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相師 其他類型

天才相師

第八百六十九章何不語

[更新時間]2013年04月08日 10:41 [字數] 340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俗話說狼行千里吃肉,像金毛狻這種上古異獸,本就殘忍嗜殺,一聲怒吼過後,小金毛梭也激發了血脈中的傳承,雙眼冒著凶光,閃電般的竄到道人身前,一爪子當胸抓了過去。

「這……這是什麼動物?」

被小金毛狻的吼聲震得氣血浮動的道人,看著撲倒面前的金毛狻,眼中不禁露出駭然的神色。

不過道人活了那麼多年,並不缺乏與人或者是妖獸爭鬥的竟然,上肢不見有絲毫的動作,整個人卻是忽然往後退出去了十多米,同時右手在胸前劃了個圈,周圍空間頓時紊亂了起來。

「嗯?他不過是剛剛晉級先天後期的修為,為何能引動空間波動?」

看到道人的舉動,半空之中的葉天神色一凜,因為以他此時的功力,即使全力出手,都無法將身處的地球空間撕裂,葉天原以為只有達到金丹期才能做到這一點,但道人的術法顯然顛覆了他的認知。

看到這一幕,葉天不禁收起了對那道人的輕視,他雖然已經晉級到假丹境界,並且查閱過張三丰的修鍊筆記,但張真人所留筆記大多都是對天道的感悟,攻伐術法卻是沒有怎麼提及。

所以現在葉天所能依仗的,除了體內真和境界要比先天高手強出一籌之外,就是他花費了莫大精力心血凝練的本命飛劍了。

除此之外,葉天的攻擊手段並不是很多,而麻衣傳承中的一些術法,現在已經顯得不合時宜了,在高手爭鬥中使出來,怕是會起到相反的作用。

這讓葉天想起了前段時間看到的一個新聞,某個城市的一位武林高手,身兼各種武術圈子裡的頭銜,但是卻在一次鄰里爭執中被鄰居持刀砍成重傷。

這和葉天現在所遇到的情形有幾分相似,自己修為雖然高,也見過血歷經過生死廝殺,但是和這些看上去年輕,其實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老傢伙們爭鬥,未必就能佔得上風的。

「孽畜,找死1正當葉天在上方陷入沉思之中的時候,忽然被一聲悶哼聲驚醒,往下一看,臉上頓時一愣。

原來,就在那道人身體退後的同時,金毛狻如影隨形的跟了上去,速度快的那道人根本就沒有絲毫的反應,就在道人施展術法的時候,金毛狻一爪子就抓在了他的胸前。

雖然出生不久,但小金毛狻的爪子足可以裂金斷玉,只聽「嗤啦」一聲響,道人從胸口到下腹部的道袍,生生被金毛狻撕裂開來,道人白皙的身體顯露了出來,中間有一道深深的血痕,只差一點將其開膛破肚了。

「葉天,這……這隻金毛狻怎麼這麼厲害?」

葉天方才沒有注意到下面的情形,苟心家卻是一直在關注著,此刻臉上流露出震驚的神色,他怎麼都沒想到跟著葉天溫順的像個寵物一般的金毛狻,居然有如此強大的攻擊力。

「上面那兩位,可以出來了吧?鬼鬼祟祟的還想暗算貧道嗎?」

被小金毛梭抓傷之後,那道人身形爆退了一百多米,手腕一翻拿出一個玉瓶,從裡面倒出一粒丹丸丟在了嘴裡,而從始自終,他身上的傷口都未曾流出一絲鮮血,此時更是快速的癒合了起來。

道人抬頭向天上看去,他的境界只比葉天差了一個級別而已,如果是葉天單獨隱匿在那裡,道人未必能發現得了,但是帶著初入先天的苟心家,卻是瞞不過道人神識的窺視。

「你認為我需要暗算你嗎?」雖然有些忌憚那道人的術法,但自己整整比其高出了一個境界,又有白猿金毛狻以及大師兄諸多幫手,葉天自然也不懼那道人。

口中發出一聲輕笑,葉天心念一動,將他和苟心家包裹起來的真快速的收斂回了體內,只在腳下留有兩個雲團,騰雲駕霧一般緩緩落下了身體。

「你是……葉天?1

老白猿的修為比那道人尚且還弱上一些,直到葉天露出身形,它才看到了空中的二人,眼睛頓時就瞪圓了,身形一竄來到葉天跟前,上上下下的打量了起來。

「猿兄,好久不見,葉某每年送來的酒可夠喝的?」

修道界中強者為尊,當年葉天尚未進入先天,見了白猿自然要稱呼一聲前輩,可此時他的修為境界已經遠超這老猴子了,喊聲猿兄卻是給足了對方的面子。

「你真的是葉天?你……你莫非闖到西王母的蟠桃園中,吃到了真正的仙桃?」感應到葉天那熟悉的氣機之後,白猿口中發出一聲怪叫,原地翻了兩個跟頭,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葉天。

修道一途艱辛重重,幾乎沒有任何捷徑可走,白猿自己修鍊了兩百多年,也不過是先天中期的修為,即使他的主人,修道三百餘載,離開神農架的時候才堪堪進入到先天後期。

而葉天在兩年前那會,只不過是後天巔峰,很有希望晉級先天而已,但就短短的兩年時間,他居然達到了假丹修為,整整比白猿高出了先天圓滿和先天後期兩個境界,這讓老白猿心中產生一種強烈的不真實感。

「猿兄,這些以後再說。」看著白猿吃驚的樣子,葉天擺了擺手,臉色忽然一沉,說道:「猿兄,我將毛頭交給你,你可沒用心相護啊?」

說話之間,葉天右手一招,二十多米外的毛頭被一股大力吸入到了葉天懷中,毛頭受傷看來不輕,在見到葉天之後,也只是眼中露出一股驚喜,連伸出舌頭去舔葉天的手背都做不到。

微微低下了頭,葉天的眼中露出了一股殺意,從貼身的皮囊里取出了一枚小指大小的木屬性靈石,掰開了毛頭嘴巴放了進去,說道:「不要吞咽下去,吸取裡面的靈氣治療傷勢1

「嗚嗚……」感受到從口中傳來的龐大生機,毛頭的眼睛頓時一亮,發出一陣嗚咽聲后,按照白猿所傳的功法運轉起了真,引導著那靈氣滋養起受傷的身體。

「嗷嗚1擊退了道人的小金毛梭,看到葉天手中出現的靈石猴,身形一晃,快如閃電般的竄到了葉天肩頭,右手小爪子搓了搓,臉上露出一副諂媚的神色。

「你小子,別人是救命,你是貪吃啊1

葉天無奈的搖了搖頭,不過剛才小傢伙表現不錯,想了想之後,葉天還是又拿出一枚靈石丟進了金毛狻的口中,只是這塊靈石就只有拇指甲大小了。

「竟……竟然是木屬性靈石?」

就在葉天再次拿出靈石的時候,數十米外傳來一聲驚呼,卻是那道人認出了那枚散發著無窮生機的靈石,正是修道界中幾乎已經完全消失的木屬性靈石!

這讓道人的眼神變得炙熱了起來,由於木屬性靈石內蘊含生機,在快速治療傷勢的同時又能補充體內真,應用在渡劫中的話,比什麼法寶都好使,只要有一枚木屬性靈石,最起碼能提高兩成渡劫的把握。

只不過木屬性靈石的形成環境十分苛刻,就算是在靈氣充裕的結界空間內,也幾乎要絕跡了,只有一些大門派中還有少許的存貨,但決計是不會拿出來的。

「你倒是有些見識,不錯,正是木屬性靈石1

葉天雖然低著頭,但是氣機卻捕捉到了那道人心緒的波動以及他眼中流露出的貪婪,心中冷笑了一聲,葉天開口說道:「這隻雪貂是我豢養之物,不知如何得罪了道友,竟然會下此辣手呢?」

「這位道友,您恐怕是誤會了1

那道人眼珠一轉,將破開了的道袍扎了起來,對著葉天深深施了一禮,神態恭敬的說道:「我叫何不語,原本受到一位道兄所託,來這世俗界取上一些煉丹用的藥材的。

卻沒想到我正準備取葯的時候,被這雪貂突襲,一時大意沒有留住手,卻不知是道友所養,何某在此向道友致歉了,我這裡還有些丹藥,請道友收下,算是何某賠罪所用1

道人一邊說著話,一邊取出了一個玉瓶,揚手扔向了葉天,態度誠懇之極。

葉天接過玉瓶拔下塞子后,湊在鼻端一聞,辛辣中帶著一股芬芳,的確是療傷靈藥,當下臉上露出了笑容,開口說道:「這處洞府的原主人和我也算有舊,不知道何道友能否說出他的姓名來?」

對這道人的話,葉天連一分都不信,如果他真的是受洞府主人相托來此的,豈能將守護葯圃的白猿打傷?而且看那架勢,如果自己不來的話,他甚至會將白猿給擊殺掉的。

「當然,我和司空道友相交數十年,情同莫逆,豈會不知道他的名字?」何不語哈哈大笑了起來,說道:「這都是一場誤會而已,要不是這畜生死命相阻,我也不會傷及他們了1

道人口中發出一陣大笑,手腕一翻,拿出一把三寸短劍,揚手拋給了白猿,說道:「看看,可是你主人留下的東西?真是只不開化的猴子,枉得司空兄還經常誇你聰明伶俐呢1

ps:白天忙了一天,晚上才有空碼字,繼續寫第二章,月票推薦票請多多支持!!~!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天才相師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