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相師 其他類型

天才相師

關於簡體書籤售事宜!

[更新時間]2013年04月12日 10:06 [字數] 569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我扔給他個蘋果,他接住吃了起來,動作是那麼熟練默契,皇上看著我們笑了笑。(最穩定,

我看他笑了起來,對他說:「我啊,現在給你一個承諾哦,我會一直陪著你的,我是你的。我的身體沒有變化,如果有一天你早我一步走了的話,我會給你殉葬。相信我。」

我笑著說:「是啊,可是這景色錯過了就沒有了,車我後天還可以再坐的。」景色過了就沒有了,人不也是一樣,所以我一定要好好對我眼前這個大寶貝老十。

皇上驚訝的看著我:「哦?這麼快。」

我忙拉了拉皇上的袖子,沖他眨眨眼,他笑了起來,老十看我們的動作也笑了起來。

老十想也是想到這些,馬上下了馬,把我接下來,我蹲在路邊一陣乾嘔,老十不時的輕輕給我拍著後背,想著出來前又去看了下大夫,那大夫還是說沒有喜脈的埃

他乾脆躺在了我邊上,我也直接躺下,兩個人就這麼抬頭看著天,一片片的雲飄了過去,不是厚厚的雲朵,只是絲絲的雲,好美。

我拿手機照了下來,然後讓老十看,老十沖我笑了笑,他把我摟到了胸前,我就勢趴著,也不亂動。

我摟著他:「我不,人家想和你一起騎馬,不然你找皇阿瑪多要輛車來,你陪我坐車。和皇阿瑪坐一輛車的壓力很大的。」

我想著手放在老十的手上用力的抓緊,他好像也覺得我不對忙問:「哥,怎麼了?」

「好點兒沒?」看大隊人馬走過去了,我又不說話,老十關心的問著我,我沖他笑笑。

索額圖就算是有錯,皇上當時都想用他的功想頂了他的過,讓他終身圈禁也就算了,可是太子卻數落了他十幾條罪狀,最後皇上也沒辦法,關他的同年就把他給辦了,家裡也是抄個一塌糊塗。

他冷冷的說:「皇阿瑪說在二十裡外扎了營,我請了命來找你們的。沒想到壞了十哥的好事兒。」語氣里的不滿太明顯了。

說完拉我起身,十三弟皺著眉看著我,眼睛沒有離開我的臉,我不好意思的低下頭去,我可沒老十那臉皮厚。

他一點我鼻子:「我這吃醋的毛病還不是你害的?離他遠點兒哦,我不想你和他走的太近。」

「我不舒服,kao邊,我要下馬。」不知道怎麼了,一陣的噁心,是不是剛才吃那桔子的事兒,還是那前一段的毛病又犯了?

他又看了我一眼,老看我幹嗎啊?我避開了他的眼神,老十扶著我上了馬,他策馬就走,留下了馬上的我們,老十在我身後說:「他要是還不死心的話,我就沒辦法了。」

唉,何苦呢,都結了婚的人了,還這麼孩子氣,真是受不了。

我點著頭笑著說:「嗯,是啊,時代不同嘛,不過歷史不能改,還得照現在這樣子發展下去。我也只好在這車上晃了。」

於是咧,我把老九也叫來,我讓他們三個人全副武裝,找了三個小麻袋,帶在頭上,只lou眼睛和鼻子出來,然後趁上早朝前,把這些說過我的人全都打了一頓,當然我說了,只打臉,不用打的太重,能讓人一眼看到他們很「光彩」就行了。(最穩定,

這個壞蛋,呵呵,我抱著他,遠處有馬蹄聲,我想掙開他,可是他一點兒鬆手的意思也沒有。

當然,我不會讓他們白說我的,我回去把錄音讓老十和常遠他們聽了,他們當場暴走,我汗,非要去殺了人家。

我想了下說:「對啊,八哥現在在內務府那邊,辦差的過程中認識不少人,他人又和氣,想把他往上推的人不少。皇阿瑪您把八哥的差事分的和太子的衝突小些,這樣子他們本身的衝突也會少些。」

晚上賬子里的他,溫柔的像另一個人,平時更像是兩個孩子在玩鬧,總是嘻嘻哈哈的,今天的他像極了一個丈夫。

我看著眼前這個暴力老十,忙安慰他說:「好了好了,他們不會的,乖乖的哦,什麼時候動了這麼大的殺念了,抱抱乖哦。」

我讓他跟上皇上的車,他現在的是二等侍衛了,主要是保護我,偶爾皇上還會借人來,常遠現在倒忙了許多,也成了皇上跟前的紅人,他看老十一直陪著我,應下就走了。

我無奈的說:「不是不想跟,老十不去,我也不想去,這是一。二就是,去了丟人啊,我那會兒會騎馬了,可是不會在馬上射箭,我是阿哥啊,您老的兒子們都在前面跑,我在後面吃土?哈哈您捨得我還不樂意呢。」我說完了kao在他肩上。

我和老十都是直腸子,有什麼說什麼,我倒喜歡這樣子,省得猜來猜去的費腦子。

他看我像哄孩子一樣哄他,笑了起來小聲說:「不過我可是很自信你不會離開我的,嘿嘿,老婆,明天咱們晚點兒走好不好啊?」

我又推了推他,他小聲說:「不管誰來,我都讓他們看看,我想抱著我福晉,誰管得到埃」我的天埃

我只要出屋就把錄音開開,錄他們的話,他們還當我不知道他們的勾當呢,在朝里我可不想死個不明不白,是敵是友我得分清些。

他在我耳邊輕輕的說:「你今天的話讓我感覺特別的踏實哦,你說的那些不走啊什麼的,都不如今天說的頂用。」

他在前面一直的碎碎念,我和老十在後面跟著偷笑著,他現在跟個老媽子一樣,嘿嘿。

我抬起頭看著他:「我知道,那天我看出來了,是不是吃醋了啊?」

秋天樹上的葉子都黃了,遠遠望去全是黃黃的一片,倒也很好看,老十不時的給我指著遠處讓我看些山山水水的,還有些小野花之類的,氣氛溫馨的不得了。

他看我笑,不高興的吻住我,在我脖子上還用力的印了個印子,天啊,明天怎麼見人啊?

「你也吃吧,第一次跟著秋獮,感覺怎麼樣啊?」他笑著問我。

他看了我一眼說:「你倆也真成,這麼晚才起,皇上特別交待了讓我等你們一起走,咱們走吧?服死你們了。(最穩定,你們就不能節在點兒?這是在外面呢,這賬子和賬群那麼遠,周圍還不讓有別人,你們不能太另類。」

「兒臣胤鋨給皇阿瑪請安。」老十在外面給皇上請著安,嘿嘿來接我了哦。

他也覺出來自己的樣子不好,關心的看著我:「好些了嗎?」我點了點頭。

「我也不知道,突然的,現在好了很多了,可是我最近沒有腳軟,發懶什麼的不是嗎?」

「嗯,朕知道了,老十對你好不好啊?不好跟皇阿瑪說,朕打他板子。」多幸福啊,有個疼我的老公,有個有權又寵我的老爸,這日子過的。

「皇阿瑪吃桔子。」我給皇上包了片桔子放到他嘴裡。

他聽完驚了,沒想到我會說出這麼極端的話來,坐起來抱著我:「這可是你說的哦,我可記下來了,呵呵,我放心了,能讓你這麼說很有難度的。」

他們被打了四五次后還想不通到底是誰做的,都覺得是我可是又沒有證據,哼,活該,背地裡說人壞話。

好久,激情過後,兩個人都累了,他後背已經出了汗,我抱著他,他壓在了我的身上,他說他就喜歡這樣子壓著我抱著我,感覺像是一個人一樣。

皇上笑的很慈祥:「好了不為難你了,跟朕在車上坐會兒再出去吧。」老十應了下來。

他輕輕的拍著我說:「你剛才嚇我一跳,突然臉色那麼差。出來的時候大夫不是說沒事兒了嗎?怎麼又噁心了?」

他偶爾在我臉上,眼角邊上輕輕的啄下,痒痒了我就敲他腿,他就呵呵的笑著。

皇上笑著戲弄他:「老十啊,你是不是聽不得皇阿瑪和你媳婦說笑啊?」

我忙說:「別,您這想法可別有,我可沒那能耐,自己有幾兩重我知道,嗯,體重上是不輕啦。」他哈哈哈的大笑起來。

他看了眼滿意的點點頭:「告訴你,不是沒有安全感,這叫危機感,這群兄弟哪個都不是省油的燈,如果他們敢搶的話,我一定殺了他們。」

我笑著說:「哈哈,咱們可是成了親的人,你怎麼這麼沒有安全感啊?」

他笑了起來:「咱們倆坐一輛車裡,別了,指不定我要做出點兒什麼來呢呵呵。不過說真的,我不想和四哥一起走。那天他在咱家,我看了其實很火大的。」

「急倒沒急,想到在我們那兒,從北京到承德也就是幾個時辰的車程。」

馬蹄聲停在身邊,他也鬆開了手,我忙轉過頭,對上十三弟驚訝的眼神,他木然的看著我們,老十起身笑著說:「你來接我們了?」

皇上贊同的笑了起來:「不過朕問你,為什麼前幾年塞外狩獵全不跟啊?」

一個聲音從身後響起:「遠遠的就看見你們了,兩個小子幹嗎呢?」白天不能說人,晚上不能說鬼,說誰誰到。

皇上不知道想到些什麼,感慨的說:「朕的兒子們都出息的可以,這些稍大的,也就是老九差些,可是在算賬上,他可不差。而且朕還有你這麼好個孩子,你說你要是個兒子的話,朕現在把皇位給你都可以埃」他說著摟了摟我。

老十倒一副無所謂的樣子笑著說:「哪有什麼好事兒啊?她難受,我還不看著她點兒?倒是你這一張死人臉,還真是嚇我一跳呢。」

我邊吃邊回他:「現在感覺就那樣,一大群人排隊走路唄,對了,皇阿瑪,咱們還有幾天到埃」在車上坐著挺無聊的,還老怕皇上問東問西的。

我已經感覺出來他身子又有變化了,忙搖頭說:「不行,明天跟皇阿瑪他們一起走,不許再來了,我已經累了,人家現在病人埃」

我忙安慰著他:「您還不省心啊?您這一群兒子哪個拿出去不是頂一片天的主兒啊?知足吧您。性格不同,皇位又只有一個,再加上太子爺那脾氣性格,別的人一定看不上他了埃您放寬心哦,別太著急了,太子最近不是也和氣些了?」

九月初九開始走,這已經走了兩天多了,往年是二十天,這次是一個半月,主要就是因為避暑山莊才蓋好,大家是拖家帶口的都來了,女眷太多,行進速度也慢了。

說完他一愣,哈哈大笑起來,這是他平時給我洗腦時候的話,我現在對他說,他受用的很。

我一臉正氣凜然的說:「現世報,明顯的,皇阿瑪,背地裡說人壞話就得這樣子。」

「四哥吉祥。」我們一起給他請了安,最近四哥出現的頻率多了些吧,懶得管他,反正他現在對我家老十沒興趣,不會想拉他入陣營的。

「還有個三五天吧,怎麼了?著急了?」皇上也拿起個桔子撥起來。

我和老十騎在旋風上,旋風是他原來那黑馬的兒子,他把我緊緊的環在懷裡,秋高氣爽,我抬著頭看著天,頭自然是向後kao在他的肩上,誰也不說話,就這麼靜靜的往前走著。

第二天,我們真的比人家都晚走了,原因很簡單,我們全睡過了,常遠一直等我們睡醒洗漱好才進了賬子來。

他對我的回答很不滿意,扭過臉去有些生悶氣的樣子,我把他臉扭過來,在他嘴巴上親了下說:「我的眼裡是你,心裡是你,腦袋裡也是你。」

他壞笑著說:「沒事兒的,我會好好疼你,讓你快點兒好起來的。」天啊,我眼前這麼近一條大色狼。

老十對他說:「你先走吧,她不舒服,我們晚點兒過去,你跟皇阿瑪回一聲去吧。」

我掐他腿下說:「你就壞吧,晚上你自己在賬子里睡,我去跟四嫂睡去,你看著。對了,我跟四嫂睡的話,讓四哥陪你睡,哈哈哈。」我自己在那兒自言自語外加哈哈大笑,他也跟著笑,然後把胳膊圈的更緊了些。

李公公過來問我情況,我說沒事兒,讓他跟皇阿瑪說是我吃桔子多了,胃不舒服,一會兒我和老十會跟上的,四哥在邊上還想說什麼,可是看我這樣子也就沒有再說話,囑咐老十好好照顧我就跟著大隊往前走了。

「看看這個老十,就聽不得咱們笑。進來吧。」老十翻身進了車內。

他看了看我說:「昨天承羽不也騎的馬嗎?今天該坐車的吧。」

皇上說我是一天騎馬一天坐車,怕我累著,我坐車當然跟著他坐了。

「哈哈哈,你不會的。對了,你八哥現在好像已經和太子對上了,是不是?」皇上拍拍我頭說。

皇上贊同的說:「你說的在理,回了京朕就親自過問下他們的差事。你說兒子們都大了,朕這當阿瑪的倒不省心了。老怕他們鬥起來。」

他看我一臉的驚慌,哈哈大笑起來,坐了起來:「看你嚇的,我逗你的,知道為啥我讓他們把咱們的賬子建的和賬群遠些不?還不是因為你。」

皇上已經笑的彎下腰去,我當然知道皇上明白了這些事情是我挑頭做的,可是我本來就一個人在這邊,還讓人欺負,我可不是軟柿子,專門讓人捏的。

皇上大笑起來:「哈哈朕就說吧,這老十哪離得了你這丫頭埃不過今天可是說好了她陪朕坐車的埃」

索額圖半輩子對太子都相當的好,大家全都看在眼裡的,可是太子都能下得了這個手,不禁讓周圍的人都覺得的心寒,他太心狠手辣了,別的兄弟和他走動的也就更少了,而我更是能躲全躲開了。

「哈哈哈,可是他們都讓人打了啊,雖然都不重,可是臉面不好看埃」皇上笑著看著我。

皇上在國事上省了心,可是在這些兒子的事兒上他沒少費心,他不想看自己的兒子鬥來鬥去的,更不想自己選的太子被別人說不好,可是太子就是不足的地方很多,有什麼辦法啊?

他點了點頭:「那也得在意點兒,不行就一直坐車吧,安全些。」

我乾脆坐在路邊的草地上,下了馬好多了,看著大隊在我們眼前走過,常遠過來問了情況,聽我說是貪吃的過,我眼看著他頭上落下了三條黑線。

我有些不滿的說:「他是哥哥,我能說走的遠就走的遠嗎?你啊,別想太多了,放心吧。」

「他們明顯是嫉妒,我沒所謂,愛說說去唄,說的越多越好。」我壞笑著說,他們敢再說,我就讓他們挨打的也就越多,嘿嘿心裡壞笑著。

他笑了起來:「你這孩子是真的討人喜歡,可是為什麼還是有人背地裡說你壞話呀?」

我突然想到原來在漁村那些村婦說的話,臉一下子紅起來,也坐起身子來錘著他,他忙拉過被子把我包好,怕我著了涼。

「放心吧,皇阿瑪,他對我好的不得了,不過您這麼個寵法,我怕我會變壞的。比如天不怕地不怕的揪您的龍鬍子,哈哈哈。」我說著理了理皇上的鬍子。

我愣了一下,我各路辦差,有時候手段硬了些,特別是原來的禮部,我得罪那兒的人可不少,他們總是趁我不在的時候說我壞話,說我斷了他們的財路之類的。

老十臉一紅:「兒臣不敢,只是前面不遠景色會好些,兒臣想帶她看看。」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天才相師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