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強逆襲 女生小說

超強逆襲

第54章 一場陰謀

[更新時間]2018年09月14日 07:25 [字數] 896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54

悍馬一路上風馳電掣,李止水覺得還是慢。

他不停的催促著鐵蛋加快速度,同時詢問關於去夢會所的背景。

鐵蛋一邊開車,一邊講述著去夢的情況。

「去夢是一家私人會所,剛開業的時候,沒有人看好它,這兩年突然火的一塌糊塗,裡面設備先進,兼具餐飲娛樂洗浴休閑,覆蓋面很廣,很多有錢的年輕人喜歡到裡面玩,但如果沒有預定,來到這裡也進不去,他們不接待臨客,而且我聽說會所的老闆和嘶嚎酒吧是同一人。這裡檔次很高,按理說長鳴她們要去唱歌,不去ktv,怎麼跑到這個地方來了?」

鐵蛋簡單說了自己知道的,最後拋出了一個大大的疑問。

李止水微眯著眼,手緊緊的握著扶手,很快想到了到這裡來的始作俑者,肯定是楊長鳴的老師。

「再快點。」李止水沒有給鐵蛋答疑,因為他自己也不知道那邊發生了什麼事情,一切都得去了才知道。

「快了,前面拐彎就到。」鐵蛋放慢了車速說道。

去夢的招牌足有一百多平,在一條滿是同行的街面上,顯得出類拔萃,燈光閃亮,將門前的場地照的如同白晝。

李止水和跟屁蟲先下車,推開玻璃門,兩人一頭扎了進去。

迎賓小姑娘畫著濃妝,上前迎接道:「請問兩位預定的是哪個包間?」

「滾開。」李止水呵斥了一聲,繼續向前走去。

看到有不速之客闖了進來,旁邊的三個保安迅速向這邊聚攏。

「您好,這裡是私人會所,請報出您的姓名和預定的房間號。」

一名保安看似客氣,其實是在等待,如果李止水只是臨時來的,他們立刻得把人轟出去。

「我叫李止水,楊長鳴的哥哥,是你們這邊的人叫我來的。」李止水瞬間明白,簡單說明來意。

受到呵斥的迎賓小姐沒有因為客人的粗暴而感到沮喪,她們經常遇到這種情況,剛才有人交代過,遇到自稱是李止水的人,直接帶到房間。

「是熟客,剛才五哥交代過,我帶他們上去。」迎賓小姑娘諂著笑臉說道。

保安退下,迎賓姑娘在前面帶路,李止水和跟屁蟲緊隨其後上了電梯。

到了房間后,迎賓小姐推開門,伸手示意說了一聲「請進」,然後就離開了。

跟屁蟲把手中的楓葉貼到了走廊邊的牆上,雙手插胸,站在門口一動不動。

李止水抬腿邁進去,進門處靠牆站著五六個打手,莊嚴肅穆威武兇惡。

房間內一片狼藉,茶几的玻璃碎了一地,蛋糕四分五裂散落的到處都是,前後兩面用來唱歌的電視屏幕黑乎乎的,受到撞擊凹進去好大一塊。

一個穿襯衫打領帶的男人坐在沙發上,嘴裡叼著雪茄。

沙發斜對面坐著一個女人,披頭散髮低著腦袋,看不清長相。

幾個女生蹲在牆角,抱成一團瑟瑟發抖,楊長鳴也在其中。

雪茄男人朝門口看了一眼,然後揮了揮手。

馬上有一個打手,走到角落裡,捏著楊長鳴的肩膀,把人提了起來,拎到抽雪茄的男人面前。

李止水幾步衝上去,一腳踹飛了那名打手,口中怒吼道:「放開她。」

那名打手沒機會反應,身子突然飛出去,摔在牆邊。

雪茄男人眼中閃著一道光,隨後恢復了正常,詫異的望著李止水,指向楊長鳴問道:「你是她哥哥?」

李止水把楊長鳴拉起來,回道:「是。」

「很好,既然你來了,我也不想浪費時間,大家打開天窗說亮話,你妹妹砸壞了這裡的東西,得賠錢。」雪茄男人抽了一口說道。

李止水不加思索的回道:「可以,你開個價。」

「爽快,」雪茄男人站起身來,四處看了看,用夾著雪茄的手指點了點,「五十萬吧。」

「行,你先讓她們出去,錢我會一分不少的給你。」李止水回道。

雖說這裡的設備全部都是進口的,最多才值二三十萬,不過兄弟們出場都是要費用的,雪茄男人的工資也得從裡面提,他以為五十萬可能會是對方的底線,沒想到對方會這麼爽快的答應,不禁有些後悔沒有多要點。

「讓他們走。」雪茄男人揮了揮手。

剩下的三個女生哭嚶嚶的走到門口。

李止水檢查著楊長鳴的腦袋,問道:「他們打你了沒有?」

楊長鳴抬起頭,臉上肉眼可見的五指印不容多說,指著沙發上的女人說道:「哥,宋老師也被他們打了。」

宋亦秋就是那個披頭散髮的女人,目光獃滯的坐在沙發上,連打被嚇早已失魂落魄。

「好,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剩下的事情我來處理。」

李止水說完,牽著楊長鳴走到門口,對跟屁蟲說道:「你看好她們。」

跟屁蟲一把將楊長鳴攬在懷中,看到楊長鳴腫起來的臉龐,攥的小拳頭咯咯作響,恨不得馬上衝進去大戰一常

雪茄男人外號拐五,手底下幾十號人,他是這家會所老闆的親信,由於會所是私人地方,並不對外開放,他不知道這幾個黃毛丫頭是怎麼鑽進來,而且還能預定到房間的。

衝突是怎麼發生的,他已經不想去追究,現在需要處理的是賠償問題。

但他看李止水把幾個學生弄出去后,一直沒了下文,不免有些擔心,於是說道:「人也出去了,你現在可以給錢了吧。」

李止水側目瞪了拐五一眼,說道:「等等,這裡不還有個人嗎?」

「她?她不能走,除非你先給錢。」拐五沒同意讓宋亦秋出去。

李止水沒理會拐五,徑直走到宋亦秋面前,問道:「宋老師,你沒事吧?」

「我沒事。」

宋亦秋抬起頭,眼中噙著淚水,這是她第一次帶畢業班,以前的工作量沒有這麼大,進入作息時間規律的上班節奏后,有些不適應,碰巧楊長鳴這段時間學習成績有了飛速的進步,又趕上楊長鳴的生日,她就尋思著給楊長鳴過個生日,喝酒的時候,沒想到失手打爛了一個杯子,服務員讓她賠償一百元了事,本來宋亦秋是同意的,但楊長鳴站出來說這是敲詐,雙方起了爭執,服務員把楊長鳴推倒在地,宋亦秋看到自己的學生被打,給了服務員一巴掌,服務員出門叫來了一個同事,一言不合大打出手,兩個人架不住幾個小姑娘的撕扯,偏體鱗傷出去搬救兵,拐五聽說有人到這裡鬧事,帶著一幫人衝進來,也不管宋亦秋一個女人帶著幾個小姑娘,上去直接打臉,宋亦秋試圖反抗,奈何不是幾個大男人的對手,一番打鬥之後,房間里才成了這般慘狀。

李止水轉過身,看著拐五說道:「錢,我可以一分不少的賠給你,不過你打了人,這件事應該怎麼解決?」

「你先給錢。」拐五笑道,「一切都好說。」

「我還是那句話,事情說清楚了,錢一分不會少,說不清楚,一分都沒有。」李止水的語氣堅定起來。

拐五不知道這小子哪來的勇氣,敢在這裡討價還價,他諒李止水也跑不掉,坐回到沙發上,猛抽了一口雪茄,淡然道:「好吧,我也不怕你耍花招,怎麼個說清楚,你說。」

李止水把宋亦秋攙起來,將頭髮撩到耳朵後面,指著宋亦秋的臉說道:「她的臉,誰打的?」

「操,老子沒心情跟你在這裡嗦,快點掏錢走人。」拐五沒了耐心,蹭地從沙發上跳起來。

他沒有心情,李止水更沒有心情,他此時儼然把宋亦秋當成了杜榮寒,打在了宋亦秋的臉上,就是打在了杜榮寒的臉上,更是打在了李止水的心頭。

李止水不急於跟拐五爭辯,有跟屁蟲站在門口,房間里一個人也別想出去,所以他也就不擔心跟這小子多聊一會。

「這麼說,你打算只要錢,事兒不打算認了?」

李止水瞳孔聚光,盯著門口的幾名打手,隨時準備動手。

挪到拐五身後一名叫麻六的打手,似乎看出了李止水在拖延時間,湊到拐五耳邊小聲說道:「五哥,不要跟他廢話,我看這小子八成是個窮鬼,你要是不給他點顏色看看,他鐵定不會心甘情願的掏錢。」

拐五伸手制止,他心裡有數,做生意講究的是和氣生財,幾句話能說明白最好,能不動手盡量不動手,這也是老闆經常交待的。

「事兒,我認,大家各有損傷,誰也不追究誰?你看怎樣?」拐五攤開手說道。

「你說呢?」李止水臉色一沉,雙目如火炬般炙熱,嘶吼著,「告訴我誰打了她?」

門口的幾個小姑娘,經過跟屁蟲安慰一通后,情緒有所緩和,她們都還是學生,膽子比較小,起爭執的時候盡量站在外圍,所以並沒有受到太多的傷害。

楊長鳴就不同了,自打上次李止水說什麼把一切螻蟻踩在腳底下,楊長鳴目空一切,看不慣別人勒索敲詐,加上和跟屁蟲相處了一段時間,不分場合的人任性。

一個同學安慰楊長鳴后問道:「長鳴,你家很有錢嗎?我怎麼從來沒聽說過,你哥要是付不起錢,我們可怎麼辦呢?」

楊長鳴沒說話,只是狠狠的瞪了那個女生一眼。

「草,叫什麼叫,知道這是哪裡嗎?快點給錢,當心五哥生氣,打的你半身不遂。」站在拐五身後的麻六看不下去了,指著李止水的鼻子罵道。

「畜生就是畜生,總喜歡狗仗人勢,你敢告訴我是誰打了她嗎?」李止水嗤笑道。

「是老子打的,你咬……,」麻六搖晃著手指罵道。

李止水不等他話說完,探手過去,捏住了麻六的手腕,把麻六直接從拐五的頭頂扯過來,同時踢出一腳,直接命中麻六胳肢窩,只聽嚓一聲,麻六趴在地上,鬼哭狼嚎。

拐五看到兩名打手遭了不測,還是很淡定的坐在沙發上,只是心裡泛起了一絲擔憂,看來對方賠錢是假,想要給那個女人出頭才是真的。

「現在可以賠錢了嗎?」拐五問道,就算所有人都被放倒在地,他也不會忘記,錢才是首位。

「她的賬算清楚了,她們的,還沒有。」李止水指著門口楊長鳴和幾個同學。

拐五終於沉不住氣了,罵咧咧道:「我看你小子是成心來找事的?」

「不錯。」李止水冷笑一聲道。

「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拐五嘴角抽動,照著牆邊揮了揮手,「上,他這小子的腿給我卸了。」

這幫人不是剛才的馬六,他們不是軍人出身,和軍人也沒辦法相比,但經過大大小小几十次戰鬥的錘鍊,每個人都算這裡的精英。

李止水一個人掀翻了正多堂那麼多的硬漢,對付這幾個人綽綽有餘。

聽見老大召喚,牆邊的打手根本不講套路,蜂擁而上。

李止水把宋亦秋推到一邊,抬腳一腳,直接踢中第一個衝過來那個打手的下巴,那人脖子一歪,飄出了戰團。

這個時候剛好上來的鐵蛋到了門口,看到李止水驚天動地的一腳,摸了一下自己的脖子感嘆道:「槽,水哥厲害埃」

旁邊的跟屁蟲不屑道:「就這花拳繡腿還叫厲害?」

鐵蛋見識過跟屁蟲的兇狠,連忙閉上嘴,不敢爭辯。

第一個衝上去的人倒地之後,並沒有起到任何的震懾作用,剩下的人一點也沒膽怯,把李止水團團圍住卻沒立刻動手,其中兩個人手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把片刀。

呼,李止水只覺耳邊吹過一陣風,背後握刀的打手,舉刀橫劈而來。

李止水雙腳站定,身形一抖,躲過橫掃,同時揮出一拳,直接命中那人肋骨,啪嗒一聲,肋骨斷裂。

緊隨而來的後面一人如法炮製,只不過這次受傷的不是肋骨,而是手腕,在李止水凌厲一拳擊中后,手腕折斷,耷拉在手臂上。

最後一人空手而上,本想出拳偷襲,被李止水識破后沒機會收拳,兩拳相撞,傳出吧幾聲,手骨斷裂。

極短的時間內,拐五眼中最能打的幾個手下,現在躺在地上失去了戰鬥力,他不得不重新審視眼前的這個年輕人,心中泛起了嘀咕,這小子究竟什麼來頭?

貼牆站著的宋亦秋,從來沒有見過這種場面,捂上眼睛不敢看,七魂早丟了六魄。

最驚喜的莫過於楊長鳴的幾個同學,她們有幸和楊長鳴一起出來吃飯,本以為這是個和學霸近距離交流的好機會,沒想到生出事端,連宋老師也挨了打,現在看到楊長鳴的哥哥李止水,三兩下把人全部打倒在地,一個個的抱著在胸唏噓不已。

「哇,長鳴,你哥太棒了。」

「就是,一腳一個,一點都不拖泥帶水。」

「我要是有這樣一個哥哥該多好埃」

……

幾個小姑娘七嘴八舌的說著,完全沒有注意到跟屁蟲投來不友善的眼神。

「這算什麼?不過是花拳繡腿。」跟屁蟲沒好氣的說道。

見識過跟屁蟲威力的鐵蛋閉口不語,給幾個女同學使了好幾個眼色,她們都沒看到。

「哼,這位姐姐,你難道看不見嗎?那麼多的人,幾下就躺地上了,還不厲害?」一個膽大的小姑娘接話道。

跟屁蟲給了個笑臉,指著李止水,萌生了一個想法問道:「你們很崇拜他嗎?」

「是啊,對啊,當然了,」幾個小姑娘同時回道。

「如果我要是比她還厲害呢?」

跟屁蟲突然這麼一問,把幾個小姑娘問懵了。

不過她們馬上反應了過來,根本不相信跟屁蟲的話。

「我不信,你比我們也大不了幾歲,怎麼能和楊長鳴的哥哥比。」

「就是,你還沒有宋老師高呢。」

「不一定,我看這位姐姐骨骼驚奇,肯定是練武奇才,所以才會這麼,說,哈哈……。」

最後一個小姑娘說完笑出了聲,明顯是在嘲笑跟屁蟲。

跟屁蟲不想逞口舌之勇,她一般喜歡用事實說話,伸手把牆上那片楓葉按了一下,徑直走了進去。

回頭對楊長鳴說道:「小長鳴,不要怕,看姐姐給你報仇。」

楊長鳴點點頭,為小蟲姐姐的勇氣可嘉鼓著勁。

鐵蛋暗叫一聲不好,跟屁蟲一出手,不死也得見血,慌忙讓幾個小姑娘不要看。

拐五驚呆在沙發上,手裡的雪茄什麼時候熄掉也不知道,傻愣的看著地上躺著的兄弟,臉上先是驚奇再是發綠最後緩和,甩手把雪茄扔到地上踩在腳下,脫掉領帶笑道:「看不出來啊,你還是個硬茬,老子很久沒活動了,今天就讓你看看我的厲害。」

老大要動手,兄弟們不行,只有看的份,躺在地上的兄弟一個個的朝邊上挪了挪,騰出空來。

跟屁蟲本來就想給楊長鳴報仇,本來聽從李止水的安排,站在門口堵著路,怕裡面的人跑掉,現在裡面只剩下一個人,被幾個小姑娘三言兩語一煽,火氣蹭地上了頭。

拐五已經拉好了架勢,雙手握成拳頭,死死盯著李止水說道:「來吧。」

李止水笑了一聲,正要給拐五長長見識,跟屁蟲跳到了他的前面。

「慢著,讓他休息一會,我來跟你打。」跟屁蟲笑道。

拐五哼笑起來,拳頭變幻成手掌搖了搖:「一個女流之輩,滾開,我不想打女人。」

確實,拐五這句話說的一點沒錯,宋亦秋和她的幾個學生,包括楊長鳴在內,都是幾個手下揍得,他一般不動手,除非遇到硬碴。

眼前的李止水算是個硬碴,剛要給那小子點顏色看看,沒想到還有不知死活的。

跟屁蟲對拐五的輕蔑沒有放在心上,她扭過頭,說道:「去看看長鳴的老師,別嚇傻了。」

李止水沒辦法攔住跟屁蟲,既然她都來了,不讓她動手,回去肯定沒好果子吃,想想算了,走到旁邊拉著宋亦秋,走到了門外。

「鐵蛋,你把長鳴的幾個同學先送回去。」李止水說道。

鐵蛋早就不想在這裡呆著了,他不單單是害怕看到跟屁蟲的手段,更擔心的是水哥捅了這麼大的簍子,怎麼從這裡走出去才是問題。

「水哥,你要小心點,把這家點的老闆牽扯出來,後面會……。」

李止水打斷道:「辦好你自己的事,其他的不要多問。」

鐵蛋沒辦法,招呼幾個小姑娘下去坐車離開。

沒想到幾個小姑娘不願意走,說她們的老師沒走,她們也不走,其實她們的想法是,看看跟屁蟲怎麼把那個傢伙打倒的。

「這……。」李止水見說不動幾個小姑娘,只好把求助的目光看向楊長鳴。

有李止水和跟屁蟲在,楊長鳴的膽子大了很多,似乎忘記了臉上的疼痛,用一副俠女的口吻說道:「大家一起來,當然一起走,有福同享有難同當。」

李止水不再勸說,只好站在門口,時刻注視著走廊里的動靜。

不顧兄弟死活的拐五,輕蔑地瞅著跟屁蟲,道:「我再給你一次機會,你慎重選擇,別一會趴在地上,哭爹喊……。」

拐五「娘」字沒說出口,襠下受到跟屁蟲的一腳重擊,立刻夾著雙腿捂著襠部,臉上一片通紅。

站在門口的鐵蛋和李止水,和拐五同為男人,可以想象跟屁蟲那一腳帶來的痛楚。

「你,你個臭娘們,敢踢……踢我?」

鑽心的痛疼使他彎下了腰,頭上的冷汗瞬間爬了上去,很努力才說出話。

躺在地上的打手,全都用異樣的眼神望著跟屁蟲,老大出手很少是不錯,但從來沒有栽在過女人手裡,他們不敢想,要麼是這個弱不經風的女人太強悍,要麼是老大中看不中用,平時在他們面前表現的多厲害,其實都是唬人的。

瞬間失去戰鬥力的拐五,很想起身教訓跟屁蟲,無奈胯下劇痛,根本直不起腰。

跟屁蟲也沒有給拐五反擊的機會,揚起手肘,直接砸到了拐五的眼眶,眼角頓時裂開一個口子,鮮血順著臉龐流了下來,跟屁蟲緊接著抬起左腿,一膝撞擊到拐五閃過去的下巴。

嚓,拐五下巴脫臼,眼角流血,後仰著躺在了沙發上,半死不活。

別看跟屁蟲嗲聲嗲氣的,一旦動起手來,絕不含糊,若非有傻傻的性子,怎麼會連李止水都怕她,出手根本不跟你講套路,上來就干。

眨眼間的功夫,拐五喪失了戰鬥力,而跟屁蟲毫髮無損。

看的拐五那幫兄弟目瞪口呆,站在門口的幾個小姑娘,驚嘆的張著嘴巴,這不是拳頭巴掌打在臉上,也不是同學之間發生矛盾撕扯頭髮的小打小鬧,那是出手幾乎要人命的架勢。

「你不是要我哭爹喊娘嗎?說話啊?」跟屁蟲笑呵呵的走上前去問道。

拐五眼神獃滯,嘴巴歪到一邊,想說話也說不出來。

啪,跟屁蟲抬手給了拐五一個清脆的耳光,催促道:「說話1

拐五想死的心都有了,被打成這樣不說,還要這麼羞辱他,以後怎麼在兄弟們面前抬起頭。

「不說話是吧,信不信我閹了你?」跟屁蟲加重了語氣。

不等拐五做出任何反應,跟屁蟲一腳踩在了拐五的襠部。

劇痛再次襲來,已不能發出哀嚎的拐五嘴裡冒出幾聲怪叫,聽的人頭皮發麻。

鐵蛋早背過身去,不敢看這一幕,幾個小姑娘本來以為跟屁蟲實在吹牛,現在看來不是,那簡直是殺人,面對這種慘狀,不得不把眼睛悟了起來。

李止水走過去說道:「好了,差不多得了。」

「不,我還沒玩夠。」跟屁蟲嗲聲說著,一拳一拳的砸向拐五的臉上,「誰叫他欺負小長鳴,看你還敢不敢欺負人?」

拐五滿臉是血,眼窩凹陷下去,如同一灘爛泥躺在沙發上。

「你不走我們走了?」

李止水看說不動跟屁蟲,只好任由她留在這。

聽說留下她,跟屁蟲在拐五的衣服上擦掉血跡,拎著拳頭走到門口,若無其事的說道:「好了,我們走吧。」

幾個小姑娘緊緊圍在楊長鳴身邊,離跟屁蟲遠遠的,她們很後悔沒有聽李止水的話,非要在這裡看,這下好了,晚上回去不做惡夢才怪。

一路暢通的出了門,對於樓上發生的事情,樓下的人早有耳聞,連看場子的五哥都被修理的不省人事,他們沒有膽子上來攔人。

一輛車坐不下,李止水讓鐵蛋和跟屁蟲把三個小姑娘送回家,他和楊長鳴還有宋亦秋,打車回去。

活動了筋骨的跟屁蟲沒有任何的怨言,一骨碌爬到了副駕駛的位置,三個小姑娘上車之後,鐵蛋發動悍馬,離開了去夢。

李止水三人攔了一輛車后,楊長鳴說宋亦秋住在學校,讓司機先到學校,然後再回李家大院。

一路上,李止水再三追問宋亦秋要不要去醫院看看?宋亦秋連說沒事,李止水沒有再堅持下去。

到了學校門口,宋亦秋還是沒能從驚嚇中緩過神來,臉上不知道是淚水還是汗水,頭髮凌亂眼神無光。

楊長鳴這時候才想起來幫助老師理理頭髮,從上摸出紙巾,幫宋亦秋擦擦臉。

稍微緩過來一些的宋亦秋,狠勁的咽了一下口水,鎮定之後說道:「真對不起,本來想給楊長鳴過個生日,沒想到給你們添了這麼大的麻煩。」

「老師,你別這麼說,要不是我,也不會連累你挨打。」楊長鳴嘟著嘴,眼淚都快要出來了。

「宋老師,要是沒什麼事情的話,你進去吧,時間也不早了,明天我和長鳴再來看你。」李止水有很多疑問需要得到答案,但是有楊長鳴在場,他不好問,只有等明天再說。

「那我先進去了,你們回去的時候慢點。」宋亦秋捋了一下眼前的頭髮說道。

「嗯,宋老師再見。」楊長鳴擺著手說道。

一直向校園深處走去的宋亦秋,捂著臉上的傷,雖然很疼,但是想到一些事,嘴角居然咧出一絲微笑。

李止水看著宋亦秋一步三頓的走進了校園,拉著楊長鳴上了車。

「長鳴,你告訴我,過生日不在飯店吃蛋糕,為什麼跑到會所里去?」李止水覺得先問問楊長鳴當時的情況。

「哥,我現在臉還疼著呢,你就不要問了。」楊長鳴畢竟年齡不大,遇到這種事不能像跟屁蟲那樣一直很淡定。

「不行,必須現在說,今天你們在哪裡大鬧了一場,人家不會罷休的,如果不弄清楚,人家找你小蟲姐姐麻煩,我得心裡有個數。」李止水態度很強硬的說道。

楊長鳴看躲不過去,嘟著嘴不情願的說道:「吃飯的地方就在那附近,吃完飯準備要切蛋糕,可我那幾個同學說吃的太飽,蛋糕吃不下去了,宋老師沒有辦法,只好讓我們把蛋糕帶到會所里,說等會餓了再吃。」

「這邊ktv多的是,為什麼要去那家會所?」李止水繼續問道。

「我們本來是要去旁邊的ktv,我那幾個同學說去夢他們沒有進去過,才讓宋老師帶我們進去的。」楊長鳴已經顯的很不耐煩了。

李止水已經看出來,想了想,說道:「最後一個問題,進會所的時候,有沒有人問你是不是提前預定了房間?」

楊長鳴想了想,很委屈的看著李止水,道:「哥,我頭好疼,想不起來了。」

「好好好,我不問了,一會到家,你媽要是問起來,就說是你打電話讓我還有你小蟲姐過去的,知道嗎?」

楊長鳴有氣無力的點點頭。

(快捷鍵:←)超強逆襲 第53章 長鳴有難 超強逆襲目錄(快捷鍵:回車) 超強逆襲 第55章 有事相求(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超強逆襲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