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相師 其他類型

天才相師

第五百六十七章故人子弟

[更新時間]2012年10月27日 20:10 [字數] 353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陶山奕六歲拜在南淮瑾門下,至今已經有三十六年的時間了。

南淮瑾一身所學甚雜,從佛道儒到中國傳統武術以及佛門術法,造詣都是極深,陶山奕自小跟隨南淮瑾,這一身功夫練得是精純無比。

這年頭奇門式微,不過在港台地區武術還是很盛行的,在三十八歲的那年,陶山奕就將功夫練到了暗勁,遍訪兩地高手,幾乎是未嘗敗績。

這幾年南淮瑾年齡老邁,一些對外的事物都是有陶山奕來打理的,他也見過不少老一輩的武術名家,但與其搭手,也是不會落在下風的。

所以在見到苟心家這個枯瘦年老的道人時,陶山奕並沒怎麼放在心上,但對方連手都沒觸及自己,僅是外放的真氣,就讓他無法對抗,這種功夫,他只在師父身上見到過。

不過師父的舊友,甚至包括在內地的一些故舊,陶山奕基本上全都認識,面前這個老道士卻是眼生的很。

「你師父十來歲的時候我就認識他了,不過倒現在也有五十多年未曾見過了。」

苟心家搖頭嘆息了一聲,半個世紀前的榮華富貴和赫赫權柄,盡都隨著歲月流逝而去,到了現如今,連老朋友都沒能剩下幾個了。

「我……我師父十來歲的時候,您就認識?」

陶山奕有些不可置信的看著苟心家,他師父已經年逾八十了,如果和面前這人是發小的話。那這個老道應該也是這個年齡。

只是苟心家雖然身體消瘦,但臉上紅光滿面,頭上發梢處隱然還有一絲烏髮,看上去最多也就是六十多歲的樣子。陶山奕怎麼都無法將他和師父那一輩人聯繫起來。

「當然認識,不過他可能記不住我了。」

苟心家苦笑了起來,對於在台的那些老朋友來說,他已經死去半個世紀了,恐怕他的名字也只是在這些人的記憶力偶爾會被響起吧?

「不知道真人俗家名字怎麼稱謂?」陶山奕十分恭敬的將腰給彎了下去,他知道自己師父相識遍天下,說不定還真有這麼一位老朋友呢。

「我字元陽,你告訴淮瑾老弟就行了。」

苟心家原本無意再去尋訪舊日老友的。不過既然碰見了,倒是無妨聯繫一下,畢竟那邊現在也不是蔣氏王朝的天下了。

「字元陽?咦,我……我怎麼好像聽師父提起過啊?」

陶山奕聽到元陽子這個道號的時候。就感覺有些熟悉,再聽到苟心家字是元陽,眉頭頓時皺了起來,他敢肯定自己一定聽到過這個名字。

~~-更新首發~~忽然腦中一亮,陶山奕脫口說道:「元陽。我想起來了1

陶山奕的聲音有些稍大,引得周圍的一些目光又看了過來,雖然酒宴尚未開始,但葉天所處的這個角落。已經隱然成為全場注視的焦點了。

陶山奕想到腦海中的那個名字時,臉上滿是不可置信的神情。壓低了聲音,問道:「您……您俗家莫……莫不是姓苟?」

南淮瑾作為當代的國學大師。終生致力於弘揚中國傳統文化,被稱為一代奇人,在世界各地都接受了不少的榮譽。

但是南淮瑾曾經多次給陶山奕說過,他多年前有一位摯友,不管是術法修為還是對中國文化的研究,都要遠甚於他,可惜那位摯友卻是英年早逝。

有一次重陽節的時候,陶山奕陪著師父在山頂小酌,南淮瑾喝的有幾分酒興,又提及了那位摯友,這次將苟心家的名字給說了出來。

那時蔣先生雖然已經去世了,但小蔣先生仍然還在,南淮瑾叮囑陶山奕不可在外面提起這個名字,那次之後,南淮瑾本人再也沒有提及過這件事。

距離那時也有二十多年的光景了,陶山奕早已將苟心家這個名字封存在了記憶深處。

練武之人終究記憶力非常人可比,在聞聽了苟心家在「字」后,陶山奕終於將這個名字想了起來。

不過此時陶山奕臉上的表情,卻是和見鬼了差不多,他沒想到在師父口中已經死去半個世紀的人,竟然還活生生的站在了眼前。

「你師父提起過我?」

苟心家雖然沒直接承認,但話中的意思已經是盡顯無疑了,「你師父曾經做過一段時間我的下屬,當時被人盯的很緊,是以我假死之事,他也不知道1

「真……真是您?」

陶山奕聽到這話,心中已然是確認了,因為師父確實提到過,他曾經跟著那人學到不少為人處世之道。

當然,對於苟心家的生平和具體的身份,陶山奕還是不知道的,畢竟苟心家的名字在那會的台/灣而言,還是一個禁忌。

「拜見師伯1

陶山奕再無遲疑,也顧不得這是什麼場合了,雙膝一屈,一頭就拜了下去,苟心家非比常人,他必須要行弟子禮的。

「這是幹什麼?起來1

苟心家沒想到陶山奕竟然在大庭廣眾下行了跪禮,一沒留神就讓他跪了下去,連忙單手將他給託了起來。

不過這一幕還是被眾多有心人看在了眼裡,不認識陶山奕的都是在嘖嘖稱奇,這都什麼年代了啊,還有見人跪拜的理解?

但一些認得陶山奕的富豪,卻是對那枯瘦老道上了幾分心思,南淮瑾是何等人物?能讓他的弟子行跪拜禮的人,那身份豈不是高的嚇人?

普通人只以為南淮瑾就是個研究中國文化的國學大師。

但是這些超級富豪們卻是知道,「南大師」所會的可不僅限於此,他在占卜問卦易經推理一道上,怕是並不遜於在場的這位「左大師」!

有些和左家俊交好的富豪,已經準備等會向左家俊打探點消息了。

宋薇蘭夫婦在那裡也就算了,這本就是豪富雲集的圈子,但怎麼又和這些風水相術流派的人扯上關係了?

「師……師伯……」

陶山奕叫起這個名字的時候略感有些彆扭,因為當世比他師父輩分還高的人,真的是寥寥無幾,他長這麼大也就是在幼年的曾經這麼稱呼過別人。

「師伯,您這些年是怎麼過來的?師父對您很是想念,每年重陽之時都……都會對您敬杯酒的1

陶山奕對當年發生的事情並不是很了解,但是他知道,每年南淮瑾重陽敬酒之時,其中有一杯必定是眼前這位老人的。

「淮瑾老弟有心了,他的身體還好吧?」苟心家嘆了口氣,難得這位老友還能記得自己。

「回師伯話,師父身體很好,上個月才去了美國,剛剛回到家裡。」

陶山奕頓了一下,遲疑著說道:「師伯,您……您為什麼不和我師聯繫呢?我能將您在這的事情告訴師父嗎?」

陶山奕也是走老了江湖的人,他知道江湖中人諸多避諱,苟心家既然不願意和師父聯絡,自然有他的難處的。

「呵呵,我當時隱居山林,都不知道你師父還在不在世……」

苟心家聞言笑了起來,「後來聽到淮瑾老弟的名頭,可是又沒有聯繫方式了,你告訴他吧,如果淮瑾老弟有時間的話,讓他來一次香港1

雖然世事變遷,能記得當年之事的人少之又少,但苟心家卻是不會再前往台/灣了,他的老友固然在世,可以前的仇家後人,在那個地方也是權勢不小的。

「好,我……我這就給師父打電話去。」

見到苟心家同意下來,陶山奕大喜,他不知道師父接到這個電話,得知原本已經死去了數十年的故友還在世時,會是個什麼反應?

「二師兄,您這就沒個安靜點的地方嗎?」

等陶山奕出門打電話后,葉天對著左家俊苦笑了起來,他對氣機的感應何等敏銳?那一道道射在他們幾人身上的目光,讓葉天從心裡感到不舒服。

「小師弟,你這走哪都要成為主角啊?」

左家俊笑了起來,說道:「要不,我回頭就宣布這風水局是你做出來的,怎麼樣?」

「得,二師兄,您要是敢說,這現在就拔腿走人。」葉天做出一副要起身的樣子,剛好看到自己的前方有四五個人走了過來。

走在最前面的一個人,隔著老遠就大聲喊道:「老左,你這次可是大手筆啊,那風水柱將沿海數十公里的元氣都吸納了過去,半山以後將成為港島的龍脈之地啦。」

左家俊聽到這個聲音后,眉頭微不可察的皺了皺,不過隨之就舒展開來,轉過身迎了上去,笑道:「易兄過獎了,雕蟲小技爾,入不得易兄的法眼的。」

「老左你太謙虛了,這東南亞第一風水師的名頭早就傳出去了1

來者哈哈一笑,話鋒突然一轉,說道:「就是不知道這個風水局是否真有那麼大的奇效啊?」

「莫非這就是所謂的同行傾軋?」

聽到那人的話后,葉天的眉頭挑了一挑,這人身上有元氣波動,肯定是一位奇門中人。

但此人尚且不能完全掌控那股真氣,在葉天眼裡,他的修為充其量也就是剛才的陶山奕相差不多。

ps:第一更送上,今兒還是三更,大家的月票推薦票,能投給胖子不?這都27號了,月票留著會作廢滴,有票就早投出來吧!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天才相師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