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相師 其他類型

天才相師

第七百九十三章風水牆

[更新時間]2013年02月14日 15:20 [字數] 343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華軍,還有多遠?」

雖然這輛八成新的越野車性能不錯,空調也很涼快,但此時正是南非最熱的時候,汽車行駛在柏油馬路上,車窗前面的空氣似乎都扭曲了起來,人坐在汽車裡就像是蒸籠一般。

酷寒和酷暑對葉天影響不大,但呆在這種悶熱的空間里,他也是有些不舒服,自從出了酒店上了車,一直都封閉了全身的毛孔,用內呼吸在體內循環著。

「趙先生,馬上就到了,前面那一片建築就是。」

和葉天不同,從小生活在南非的華軍卻是很適應這種天氣,對於他而言,乘坐越野車要比那種大巴車強的多了,人多出汗所散發出的臭味,要遠比炎熱的天氣更加讓人難以忍受。

「還真是警衛森嚴啊1

葉天目力極好,距離金礦還有一公里左右的距離,就看到在金礦的大門處,站著四個實槍核彈的警衛,另外周邊高高的圍牆上,全都拉扯了電網,每個拐角處還裝有攝像頭,幾乎沒有任何死角的存在。

「那當然,猛薩格金礦雖然開採的時間不是很長,但在開普敦,也算是比較大的金礦了。」

聽到葉天的話后,華軍笑道:「這座金礦有咱們華人的股份,要不然根本就別想進去參觀的,趙先生,記住我的話,進去之後千萬不要拍照,否則您的相機會被沒收的。」

「知道了。我根本就沒帶相機。」

葉天點了點頭,抬手看了下表。時針指向上午十點鐘,距離從酒店出發還不到兩個小時。猛薩格金礦其實距離開普敦也不是很遠,在華軍和裡面的人聯繫后,又經過一番嚴密的檢查,才得以將越野車駛入院子里,

車子剛剛挺穩,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就從院子前面的那棟兩層建築里走了出來。隔著老遠笑罵道:「臭小子,是不是看我好說話啊?每次都給老哥我出難題1

「這人面相倒是不錯。」

葉天抬頭在那人臉上看了一眼,中年人臉型稍圓,耳垂很大。笑起來像個彌勒佛一般,不過說話時那雙小眼睛是不是冒出的精光,顯示出這也不是個易於之輩。

「吳總,哪兒能啊,咱們華人在南非,能有幾個人比您混的好啊,只有到您這,才能顯示出華人在海外的風采呀1

干導遊的就是靠著一張嘴,華軍雖然年齡不大,不過恭維話說起來倒是一套一套的。這幾句話說的來人很是受用,眯縫著眼睛笑道:「你小子本事沒見漲,不過這張嘴是越來越甜了,中午別走了,我昨兒買了條鱷魚,還有個孔雀蛋,一起喝幾杯1

「這個,吳總,我今兒可帶著客人呢。」

華軍聞言有些為難。偷偷的看了一眼葉天,鱷魚在南非是常見的,一百多人民幣就能買上一條小鱷魚,不過孔雀蛋卻是不多,那味道很是鮮美,華軍倒是有些動心了。

「沒事,都是家鄉人,客氣個什麼勁啊?」

吳總爽朗的笑了起來,看向葉天說道:「小老弟是那地方人啊?中午一起喝幾杯,這他娘的鬼天氣,不喝點冰啤簡直就要人命了。」

葉天能看得出來,面前這位是誠心相邀,當下點了點頭,說道:「我是江蘇人,吳總,那就叨擾了1

「好,爽快,華軍給我說了,你要下礦去看看是吧?這事兒我做主了,回頭就給你安排1

「裡面坐一會,還要等半個小時下一批人才下礦,你到時候跟他們一起下去吧。」

吳總笑著拍了拍葉天的肩膀,轉身進了房間,在外面呆了這麼一會,他身上的那件白色襯衫已經完全被汗水浸透了。

走在後面,葉天輕聲向華軍問道:「華軍,這位吳總是個什麼來歷?」

「嘿,趙哥,吳總可不簡單,他在南非可是能呼風喚雨的。」

聽到葉天的話后,華軍翹起了大拇指,低聲說道:「吳總當年來南非的時候可是一窮二白,他最早在另外一個金礦打工……」

原來,吳總叫做吳德林,是福建人。

由於福建沿海,從數百年前,就有著漂洋過海討生活的習俗,有些城市裡,幾乎每家每戶都有親人在海外,而很多年輕人,十多歲就想方設法出國淘金。

吳德林八十年代初的時候,跟著一船人偷渡想去美國,不過中間出了點狀況,最後將這一船人給拉到了南非,那時南非的經濟非常的落後,大的金礦幾乎都掌握在白人手中。

吳德林當時和二十多個人進入到了開普敦的一個金礦工作,和別人賺錢寄回家中不同,吳德林卻是把他所賺的那些錢,都用於請客吃飯了,由於他生性豪爽出手大方,很快就結交了心黑人工人,融入到了南非當地生活之中。

在那個金礦里,吳德林整整幹了八年的時間,在工人裡面建立了極高的威信,也由此從下礦的工人做到了金礦的中層管理,這在當時南非白人掌控著的金礦產業中,還是獨一份的。

到了八十年代末期的時候,南非對於仍然在國內佔據著壟斷地位的白人愈發的不滿,因此也導致了一系列的社會動蕩,迫於壓力,英國財團不得不出讓一些礦產資源。

在金礦里幹了八年的吳德林動心了,他雖然沒有什麼資產,但是在南非華人圈中地位非常的高,一番籌集之下,居然也籌得了幾十萬美金,買下了兩個很不起眼的金礦。

不過這些英國人也是包藏禍心的,他們出讓的那些金礦資源,很多都是陷阱,所謂的儲量報告並不真實,絕大不分的金礦都是廢礦或者是品質不高的礦藏,儲量和可開採量根本就不對等。

但當時勘測技術有限,即使是英國人,也不能保證那些金礦都是廢礦,這就像是賭石一般,沒有開採之前,誰也無法預測出到底是富礦還是廢礦。

要說吳德林的運氣還真是非常的好,他所開採的第一座金礦,就產出了品質非常高的黃金,由此也得到了他人生中的第一桶金。

而到了1994年的時候,曼德拉成為南非首任的黑人總統,黑人從此真正成為南非這片土地上的主人,各種礦產資源也開逐漸的向世界開放。

吳德林就是那時候拿下的猛薩格金礦,當時這個不起眼的金礦並不被眾人看好,但是誰知道猛薩格金礦儲量之豐富,居然能在南非金礦中排到前十的位置,到現在開採了十多年,也不過僅僅產出了很少的一部分。

靠著這座金礦,吳德林積攢了驚人的財富,不過他還是像以前那樣,喜歡和工人打成一片,這也是天氣炎熱到四十多度他依然呆在礦場中的原因。

「能成大事者,身上必須要有人常人所不能及的品質啊1

聽完華軍的解說后,葉天對吳德林還真是刮目相看,短短二十年的時間,就能赤手空拳打下這麼大一份產業,這其中所要付出的努力和辛酸,遠非常人所能想象的。

吳德林進到辦公室就在忙碌著一些瑣事,忙完之後抬起頭笑道:「小趙,別聽華軍這小子胡扯,什麼礦業大亨啊,我就一土鱉,現在英語還說的磕磕巴巴的呢。」

「吳總太謙虛了,您身上的品質很值得我們學習的。」

葉天搖了搖頭,看著吳德林,眉頭忽然皺了一下,說道:「吳總最近身體不大好吧?」

葉天發現,在吳德林的眉心處,顴骨處,隱隱有些青筋暴露出來,這是火氣過旺的跡象。

「小趙是醫生?」吳德林愣了一下,看向葉天說道:「我最近身體是不太好,總是想發火,也查不出個什麼原因來,正想著過幾天再去檢查一下呢。」

「吳總,您這辦公樓是新蓋的吧?」葉天沒有回答吳德林的話,而是四下里打量了起來。

吳德林點了點頭,說道:「是啊,這裡天氣太熱了,我加多了一層,都裝上空調,工人也能舒服一點兒。」

「吳總,您在那礦洞的入口處壘上一堵牆吧,那地下傳上來的空氣不太好,會導致人生病的1

葉天抬頭往窗外看了一眼,心中頓時明白了過來,這處金礦地下未必就有靈脈,但是黃金也摻雜著一絲金屬性,黃金聚集的多了,自然而然就會產生金銳之氣。

吳德林的辦公室就在一樓,正對著那礦洞的入口,所以受到的侵蝕也是最大的,要是時間再長一些的話,他的肝臟就會受到無法治癒的損傷,恐怕最多還能有十年的壽命。

葉天所說的那堵牆,其實就是一個風水牆,可以將礦洞內溢出的金銳之氣格擋住,改變辦公室的風水。

「哦?還有這種說法啊?我明兒就讓人在那入口的地方修一堵牆。」

吳德林曾經在礦洞底下干過挖掘金礦石的工作,他知道常年下礦的人都活不長,用科學來解說就是礦石內的輻射所導致的,是以對葉天這番話倒是深信不疑……月14,祝朋友們情人節快樂,正太變小伙,姑娘變大嫂啊,對了,月中了,有月票推薦票的朋友還請投給相師!

。rq!~!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天才相師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