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婚侍女:辰少,早安 歷史穿越

強婚侍女:辰少,早安

第三百九十七章 恩師

[更新時間]2018年05月23日 18:15 [字數] 281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沈佳覺得有些不可思議,就單單今天一天,就遇到了無數件不可思議的事情。命運弄人,沈佳也不知道自己這樣的感嘆算不算是對的,可就是偏偏想要這樣感嘆一句。

命運不知道為何這樣雜糅著這些看似偶然的必然,零零碎碎的,密密麻麻向沈佳襲來。

是必然嗎?

沈佳不相信因果輪迴,但是啊,沈佳覺得自己無心插柳柳成蔭的善意之舉,在自己可以說是「窮困潦倒」之際,給予了自己饋贈。

站在自己的小陽台上,身處渺小的地方,遠遠的環顧著這座繁華不夜城。

最近,各式各樣的事情接踵而至,沈佳心神不由的算不上寧靜。

真的是,讓人困擾埃

夜光無情地傾斜,流露一地的華光。今夜的明月皎潔,彎彎月牙勾著人的情絲。

望月思人,沈佳不由得在這蒼茫月色中,想念起她的外婆了。她的外婆是否如今能夠和自己共賞這一輪明月,沐浴著清亮的月光,睹物思人,想念著自己呢?

「外婆……」

最近的事情越來越多,一個個不講道理地攪得沈佳心煩意亂。

沈佳小時候立志想要做一個優雅精緻的少女,人淡如菊,不失風情,也從容不迫。

這是她曾經的夢想,小時候,一個少女最美好的憧憬。

但是對沈佳而言。這些突然變成了可遇不可求,各種事情紛雜繁瑣,壓的沈佳喘不過氣來。

沈佳也覺得自己有點神經質了,曾經的傷痛,流產的疼痛,都在她這個肚子的小生命漸漸醞釀的時候,隱隱作痛地提醒她。

沈佳心意已決,她不可能喪失這個孩子了,她不可能重蹈覆轍。

她抓著冰冷的金屬欄杆,手心的一層薄汗,輕輕地滲透,浮在泛著冷光的金屬表面。

沈佳雙眼一陣迷離,今夜夜空明月高懸,卻無幾顆璀璨明星,沈佳的眸子也如是,星星一點點消失在沈佳的眼眸中,一絲絲地沉寂。

清冷的,悠揚的鋼琴聲合奏著薩克斯,吹響一曲幽靜的音樂。

是沈佳的鈴聲。

從口袋裡掏出自己的手機,沈佳定眼看了眼屏幕上的名字,曲老師。

曲老師是沈佳大學設計的導師,曲茹是一位身材嬌小的藝術學院出來的老師,她看起來就像個高中生一樣,但是她已經年滿三十五歲啦,但青春活力這樣的字眼放在曲茹的身上根本毫不為過。

「曲老師好1

沈佳收斂心神,摒棄自己剛才無緣由的悲痛。

沈佳明白,她遇到這些人,其實都是對她極好的。

「小佳啊,我聽羽娉說,你現在在g市,不知道你現在還好嗎?」

曲茹溫柔甜美的聲音縈繞在沈佳耳畔,讓沈佳一陣感動。沈佳在社交軟體上經常和曲茹交流溝通,她們時常聊天,沈佳真真切切地能夠感受曲茹對她的關切。

這種感情是做不了假的。

聽聲音,沈佳猜測曲茹剛下飛機,機場嘈雜和廣播那種公式化的聲音都理所應當地傳到了電話的另一段。

若不是將沈佳看的極重,曲茹也沒有必要剛下飛機就急忙給沈佳打電話。

「是的,我現在暫住在g市。」

沈佳真的可以說是十分感激了,但是她又有點愧疚,曲茹老師幫助了她這麼多,沈佳甚至覺得自己沒有幫助過曲茹。

沈佳有些無力的失落,她總是接受了別人的善意,她幾乎說是無法回絕,但是她又有多少能反饋呢?

「小佳啊,我有一個不情之請……」

電話那邊曲茹的聲音飄忽地變得極其輕柔細微了,是一種靜靜地沉默蔓延在她們周圍,曲茹聲音里一貫的活潑突然消失不見。

「曲老師,您是發生了什麼了嗎?或者說是,出什麼事了嗎?」

沈佳急切地詢問著,曲茹在她眼裡簡直就是她大學時光里的救命恩人。幫助她,提攜她。這些都是沈佳陰沉昏暗歲月里不可能遺忘的光亮。這樣的明亮,是沈佳絕對不想割捨的,想要去竭力保護的。

沈佳一手抓住手機,外面車水馬龍,人聲鼎沸,喧鬧得映襯著沈佳房間冷清著,惆悵著。

是一場寡淡的,沒有色彩的圖畫,醞釀著絕望的風暴。

沈佳走進了自己的房間,她的室掛著一盞小小的星星形狀的小夜燈,黃色明亮的光暗淡的搭在這逼仄的小房間里。

「沒有什麼事兒……」沈佳定是不相信這種欲蓋彌彰的話語,蒼白無用。沈佳都能聽出曲茹語音里掩蓋不了的疲憊,這種疲倦不同於舟車勞頓的勞累,而是自然而然,心生的疲倦,藏也藏不住,擋也擋不了。

「老師,你要是有事也別瞞著我…」

沈佳不忍心看著自己的老師這樣的痛苦,在自己的印象里,曲茹老師就是個活脫脫的女孩子,即使曲茹老師的外表看起來就是個軟妹的小姐姐,但是你覺得不能否認她內心的強大。

在沈佳躊躇糾結的時候,她總是會用曲茹老師的事例來支撐自己,鼓勵自己。

「我…小佳你還記得曲綾嗎?」

沈佳的記憶閃了閃,她怎麼會不記得曲茹的兒子曲綾呢?曲茹老師進學校剛沒多久就離婚了,自己獨自一人撫養著自己的兒子,那個時候曲綾還小,才兩三歲。有時曲茹老師忙的抽不開身,就領著曲綾來學校,甚至他有時候會悄悄地溜進教室,乖巧地不成樣子。

「您的兒子?我記得很乖巧埃」

沈佳覺得那個孩子著實乖巧到可憐,沒有人可以否認這個小可愛是有多麼的溫順乖巧。當時在上曲茹老師的課時,曲綾好奇地悄咪咪地從沒有關好的後門偷偷跑了進來。

幾乎是沒有發出任何的聲響,就靜悄悄的,不吵不鬧的溫柔的站在最後排。

直到最後下課鈴聲悄然而至,最後一排的同學驚呼,「這是誰家的小孩子?」

粉妝玉砌的小寶貝撲騰著一步步從階梯教室走下來,揮舞著粉嫩的手臂,笑嘻嘻地跑了上去找到了在講台邊給人講解問題地曲茹老師。

那個時候,沈佳可以說是極其艷羨了。

在懷春的年紀,沒有少女會拒絕擁有一段完美的愛情,誕生下愛情的結晶。

理所應當的,如此乖巧的小孩子,沈佳也和當時許多同學一樣,憧憬的嚮往著。

這樣的愛情,應該是被神所祝福的吧。

所以說是艷羨不已了,這樣的愛情,這樣的幸福的家庭,當時可以說是沒有人不去羨慕曲茹老師了。

那段塵封的往事,沈佳不知道自己是第幾個知曉的,偶爾一次去曲茹老師家上交畢業作業的時候,她才發現曲茹老師的空蕩蕩的別墅里,只有曲茹老師和她的孩子兩個人。

那個時候,沈佳天真地發問著。

「為什麼老師您不去找個保姆呢?老師您找了保姆之後,這樣的話,現在不必要會如此令人難堪。」

當時,曲茹仍是微笑著的,輕飄飄地微笑,溫柔里蘊藏著沈佳看不透的聲色。

「可是我不放心埃」

寥寥數字,孤零零的燈光,傾訴著那些無法被書寫的時光,風輕雲淡地被曲茹一帶而過。

沈佳不願意用蛛絲馬跡去揣測這個她眼前敬業的,泛著母愛光輝的女人。

沈佳只知曉,她不僅僅是她的恩師,更是讓沈佳肅然起敬的慈母。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強婚侍女:辰少,早安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