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逆蒼穹 其他類型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其他類型 > 劍逆蒼穹 > 【第916章】皇級劍陣師(六更)

劍逆蒼穹

【第916章】皇級劍陣師(六更)

[更新時間]2013年08月19日 21:03 [字數] 1177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這個給你,把手給我。」羅本將那捲展開的魔法卷向梅亞那邊推了推。

「這是什麼東西?」梅里亞看著那魔法卷上明顯不像魔法陣的圖案感到十分奇怪,不過倒是很配合的伸出手來。

羅本將梅里亞的手放到魔法卷上,自己的手按在她的手背上,微微凝神,手掌上瞬間亮起一片銀色光芒,透過梅里亞的手掌滲入了魔法卷。

梅里亞奇怪的看著這一幕,「你到底……在做什麼?」

羅本拿開手,解釋道:「這是一個追蹤魔法陣,你使用這個可以看到比格的行蹤,剛才我將這東西的使用權交到你的手上,為了安全起見,這東西目前就只有你一個人可以啟動了,方法我已經通過精神波動告訴你了。」

梅里亞沒有否認這點,在剛才的確有一股精神流進入了自己的意識之海,帶來了一些奇怪的指導信息。

拿起那個奇怪的魔法卷看了幾眼,梅里亞似乎更加疑惑了,「這東西可以追蹤比格的行跡?可這有什麼用?」

「我和他戰鬥的時候不僅僅在他身上留下了那個讓我們逃走的小魔法陣,還有一點奇特的魔法氣息,這個我想比格是察覺不到的,因為……那是神族中也極為罕見的氣息,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內,比格一定活動的十分頻繁,你用這個可以記錄他去過的地方,我想到時候我們會有收穫的。」

梅里亞看看那個魔法卷,又看看羅本,「你今天跑去和那個傢伙大打出手,為的就是這個?」

「嗯1

「這麼說我其實是多餘的?」

「不1羅本立刻搖頭,「比格絕對不會想到是我們兩個的,如果是一個人那就另當別論了,他估計無法想象我在魔界也會有盟友,他懷疑最多的……恐怕是亞瑟吧。

「你還真是栽贓陷害的高手。」

羅本無可奈何,「沒辦法·暫時讓亞瑟為我們背背黑鍋吧,反正他和比格的關係也惡劣到一定程度,不查這麼一點過節了,而且…」

梅里亞已經將那魔法卷收起放進懷中·見羅本停下話頭,問道:「而且什麼?」

羅本輕笑了一下,「而且你很多疑,我想為你展示一下魔女們的古代魔法,有益於我們之間更加信任,畢竟……接下來要你一個人行動。」

梅里亞看著羅本,露出了思考之色·過了一會才說道:「羅本,你到底…是懷疑我呢?還是過於信任我,或者說是因為太過了解我才想到我會多疑。」

「呃」羅本趕緊搖頭,「不……我並不懷疑你,只是想要更讓你更相信我而已。」

梅里亞點點頭,「我很願意相信這一切,不過我想我還是有權知道一些我該知道的事。」

「啊?」羅本不解,「什麼……什麼事?」

「你為什麼會了解我這麼多·就在不久前雖然我覺得這可恥,但我不得不說,你摟著我的時候手法很熟練·而且看起來你對我的性格也了解頗多1

羅本微微冒汗,「這個·……是錯覺!魔女們都是這麼多疑的,當初納蘭也是,她比你可厲害多了,當時差點就要殺我了,我還是運氣好……」

梅里亞雙目透出了寒光,「羅本,我不想聽假話,如果你覺得我們之間應該相互信任的話。」

羅本被梅里亞的目光看的有點神色躲閃,「這個好吧好吧·我之前說的也是實話,幻境中我們是夫妻來著,雖然只是形式上的,但我們是好朋友,我說過的……你為什麼不相信?」

「我沒有懷疑,我只是想知道的更多一點1梅里亞的面孔在羅本的眼前不斷放大·「羅本,你給我弄清楚,你單方面了解我很多事會讓我很不安,我需要知道真相,需要知道理由,之後才能完全相信你,和你合作。」

羅本已經覺得梅里亞眼中的寒光如有實質般刺的臉上生疼了,「好的好的!我沒說不告訴你,你是不是……可以先離遠一點。」

「很好1梅里亞滿意的點頭,「說吧,我在聽1

羅本感覺對梅里亞有些無力,和之前爭取到的盟友不同,梅里亞相對的站在和自己更加平等的位置,她想要知道的,自己需要解釋的也更多。

「嗯其實,也不是什麼很複雜的事,大概,就是這樣…」羅本開始描述幻境中的生活,當然是及其簡略的。

關於和梅里亞十分具有目的性的婚姻也解釋的十分清楚,並且著重的強調了這個婚姻的形式性,還外加了一些真實和虛構集合的生活場景。

聽完之後,梅里亞看起來將信將疑,「就是這樣?」

羅本立刻點頭,「就是這樣?」

「黑帝為了魔女們魔力解封的秘密,所以讓你在魔女們中廝混,甚至為了你的地位不惜讓我嫁給了你。」

怎麼聽梅里亞的口氣都不那麼友善,羅本擦擦額頭的汗,「梅里亞…那都是幻境中的事了。」

「然後我們形式上成了夫妻,但我們雖然住在同一座房子里,但我們分床睡,而且只是朋友關係1

「當然1羅本拿出了最誠懇的表情來撒這個謊,絕對不能讓這女人知道其實當時兩個人是睡在一張床上的。

羅本估計,那樣的話自己說其實好多年都沒有發生過什麼,那這個女人絕對不會相信的……

梅里亞思索良久,忽然似乎又渾不在意這件事,隨口說道:「好吧,我知道了。」

羅本鬆了口氣,但梅里亞緊接著又說道:「不過羅本,我忽然意識到一件事1

「什麼?」羅本一愣,梅里亞的口氣似乎又古怪起來。

「黑帝讓你尋找解封魔女們魔力的辦法,你找到了嗎?」

「當然1羅本理所當然的回答,「魔女們其實魔力並沒有被封印,只是魔女們傳承的知識已經幾乎被毀滅殆盡,而且魔女們從小的修鍊方式被誤導了而已,我得到了幾乎完整的魔女魔法和知識的傳承,知道如何引導魔女們正確的修鍊·我已經找到開啟這個封印的辦法了1

「啊那麼,想必你從幻境救回黑帝的靈魂后,並沒有將這件事告訴黑帝吧?」

「是的,那個時候我就覺得黑帝對我只是利用而已了關於幻境的很多事我都隱瞞了下來。」

「原來是這樣」梅里亞吐了口氣,「也就是說如果你當時告訴了黑帝真相,黑帝知道魔女們的封印可以解除,那麼黑帝對我們的態度,或許就不是現在這樣了。」

羅本愣祝

「歸根結底,我們魔女被派往人類大陸,毫無價值的戰鬥死去……卻都是因為你隱瞞了真相,對嗎?」

「梅里亞,你……」羅本極度驚訝。

「有什麼想說的,想辯解的嗎?我很想聽聽你還想說什麼?」梅里亞歪著頭,一臉疑惑的看著羅本。

羅本的表情多少顯得有些僵硬,輕聲說道:「梅里亞,我大概能了解你現在的心情,但事情並不這樣講你要明白好吧,我這麼說很像是在為自己開脫,但……」

「說下去。」梅里亞恨感興趣似的看著羅本。

看著梅里亞赤裸裸懷疑的眼神羅本舔了舔微微發乾的嘴唇,「梅里亞,相信我,這件事我也思考過,但我覺得這對你們並沒有什麼意義,我想……我是對的1

對於羅本顯得十分牽強,甚至連解釋都算不上的解釋,梅里亞輕輕一笑,「這還真是我聽過最拙劣的解釋。」

「梅里亞,我……」

「醒醒吧羅本1梅里亞抬手,不輕不重的拍拍羅本的臉頰,「你果然也不過是笨蛋而已,雖然是個比較了不起的笨蛋。」

見梅里亞的神色忽然緩和下來,羅本頓覺奇怪。

梅里亞喝了口水,嘆聲說道:「下一次再遇到什麼要為自己極力辯解,敘說自己優點的時候,就大方的齲雖然有時候強調自己的善意好像一種虛偽,但如果不說的話……不會被信任的,明白了嗎?」

羅本啞然,雖然沒什麼反應,但……其實感覺十分不明白。

梅里亞繼續說道:「這份傳承,還有魔女們現在修鍊方法的偏差,絕對不能讓黑帝知道,否則·……魔女們才是永無翻身之日,得到了這兩樣東西,黑帝自然可以讓魔女們強大起來,但也就意味著魔女們唯一的希望又被握在了殘酷的統治者手裡,知道那會發生什麼嗎?」

羅本緩緩搖頭。

「其實也不是什麼很稀奇的事情,只是現在就在發生的事而已,黑帝不知道魔女們解放魔力的方法,所以現在就放棄了魔女,把我們派到人類大陸去做消耗品,而一旦他知道了……嘿嘿!就是在這樣做之前,好好的利用一下我們的力量而已,結果…不會有什麼改變。」

「謝謝,羅本」梅里亞鬆了口氣似的說道,「如果你那個時候把這些東西給了黑帝,我想……那對我們來說無疑是一場災難,延續萬年的災難。」

「呃……不客氣。」

梅里亞笑了笑,「不過無論怎麼樣,我們的前景都不樂觀,和整個魔族為敵,這種事……從前想都沒有想過,但願我那些可憐的族人們不會被這件事牽連,希望到時候我帶給她們的不是毀滅,而是希望。」

「我也期待那樣的一天。」

梅里亞點了下頭,「好,閑話就說到這,你恐怕很快就要回人類大陸,所以才把監視比格的事交給我,對吧?」

「是的,我恐怕在這兩天就必須回去了。」

「那麼你是不是有一個問題必須提前解決一下。」

「問題?」羅本不明所以。

梅里亞看了看窗外,「現在……魔神大人沒有在監視我們嗎?」

「他的氣息不在這,我感覺的到。」

「可……我卻感覺不到。」

羅本稍稍一愣,頓時知道梅里亞指的是什麼事情,不由皺起眉來,一時不語。

梅里亞揚起眉毛,「喂……你不會是沒想過這個問題吧?」

「我的確還沒想過,不過沒關係,我可以立刻解決手在借給我一下。

梅里亞無奈的仲出手,「你老是這個樣子,可讓我們這些給你做盟友的十分擔心。」

羅本笑著輕輕抓住梅里亞微微發涼的手說道:「放心好了,在一些十分緊要的問題上我是不會有什麼疏漏的。」

羅本徒手在梅里亞的手掌上開始輕輕划動起來。

梅里亞稍稍皺眉,因為這樣比較痒痒,不過看到羅本神情專註,忍不住多看了看自己的手,發現羅本似乎根本就不是在上面畫什麼魔法陣——魔法陣不會有這麼多的魔法紋路互相胡亂的疊加吧!

「你在幹什麼?」梅里亞感到心裡一陣發涼,因為羅本正用手指輕輕蹭著剛才畫上去的魔法紋路,蹭掉了原來的再畫上新的。梅里亞這輩子就沒聽說過還有這樣構建魔法陣的。

「這是個隱匿魔法,和你發動這個搜索髮捲的時候向連接,在你開始進行搜索的時候會自己的發動,這會將你的氣息隱匿起來,而且如果你發現手上的魔法紋路開始變紅,那就代表魔神的氣息就在附近,必須立刻停止搜索,隱蔽離開。」

「這有什麼意義嗎?我想……我沒辦法經常靠近比格去尋找他到底去了哪裡。」

羅本已經完成自己的魔法,抬頭說道:「你不必靠近他,當然靠近他的話效果更好。」

「不必靠近,難道我在黑色堡壘就可以看到他的行蹤。」

「短期內,是這樣的1

梅里亞十分驚訝,當即拿出了那張魔法卷展開,手輕輕按在上面,微弱的銀光閃過,這張魔法卷上忽然亮起了比之前看到的複雜千百倍的紋路。

梅里亞驚的張大了嘴巴,「這……這是地圖?」

「是的,上面的紅色小點代表比格,他現在正在自己的住所休息。」羅本指了指上面的小紅點。」

梅里亞看著那個小紅點驚訝的說不出話來。

這魔法卷開始的時候只看到了十分少的一點點紋路,但是現在卻細密有制,上面房屋,橋樑,河流,一應俱全竟然變成了一張極為詳盡的地圖,而且正好就是標示周圍情況的地圖。

羅本解釋道:「這個…是我以前製作的一個魔界的地圖,但一直都沒用上,現在倒是有了大用,這個地圖有定的記錄功能,你沒隔半天使用一次這件東西,地圖會自動記錄比格身上的氣息移動的軌跡,那股氣息大概可以持續十天左右,之後我們就能看到比格在這十天中都去過哪裡,或者在哪裡停留的最多。」

「這這是怎麼辦到的?你說這是整個魔界的地圖?」

「啊比格在哪裡,它就會顯示哪裡的情況,是我根據幻境中魔界的地形製作的地圖,要知道雖然兩個世界有所差別,但地形卻幾乎是一模一樣的。」

「魔神在上哦不,現在我似乎再不能向那個傢伙祈禱了。」梅里亞迅速搖搖頭,「諸神在上,你給魔界帶來了一個很危險的人類。」

「呵呵,我其實是和平主義者,現在做這些也是無奈。」

梅里亞盯著那亮閃閃的地圖,很小聲的,似乎怕驚動什麼似的問道:「你要比格的行蹤,之後要做什麼?」

「我要這次大戰的具體真相,要所有的細節,要比格和神族可能的聯繫方式,我想要一切,我要知道這次大戰到底在什麼時候,怎麼發出……我們又能在其中做些什麼1

「你可真是貪心1

「不貪心點的話,恐怕以後就沒機會貪心了。」

「好吧,我了解了,這段時間我會好好利用這個東西的。」梅里亞依依不捨的將地圖收了起來,之後滿眼期待的問道,「你還有什麼東西給我嗎?要稀奇點的……」

我又不是機器貓羅本現在很懷疑梅里亞剛才有沒有認真聽自己說的話。

「梅里亞,這一件東西,就需要很認真仔細的使用,千萬不要出什麼問題,否則一切都會前功盡棄。」

梅里亞拿出了幾分認真的神色,但依舊笑著說道:「放心,關於保密工作·我可比你在行的多了,就算意外的暴露了這張地圖,我也有辦法自圓其說,你就放心的去人類大陸做你的事好了。」

和梅里亞談妥·羅本立刻離開,返回自己的住處。

讓羅本感覺十分慶幸的是,自己回來沒多久,黑帝就秘密派人來找自己,要是自己和梅里亞多聊上一會兒的話,恐怕情況就要不妙-了。

黑帝暫時居住在距離魔宮最近的一座大房子里,房子的主人已經千恩萬謝的搬走了·對於黑帝會暫時使用自己的房子,這家主人興奮的簡直要流出眼淚來。

在不大的客廳中,羅本見到了面無臂。

打量一下周圍,如羅本所想,這是一次單獨會面,沒有任何多餘的人在這。

「坐吧。」黑帝指指對面的位子。

「我站著就好,黑帝大人有什麼問題的話,我回答就是了。」

「你知道我要問你問題?」黑帝嘴角露出了笑容。

「您似乎有很多疑惑。」

「是的羅本·我有很多疑惑,而我現在覺得似乎你可以給我更多的答案,對於這次的襲擊·你……認為是誰做的?」

這問題未免也太直接了吧?羅本一陣冒汗,「十分抱歉,黑帝大人,這個屬下無法猜測。」

「不,你可以隨意猜測,我恕你無罪。」

羅本心想你恕我無罪,那就是讓我向魔王們的頭上猜了,果然你還是肯定襲擊者就在魔王們之中,而且……就在那幾個領地在北方草原的魔王們中間吧!

故意沉吟一陣,羅本說道:「請恕屬下直言·我覺得襲擊者很可能就在魔王們之中。」

黑帝沒有任何驚訝,也沒有任何反應。

羅本繼續說道:「首先,襲擊者十分強大,這份強大的力量想要掩藏十分不易,第二,襲擊者很熟悉我們的情況·這才屢次逃走,第三……從拉提亞魔王受到襲擊的情況來看,襲擊者應該就在北方的那幾位魔王之中。」

黑帝眼皮輕輕抖了一下,「你確定?」

「不,這也只是猜測,畢竟沒有任何直接的證據,但黑帝大人叫我大膽猜測,所以屬下才會有這樣的結論。」

「羅本,那個襲擊者……會不會是你呢?」

羅本看了黑帝一眼,微微垂頭,「不,那個襲擊者不會是我,雖然我不清楚這幾次魔宮被襲擊的具體時間,但我想只要仔細驗證,在那些時間裡我有在人類大陸的證明,我也沒有理由做那樣的事。」

「那麼我的魔王們難道有理由做這種事?」

黑帝的話帶著幾分冰冷,客廳的氣氛頓時凝重了幾分,羅本不為所動,淡淡說道:「我想,理由總是存在的,畢竟這樣的事已經發生了,而且……有極大可能是我們自己人做的。」

黑帝默然。

「黑帝大人,拉提亞魔王蘇醒過來,襲擊者再次來襲擊,這可以肯定拉提亞魔王一定有什麼線索才對,或許…」

「他什麼也不記得」黑帝哼了一聲,「或許當時我抽取他的記憶還能看到更多更全面的東西,但現在他醒了過來」

「黑帝大人,我想這應該算是好事,那個襲擊者已經露出了尾巴,而我們也不必損失一位魔王。」

「但願這的確能成為一件好事……那個襲擊者屢次行動,這次甚至在我的眼皮底下動手,然後從容離去,這個麻煩恐怕比我們想象的要大的多。」

「黑帝大人準備如何行動?」

「我還沒有完整的打算1黑帝站起身,來到窗前,背對著羅本問道,「人類大陸有什麼特殊的狀況嗎?」

羅本心想你終於問到正題了。

「人類大陸還算安穩,並無異常。」

「魯達的情況有什麼無法控制的的地方嗎?」

「不他似乎已經很久沒和人接觸,有時做事顯得稍微奇怪,但總的來說還是很和氣的,沒有和我們發生衝突,唯一一點麻煩…就是他吃的的確太多了。」

「哼!那就餵飽他……和餵養野獸一樣1

「是1

「神族有什麼特別的動靜沒有,那個克里克跑到人類大陸來,真的沒有什麼特別的目的?」

「屬下還在觀察,目前來看並沒有什麼明確的打算·她準備攻破卡頓,將反.勢力全部消滅。」羅本有序的回答。

黑帝似乎有些疑惑,思索半天也沒說話,卻忽然說道:「羅本你在神界有沒有得到什麼比較奇怪的消息。」

慢慢轉過身來,黑帝的神色略顯奇怪,「這次神族忽然把克里克降臨到人類大陸,我想他們可能是在打著什麼奇怪的注意。」

羅本心中暗笑,你是想了解神族準備大展的進展吧?現在神族虎視眈眈,魔界又開始出現混亂,我看你是有些坐不住了。

一垂頭羅本把面孔掩起來答道:「最近一段時間我一直都在人類大陸,和神界聯繫十分困難,關於神界的消息並沒有得到太多,只是……那個牙似乎很關心人類大陸的戰況,但也沒有什麼其他特別的消息。」

「哦是這樣。」黑帝點點頭,沉思良久,又問道:「羅本,你現在已經頗受信任而且·……可以通過一定手段以正當理由返回神界了吧?」

羅本瞳孔微微一縮,心裡不由熱了起來,盡量平靜的答道:「是的黑帝大人,如果有特別情況的話,我可以返回神界,事實上我也已經有過這樣的經歷。」

黑帝笑了,「很好,羅本,就在最近……通往神界的通道已經漸漸開始暢通起來,我想很快就可以再次來回安全的通行了。」

安全通行羅本聽了這句話不由心中一陣大恨,這個該死的傢伙把自己一家騙去神界,之後就說通道崩塌莎莎她們現在還不得不留在神界,現在他說通道又可以通行了,這毫無疑問又是個陰謀!!

「羅本,你的家人可以回來了。」黑帝一臉欣慰似的笑了。

羅本雖然心中在詛咒眼前這個傢伙,但臉上還是不得不極力的露出了驚訝的表情,「真的?」

「是的不過這可能還需要你做一些事情,將通道疏通的最後一步做好。」黑帝從懷裡拿出了一個薄薄的信封放到了桌面上。

以手壓著信封,鄭重的說道:「羅本,通道的重建並不容易,我需要有人在神界進行引導,重新校對扭曲通道的出口坐標,否則通道在神界的出口將會消失,而你…是執行這個任務的唯一任眩」

羅本看了看黑帝壓著的那個信封,「我要做什麼?」

黑帝的手緩緩離開信封,「拿著這個,按照上面的去做,通道就會重新暢通,之後你可以讓你的家人準備好,讓七和我聯繫,我會把你們全部帶回來。」

「羅本,你一直做的很出色,雖然在神界沒有得到特別有價值的消息,但是你得到了他們的信任,你為我們打開了一扇門,我想你已經想讓你的家人回來很久了,真是抱歉……那條通道直到現在才被修復,但很快……你的家人就會安全了。」

聽著黑帝的話,羅本真恨不得現在立刻跳起來在這個混蛋的腦袋上狠狠踹上幾腳。

但聽到莎莎她們可以離開神界的話,羅本不得不承認自己還是有些動心,儘管現在梅斯極力經營,又有財團的皮爾西斯為大家做掩護,但那始終不是一件令人心安的事,只要一個小小的失誤,所有人…全都會死在神界,連逃的機會都沒有,如果可以回來的話

忽的,羅本全身一寒,黑帝的笑容映在自己的眼中,顯得如此猙獰和可怖。

不行!絕對不行!羅本心中警醒!大家就算回來,也絕對不能通過魔界的通道,那樣所有人猜出狼穴又如虎口,黑帝絕對不會有什麼好心的,當大家回來的那一刻到來,也就意味著所有人將成為人質!或許情況還不如在神界來的好,自己絕對不能讓這種情況發生。」

「羅本?」

羅本聞聲一顫,連忙說道:「抱歉黑帝大人,這個消息,對我來說實在……有些意外。」

黑帝呵呵一笑,「我知道你會驚訝的但不必擔心,很快這就會成為現實,只要你將通道最有疏通好,一切就再沒有問題。」

羅本慢慢拿起桌上的信封問道:「黑帝大人什麼時候準備疏通好通道呢?」

「當然是越快越好。」黑帝口氣輕快,「你能做多快,就做多快,你行動的越早,你的家人暴露的機會就越小,你們回來的也就越早。」

羅本慢慢將信封收進懷中,點頭說道:「是黑帝大人,現在我立刻就返回人類大陸,尋找機會到神界執行這個任務。」

黑帝滿意的點點頭,「很好,羅本!注意安全,這次的任務可能有些艱難,畢竟要在神界進行一些高能量的活動,所以一定要先好好計劃萬一失敗的話……我們都將會十分遺憾。」

「屬下明白1

「嗯去吧,魔界的事你不用擔心,那個襲擊者距離被抓到已經不遠了很快我就會將他的腦袋掛在魔宮前,讓那些小丑看看招惹我們的下常」

羅本終於明白,黑帝叫自己來並非商議什麼,而是要交給自己這樣一個任務。

對黑帝微微施禮,羅本慢慢退出了客廳。

離開黑帝住所的羅本心中全是疑惑,在這個時候,黑帝給了自己這樣一個莫名其妙-的任務,這是為什麼?

黑帝是絕對不會覺得自己勞苦功高,所有忽然突發奇想的要將莎莎她們從神界接回來,這其中必然有什麼原因才對。

返回自己的住處羅本第一時間拆開了那個信封,讓羅本意外的是,信封里只有一張簡單的信紙,但卻倒出了十幾顆大小不一黑的小石頭。

羅本抖開那張不大點的信紙一看,上面只有一行字:

「羅本,祝你好運1

羅本看了這個氣的直翻白眼直接將信紙扔掉,仔細看看那十幾顆小石頭,這才發現這些不是普通的小石頭,雖然看起來沒什麼區別,但居然無一例外的是高純度的魔法石。

仔細感覺了一下,羅本從其中挑出了三顆顏色比較深的放在了自己面前,逐一的拿起自己觀察,感應。

最後,羅本將另外兩顆也放到一邊,將手裡那顆小魔法石拿在手中,用力的捏了一下,這顆小魔法石『,的一聲裂開了一道縫隙,頓時透出一道光芒來。

羅本將魔法石放到桌上,這塊石頭已經裂縫迅速增多,一縷縷光芒從裡面射出月暗斑駁的光線在羅本面前交織在一起,很快形成了一副畫面。

羅本絲毫也不意外,畫面上露出了黑帝微笑的面孔。

「羅本,如果這是你第一個打開的魔法石,那麼我喲讚賞你,這是我解釋這次行動的第一個步驟,我在那三顆魔法石中留下了不起眼的數字記號,恭喜你找到了第一個,我想我們這個計劃成功的幾率也上升了幾分。」

羅本並不關心黑帝的這些開場白,羅本在仔細觀察和留意的是現在光幕里的背景,還有黑帝的衣著。

雖然這樣的記憶石記憶的影像和聲音都比較集中,這樣可以節省資源,但還是會多多少少帶上一些周圍的情況,羅本看的到,黑帝的背景似乎是一個古香古色的小廳,那肯定不是在這裡,應該是在魔宮中。

黑帝的衣著也和現在見到的不一樣,可以肯定的是這個東西不是黑帝來到這裡之後才弄出來的,而是早就做好,等待著什麼時機交給自己才對。

「該死的」羅本恨恨的罵了句,反正現在對方也聽不見,這才開始留心的聽起對方在說什麼。

「羅本,我現在將這次的計劃大概說明一下,你要仔細的聽,不要遺漏任何一句話。」

羅本歪著面孔,一副你說完我就要宰了你的表情仔細的聽完了黑帝的講述,之後哼了一聲,仲手一彈,將那塊小小的魔法石彈飛出去,正好撞在門板上,撞了個粉碎。

雖然說了一大堆,但是真正有用的並不多,大多只是在引誘自己而已,不停的說著可以將莎莎她們從神界接回來羅本感到無比惱

行動很簡單到達神界,在一個特定的位置張開一個誘導魔法陣,和魔界這邊配合將通道重新進行連接,那些魔法石就是用來不知誘導魔法陣的而剩下的那兩塊記載著信息的魔法石上則記錄著關於那個誘導魔法陣的情況和使用辦法。

雖然沒有任何證據,但羅本直覺的認為這是一個陰謀。

魔界通往神界的通道不可能已經坍塌了,那麼修復這件事更是無稽之談,黑帝這樣大費周章讓自己去神界做這件事,肯定有著其他的目

展開一個誘導魔法陣,展開一個魔法陣的話能給黑帝帶來什麼好處呢?而且是在這個時候,魔界出現詭異的襲擊者黑帝在這個時候把早就準備好的東西交給自己又是為什麼?

羅本瞧瞧那兩個記載誘導魔法陣的記憶石,思考一下還是放棄了立刻打開來看的想法,反正…現在就算知道了裡面的內容也不能做什麼,自己必須馬上回人類大陸去。

或許回去找碧瑞斯女王和沙羅克商量一下比較好,這個誘導法陣恐怕自己根本看不出真正的作用,但那兩個女人總比自己見多識廣。

打定注意,羅本立刻收拾了自己的東西,將那些魔法石用小袋子裝好也不和任何人打招呼,直接無聲無息的離開,當然羅本也是壞心思的想著當魔王們發現自己無故失蹤然後大家質疑的時候,黑帝應該是尷尬的為自己解釋什麼才對。

算算時間,自己去了一趟神界,又回到魔界轉了一圈,要是不出意外,人類大陸的克里克應該恢復到了一定的水準,現在恐怕已經在新力量的慫恿下蠢蠢欲動了,而龍王的限期也已經快要到了,很快她就會再次來找自己商量結盟的事。

說實話,羅本對於這這位前魔族女王結盟還是有些猶豫倒不是懷疑她還在魔神的控制之下,而是龍族和人類的詫異實在是太過巨大了一點,不知道到時候要怎麼合作……

而且依照碧瑞斯女王的慣有個性,合作也就意味著利益的交換,這個女人可不會說我們先合作,然後分享勝利果實只要締結了盟友的關係這個女人肯定會有一大堆的要求丟過來,那可能是十分麻煩的要求……

心裡帶著種種不安,羅本無聲無息的離開了魔界

返回人類大陸,羅本做的第一件事不是先回到卡頓找碧瑞斯女王和沙羅克研究黑帝的那個誘導法陣,而是立刻尋找先鋒營的位置,無論如何,還是先穩住克里克再說。

根據在神界時牙和克里克的通話,羅本沿著山脈一路找下去,最終在一個水草豐美的湖邊找到了先鋒營的駐地。

這女人還真是會找地方,這湖光山色簡直好像是個度假勝地。

先鋒營根本就沒有駐紮防禦營地,看來克里克十分確認這邊很安全,所有的帳篷都是沿著湖邊一路搭建過去的,看得出來這段日子先鋒營的戰士們過的很悠閑。

克里克的帳篷就搭建在湖邊一處凸進湖裡的小空地上,這看起來儼然就是一個觀看周圍景色最好的獨家場地。

羅本找到克里克的時候,無奈的看到她正躺在椅子上,雙腳依舊很有派頭的架在身前的桌子上,一頂別緻的小帽扣在她的臉上。

這女人正在帳篷外,悠閑曬在太陽,順便睡著午覺。

「戰神大人,看到你這麼悠閑,我不知道應該是悲是喜」羅本走過去,不客氣的拿下了克里克臉上的帽子,「這個似乎是這邊國家的特產,你已經去逛過他們的市場了嗎?」

羅本調侃一句,低頭去看克里克時,笑容頓時僵在了臉上。

克里克睜開了眼,嘴角慢慢勾起一抹笑容,「我的先鋒官,你可是夠慢的,我這些天每天都在這裡等的不耐煩,不得不用睡覺來打發時間。」

克里克說著,銀色的眸子中間那道白色的光環縮了縮,黑色的瞳仁閃閃發亮,「擅自拿走女人的東西可不是紳士的舉動。」

伸手將羅本拿走的帽子重新拉回來扣在頭上,克里克嘿嘿一笑,眸子在帽沿的陰影下恢復成了金色,「這次回去有什麼重要的,或者有趣的消息帶給我嗎?」

羅本盯著克里克的眼睛,早已經說不出話來。皇級劍陣師

={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劍逆蒼穹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