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相師 其他類型

天才相師

第五百九十三章拜帖

[更新時間]2012年11月07日 14:31 [字數] 339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不……不行,這絕對不行1

聽到葉天的話后,杜飛面色大變,連連擺手道:「小爺,我雖然也想上位,但是殘害兄弟的事情,我做不到1

雖然在個人感情和私交上,杜飛更傾向於宋氏家族,但雷叔也是從小看著他長大的父執輩,以這種激烈的方式上位,杜飛無論如何都是不能接受的。

而且如果雷震岳父子突然死亡的話,必然會在洪門中掀起一場軒然大波,不管是誰最後成功上位,也都要把追查雷震岳父子死因的事情放在首位,杜飛自己就過不去心裡這道坎的。

「你倒是很講情義啊?」

葉天看了杜飛一眼,微微皺起了眉頭,宋曉龍的朋友,自然就是自己的敵人,可是沒有杜飛的配合,即使除掉雷震岳父子的話,宋曉龍還可以去找別人合作,這對於母親仍然是個很大的隱患。

葉天倒是想一勞永逸的幹掉宋曉龍,不過這傢伙太過狡猾,居然在自己等人到來之前就躲避到非洲去了,即使葉天對他也是鞭長莫及。

「小爺,我看就按您之前說的,先正式加入到洪門之中吧。」

看著葉天的臉色,杜飛小心的說道:「只要確定了小爺您在洪門中的地位,雷叔和雷虎他們就是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再難為你們母子的,那可是門中大忌……」

洪門弟子遍布世界各地,在杜飛有心的關注下,葉天在台和緬甸做出的那些事情,杜飛也都是知曉一二的,他深知面前這個年輕人剛才那番話可不是隨口一說的,葉天絕對是起了殺心。

如果葉天是個普通人,杜飛還可以當他在開玩笑,但葉天那奇門術師的身份,就讓杜飛緊張了起來。沒有人敢忽視來自奇門的威脅。

「好吧,那就先加入洪門好了。」

葉天似笑非笑的看著杜飛,說道:「洪門之中最忌以下犯上,要是雷震岳他們不尊長輩。我是不是就可以出手教訓他們呢?」

「當然,當然可以,小爺,您就不能把這心思放一放嗎?」

見到葉天殺意未消,杜飛忍不住苦笑了起來,看來等葉天正是拜帖入了洪門之後,他很有必要找雷叔去談談了。招惹上葉天這樣的對手,絕對會成為雷家的一個噩夢。

「成,先不提這事了,你等我一下……」

葉天站起身來,去到自己房間里,從包里拿出一張名帖返回到了客廳,對杜飛說道:「這是我師父親手寫下的入門拜帖,你切記一定要收好。等儀式完成後,這拜帖還是要歸還給我的1

現代洪門的入門儀式,已經變得簡化了許多。只要有人介紹,經過開香堂拜祖師的儀式后,就可以成為洪門弟子了。

但是在解放前,想要加入洪門青幫這一類的組織,卻是要麻煩很多,沒有師父的人,加入洪門后只能是個普通弟子,沒有任何地位可言。

而你要是想通過拜師加入洪門,規矩就要嚴的多了,首先要先經過三年的一個考察期。等到期限滿了后,再由師父開具入門拜帖大開香堂,這才算是正式的加入門中。

像這種洪門弟子,一但進入洪門后,他的輩分就會自動延續所拜師父的輩分,像是當年杜月笙和黃金榮等人。就是如此做的,他們在幫中尊崇的地位,也正是源自於此。

在葉天拿出來的這張入門帖子上,有李善元親手書寫他在洪門中的師承以及同門的名字,上溯三代,下面自然就是葉天了,另外在帖子里,還有李善元專用的隱語,這是驗證帖子真偽最為重要的一點。

要知道,洪門最早時是反清復明的組織,在清朝的統治下,他們所有的行為都要暗中進行,為了不被官府識破他們的身份,洪門中的博學之士,編造出了許多隱晦用語。

打個比方說,即使第一次見面的洪門弟兄,一見手勢動止,一聞「春典隱語」,一說「花亭結義」,則是兄弟也,即是生死之交,若原有仇恨也化為玉帛。

這種言談隱語和各種手勢所形成的縱橫系統,在世界上是其他任何秘密組織都無法望其項背的,洪門中組織性之嚴密,也由此可見一斑。

像李善元這種早期的洪門青幫大佬,每個人都有對應其身份的隱語,這些隱語都被寫入洪門典籍之中,只有掌管禮部的人才能知曉,他們可以通過對隱語的查詢,來確定這個帖子的真偽。

「小爺,您放心,我一定把這件事情處理好1

看的葉天拿出了拜帖,上面還有李善元的私印和隱語,杜飛頓時放下心來,有了這東西,即使有人刁難,他也可以據理力爭,而且洪門禮部自成一支,雷震岳父子也無法在其中搞鬼的。

「要幾天的準備時間?」葉天問道,他不喜歡現在這種很多事情都超出自己掌控的感覺。

「小爺,最快也需要一個星期……」

杜飛想了一下,說道:「洪門祖師爺弟子入門,這件事情一定會引起軒然大波的,怕是世界各地的洪門組織都會派人參加此次入門儀式的。」

如果是普通弟子入門,那儀式自然是能多簡單就多簡單,讀下門規敬香磕頭就完事了,但葉天不同,他要是加入洪門,必將成為洪門之中輩分最高的一個人,這勢必會吸引所有洪門大佬的注意,即使想低調都辦不到。

「一個星期?」葉天沉吟了一下,說道:「我希望這一個星期不會有人來打擾我們1

葉天深知幫會中人的行事手段,宋薇蘭身份雖然和洪門淵源頗深,但畢竟她還不是洪門中人,雷虎如果翻臉不認人的話,真有可能將宋薇蘭給「請」到另外一個地方軟禁起來,聽到葉天的話后,杜飛連忙說道:「小爺,您放心,我手下還有些能使喚得動的人,一定不會讓別人驚擾到這裡的1

洪門雖然設有刑部,但那只是洪門對外征伐和處置內部人員的機構,像杜飛這樣的洪門大佬,也都是有自己班底的,這悍勇之輩也是不少,否則早就被人吃的連渣都不剩了。

「行,那你去安排吧。」

葉天點了點頭,如果是他一人的話,他根本就不會考慮這些問題,但母親跟在身邊,葉天卻是有些投鼠忌器,在沒有解決雷震岳等人之前,他並不想和洪門發生衝突。

「是,小爺,我這就去安排1

退出總統套房后,杜飛才發現,自己的後背已經完全被汗水打濕掉了,杜飛活了六十多年,他還是第一次在某個人的面前緊張成這個樣子。

「阿炳,把你手下的人全部調出來,守住這個酒店的各個出入口,普通的客人你們不用管,但如果是門中有人前來,不要讓他們進去。」

下到酒店大堂后,杜飛對坐在沙發上等候他的一個中年人招了招手,眼中露出了一絲狠色,又補充道:「如果有人硬闖,堅決要攔住,只要別死人,放開了給我打1

「杜爺,自己人打自己人?」中年人被杜飛的話給嚇了一跳,舊金山可是洪門總堂所在的地方啊,杜飛如此做,不怕他這坐堂大爺的位置不保?

杜飛嘆了口氣,拍了拍中年人的肩膀,說道:「不要先動手,佔住了理就行,阿炳,洪門怕是要變天了1

「是,杜爺1阿炳點頭答應了下來,對於他來說,杜飛的命令才是第一位的,至於洪門,則是要排在杜飛的意志之後了。

「葉天,你是不是想動雷叔?」杜飛走後,宋薇蘭和安娜從房中走了出來。

「暫時不會,不過等我加入洪門之後,他要是還敢有什麼小動作,我不介意動用門規去處置他們的,雷虎不是刑堂堂主嗎?我看他如何自處?」

葉天冷笑了一聲,他對雷震岳的觀點還不是很差,但是對雷虎就沒那麼客氣了,這人居然想吞下母親所有的財產,就是不知道他的胃口有沒有這麼好了?

「那就好,其實我們是可以離開舊金山的,去到紐約,雷叔他們也拿我沒什麼辦法。」如果早知道雷虎和宋曉龍勾結想對自己不利,宋薇蘭就不會先來舊金山了,紐約那邊可還有一個亂攤子等著她去處理的。

聽到母親的話后,葉天頓時想起剛才安娜的話來,不由好奇的問道:「對了,媽,您手下還養著一些人啊?他們都是什麼人?」

「你怎麼知道的?」

宋薇蘭奇怪的看了兒子一眼,不過也沒隱瞞這件事,說道:「我在美國的黑水公司有些股份,並且用公司的名義組建了一個部門,裡面吸納的都是各國退役的特種兵,他們只對我一個人負責1

在九七年的時候,宋薇蘭投資了一個公司,這是一個是由美國海軍陸戰隊的幾個退役軍官組建的雇傭兵和保安公司,公司開業的時候,除了宋薇蘭這個幕後老闆之外,整個公司只有六名員工。

求推薦票,求月票,大哥大姐們賞幾張吧!!!~!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天才相師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