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明大丈夫

南明大丈夫

第468章踢皮球

[更新時間]2018年07月12日 05:12 [字數] 260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南京城,皇宮內,朱慈烺在大殿召見豫南來人。

李虎有些惶恐的跪在大殿中間,聽著朱慈烺頗為欣賞的說道:「高卿這次擊敗東虜,俘獲孔有德,讓朕十分欣慰。聽說高卿派你來南京,除了獻俘,還是為了催要軍餉是吧?」

朱慈烺與親信大臣,仔細的分析了高義歡這個人,覺得眼下高義歡還是值得拉攏地。

從高義歡的作為來看,不管他是不是朱全忠式的人物,至少他此時是抗清的。

在李自成滅亡后,南京朝廷聯虜平寇的策略,已經出現了動遙

雖說朝中主和派的人依然不少,但也有人逐漸意識到,必須要防備東虜了。

在這種情況下,只要有高義歡在,明朝襄樊一線便無憂,所以朱慈烺覺得高義歡可以用,甚至希望感化他,讓他對自己效忠。

因此他今日特意召見,前來南京獻俘的魏武軍將領李虎,來安撫高義歡的部眾。

李虎奉高義歡之命,押送孔有德來南京,同時看能不能要點東西回去。

雖說李虎跟著高義歡也見過不少世面,他同幾萬的韃子干過,戰場上死都不怕,可不知道為什麼,大殿上坐的朱慈烺,不過是個十七歲的少年,可是他確硬是不敢抬頭看一眼,說話都不利索,心裡慌得一逼。

聽著朱慈娘的話,李虎腦子一片空白,等旁邊太監提醒,才想起二叔的交待,忙磕頭道:「這~萬歲,大帥說為萬歲效命,艱苦困難點根本不算什麼,弟兄們就算每天只能喝稀粥,穿著破爛的戰襖,也要將韃子打走,光復大明的江山。」

朱慈烺畢竟太年輕,一聽這話,心頭便是一震,「再苦不能苦了將士們,朕先給精忠撥銀二十萬,糧二十萬石,犒勞將士們。」

南京朝廷並不富裕,不過左良玉一鎮,除了武昌附近的賦稅都歸左鎮外,每年朝廷還得供給銀四十萬兩,糧食二十萬石。

左良玉什麼都沒做,就拿這麼多錢糧,高精忠抵禦東虜,俘獲孔有德,只給這麼一點,讓朱慈烺有些不好意思。

李虎連忙謝恩,朱慈烺又說了幾句,然後用手將破了個洞的袖口,悄悄折進袖子里,揮手讓他離去。

李虎畢竟第一次見皇帝,心中忐忑得很,發揮不是很好,話都沒講利索,等退出大殿後,才有點兒後悔,沒找皇帝多要一些東西。

二十萬兩,還沒有這次大戰花費的一個零頭,根本不能補償魏武軍的損失,不過二十萬石糧食,還有點作用。

接下來幾日,李虎領著隨行的魏武軍將士,便在城內晃蕩。

豫南來的驕兵悍將們,穿著臃腫大棉襖子,渾身上下散發著一股濃濃的鄉土氣息和猖狂勁兒,他們吃遍南京的酒樓,睡遍暗門裡的娼妓,一邊等待嘉獎落實,一邊在南京城中亂逛。

李虎等了幾日,皇帝許落的獎賞,卻沒半點消息,於是幾人找到王世琮,王世琮又找到何騰蛟,去詢問撥給高義歡的錢糧,什麼時候發下去。

結果找到兵部,阮大鋮卻說旨意是收到了,但是兵部分文沒有,要錢糧只有到戶部去討,於是皮球又被踢到了戶部,而戶部又說今歲兵餉,早就撥到了兵部,又讓去找兵部。

李虎本來還嫌少,看著架勢,連這點都難拿到。

魏武軍中行政效率極高,李虎哪裡遇見過這種扯皮的,本來他見了皇帝,覺得朝廷也還不錯,現在好感全無,險些沒給衙門裡的官僚氣死。

在兵部和戶部踢皮球之時,南京城迎來了一件大事,皇帝親自下旨,定了孔有德的死刑,命刑部挑選老道的劊子手,對其施以碟刑。

南京天牢內,一大群兵丁湧入牢房,一群曾經被孔有德視為土雞瓦狗的明軍,如今卻耀武揚威不可一世的進了牢房。

自從被高義歡抓住,孔有德就曉得他會有這一天,因此早就做好了死的準備。

「哼,終於要殺本王呢?」孔有德坐在陰暗的牢房內,深上帶著厚重的枷鎖,冷笑連連,「本王早就不想活了,砍得時候麻利點,別耽擱大家的時間。」

來押人的一名官員卻笑道:「對不住了,這回還真麻利不了,陛下親自定的碟刑,請了從北京逃來的劊子手老刀劉,估計得折騰兩三日時間。」

孔有德聞語,頓時色變,當即就要咬舌頭,幾名錦衣衛早有準備,疾撲上去,刀柄猛砸,不一會兒,牙齒就給全部砸掉了。

錢謙益府邸,東林黨魁錢謙益癱坐在床上,他身上蓋著被子,嘴角留著晶瑩剔透的涎水。

正月間,南京的天氣還冷,錢謙益忽然聽見孔有德被俘的消息,議和希望更加渺茫,又見自己的弟子,對高精忠讚不絕口,已然被高精忠折服,一口氣沒緩過勁來,被活生生的氣得中風了。

錢謙益一倒,主和派立時人心渙散,東林黨內部原本由錢謙益來統一意見,現在意見也分裂了。

嚴格來說,東林黨並不是一個真正意義上的政黨,他們並非一個固定的群體,沒有嚴密的組織性,同時也沒有鮮明的政治主張,黨內的人,每個人的情況都不一樣。

這裡面有錢謙益一類人,也有解學龍,顧錫疇,孫承宗,李邦華,李若星,宋師襄這樣慷慨付國難的人,結構十分複雜,不能簡單定義。

錢謙益中風,東林的頂樑柱一倒,東林黨內部就有些不穩起來,為是戰是和,吵得不可開交。

幾個東林黨的要員,來看望錢謙益,見錢謙益一時半會兒好不了,只能搖頭離去。

這時鄭森又火急火燎的跑進來,見一個二十齣頭的美婦人,正照顧錢謙益,頓時眼睛就亮了,他走過去看了看床上的錢謙益一眼,然後盯著美婦人,「師母,老師好些沒有,都怪我不好,沒想到老師會這麼激動1

床上錢謙益嘴裡流著涎水,喉嚨里咕噥咕噥著,身子不停的顫動著,似乎有什麼話要說,不過卻又說不出來。

柳如是嘆了口氣,安慰道:「太醫說了,沒有大礙,不過能不能恢復也說不準,就算好了,也很可能會留下後遺症。」

鄭森頓時大急,「師母放心,有學生在,一定請最好的郎中,就算花再多銀子,也要把老師治好。」

柳如是微微點頭,「大木有這份心,就可以了。對了,你今日過來,可是有什麼事情?」

聽了這話,鄭森眉飛色舞,「師母你不知道么,今天朝廷要對國賊孔有德施以碟刑,真是大快人心啊!韓國公將孔有德送到南京,此舉大漲人心士氣,韓國公真乃我輩的楷模,我已經決定投筆從戎,投軍報國了。」

柳如是聞語,臉上露出一股英氣,笑道:「當今天下混亂,胡虜南侵,韓國公力敗虜兵,保衛一方,可以稱為豪傑。你要投筆從戎,師母支持你1

鄭森臉上大喜,躺在床上的錢謙益,喉嚨里卻咕噥的更加厲害~

本章完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南明大丈夫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