在。

不過,玄天在不斷的擊退擊殺中,心中卻有所領悟。

他一直都想要創造一個永生的仙界,但是卻一點都沒有頭緒,現在見神皇和冥帝不死不滅,心中卻有所感觸。

他領悟世界本源,知道任何事情,都是相對的。

有生,即有死。

想要創造永生的世界,至少,得先達到毀滅永生的實力,因為,只有毀滅之後,才有重生,黑暗之後,才有光明。

神皇和冥帝,正是永生的存在,玄天唯有毀滅了他們,才有創造永生仙界的希望。

玄天手持軒轅神劍,心中不斷的轉念,將劍術化為極致,攻擊力節節攀升,但總是無法將神皇和冥帝滅殺。

陡然間,玄天心中靈光一動,他想到了九轉劍丹之術,那是第一攻殺劍術。

那時候,玄天是將奧義之力與罡元融合,達到最強攻擊的效果,現在玄天靈犀一動,若是世界本源的力量與他肉身融合。會不會有什麼變化?

玄天身隨意動,心中如此一想,身體便自然的做了出來。

剎那間,九大本源之力與他的肉身,以一種奇妙的方式融合,化成一招古怪的劍術。

玄天一劍刺出,前方似乎漫天都是劍光,似乎又一道劍光都沒有,劍術有相又無相。玄之又玄。

九大本源與他肉身合一,劈出的劍芒不再是混沌劍芒,而是一種玄天曾經一直沒有感觸過的恐怖力量。

剎那間,神皇與冥帝發出了驚恐的叫聲。

玄天一劍擊出,神皇與冥帝便感覺到。一股恐怖的力量,斬斷了他們與世界本源的聯繫。

他們之所以不死不滅,是因為與世界本源相連,世界存在,他們存在,現在這聯繫一斷,那將不再不死不滅。

「世尊……!救命……1

「救我礙…。世尊……1

神皇和冥帝驚恐的大叫起來,萬萬沒有想到過,有一天他們會面臨死亡。

嘩——

侯乎有劍光劃過,似乎又沒有。神皇和冥帝的身體剎那間破開成兩半。

這一次,冥帝不再打不壞,神皇也不再殺不死,他們的身軀被劈開。剎那間化成了兩塊固體,如同山石。毫無生命,變成了世界的一部分。

「厲害,剛才那一劍,我的攻擊提升到了極盡,破滅一切,那是純粹的毀滅力量,從此,世界上多了一種規則,那是毀滅規則,剛才那一劍,叫大毀滅劍術……1

玄天收劍,看著手中的軒轅神劍,心有感觸。

先毀滅,再創造。

離創造永生仙界,玄天靠近了一大步。

神皇、冥帝毀滅,這個世界少了這兩個異類,如同少了兩顆毒瘤,玄天感覺到世界清凈了許多。

他與世界合一,能夠清晰的感應到世界的變化。

「小師弟——1

玄天正欲離開,前往神界,突然間,一道浩瀚的聲音響起。

這聲音,似乎是從四面八方傳來,又像是直接響徹在玄天心田。

這令玄天一驚。

聲音一落,突然間,一個白髮老者出現在玄天面前。

「你是——?」玄天驚訝的看著前面的老人,他竟然從對方身上感覺到一絲威脅。

連神皇、冥帝都斬殺了,玄天實在是想不到,這世上竟然還會有人對他靠近威脅,這一刻,玄天的眼界赫然開朗。

恐怕,他曾經所見到的世界,相對於真正的天地宇宙,還很渺校

白髮老者看著玄天,神態祥和,道:「你可以叫我大師兄,我是師尊的第一個弟子,名叫鴻均。」

「大師兄?」玄天看著白髮老者,突然間眼中一亮,道:「你就是神皇冥帝臨死前喊的『世尊』?」

白髮老者點點頭。

玄天奇怪地道:「這是怎麼回事?你怎麼是我大師兄?誰是我們的師尊?」

白髮老者微微一笑,道:「師尊姓古名辰,人稱盤古至聖,乃無盡宇宙第一人,這個世界,便是由他創造,九尊聖鼎,亦是他所留下,創造這個世界后,師尊曾有一個化身前來過……1

「姓古?古丹元?丹元劍帝?」玄天驚呼出聲。

白髮老者點頭道:「小師弟,你的反應很不錯,怪不得師尊誇獎你,說你是他的弟子中,最聰明的一個,他雖然沒教導過你,但你的成長,卻是比所有人都要快……。」

玄天終於明白,為什麼神界沒有丹元劍神,丹元劍帝竟然只是一個化身,在這個世界存在過一段時間……

怪不得九轉劍丹之術那麼厲害,玄天到了如今的地步,都能夠藉助九轉劍丹之術悟出大毀滅劍術,斬殺神皇冥帝。

原來,他師尊竟然是無盡宇宙第一人。

玄天還有驚訝之中,白髮第者又已經開口道:「小師弟,創造永生的世界,這是連師尊都想做的事,並且一直在努力,走,我帶你去見師尊。」

「好……1玄天點頭,目光中充滿了興奮之色,閃亮無比。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劍逆蒼穹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