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相師 其他類型

天才相師

第五百四十六章事來

[更新時間]2012年10月18日 00:21 [字數] 355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怎麼,這其中還有什麼講究不成?」

宋浩天是何等人物,一見葉天擺出這副表情,心中頓時明白了幾分,自己剛才的話,或許犯了葉天的忌諱。

「得,不想讓我短命就少說幾句話吧1

葉天沒好氣的看了一眼宋浩天,說道:「一國之運,豈是凡人所能斷言的?天機泄露,又能是我這樣的人所能抗衡的?您活了一大把年紀了,我還沒活夠呢……」

古代的風水相師,大多數都是歸隱山林,只有極少的一部分,願意效力於帝王。

只是那些為帝王效力的術師,所言的國運推演,其實根本就是糊弄人的,像李淳風和袁天罡推演得出推背圖,但圖意隱晦莫名,一般人根本就無法讀懂。

後來李淳風和袁天罡知道他們犯了大忌,更是將圖文分離保存,並且刻意使得李、袁兩家成為世仇,以使推背圖無法合一。

但是到了明末清初的時候,一代奇人金聖嘆為推背圖作序並加以評註,將這流傳了數百年的圖文合一。

不過就在他做出這等事情之後,卻是殘遭橫禍,被以倡亂罪處斬,妻兒財產盡皆籍沒,整個家族煙消雲散。

而金聖嘆之所以遭此厄運,就和他妄解推背圖有脫不開的關係,由此推演國運這一行徑,也成為了風水行當中忌諱莫深的事情。

「還有這麼一說?」

聽到葉天的解釋后,宋浩天恍然大悟,他在位之時自然不能向和尚道士詢問此事,卻真是不知道這裡面的東西。

「爸,你什麼不好問,問這事幹嘛?看把這孩子急得?」

宋薇蘭也嗔怒的看向了父親,自己兒子才二十齣頭,難不成為了什麼國運,就要折損兒子的壽命?在一個母親眼中。就是世界大戰爆發了,也不比兒子性命來的重要。

「我問了,他不是也沒說嘛。」

對於女兒如此偏袒外孫,宋浩天不禁有些吃味。擺了擺手說道:「行了,你們娘兒倆回去吧,見到這小子我就渾身不得勁1

「成,在這招人厭,咱們走吧1

葉天拉了母親一把,走到門邊故意念叨了一句,「都八十多歲的人了。還想著老樹發新芽啊?渾身都是勁那豈不是二十來歲的小夥子了?」

葉天話聲不大,卻剛好能讓宋浩天聽到,頓時氣得老爺子連連頓了幾下拐杖,不過回頭一品味葉天這話,宋浩天也是笑了起來。.

俗話說人力不可勝天,生老病死乃是人之常情,自己閑來計較身體大不如前,這心態已經出了點問題了。

「葉天。少氣你外公,他也是八十多歲的人了,當媽求你的。行嗎?」坐在葉天開著的車裡,宋薇蘭一臉懇求的看向了兒子。

雖然對宋浩天當年的安排心有不滿,不過看著白髮蒼蒼身形影單的老父親,宋薇蘭心中還是十分的不忍,如果不是兒子說她不適宜相陪,宋薇蘭今兒都想搬進去住一段時間。

「你放心吧,老爺子身體還不錯,這幾年都沒有什麼事的。」

葉天看了母親一眼,說道:「他剛從高位上退下來,心頭有些鬱結。生氣發泄一下未必就是壞事。」

像宋浩天這種身份的人,平時能引起他生氣介懷的事情,還真是少之又少。

而且宋浩天一輩子都是身居高位,涵養之深遠非常人能及,自然也不會平白向工作人員發脾氣。

久而久之,心頭積鬱的負面氣場得不到發泄。對他的身體健康自然很不利,葉天這一番插科打諢,卻是讓宋浩天心頭舒暢了許多。

「那就好……」

宋薇蘭原本想讓兒子幫老父親調理下身體,不過想到宋家欠了兒子那麼多,葉天甚至都沒開口叫自己母親,嘆了口氣終是沒有說下去。

正月十五元宵節過完之後,於清雅的工作變得忙的起來,葉天一下子變得清閑了很多。

葉天準備三月初去香/港,眼看著沒幾天了,也就沒再亂跑,留在家中研習周氏一脈的占卜之術,心神疲憊之時,就和母親聊聊天,生活變得平靜了起來。

「葉天,媽媽準備將公司交給基金託管,不過我想把我自己持有的百分之五十的股份,都轉到你的名下,以後媽媽也不用這麼勞累了。」

這一日坐在四合院的花園中,宋薇蘭又舊事重提,苦口婆心的勸說起兒子來。

「您那公司託管已經完成了吧?」

葉天看著母親笑了起來,說道:「那些股份在你手上,要比在我手上好,這麼大一筆財富,難保有人不動心,我可不想整天被人追殺。」

從宋薇蘭回家之後,葉天這還是第一次如此直白的談起這件事,臉上的笑容也漸漸的轉化成了冷笑,他還有一個宋家的敵人尚未解決呢。

「小天,真是那孩子做的嗎?」宋薇蘭嘆了口氣,她聽出了兒子話中濃濃的怨氣。

作為一個掌管著數百億財富王國的領袖,宋薇蘭豈能察覺不到那些家族晚輩們的小動作?

只是一開始她並不相信這些晚輩會對兒子下毒手,等到台/灣那件事發生后,宋薇蘭才發現,金錢的確可以讓聖人轉變成魔鬼。

不過宋薇蘭也無法確定此事就是宋曉龍所為,加上又撫養了他二十多年,最終也沒能下得了狠心,只是將他調往非洲,遠離了集團核心層。

「這事兒您別管了,我會處理好的。」

葉天搖了搖頭,他不想和母親談及此事,因為在奇門術師的心裡,向來都是有仇報仇,從沒有放過敵人這一說。

而且葉天也相信,雖然宋曉龍現在遠離了母親,但是他心中的怨恨一定沒有絲毫的消減,如果不除去這個禍患,說不定以後連母親都會受到牽連的。

當然,這些話葉天不會對宋薇蘭明言,正想換個話題岔過此事的時候,葉東平的聲音響了起來,「葉天,電話,你二師兄打來的。」

對於兒子把自己老婆搶走了的事實,葉東平那是憤恨不已,等兒子離開后,自己一屁股坐到了妻子的面前。

「得了,有事要忙了。」

雖然還沒接電話,葉天心頭就有了一絲預兆,港島那邊一定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否則自己已經和二師兄約好了返港的時間,他斷然不會沒緣由打來電話的。

拿起話筒,葉天開門見山的問道:「二師兄,是不是出了什麼事?」

「呵呵,小師弟,你這占卜的功夫又見漲了埃」

左家俊爽朗的笑聲傳了過來,葉天心裡頓時一松,看來事情不太大,否則二師兄心情絕對不會如此之好。

沒待葉天追問,左家俊的聲音繼續傳了過來,「是這樣的,咱們修建風水球的那條路,出了一點小問題,我和你大師兄的意思,都是想讓你儘快回來看一看1

「出了點問題?」

葉天聞言愣了一下,「那條路早已暢通順達,不應該出事啊?二師兄,您和大師兄都解決不了?」

葉天知道,左家俊擅長占卜問卦,苟心家則是在陣圖上造詣非凡,二人加起來,其實不比自己弱了多少,一般的風水問題,應該是難不倒他們的。

「咳咳……」

左家俊咳嗽了一聲嗎,說道:「這事兒說大也不大,不過我和你大師兄都不太擅長那個領域,你過來看看就知道了。」

葉天點了點頭,說道:「那好吧,我訂明天的機票過去~~-更新首發~~,咱們見面再說。」

「怎麼了,小天,有事?」葉天回到花園中的時候,宋薇蘭看出了兒子的異樣。

「我要提前幾天取!

葉天歉意的笑了笑,說道:「那邊有些事情處理不了,我必須過去一趟,順便將工程給做完,就不能陪您了1

「好啊,男人年輕的時候就應該以事業為重嘛,整天窩在家裡像什麼樣子?」

宋薇蘭尚未說話,葉東平已經是拍掌叫好起來,兒子每天在家裡,他感覺自己地位大降,即使晚上和妻子聊天,十句裡面也要有八句提及兒子的。

「你怎麼不以事業為重呢?」

宋薇蘭沒好氣的白了丈夫一眼,雖然和兒子相處一個多月了,但這並不足以彌補宋薇蘭那二十年的感情。

「我……我這不是老了嘛……」葉東平訕訕的笑了笑,知道妻子看破了自己的心思。

「那工程最快三個月就能完工,話說港島也不遠,沒事的時候您二位也能過去度度假,南邊的天氣要比這裡舒服很多的。」

看到父母鬥嘴,葉天忍不住笑了起來,他很享受這種家庭的感覺,如果不是港島有事,葉天還真不願意離開。

「行,你先過去,下個月我和你爸也去1

聽到兒子的話后,宋薇蘭馬上做出了決定,至於葉東平,壓根就沒有反駁的機會,這娘兒倆一個比一個不拿他當回事。

去到前院喊了周嘯天,葉天讓他去訂了兩張機票。

周嘯天這段時間術法修為上的進展的很快,不過他還欠缺一些江湖經驗,葉天出門自然要把他給帶上了。

ps:咱們這推薦票是小二黑過年,一年不如一年啊,哥們姐妹們,新一天的推薦票投給相師吧!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天才相師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