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相師 其他類型

天才相師

第八百一十二章同行中人

[更新時間]2013年03月05日 05:00 [字數] 338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誰會不死呢?」聽到傑瑞的話后,葉天啞然失笑,「你早走一步,以後在地下肯定能見到我的1

對於敵人,葉天一向恫莩根的原則,尤其是像傑瑞這種沒有底線,並且在某些時候可以成為職業殺手的傭兵,葉天自然更是不會給自己留下隱患。

所以話聲剛落,葉天右手食指屈指一彈,一道勁風徑直射向了傑瑞的心臟處,盤膝坐在地上的傑瑞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反應,只感覺胸口一疼,意識就開始模糊了起來。

「你……你會後悔的1

傑瑞怨毒的目光逐漸變得迷離了起來,葉天那一指已然摧毀了他所有的生機,片刻之後,端坐在地上的傑瑞體內的鮮血就變得冷卻了下來,整個人再無一絲生命的跡象。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啊1看了一眼滿地鮮血入目狼藉的山坳,葉天搖了搖頭,沒等他繼續感慨一番,耳朵忽然聳動了一下。

「來的倒是挺快,可能剛才這裡的爆炸將他們吸引過來的吧?」

伸手拎起地上江山那瘦弱的身體,腳下升騰起一團白霧,將整個身體包裹了起來,二人的身形剛剛消失,一陣發動機的轟鳴聲自遠處傳來,數量運兵車和裝甲車,出現在了山坳的外圍。

「好大的場面,看來南非要亂上一陣時間了。」

隱匿在山腰處的葉天心中一動。也沒有繼續看下去,帶著江山悄無聲息的離開了這裡。他還有兩件很重要的事情要辦,如果等約翰內斯堡戒嚴之後。說不得會有些麻煩。

「快,看看有活口沒有?」

葉天猜想的沒錯,從約翰內斯堡前往約堡金礦,這裡是必經之地,軍隊正是被那爆炸聲吸引過來的,當帶隊的軍官看清楚山坳內外的情形時。也忍不住目瞪口呆,這裡簡直就像是發生了一場戰爭一般。

不過讓他們失望的是,除了傑瑞之外,整個山坳再也找不出一個完整的屍體來。稍事停留之後,軍隊繼續向約堡金礦進發,而那裡所發生的慘案,再次讓這些軍人們震驚不已。

入眼之處,地面上到處都是死屍,除了那些倖存下來藏匿在金礦各處的遊客之外,還有一些犯了毒癮正滿地打滾鼻涕橫流的娃娃兵們,軍隊很快接管了金礦,開始清理起死亡的屍體和追剿那些娃娃兵。

就在那些軍人們捏著鼻子清理已經發出腐朽臭味的屍體時,葉天已經帶著小女孩。回到了位於約翰內斯堡市內的酒店,相比約堡金礦那人間地獄般的景象,市裡卻是歌舞昇平,沒有受到任何的影響。

「行了,既然醒了就別裝睡了1

回到自己房間后,葉天隨手把小女孩扔到了沙發上,他從女孩突然變得有些紊亂的呼吸中,聽出了她已經清醒了過來。

「你準備怎麼處置我?」江山長長的眼睫毛眨動了幾下,緩緩睜開了眼睛。她知道在葉天面前,什麼樣的手段都是多餘。

「怎麼處置你?」

葉天一邊收拾自己的行囊,一邊皺起了眉頭,這女孩對自己只有敵意卻沒殺心,葉天雖然沒有什麼憐花惜玉的心思,但還真是下不了殺手,否則一早就要了江山的性命了。

「給你五分鐘時間,說說這是怎麼回事吧?」

想到身處開普敦的宋曉龍,葉天的眼中冒出了一絲冷光,那小子數次處心積慮的對付自己,這次卻是再也不能放過他了,否則還不知道日後有多少麻煩呢。

聽到葉天的話后,江山老老實實的說道:「我叫江山,從小父母雙亡,是被養母撫養長大的……」

江山年齡雖然小,但並不缺乏社會經驗,臉上擺出了一副可憐的樣子,將自己從小受到的辛酸都說了出來。

這世上可憐的人多了,葉天可沒有那麼多的善心,他直接過濾了江山所講的故事,開口問道:「你真能讀懂別人內心,並且還能預測未來所發生的事情?」

「嗯,我能大概感知到別人在想什麼。」江山點了點頭,說道:「不過我感知不到你的思想,在你身邊,似乎有一層東西包裹著,我的思維無法穿透進去。」

「嘿,能讀懂別人的思維,這種能力倒是有些奇特……」

葉天心中嘖嘖稱奇,要是被國內那些占卜問卦的騙子們擁有這種能力,那在業務上絕對是無往而不利啊,想了一下,葉天繼續問道:「那預測的事情是怎麼回事?你懂得國內的相術還是吉普賽人的塔羅牌?」

「都不是,我的這種能力是與生俱來的,只要我在睡前思考某件事情,睡夢中就會大致出現這件事情的結果。」

江山臉上露出了害怕的神情,偷偷看了一眼葉天,接著說道:「我……我夢見過你,在你的腳下,滿地都是鮮血,到處都是死人的屍骨。」

說到這裡,江山那瘦小的身體忍不住顫抖了起來,她到現在才感覺到了害怕,面前這個男人在賜予別人死亡時的那種淡然,顯示了他絕對是一個鐵血無情的人。

「睡夢中能預測到未來的事情?」

葉天聞言皺起了眉頭,他自己曾經接受過麻衣傳承,知道這世上無法用常理解釋的事情有很多,倒有幾分相信女孩說的不是假話,但是葉天現在也無法確定江山說的都是真話,總不能讓她睡上一覺來確認吧?

想了一下,葉天開口說道:「你懂得周易八卦嗎?」

「八卦?是這個東西嗎?」江山歪了歪腦袋,看到桌子上有紙筆,走過去在上面畫了一個八卦的圖案,並且將代表八卦方位的字都寫了出來。

「居然還是同行眾人啊?」葉天愣了一下,八卦圖案雖然極為常見,但如果不是研究或者從事這一行當的人,很少有人能畫出來的,而且小女孩所寫的方位也是絲毫不差。

「我爸爸留有一本書,我在上面學的1江山弱弱的說道,她父母死後並沒有留下多少東西,除了書籍之外,就是一些她未成年無法動用的金錢了。

「你倒是和這行有些淵源啊1

看著江山一臉惶恐的樣子,葉天不由笑罵道:「行了,你也別裝了,你知道我不會殺你的,甭擺出那副可憐樣子了。」

頓了一下,葉天接著說道:「是雷虎把你請來的把?他現在住在什麼地方?」

「他住的地方離這裡不遠,我可以帶你去的1江山年齡雖小,但死道友不死貧道這個道理卻還是懂的。

「真是不知死活,你跟我走一趟吧1

葉天搖了搖頭,問清楚了雷虎的住所后,拎起了手中的背包,說道:「走吧,別人既然這麼惦記著我,總是要去見一下的吧……雷虎所住的酒店,距離葉天並不是很遠,是約翰內斯堡最為繁華的一個地段,站在酒店房間的落地窗前,可以清楚俯覽整個約翰內斯堡。

不過此時的雷虎顯然沒有觀賞景觀這種心思了,他像是一隻困獸一般,在酒店房間內不斷來回走動著,「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什麼苗子龍和宋曉龍的的電話都打不通了?」

出於內心深處對葉天的畏懼,雷虎並沒有和苗子龍與傑瑞等人一起,但是雷虎一直都在和苗子龍聯繫,不過就在半個小時之前,兩人之間的聯繫突然中斷了,再聯繫宋曉龍的時候,卻發現他的電話也無人接聽了。

這讓雷虎心急如焚,他心中隱隱有一絲不安,但怎麼都無法相信,這世界上最好的幾支傭兵隊伍去對付葉天一個人,還無法將他擊殺,就是存在著這個心理,雷虎才一直守候在房間里的。

「不行,不能再等了,必須要馬上離開南非1

雷虎猛地從椅子上站了起來,不管這件事的結果如何,光天化日之下在約堡金礦這個旅遊景點製造殺戮,總是會引起相關部門注意的,南非已經變成了一個是非之地。

匆匆收拾好了東西,雷虎一把拉開了房門,整個人卻是像被施展了定身術,全身都僵持住了,站在那裡獃獃的看著門外,因為在他的面前,站著的正是葉天,葉天身邊的人卻是他請來的江山。

「怎麼著?雷虎,同門在這海外相見,不歡迎嗎?」

葉天臉上帶著淡淡的微笑,眼中卻是殺機四溢,他早就警告過雷震天和雷虎父子兩個,沒想到他對自己的怨念如此之深,過了這好幾年,依然對自己念念不忘。

「葉……葉爺1

雷虎結結巴巴的剛想喊葉天,話到嘴邊卻想起了葉天的身份,頹然往後讓了一步,看著葉天說道:「葉爺,是我雷虎心有惡念,死有餘辜,不過這事情和小丫頭無關,還請你放她一馬。」

雷虎以前在洪門中掌管刑堂,不知道處置過多少犯事的洪門子弟,本身也是個剛硬的角色,只是心胸過於狹隘,到了此時,對於生死倒是也看得開了,他不相信葉天能放過自己……周一,求月票推薦票啊!

。rq!~!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天才相師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