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強逆襲 女生小說

超強逆襲

第31章 老頑童

[更新時間]2018年09月14日 07:25 [字數] 364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31

人往往痴迷於一件事,很容易失去主觀的判斷,蘇梅就是這種人。

她的判斷都是主觀臆測,沒對李止水做過任何家世背景的了解,白白拆散了一對鴛鴦。

看到兒子拎著刀沖了出去,蘇梅慢吞吞的走了出去,她知道,就算兒子把李止水殺了,也不會判死刑的,她跟出去制止,只是不想讓杜榮寒知道后傷心罷了。

杜默軒追上了李止水,大喝道:「站祝」

李止水停住腳步,回過頭,笑道:「有事?」

「老子要宰了你。」說話間,杜默軒攥著刀沖了過去。

李止水一動不動的站著,他想不通,一個未成年人在行兇的時候,他的母親能站在旁邊看著而不站出來阻止。

襯衫茲拉一聲,刀子在李止水的小腹邊滑過,一條口子不深卻長,血一下子浸了出來。

本來這刀可以躲過的,但是李止水沒有,這一刻他想了很多,冷漠的女人,殘忍的孩子,杜榮寒在這樣的家庭能夠出類拔萃的成長,那得遭受多少的辛酸,如果自己還一味的糾纏,將會給杜榮寒帶來無盡的痛苦,長痛不如短痛,李止水決定放棄。

「爽了嗎?毛還沒長齊的混蛋。」

李止水捏住杜默軒的手腕,掄過去一巴掌,直接摑在杜默軒的臉上。

一直刀不離身的杜默軒捂著臉,他沒想到會一擊而中,以前亮刀子,還沒捅出去人家已經跑得沒影了,這傢伙為什麼不躲呢?

刀子當落地,驚慌失措的杜默軒跑到蘇梅的身後,躲了起來。

李止水捂著傷口,蔑視地看著站在門口的那對母子,笑了笑,然後轉身走到路邊,攔了一輛車離去。

烈日依舊炎炎,奈何心中涼涼。

李止水替杜榮寒有這樣的父母感到悲哀,轉念一想,自己何嘗不是一樣的悲哀。

他沒有去醫院,而是回到了四一路的公寓,房間醫藥箱里什麼都有,再說了,這樣的小傷,他自己能處理,不值得去趟醫院。

對著鏡子,望著那條長長的傷口,李止水笑了,滿身的傷疤,再多一個也無所謂。

接下來的幾天,李止水很少出門,中間去過一次公司,沒碰到葉明月。

沈利來過n次電話,但是被處於失戀期的李止水掛斷了,但那小子似乎沒完沒了了,一直打個不停,李止水最後無奈,只好關機。

在家悶了幾天,終於等到一個陰雲密布大雨剛停的傍晚,李止水閑庭信步走在西湖邊上。

涼風習習心中酸苦,誰人能解埃

一直苦尋的沈利出現在李止水的面前。

「水哥,你這幾天去哪了?打電話你也不接,去你家敲了好幾次門,鄰居說你不在家,我不知道你發生了什麼事,又找不到你,只好天天在這附近轉悠,沒想到還真碰到你了。」

李止水笑了笑:「最近有點事,不方便接電話,你找我有事嗎?」

「當然有事了,還記得上次你送給我的那幅《江堤晚景》嗎?拿回去后我爺爺看了,非說我是從你那裡偷的,逼著我還回來,我知道水哥你的性子,要是還給你,你肯定不願意,所以我就答應爺爺,一定請你上門做客,可我怎麼也找不到你,如果今天再找不到,回去爺爺肯定把我修理一頓。」

「你很怕你爺爺?」李止水問道。

沈利小雞啄米似的直點頭。

「那現在就出發,還能趕上晚飯嗎?」李止水這幾天沒什麼事,出去轉轉也好,順便考察考察沈利能不能擔當大任。

沈利沒想到幸福來的這麼突然,猛地一跳:「這麼說你答應了,好好好,你到路邊等著,我去開車。」

坐上那輛低調不起眼的車,李止水覺得沈利遇到他以來,確實有了變化,只是沒想到都快出了城區,還沒到地方,不由的心裡唐突了一下。

「你爺爺住哪裡?怎麼還沒到?」

沈利握著方向盤,盯著前方說道:「快了,其實也不遠,就在上次我們賽車的那個午潮山南邊一點,狗頭山。」

「你爺爺住山裡?」李止水有些好奇。

「是啊,他老人家喜歡清靜,退休之後就買了個山頭,造了幾間房子,家裡人都忙沒什麼時間照顧他,但是我一樣,我是一有時間就去看他的。」

前半句沈利說的眉飛色舞,但是後半句語氣明顯暗淡了很多,他也意識到自己的不一樣,其實是父母妹妹工作的工作上學的上學,而他則是無業游民一個。

繞著蜿蜒曲折的山路,車終於天快黑了到時候,停在了半山腰幾棟三層小樓前。

小樓門前的路對面是一座涼亭,涼亭的旁邊是一條從山頂流淌而下的小溪,幾尾小魚在一處寬闊的溪水中遊盪,岸邊坐著一個扎馬尾辮的女孩,望著水中的魚,手裡拿著畫筆正在寫生。

涼亭里坐著兩個老人,均是鶴髮紅顏,精神甚好,正在一尊石桌上大殺特殺。

沈利跑到其中一個留著山羊鬍的老頭面前說道:「爺爺大爺爺,你們讓我請的人來了。」

眼看敗局已定,山羊鬍對面的老頭,一把將棋盤打亂:「好了好了不下了,客人來了我們進去吧。」

「不行,別以為你把棋盤打亂我就記不得了,我還沒老糊塗呢,繼續下。」老頭邊說邊把棋子復原。

「爺爺,客人……。」

「你婆婆媽媽什麼,來就來了,讓他過來等著。」山羊鬍固執道。

沈利轉身面對已經走到涼亭里的李止水,攤了攤手。

李止水擺手擺手示意不礙事,靜靜地站在旁邊,看兩個人下棋。

退休之前一直處在正位的鄭姓老頭,從沈利還沒出生,就已經定下了大爺爺的身份,而那個名副其實的爺爺只能屈之第二,軍人的一身浩然正氣,豈能天天被人稱之為「二」,所以自從退休以後,他讓沈利只能喊爺爺,絕對不能喊二爺爺。

作為半山腰的主人,山羊鬍老頭氣勢正宏,以前被對面的老頭壓迫慘了,退休之後,想著怎麼也得翻身農奴把歌唱。

剛剛那盤棋,眼看鄭老頭回天乏術,剛好沈利過來,給了鄭老頭要求和棋的機會,山羊鬍豈會放過,硬是復原了棋盤,繼續。

兩個人棋盤上廝殺數年,身體原因,把賭注從輸了喝一壺黃酒的規矩,改成了輸了學三聲狗叫。??鄭老頭棋藝略高一籌,贏多負少,每次看到山羊鬍學狗叫,能笑的前俯後仰,今天他的手氣不佳,出師不利,兩顆大子淪為刀下鬼之後,棋盤上的形式已經很明朗,怕是神仙也難救活,只要他看著棋盤遲遲不動手,等到對方急躁時再求和棋。

沈利不懂象棋,只想快點把李止水介紹給兩個爺爺。

李止水深知觀棋不語的道理,只是靜靜的看著。

「你快點走棋啊,天都快黑了,難道還想留在這裡吃晚飯?」山羊鬍不耐煩的催促道。

鄭老頭縮回了手,抬起頭說道:「不是你讓我來的嗎?你不請我我會來嗎?」

「好好好,我請你來的,那希望你快點下棋,好不好?」山羊鬍急於求勝,暫緩不做口舌之爭。

「和棋吧,」鄭老頭歪著頭說道。

「不和,你的老將都被我包了餃子,這時候你怎麼好意思說和棋,下,快下。」

「老沈,你爺孫三個看我出醜就算了,還拉了一個外人進來,你安的什麼心?」鄭老頭蹭地站起來吼道,「實話告訴你,老子不陪你玩了。」

「你不陪我玩,我還不陪你玩呢。」說著,山羊鬍扒拉的棋子滿地都是,最後將棋盤掀翻出去好幾米。

「小沈子,你膽子肥了是不是?敢在老子面前動粗,當心我關你禁閉,來人,把他給我拉到禁閉室去。」

「還以為你是那個大司令啊,你現在已經退了,這裡是在我的地盤,你得聽我的,你你你趕快滾蛋,我不想看到你。」

「你放屁,你問問沈利,我還是不是他大爺爺?」

沈利無辜躺槍,剛想上前勸架,又退了下來,心裡矛盾的很。

李止水丟下四個字「不聞不問自然好」,朝著溪邊走了過去。

山羊鬍顧不得孫子在旁邊,扯了扯大褲衩道:「你跟我比大?老子自打入伍那天起,全班哪個不知道我的最大,你充其量算是根繡花針。」

鄭老頭顫抖著雙手,臉漲的通紅,氣的說不出話來,用手指了兩下山羊鬍,一屁股坐下,嘴裡只有出氣沒有進氣。

沈利看情況不妙,一個箭步沖了上去,從鄭老頭的口袋中,摸出一個藥瓶,倒出兩粒放到鄭老頭的口中,端起旁邊的水杯遞過去。

山羊鬍吹鬍子瞪眼:「沈利,誰讓你給他拿葯的,死了最好。」

「爺爺,你們都吵了一輩子了,能不能消停點?上次你被氣成這樣,不也是我拿的葯嗎?」沈利小聲的解釋著。

山羊鬍不再說話,抖著腿氣呼呼的坐了下來。

李止水怕壞了心情,懶得搭理兩個老頭的吵鬧,遊走到溪邊寫生的馬尾辮身後,駐足觀賞。

雖是素描,卻能看出功底,溪中魚兒躍然紙上,惟妙惟肖。

「兩個老頑童吵架,你都聽到了?」李止水問道。

剛才兩個老頭的聲音很大,不過這個女孩似乎沒有受到影響,按說這麼近的距離,能做到一點都不分心,完全不可能的。

「喂,姑娘,你好1

李止水再次搭訕,那姑娘還是沒有反應,不過手中的畫筆卻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難道是個聾子?或者又聾又啞?

(快捷鍵:←)超強逆襲 第30章 哪個了 超強逆襲目錄(快捷鍵:回車) 超強逆襲 第32章 發矇(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超強逆襲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