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相師 其他類型

天才相師

第六百零七章指點

[更新時間]2012年11月14日 10:15 [字數] 347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雷震岳此話一出,偌大的香堂之中頓時變得鴉雀無聲,就連適才還在慘嚎著的雷虎,也緊緊的閉上了嘴巴,一臉興奮的看向了父親。

雷震岳在洪門的威風不是靠嘴說出來的,而是真刀真槍拼殺出來的。

在五六十年代的美國,是黑幫發展的重要時期,每一天都會因為爭取地盤發生械鬥,雷震岳幾乎每戰都是身先士卒,衝殺在第一線,手上亡魂怕是不下數百人。

五十年代中葉的時候,越南幫大舉進入美國,密謀策劃將中國人趕出舊金山,接手他們已經發展的初具雛形的各個唐人商業街。

當時雷震岳和李松秋幾兄弟,在洪門之中只是中層人員,負責舊金山一條華人聚居街道的店面收數,還屬於不太起眼的小人物。

在一天下著小雨的傍晚,五百多個越南幫眾殺入到了這條街道中,一部分人砸搶各個店面,而另一部分人,則是負責追殺洪門安置在唐人街中的弟子。

一方面是有備而來,一方面卻是倉促應戰,乍一接觸,洪門弟子就損失慘重,李松秋和杜老大迫不得已,帶著人退入到了一家店面里。

恰好那天雷震岳外出了,當他得到消息后,派了一個小弟返回洪門求援,自己則是帶了三個人殺了過去。

當時的那條街道,已經徹底陷入到了混亂之中,還有一些店鋪被點著了火燃燒了起來,就在越南人準備點火焚燒李松秋所在的店鋪時,雷震岳殺到了。

身高一米九鷦潰手持一把開山刀,橫衝直撞的沖入了進來。

雷震岳全然不顧招呼到自己身上的兵器,完全是在以命換命,刀下幾乎沒有一合之將,殘肢斷臂橫飛,鮮血順著雨水。染紅了整條街道。

越南幫雖然人多,也被雷震岳殺的嚇破了膽,李松秋等人也從店鋪里殺了出來。

洪門之中雖然僅僅只有十多個人,但卻氣勢如虹。有如虎入狼群一般,沖入到越南幫中,殺得數百人節節倒退。

與此同時,洪門支援的人也趕到了,越南人丟下了兩百多具屍體狼狽而逃,這兩百多具死屍,怕是有七八十人都是死於雷震岳之手。

雖然雷震岳也是身中二十多刀。不過他是練武之人,每每在中刀之時都能避開要害,所以大多都是皮外傷,修養一番又龍精虎猛起來。

其後雷震岳更是帶著洪門子弟,將越南人殺的聞風喪膽,直接將他們趕出了舊金山。

事情雖然過去了近半個世紀,越南幫仍然不敢將勢力往舊金山發展,可見當年那場腥風血雨對他們所造成的陰影。

經過那一役。雷震岳等人也開始在洪門之中嶄露頭角,一步步的成長為洪門中堅力量,杜飛的父親和李松秋。更是成為了洪門兩任龍頭。

不過要是說起這半個世紀誰對洪門貢獻最大,雷震岳當屬首位。

雖然現在年過八十,但他依然是洪門當之無愧的第一紅棍,沒有人敢自詡能在武力上超過這位老而彌堅的老爺子。

所以在聽到雷震岳出言向葉天討教的時候,所有人。

葉天之前雖然表現出了異於常人的身手,但人的名樹的影,雷老虎這殺神的外號,可不是大風吹來的,而是千百場硬仗打出來的!

葉天再厲害,充其量不過是二十齣頭的年齡。心境和體力都遠不到巔峰時期,和雷震岳對上,沒有一人會看好於他的。

「老三,葉爺已經加入了洪門,就是洪門兄弟了,怎麼還是不依不饒?」

李松秋沒有想到雷震岳處置完自己的兒子之後。又把矛頭對準了葉天,不由心中大急,要說場中誰最明白雷震岳的武力,自然非他莫屬的。

別說是眼前的葉天了,就是李松秋身體完好的時候,在雷震岳手上也過不了十招,他動起手來根本就不像是個人,而是一頭失去理智的野獸。

「二哥,洪門之中嚴禁同門相殘,不過比武切磋卻是可以的吧?」

雷震岳雖然是個粗人,但也有心細的時候,正如他所說的那樣,洪門作為一個江湖門派,好勇鬥狠是其本質,自然不會禁止同門切磋較量的。

門派大了,加上又都是血氣方剛的練武之人,人和人之間自然也會產生矛盾,限於門規又不能進行私鬥,久而久之,這種切磋也就成了解決問題的一種渠道。

而刀槍無眼拳腳無情,比武切磋難免會失手傷人,所以在這種比試較量中,也有個不成為的規矩,那就是只要不死人,打傷打殘都不會被門規處罰的。

是以除了實在無法調節的矛盾或者仇恨,一般洪門中人極少會進行這種「切磋」的,而像雷震岳這種身份的大佬向人挑戰,更是絕無僅有的事情。

當然,一方挑戰,也要另外一方應戰才行,如果葉天不應戰,那雷震岳也不能上前動手,只能幹瞪眼生悶氣。

想到這裡,李松秋將目光看向了葉天,說道:「葉爺,老雷就這脾氣,您別搭理他,今兒諸多兄弟們聚在一起,咱們一醉方休1

「是啊,是啊,葉爺,雷叔和您開玩笑呢,酒宴已經擺好了,咱們這就過去吧1

杜飛也跟在旁邊和起了稀泥,他雖然和葉天動過手,知道葉天的功夫深不可測,但心中還是不怎麼看好他,因為杜飛在雷震岳手上吃的虧更大。

在杜飛五十歲那年功夫剛剛進入到暗勁的時候,曾經志得意滿的認為自己才是洪門現在的第一雙花紅棍,於是就想和雷震岳切磋一番。

當然,這是真正的切磋,並沒有仇恨私怨在裡面,只是晚輩向長輩的一種請教。

雷震岳當時就答應了下來,也沒邀請同門觀看,兩人直接就在雷震岳的院子里動起手來。

按照杜飛的想法,以他進入到暗勁的修為,即使打不過雷震岳,也能支持個百八十招,最後打成個平手吧?

可是沒成想,兩人這一動手,僅僅三招過後,杜飛就被雷震岳一記劈掛擊中了肩膀,雖然雷震岳只用了三分力,還是讓杜飛整整在床上躺了兩個月。

從那之後,杜飛再也不敢在洪門彰顯自己的武力了,因為只要有雷震岳在,這洪門第一紅棍的名稱,就不會落在旁人身上的。

「杜飛,小子給我滾一邊去,骨頭癢了想讓雷叔給松一松不是?」

雷震岳不敢指責李松秋,但是對杜飛可沒什麼好臉色,聽到杜飛的話后,蒲扇般的大手一握,關節炸響的同時,眼睛也不善的盯住了杜飛。

「得,雷叔,您當我沒說吧1杜飛苦笑了一聲,卻是不敢多言了。

杜飛可招惹不起這脾氣火爆的老爺子,否則他真的敢在眾目睽睽之下將其暴打一頓,杜飛可是雷老虎的子侄,揍他那是天經地義,不存在什麼同門相殘一說的。

「葉爺,怎麼著,難道令師善元真人那偌大的名頭,都是虛的不成?」

訓斥了杜飛之後,雷震岳看向葉天,冷笑著說道:「又或者是葉爺學藝不精,沒有學到令師功夫的精髓,不敢出來獻醜了?」

雷震岳雖然是借著那口怨氣衝破修為上的關隘,但他一生快意恩仇,兒子被人教訓了,當老子的自然要找回來,今兒說什麼他都要教訓葉天一番。

而雷震岳這番話說出口后,場內圍觀的那些人都是面色一變,看來這老頭子真是急了眼,居然拿葉天師父來激將了。

要知道,老派的江湖中人,講的是一日為師終生為父,即使是言語間對別人師父的不敬,往往都會造成不死不休的結果。

雷震岳說出這話,如果葉天再也不敢應戰,那他今日大開香堂之舉,只會成為一個笑話,怕是就連最普通的洪門子弟,都不會拿葉天當回事了。

「老三,……,唉1李松秋也沒想到雷震岳做的如此決絕,但他已經無法再出言相勸了。

「雷長老,久聞的大名,今日得見,果然是名不虛傳啊1

葉天往前站了一步,說道:「為人尚且算是秉直,託管基金算計宋家之事,今兒就算是揭過去了,葉某不會再找的麻煩1

「哼,少說廢話,這比試是應還是不應?」

聽到葉天提起那件事,雷震岳也不禁老臉一紅,他活了八十多歲,那是他唯一做下的一件虧心事。

葉天朗朗一笑:「既然想向我請教,葉某就指點一下吧1

雖然心裡對老頭已經是大有改觀,但雷震岳的話涉及了師父,葉天說不得還是要與他比試一番,否則等他回到香港,怕是大師兄也饒不過自己的。

「指點?哈哈,好,那就請葉爺指點一二吧1聽到葉天的話后,雷震岳先是一愣,繼而怒極大笑了起來。

雷震岳出道六七十年,和各國拳師動手切磋不計其數,拳腳之上從未輸過一招半式,眼前這個半大小子竟然敢妄言要指點自己?

ps:感謝xjbq兄弟成為相師的第51位盟主,咱也看到百盟的希望啦,哈哈,再次謝謝朋友們的支持,今兒繼續三更,月票推薦票都投來吧!!~!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天才相師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