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強逆襲 女生小說

超強逆襲

第99章 慫人不慫

[更新時間]2018年09月14日 07:25 [字數] 622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99

地下屠宰場並不大,前幾天這裡的冷氣設備壞掉了,下午才剛剛修好。

一些沒來得及適應冰冷環境的傢伙,此刻還穿著背心短袖,熱火朝天的擺弄著快要發臭的豬肉。

他們停手手中的活,愣愣的望著李止水,聽著老大一遍又一遍的發號施令。

轟走,對於一般人來說,當然是要把李止水從這裡趕出去的意思。

但是這兩個字從曾五的嘴裡說出來,卻有另一層意思。

當場誅殺。

一起跟曾五齣生入死的兄弟活的很小心,其中有些人還很年輕,雖然操著刀口舔血的行當,掙的錢多半貼補了家用,少數了無牽挂的才會用拿命換來的錢出去花天酒地。

殺人,他們不是不敢,只是覺得還沒到那個份上。

他們不會想到來的這個人手無寸鐵,就這麼貿然的死了,未免也太可惜。

他們擔心的是如果不按照老大的吩咐做,會是什麼樣的下場?他們很希望老大能夠改口,也希望自己能聽到另一個解決問題的方案。

可惜沒有,曾五的意思很明確,轟走就是殺了李止水。

李止水當然聽不出這其中隱含的意義,他還沒有表明來意,對方就這麼著急趕他走,分明就是心中有鬼。

不等想明白,有人已經提著殺豬刀沖了過來。

刀鋒從李止水的頭上掠過,削掉了他的一撮頭髮。

李止水並沒有當場還手,他覺得這些人從事的行業,肯定見不得光,如果識時務的話,聽他一句勸,從這裡走出去,他也不會為難,但要是有執迷不悟不肯走的,那就怪不得他了。

「我來只想找曾五問兩件事,跟你們沒有關係,別逼我動手1

李止水冷冷的看著一圈人,有的人手中拿著砍刀,有的人手中握著鋼管,個個凶神惡煞的樣子。

剛才一把殺豬刀未得逞的傢伙,站到一旁仔細的觀察著,沒敢再衝上來。

他們沒聽說過李止水的事,也沒見過李止水的人,之所以沒立刻動手,而是再等曾五再一次的發信號。

隨著曾五大罵一句,十幾個人操起砍刀鋼管,朝李止水撲來。

「住手。」

李止水猛喝一聲,巍然挺立,猶如立足於當陽橋上。

眾人只覺得耳膜一震,似乎失去了聽覺。

李止水也沒有想到自己的呵斥聲居然有如此大的震懾力。

「我再說一句,我是來找曾五的,跟你們沒有關係,不要做無謂的抵抗。」

已經意識到身體的變化,李止水料想這裡沒有人會是他的對手,給他們一次機會,未嘗不可。

可這些人並沒有聽從李止水的勸告,在曾五面前,他們要表現,才能得到賞識,才會有更大的發展空間,才能掙更多的錢給年邁的父母,給老婆孩子,給會所里的老相好。

「既然你們不聽勸,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沒有人聽他說的話,他也就沒必要嗦。

砰,迎面撲上來的一人手中的鋼管彎成了九十度,,緊隨而上的另一人砍刀斷成了兩截。

一旦打起來,沒有人會注意到這些恐怖的細節,他們只想衝上去把李止水砍成肉醬剁成肉泥才會停下來。

可以看得出,他們都是狠人,出手的動作也絕對的犀利,一點都不拖泥帶水。

不過他們膽子是挺大,可這身手,就值得商榷了。

既然不聽勸,李止水沒必要再磨嘴皮子。

幾分鐘的時間裡,十幾個人躺在了地上,大通房裡鮮血滿地。

當然,地上的血不是這些人的,也不是李止水的,而是那些遭到宰殺的牲畜,沒來得及流乾的血。

一幫人躺地上哀嚎不斷,對李止水只傷不殺還是心存感激的。

見勢不妙的曾五一臉的恐懼,跑到玻璃房搖電話去了。

「老闆,那,那個李止水來了,快把我這裡拆掉了。」

電話那頭響起一個年輕人的聲音:「你們都是飯桶嗎?我是聽說他能打,難道連子彈也能躲的過去嗎?」

槍,曾五是有的,不過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他是不會用的。

他這裡是中轉站,乾的活是給買家和賣家搭橋傳話,一旦生意成了,他從中抽成,至於雙方在哪裡交錢買貨,跟他沒任何的關係。

風險不大,收益自然也不高,他還沒到那種錢貨放到這裡由他支配的程度。

沒到玩命的時候,曾五還是很惜命的。

再說了,能夠盤下這個場子,他背後有人,他對付不了李止水,自然有人能對付的了。

老闆發話了,曾五殺心大起。

他從抽屜里摸出槍,朝外面跑去。

李止水沒有去追曾五,這裡雖然大,但一目了然,除了玻璃房是隔離出來的,其他的地方几乎一目了然,他也不怕曾五跑掉。

「你們,全都滾吧。」

李止水仍舊沒想把這些人怎麼樣,都是一幫不知死活的亡命徒,如果能一心向善從今以後改邪歸正自然是好事,但還是要執迷不悟一條道走到黑,下次遇到,就沒有這麼好的事了。

這些人當然不會聽了李止水一句話就能當真的,他們是曾五的手下,老大讓他們上,老大讓他們走,他們才能走,要是就這麼走了,以後可能就沒機會回來了。

「還不走,你們都得死。」

李止水咆哮著,兩隻眼睛噴射出一團黑色的怒火。

他只覺得胸口的濁氣越來越重,脾氣也越來越暴躁。

嚓,李止水揚起腳面,狠狠的踩在一個人的手臂上,發出一個清脆的響聲。

那人的手臂當場骨折,本來受傷不重,被這麼一踩,這條胳膊算是費了。

砰,李止水論起腳,踢開了面前擋路的另一個人。

那人的身子似乎很輕,被李止水這麼一踢,整個人居然飄了起來,直接飛出去五六米遠。

看到這一幕的人驚詫萬分,剛才那人少說也一百多斤,居然被李止水看似不經意的一腳踢飛了,他們心裡很不願意相信這個事實,可明明眼睛看的清清楚楚。

如果不是眼睛沒看錯,那就是李止水太強悍,惹不起。

在死亡面前,他們顧不了太多,而且李止水已經告誡過,再不走就得死。

他們不想死,就算老大說他們沒骨氣沒義氣都可以,命沒有了,說再多也沒用。

有人從地上爬起來,開始朝出口的梯子挪去。

有人帶頭,就會有人跟著。

除了剛才被踩斷胳膊和踢飛了的那個,其他人都有動作。

拎著槍走出來的曾五怎麼也不相信自己的兄弟會是這種人,關鍵時刻只顧自己逃命,把他這個當大哥的扔下來不管不顧。

「你們,你們還有一點良心嗎?」

曾五舉著槍嘶吼道。

他心裡其實也害怕,他聽說過李止水的事,打的王離夫不敢還手,背地裡不知道用什麼手段逼走了苗福鑫,雖然只是道聽途說,但也不是空穴來風,當他答應了那個買家的時候,才後悔自己做了一個錯誤的決定,所有後面的事讓林通辦的不倫不類,他也沒計較。

李家大院他惹不起,李止水他也惹不起,做做樣子就算了。

他沒想到的是李止水能找到這個地方,而且一個人把他十幾個兄弟全放倒了,猜測李止水如果不是在部隊里服過兵役,要麼就是學過功夫。

他管不了許多,這是他的地盤,如果今天因為李止水一個人把這裡鬧翻了天,沒人再會找他做生意,一個李止水都對付不了,失去的不僅僅是生意,是能力。

聽到曾五的呵斥,一幫小兄弟猶豫著,忌憚曾五的虎威,更忌憚李止水殺伐果斷的手法。

他們終究是沒再有動作,趴在地上的,蹲在地上的,還有提前動步已經摸到梯子的,全部愣在原地,聽候老大的發落。

「你們不要怕,讓我一槍甭了這小子,給你們報仇。」曾五一邊安慰著受傷的兄弟,一邊提著槍朝李止水走來,「你小子不是很難耐嗎?不是很能打嗎?來埃」

說話間,曾五走到了李止水的面前,黑乎乎的槍口對著李止水的腦袋。

李止水猛然瞪大著眼球,黑色的瞳孔顯得深不可測,眼睛死死盯著曾五握槍的手指。

他能感覺到,曾五的手指扣動扳機的一瞬間,他能躲的過去。

就是胸口是不是有一陣的污濁之氣,讓他覺得很難受。

「我也不是嚇大的,有本事你開槍試試看?」

李止水臉上沒有一絲笑容,說話的運氣冰冷至極。

到了腦袋被人拿槍指著的份上還這麼囂張,如果不是腦子壞了,那肯定是嚇傻了。

「別以為老子不敢。」曾五咬著牙說道,「你打傷了我這麼多兄弟,別想從這裡舒服的離開,不留下點什麼,我也不好像他們交待。」

要說曾五能混到今天的地步,絕對不是偶然,陷害林通,他也是氣不過才做的,雖然兩個人以前是兄弟,可自打他另起爐灶之後,一心想拉林通入伙,林通當時正沉迷在兩百萬的樂趣中,對曾五拋出的橄欖枝看不上,更沒有遠大的目光,曾五嫉妒心起來之後,乾脆一不做二不休,不能為我所用那我就毀了你。

即便到了這個時候,他還沒有忘記拉攏給自己賣命的兄弟,一起出生入死可以,誰要是想跑,別怪老子的子彈不長眼睛。

這幫兄弟知道曾五的為人,橫豎都是個死,與其苟且逃命,還不如拼一把。

尤其是曾五把槍抵到李止水的腦袋上,他們才放下心來,縱使你一個人再能打,難道能躲得過子彈?

「跪下。」

曾五看到兄弟們遲疑,那是他的話起到了作用,手裡有槍就能佔據上風,就能有話語權,在扣動扳機之前,他要揚威,他要立命,他要讓兄弟們看看,這個人也不是刀槍不入的。

李止水的臉上不再那麼剛毅,嘴角閃過一絲冷笑,頭向旁邊蹭側了過去,同時猛然抬手,握住了曾五持槍的手。

曾五後退一步,還是沒有躲過李止水伸手的抓捕,慌忙扣動扳機,這時候才發現李止水的那隻手如同鉗子一般死死的捏住了他的手指。

手指動彈不得,然後就是痛,最後居然發出了磕巴兩聲脆響。

剛才還佔據上風的曾五,陡然間落得個一敗塗地。

愣在原地的一幫兄弟詫異的面無表情,覺得很不可思議,一個人的手勁再大,怎麼可能把人的骨頭捏斷?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現在,我讓你跪下。」

李止水的聲音依舊冰冷,似乎比這個大型的冷庫還要冷上幾分,聽的人毛骨悚然,彷彿這聲音從地低下冒出來一般。

曾五沒辦法扣動扳機,不得不把左手拿出來幫忙,手還沒伸出來,被李止水左手一把捏祝

他現在的感受是兩隻手被兩隻鉗子卡住,動彈不得。

要說曾五是個狠角色,一點都不假。

這小子膽大心細,從來不打無準備的仗,雖然沒有見過李止水,但是他從側面對李止水做過了解,知道李止水的能耐后,也就不在乎林通對李家大院的小打小鬧。

可這些只是片面的,今天照過面動過手,他心裡才開始發毛,李止水的能耐不是他能夠想象的,近在咫尺的槍都不能威脅到對方,他沒能耐再讓李止水服軟。

既然對方不服軟,只好自己服軟唄。

曾五跪下了,這個在兄弟們面前一直充當大哥的傢伙跪下了?

所有人不敢相信,他們心裡對大哥的敬佩隨著這一跪也崩塌的無影無蹤。

有些人是怕死的,曾五就是這有些人中的一員,他無牽無掛不錯,可在死亡面前,他還是害怕的。

害怕的結果是在兄弟們面前丟了臉面,可命跟臉面比,還是命比較重要。

李止水手腕翻轉,順勢奪下曾五手中的槍,瞬間發力,手槍土崩瓦解成碎片散落一地,連李止水自己都不相信,更何況別人了。

「現在,我們可以談談了嗎?」

雙膝跪地的曾五抱著兩隻變形的拳頭,連忙回道:「可以,可以,你想談什麼都可以。」

「好,你站起來。」

李止水從來沒有想過要壓制別人,即使林通陷害他偷東西,他也沒有想過要置林通於死地,看到林通現在的處境,他還幫助林通的家人,放在別人身上,這萬萬是不可能的。

所以李止水對曾五也是如此,對方既然服了軟,那就放一馬。

只不過這是他的想法,曾五未必。

曾五不是林通,一旦有機會,他從來都不想錯過,就在李止水把槍捏碎了的時候,曾五覺得機會來了,撿起地上的一把斷頭刀,照著李止水的小腹捅去。

他覺得自己的動作很快,應該能夠搶在李止水的前面。

可惜他錯了,他的動作在李止水的眼裡,慢了不知道多少拍。

斷頭刀擦著李止水的小腹劃過,割破了李止水的衣服,卻沒有傷及皮膚。

李止水陡然憤怒,兩隻本是清水的眸子,頃刻間滿是黑霧。

「你,你敢偷襲我?」

聲音不大,擰著脖子的李止水如同一隻暴怒的獅子,但就算這樣,還是沒嚇到殺心一直存在的曾五。

「偷襲你又怎麼樣?老子還想殺了你呢?」

話音未落,曾五手中的到順勢來回,想給李止水來個開膛破肚。

他的動作在李止水的眼裡簡直如同嬰兒一般緩慢,刀鋒未至李止水的小腹,手臂傳來一陣刺痛。

那一拳不偏不倚,正中他的肩頭。

曾五手中斷頭刀當落地,一條胳膊失去了知覺。

李止水根本沒有給曾五喘息的機會,隨後而來的一拳正中腦門。

轟然倒地的曾五眼冒金星,七八個顏色在眼前閃過,紅的黃的綠的藍的都有。

啪,李止水一腳踩在曾五的臉上,冷冷的說道:「現在,我問你兩個問題,你要如實的回答我。」

快要昏死過去的曾五沒有任何反應,當然也沒有任何的迴音。

「你在裝死嗎?」

李止水蹲下身子,提著曾五的耳朵。

一陣刺痛從耳邊傳遍全身的曾五馬上恢復了意識,再次求饒道:「你說你說,我,我把知道的都告訴你。」

曾五在兄弟們的前面一直都是個狠人,但今天的表現,確實讓兄弟們寒了心,狠人是站著死也不能跪著生,更不能在求饒的情況下還去偷襲別人。

寒了心的兄弟有的搖頭,有的在小聲哭泣,他們似乎在為心中的大哥惋惜,更是為自己不值,跟了這麼個人,心裡是該想想以後了。

李止水鬆開手,幾乎快要貼到了曾五的耳朵邊,然後問道:「林通為什麼會吸毒?是你害的吧?」

既然人家已經這樣問了,那肯定是有過調查的,曾五覺得沒必要在隱瞞,愣了一下之後,躺在地上點著頭。

啪,李止水一巴掌蓋在曾五的臉上。

「好,第一個問題通過,第二個問題,林通讓人去李家超市鬧事,也是你指使的吧。」

「是是是,這是我的主意。」

第二個問題曾五沒有半點的猶豫,如果要是讓李止水看出他背後還有人的話,那他今天絕對別想活下去。

「很好,我現在要告訴你的是,第一,林通欠你的錢,一筆勾銷,第二,對李家大院,別在有任何的想法,聽明白了嗎?」李止水很少用這種古怪的語氣說話,陰陽難測,語調高低不平。

「明白了明白了,你說的我字字都記在了心裡,你放心,我發誓,你說的我會照做的。」

曾五聽了這兩個條件,已經判斷出李止水不會要他的命,小雞啄米似的點著頭。

「好,你們乾的破事,我就當沒來過也沒有見過,至於以後,希望你好自為之。」

李止水丟下一句話,徑直朝樓梯走去。

徘徊在出口的一幫人看到李止水走過來,紛紛讓開了一條路。

尤其是已經抓到樓梯扶手的傢伙,鬆手退開到一邊,彎著腰,恭敬的送李止水出去。

等李止水走後,揉著臉的曾五爬起來罵道:「草,只要老子沒死,肯定會找機會幹翻你。」

(快捷鍵:←)超強逆襲 第98章 深入虎穴 超強逆襲目錄(快捷鍵:回車) 超強逆襲 第100章 武之明暗(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超強逆襲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