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相師 其他類型

天才相師

第五百八十七章同行

[更新時間]2012年11月04日 03:34 [字數] 351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去年的時候,葉天在香港布下了那逆天陣法,竊取了一絲東來紫氣啟動法陣,在陣法形成的那一刻,天地元氣震蕩,對於這個世界的氣運都有一些改變。

在那次傷勢痊癒之後,葉天曾經靜坐了三日三夜,進行過一番推演,他發現,在未來的幾年中,歐洲和北美等地甚至包括中國,都會發生一些災禍。

這些災禍有人為的,同樣也有天災,趨吉避凶最好的辦法,自然就是呆在京城這龍興之地不要外出了,所以聽聞母親這時間要出國,葉天是極力反對的。

宋薇蘭搖了搖頭,說道:「小天,這次媽出去了,以後就再也不會過問生意上的事情了,你和清雅給媽生幾個孩子,媽媽專門在家給你們帶孩子1

「嗯?話不可說過,不吉利,媽,這次你不能出去1

聽到老媽的話后,葉天長身而起,說道:「爸,大姑,小姑,你們先吃吧,我吃飽了,先回屋一下1

「你這孩子,怎麼和你媽說話呢?」

自從宋薇蘭和葉天母子相認之後,葉天還是第一次說話這麼沖,葉東平頓時不滿的嚷嚷了起來,卻是被宋薇蘭給拉住了,「東平,兒子也是為我好1

「薇蘭,葉天占卜的本事你是知道,他既然不讓你去,你就不要去了吧?」

等到兒子離開后,葉東平看著妻子的眼睛,說道:「再大的生意,也不及咱們一家幾口呆在一起來的重要啊1

這麼多年下來,葉天占卜問卦幾乎是算無遺漏,是以在聽到兒子的那番話后,葉東平也是滿心的擔憂,生怕這一年來的幸福生活會成為一場泡影。

「這……」

宋薇蘭聞言猶豫了起來,不過想想她一手打造出來的那個商業帝國,終究不忍心看著它生生被人毀滅掉。

沉吟了好一會。宋薇蘭開口說道:「東平,我把安娜帶上,另外再從黑水公司聘請幾個頂級的安保人員,安全問題是不用擔心的1

在京城定居之後。宋薇蘭就送安娜去京大讀書去了,平時也是住在學校里,只有周末才會回到四合院中。

葉東平搖了搖頭,說道:「這個你別和我說,能把兒子說通了,你就去……」

「兒子生氣了,等會再去找他說吧。大姐,小妹,讓你們看笑話了,來,大家先吃飯1

第一次見到兒子對自己發脾氣,宋薇蘭心裡也是很不好過,勉強露出笑容招呼眾人吃起飯來。

其實葉天並沒有生氣,他只是憂心母親這次出行。離開餐廳後葉天直接回到了自己的室里,從書柜上拿出了他最常用的三枚銅錢。

口中默念法訣,葉天將三枚銅錢擲於桌上。待到看清卦象后馬上又拿起銅錢再次擲出,如此六次之後,葉天方才停手,他所用的是六爻占卜法。

只是和普通的六爻占卜不同,葉天是以秘法相輔,在六次形成一卦之後,卦象就會自然的呈現在腦中了。

「嗯,天動地搖,宜防水難,自有貴人相助。可化險為夷遇難成祥?」

看到腦中的卦象后,葉天緊繃的臉色放鬆了下來,雖然母親此行不會太順利,但是也不會有殺身之禍的。

「這貴人是誰啊?」

葉天拿起銅錢又佔了一卦,卻是無法得到那人的任何信息,這讓他心中大奇。貌似得到祖師傳承后,這世間除了自己,還沒有葉天算不到的東西。

接連又擲出幾卦,那貴人都是隱晦莫名,甚至連其方向都無法推演出來,葉天的額頭已然是隱現汗跡,對親人占卜問卦所消耗的元氣,要遠甚於對常人施法的。

「怎麼可能啊?就是大師兄的凶吉,我也隱然能推演出一絲的1

收起銅錢,葉天沉思了起來,莫非這世間還真有高人能隱匿自己的信息,使得他一絲影蹤都把握不到?

「自己?***,我怎麼把自個兒給忘了?1

葉天忽然跳了起來,狠狠的在自己腦袋上敲了一記,要說世上有他推演不出命理的人,葉天自己絕對算是一個啊!

「難道這貴人就應在我身上了?」葉天將心一橫,重新拿起桌子上的銅錢,推演了起來。

一卦過後,葉天的面色蒼白了一分,第二卦完成,葉天的臉上現出不健康的紅暈,三卦擲出,葉天周身元氣激蕩,嘴角已然溢出了一絲鮮血。

「媽的,果然是卦不算己,僅僅推演三卦,竟然就受了點傷1

雖然受了點元氣反噬,不過葉天的臉上卻滿是喜色,因為他算出了,自己此次出去也是有驚無險的局面,倒是堅定了他那貴人的說法。

「葉天,媽能進來嗎?」正當葉天準備調理下傷勢的時候,門外傳來了宋薇蘭的聲音。

「媽,您進來吧1葉天連忙抽出一張紙巾,將嘴角的鮮血擦拭乾凈,這要是讓老媽看見,指不定又要大驚小怪起來。

「葉天,你別生媽的氣……」進屋后看到兒子臉色不太好,宋薇蘭以為他還在生氣呢。

葉天搖了搖頭,說道:「媽,我沒生氣,只是就事論事,這幾年國際上都不會很太平,盡量少出去為好,還有,您為什麼一定要去呢,電話不能解決嗎?」

占卜出了結果,葉天對老媽此次出去並不是那麼恐懼了,這才出言詢問起了原因,老媽並不是那種看重錢財的人,生意上的損失,她應該不是那麼在意的。

「我託管的基金出了點問題,之前的一個項目投資損失了近百億,集團股東對此意見非常大,我必須去查清楚這件事情,給他們一個交代的。」

宋薇蘭所掌握的那個財團,總市值要在千億美金以上,她個人只是占股百分之三十的大股東而已。

財團的其他股東,也都是在國際商界赫赫有名的商業領袖,並不能輕辱,所以投資出現了重達失誤,她的確有責任也有必要對此作出解釋。

而且這個商業帝國是宋薇蘭一手締造的,凝聚了她二十多年的心血,宋薇蘭也不忍心看著辛勞的商業大廈一夜之間坍塌掉。

「託管的基金出了問題,是人為的嗎?」

葉天雖然不懂商業,但他懂得人心,他知道母親所掌握的那筆財富,可以讓很多人做出鋌而走險的事情的。

宋薇蘭搖了搖頭,開口說道:「現在還不好說,那個基金是洪門一個大佬推薦給我的,他待我如侄女一般,這些年對我多有照拂,所以……所以我當時也沒多想。」

雖然口中說著不一定,但是宋薇蘭的臉色告訴葉天,一定是那位洪門大佬出了問題,否則以國外嚴謹的法律制度,那些基金即使想做出虧損上百億的投資都是不可能的。

「葉天,你別怪媽媽,等我把這件事情處理好,就再也不出去了,好嗎?」

好不容易認回了兒子,也得到了兒子的諒解,宋薇蘭並不想因為這件事情,再使得她與兒子之間造成什麼間隙。

葉天想了一下,開口說道:「這樣吧,媽,我最近也沒什麼事兒,要不……我陪您出國去轉一圈?」

聽到兒子的話后,宋薇蘭臉上露出喜色,不過隨之搖頭說道:「這……你和清雅剛結婚,陪媽出去好嗎?」

葉天笑道:「沒事,您出去最多也就一兩個月的時間吧?清雅能理解的,等她晚上下班了我和她說。」

有些事情,並不是身帶附身符或者法器就能規避的,當負面磁場達到一定的量時,什麼法器都不好使。

就如同一個身帶法器的人在戰場里,法器能護得他流彈不中,但如果是炮彈爆炸在他的身邊,那結果自然不用多說了。

當年在抗戰時期,奇門中人在戰場上的死亡率並不比普通士兵低,也就是這個原因了,否則葉天只要將那大齊通寶再交與母親不就行了?

不過宋薇蘭自是不懂得這些道理,遲疑著說道:「清雅不會不高興吧?」

「她敢?」

葉天故意瞪起了眼睛,繼而笑了起來,說道:「媽,沒事的,我經常往外跑,清雅早都習慣了的。」

「那好吧,你可不準欺負清雅埃」

宋薇蘭點了點頭,她也是知道兒子神通廣大的,這一趟有葉天相陪,事情或許還能順利一些。

到了晚上於清雅回家,葉天將要出國的事情給妻子說了一下,於清雅雖然有些不舍,但還是同意了下來,如果不是婚前請假太久,她都想和葉天一起去。

事情決定下來之後,宋薇蘭就開始讓人辦理葉天的出國手續來,同時將自己停放在美國的一架私人飛機,也調回了國內。

「嗯,怎麼感覺好像忘了什麼事情啊?」

在臨離開京城的前一天,葉天似乎有些心神不屬,忽然腦中一亮,卻是想起在結婚那天祝維風給自己說起的事情來。

葉天此行要先去美國,陪同母親往洪門總會走一圈,而如果葉天沒有記錯的話,祝維風所說的那個世界黑拳大會,似乎就是在美國舉辦的。

ps:第一更,這幾天的更新在凌晨和上午,話說咱能預支幾張月票不?等月中回來一定爆發讓兄弟們看爽,哈哈,沒月票投幾張推薦票也成!!~!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天才相師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