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相師 其他類型

天才相師

第八百三十四章囚籠

[更新時間]2013年03月20日 02:49 [字數] 339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俗話說紅塵煉心,不過葉天才活了二十多歲啊,至今連子嗣都沒留下來,尚且不說贍養父母,如果此生出不去的話,就連妻子他都對不起,他可沒有張三丰這麼豁達的心胸。

所以當看完張三丰的這篇自述后,葉天一時間呆若木雞心亂如麻,甚至連張三丰留下的功法典籍一生心得都顧不得理會了。

不知道在屋中站立了多久,葉天拖著沉重的腳步往外走去,整個人就像個行屍走肉一般,渾渾噩噩不知所以然,直到微涼的海風吹拂在了臉上,葉天才驚醒了一些。

「師父,怎麼了?裡面……裡面那個道人究竟是誰啊?」見到葉天出來后一臉木然的表情,雷虎連忙丟下手中的一根枯枝迎了上去。

在葉天查看那些木簡的時候,雷虎卻是下海抓了幾條魚,在海灘上生了一堆篝火烤起魚來,雖然新鮮魚肉里蘊含的靈氣更加豐富,但生活在現代的人還是會感到不習慣的。

「那道人是張三丰,不知道你聽過沒有?」

聽見雷虎的話后,葉天精神稍稍振作了一些,好歹不是他一個人流落在海島之上的,否則光是那種寂寞,就足以讓正常人發瘋了,葉天可不想當現代羅賓遜。

「張三丰?我聽過啊1

聽到這個名字,雷虎發現自己終於能和葉天找到共同語言了,興高采烈的說道:「張三丰原名張君寶是吧?他本是少林寺的一個小沙彌,後來由於偷師被逐出了少林,自己創建了一個叫做武當的門派,和少林齊名……」

在海外華人圈裡,有幾個人的影響力,甚至要比歷任國家領導人都高,像是李小龍用武術結合影視,向世人詮釋了什麼叫做中國功夫,深受華人喜愛。

而在文化圈子裡。金庸,同樣也是如此,幾乎有華人在地方,都能看到金庸。就連雷大堂主也不例外,曾經一度抱著金庸的武俠小說苦讀,美名其曰研究清朝洪門歷史。

所以當葉天提到張三丰這個名字后,雷虎立即和那位小說中的人物聯繫了起來,當年他可是最喜歡這位赤手空拳打江山的人物,對描寫張三丰的章節,足足看了好幾遍。

「小說演繹。真是毒害後人礙…」

葉天用一種看白痴的目光,在雷虎臉上來來回回看了半晌之後,嘆道:「張三丰生於諸子百家的時期,和孔孟墨子是同一時代的人,武當是他所創的,但和少林,卻是沒有一毛錢的關係。」

「不對,師父。金庸都在書里寫了,張三丰明明就是被逐出少林的。」雷虎對葉天的話並不認可,紅著脖子爭執了起來。當年他看到這個情節的時候,還曾破口大罵少林有眼無珠呢。

「滾一邊烤你的魚去,你小子知道多少啊?」

葉天縱然滿腹心思,也被雷虎的話給逗樂了,這文字記載的歷史,真的是沒有絲毫可信之處,雷虎尚且和金庸生活在一個時代,都受到如此大的影響,等到再過幾代,或許那些小說故事。就會成為所謂的歷史真相了。

「書上都說了嘛,還能是假的?」相處幾天下來,雷虎也知道了自己這個小師父的性格,雖然冷酷無情,平時卻是很好相處,所以慢慢的和葉天說話膽子也大了起來。

「師父。您幾天沒吃東西了,給您,剛烤好的魚,還別說,這裡的海魚真的很鮮美,我這輩子都沒吃過這麼好吃的1

雷虎燒烤的手藝還真是不差,加上救生包里有些生鹽之類的調料,被他整治一番后,那股子香味著實令人垂涎欲滴,將烤魚遞到葉天手裡后,雷虎問道:「師父,裡面那人,真的是張三丰嗎?」

「沒錯,就是張三丰。」

原本有了點食慾的葉天,被雷虎這一句話又給搞的食慾全無,將那穿在枯枝上的海魚放到架子上后,說道:「張三丰也是無意流落在這裡的,生活了兩百多年都沒能出去,最後羽化歸仙了1

「活了兩百多年?果然是神仙中人啊1

雷虎臉上露出了羨慕的神色,不過緊接著就反應了過來,驚呼道:「師父,您……您說他一直都沒能從這破島出去?那……那豈非咱們也出不去了?」

雷虎今年不過四十齣頭,正直體力精力處在人生最巔峰的時刻,縱然沒有了繼續在洪門掌權的心思,但也絕對不願意在這步步殺機的島嶼上度過一生,聽到這番話后,他所受到的打擊比葉天還要嚴重的多。

葉天有些不確定的說道:「或許突破到元嬰境界,就能從這囚籠里逃出去吧?」

葉天的說法是張三丰設想出來的,按照張三丰所言,這島嶼中不乏等同於金丹後期的妖修,但卻沒有一個能進入到元嬰境界。

不知道為何,這島嶼上始終不曾降下元嬰雷劫,兩百多年中,張三丰曾經見過多個大妖元壽將盡時衝擊海邊陣法,卻是被陣法轟擊的元神俱滅,無一例外。

而經過張三丰的推算,如果能進入到元嬰境界,那種力量或許可以撕破這裡的結界,從而逃出這片被人用**力禁錮住的地方,只不過張三丰卻是沒有這個機會了。

「元嬰期?那是什麼境界?師父,您應該到了吧?」聽到葉天的話后,雷虎鬆了一口氣。

因為按照武俠小說中對張三丰的描述,那個道人的修為應該遠不及葉天,畢竟雷虎曾經親眼見過葉天可以騰雲駕霧,這簡直就是神仙手段了,至於張三丰活了兩百多年的事,則是被雷虎自動過濾掉了。

「元嬰?你太抬舉我了1

葉天臉上露出了苦笑,「我現在只不過是先天中期,上面還有先天後期與金丹大道,終其我這一生,也不知道有沒有機會進入到元嬰境界?」

在看了張三丰的記載后,葉天真的是有種萬念俱滅的感覺,他雖然幾番際遇,但也不過僅僅是個先天中期的小修士,即使能進入到元嬰期,恐怕也是千百年後的事情了,這卻是葉天所無法承受的。

「那咱們就……就永遠都出不去了?」

雷虎終於意識到了失態的嚴重性,當下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手中滾燙的烤魚掉在自己胸前也感覺不到疼痛了。

「醒來1葉天張口喝道,聲音中蘊含了一絲真,如同佛門獅子吼一般,震得雷虎猛的驚醒了過來。

「張三丰出不去,不代表咱們也出不去1

葉天眼中露出了一絲堅定,說道:「雷虎,從明日起,你我都抓緊修鍊,先要有在這裡自保之力,否則別說找到出路,恐怕早晚會成為這島上凶獸的果腹之物1

根據張三丰的記載,這島中不乏相當於金丹期的大妖,它們可是有實力衝擊在陣法結界的,而且只要退的及時,就是天雷結界也未必能傷得那些大妖的性命,所以除非深入到海中生活,否則就是這裡也並非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是,師父,弟子一定認真修鍊1

葉天的話讓雷虎出了一身的冷汗,能不能出去,這些還都是后話,可島上凶獸的威脅卻是實實在在的,自己失去的右臂就是最好的明證了。

葉天想了一下,說道:「張三丰曾經遊歷了整個島嶼,他肯定和那些大妖們有過爭鬥,而這木屋周圍數千米都沒有凶獸的骨骸,這裡暫時應該是安全的,雷虎,你就在那木屋中修鍊吧1

「別,師父,我還是靠在這海邊好了,那裡面太滲的慌了……」

雷虎連連擺手,他在洪門中也算是個狠角色,只不過木屋中人死的太過詭異,整個後背都裂開了,鬼知道那張三丰的魂魄會不會遊盪在這附近,半夜來個惡鬼敲門呢?

「虧得你以前還做過刑堂大佬,就這麼點兒出息?」

葉天被雷虎說的哭笑不得,抬腳往木屋走去,口中說道:「你過來,古人說入土為安,咱們把張真人的這具皮囊安葬了吧。」

「好吧1師父的話自然是不能不聽,雷虎不情不願的跟了上去。

葉天倒是沒有難為雷虎,他讓雷虎在木屋後方的土丘上挖了個深坑,自己將張三丰那近乎有兩米多的軀體給抱了起來。

「咦?那是什麼?」就在葉天抱起那具臭皮囊的同時,忽然感覺從張三丰遺骸的身下,傳來一股勃勃生機,只是手上抱著張三丰,葉天卻是無暇查看。

「師父,這……這人怎麼成這樣了?」

當葉天抱著張三丰的屍骸走到山丘上時,剛剛挖了一個深坑的雷虎,身體忽然連連往後退去,臉上露出了驚駭之極的神情。

葉天聞言將那屍骨放在了地上,頓時發現,原本和常人無異的屍骸,通體變得烏黑了起來,裸露在衣服外面的皮膚,竟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腐朽著。

「莫非和剛才感覺到的那股生機有關係?」葉天心頭冒出一個念頭……三月下旬了,有月票推薦票的朋友還請支持相師啊,拜託大家了!

。rs!~!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天才相師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