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狩 武俠仙俠

元狩

第七十一章 不可言說

[更新時間]2018年08月10日 19:12 [字數] 251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行了,程哥,我已經到家了,你也別看著了,回去吧!以後我的事情,你最好少問,少管。像這次,你都不該管我,被人看見了惹麻煩。去吧1

程浩囁喏片刻,忽然道:「我給你端些飯來1

劉恆擺手,想直說不要,但想了想,他笑著說:「剛才肚子上被踹了幾腳,這會子肚子疼,哪裡吃得下去。你不要理我了,回去吧,別讓嫂子擔心1

說完了,他轉過身去,並立刻關上了門。

矮牆的那邊,同樣沒有燈火,但能看見一個粗壯的婦人正站在院子里。

她沒有要幫忙的意思,但也並沒有著急地把自家男人叫回去。

靠在門上,劉恆聽見門外的程浩無奈地嘆了口氣,隨後就聽到了隔壁的門響。他這才咧咧嘴,露出一個凄慘的笑容,努力地咬著牙,手使勁地撐在小腹的地方,一步步地帶著些踉蹌,往堂屋去。

晚飯當然是不可能吃了。

沒力氣做,也吃不下。

回到自己的小床上躺下,屋裡屋外一樣的黑,他大口地喘著粗氣,雙眼茫然地盯著房頂漆黑的某處,整個人宛若一條被丟在岸上的魚。

這樣的打擊毫無疑問是巨大的。

他才剛剛從「變成廢人」的巨大打擊中掙脫出來,嘗試著想要在廢墟上建一個全新的自己,但所行不遠,就再次遭到了這樣的打擊。

這打擊並不可怕,只是一通毒打而已,但考慮鄭九龍就在大野城裡,這樣的事情,理論上他甚至是可以每天都做一遍的。

我該怎麼辦?

這個老問題,再次回到了心頭。

我到底還有沒有哪怕一條最曲折最難走的路,可以讓我從這樣的困境中掙脫出來,哪怕僅僅只是不受一個地痞惡霸的欺負,讓我可以做一個普通人,去得到一些普通人的快樂和安全?

好像並沒有。

或許,我可以去投奔那隻虎妖嗎?

在過去的日子裡,他心裡不是沒有生出過這樣的想法,但很快,他就自己把這個想法給否定了。現在更是稍微一想,就立刻棄之腦後。

這麼多年下來,他心裡很清楚一個道理:彼此若無親無故,對方憑什麼幫你?

而在自己沒有一定的實力和底氣的情況下,貿然跑去找一個知道自己底細的強大者投靠——你怎麼敢保證那虎妖不會把自己囚禁起來,成為他的取血之囚?

再說了,聽那人的口氣,無論是大野澤里的蛇妖,還是大堰山裡的虎妖,都是並不瞧在他眼中的。而劉恆並不會傻到以為他把自己廢掉之後只留下幾句話就走掉了,自己如果跑到大山裡去,想必他會立刻追殺過去?

根本就沒有絲毫的可行性。

必須靠自己。

只有依靠自己,才是真的掙脫的辦法。

黑暗之中,他伸出雙手,舉到自己的面前。

依稀能看到多年勞作辛苦帶給這雙手的磨礪:它們粗糙、多繭、骨節粗大,一看就有堅硬而有力。

但這雙手,現在卻是如此的無能為力。

他嘆了口氣,無力地垂下雙手。

渾身上下,幾乎無一處不痛。

腹部在痛感漸漸消退之後,飢餓的感覺又漸漸升起。

他擦擦嘴角,觸摸著那早就已經幹掉的血跡,卻無意間碰到了淤腫的地方,不由疼得倒吸涼氣。

但忽然,他想:我似乎有好久都沒有修鍊了?

是的,真的已經是好久了!

尤其是因為中間有了那一段陰鬱頹廢的日子,讓這一段時間顯得越發的久遠——從回到大野城的那一天開始,失望之下,自己就再也沒有修鍊過了。

它叫觀山海訣,但自己的這個身體,卻似乎根本就找不到可以觀山海的路。

不過,想想自己當初的想法,堅持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嗎?

雖然修鍊這功法的那段時間裡,自己根本就不曾有過絲毫的進益,甚至還讓自己每日都覺疲累不堪,但現在的自己,已經是這樣了,還能再怎麼樣呢?

而萬一持之以恆下來,有朝一日,自己能真的有所收穫呢?

…………

腦海中心念電轉,劉恆的眼睛一點點的亮起來。

他決定要重新開始自己的修鍊。

於是,他吃力地撐著床板坐了起來,又費力地盤膝坐好。

觀山海。

心神之內,那觀想圖依然如故。

只是似乎比自己最後一次修鍊的時候,感覺上又更黯淡了些。

劉恆深吸一口氣,與以前的每一次一樣,讓自己沉靜入觀想之中。

於是沉沉暗室之內,有一大團肉眼難見的淡青色的霧氣倏然聚集,那青色霧氣是如此的濃郁,以至於劉恆的觀想方起,他神識身處的那鏡像,便驀然地一下子明亮了不知道多少倍。

劉恆清楚地感覺到自己的精神為之一振。

這一次,那種「似乎有什麼東西正在進入自己的左手手掌」感覺,來得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要更加的清晰。而隨著觀想的進行,他神識深處的那女子身上的光芒,也開始變得越來越盛。

似乎就在忽然之間,劉恆覺得自己渾身上下都輕了三分。

是那種瞬間覺得自己想要飄起來的感覺。

這也是此前那麼多次修鍊的時候,所從不曾遇到過的。

腹內的飢餓感,一下子就消退了不少。

身上的皮肉痛楚,也似乎是一下子就淡了,近乎感覺不到。

他覺得這是自己把心神全部投入了修鍊所帶來的結果,於是越發的投入。

一股氣流沿著他體內的經脈迅速地遊走起來,只不過眨眼之間,就已經在他體內遊走一周,自右足下逸出了。

而沿著這道已經建立起來的循環路線,有淡青色的霧氣源源不斷地進入他的體內,並最終被轉化為淡黃色的霧氣排出身體。

這一次的修鍊,與往常每一次,都並沒有什麼不同,但偏偏,劉恆自己卻能清楚地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似乎正在發生著一些奇異的變化。

那種變化,極其微妙,近乎不可言說。

但這變化,卻讓劉恆覺得異常的舒服,甚至是享受。

那種感覺,就好像是饑渴之極的人,忽然得到了一瓢甘甜清冽的井水,你只管咕咚咕咚的灌下去,那水順著喉嚨下去,清爽舒暢,立褪燥熱,立解饑渴。

於是,這一次完全沒有絲毫的自我強制、自我勉勵,他完全是不知不覺地就沉浸到了這樣美妙的感覺中去了。

一直到天光漸亮,雄雞叫白。

(快捷鍵:←)元狩 第七十章 我誓殺汝! 元狩目錄(快捷鍵:回車) 元狩 第七十二章 光明(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元狩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