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婚侍女:辰少,早安 歷史穿越

強婚侍女:辰少,早安

第二百八十一章 江邊

[更新時間]2018年05月23日 18:15 [字數] 246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反應真冷淡啊,這麼不給我面子么。」ma日o佯裝生氣湊近她。

「不不,我……只是有點累了。」沈佳有些低落地說道。

ma日o往剛才那對情侶看一眼,漫不經心地喝了一口咖啡說:「我看你是想華景辰了吧。」

「我沒有1

「呵。」他忽然伸出手,惡意捏住沈佳的臉頰,輕扯起來。

沈佳被他扯的嗷嗷只叫,伸手去拍他:「ma日o放開我啦1

兩人男帥女美,身高也極為出眾,他們吵鬧動靜吸引了許多路過的人的側目。

年輕的小女生紛紛向兩人投來艷羨的目光。

ma日o眼珠子一轉,像是想到什麼,放開蹂躪她的手,湊到她的面前說:「小佳,為了玩的更加盡興,不如今天我就充當你一天的男朋友。你想要怎麼撒嬌都可以,怎樣?」

沈佳揉著臉頰的手一頓,狐疑抬頭看了他一眼,眉頭微微蹙起:「ma日o,這個玩笑一點都不好笑。」

「可是你看,路人都把我們當成了男女朋友。」ma日o他湊到沈佳的耳邊,小聲耳語。

沈佳側目瞥了一眼路人,發現路人真的時不時往他們方向看過來。ma日o見她沒有反應,乾脆偷偷伸手摸她的腰。還沒觸碰到,下一刻立即被沈佳抓住手。

她眉毛輕挑:「趁人之危,嗯?」

「嘿嘿。我就是想和你開個玩笑。」ma日o訕訕地笑著,沈佳白他一眼不想理會。

ma日o盯著她纖細的腰肢,心裡痒痒的,沒有得手,他心裡怎麼也不甘心。

趁著沈佳轉身,他忽然撲了上去,一個勁撓她的痒痒:「嗯?那麼小氣,開個玩笑都不可以?」

「ma日o1沈佳又驚又慌,她最怕被人撓痒痒了,一碰她就受不了,哈哈大笑,到最後眼淚都飆出來了。

沈佳惱羞成怒喊了他名字,不甘認輸,也撓他的痒痒。最後兩人在廣場上追逐起來,環著整個廣場跑了一圈,兩人皆是氣喘吁吁。

周圍的人還以為他們在拍偶像劇呢。

ma日o率先認輸:「好好,我認輸了,沈佳大大你大人有大量原諒小的吧。」

沈佳肺部也是痛苦得很,不跟他一般見識,傲嬌地哼一聲,扭過頭不去看他。

ma日o齜著牙齒笑著摟著她的肩膀:「來來,我們繼續往下一個目的地走吧1

沈佳看著肩膀上的手,想說讓他不要那麼親密,會讓別人懷疑。可是在觸及他臉上的笑容時候便作罷。他大概是想讓自己提起精神,才這樣做。

她也得振作起來,不能讓ma日o擔心埃

兩人去了動物園,也去了富有特色的歷史街道,品嘗當地的美食。不要看ma日o表面看起來很高冷,和普通人格格不入,其實不過是大男孩的性格。

很容易和賣小吃的老奶奶熟絡起來,他操著一口不正宗的南方口音,把老奶奶逗得前仰後合。沈佳無奈看著他鬧。

末了,老奶奶還送兩個缽仔糕給兩人。

兩人一邊走一邊吃,因為昨天暴雨的原因,水位上升許多,風一吹帶來江邊濕冷的寒氣。

沈佳哆嗦一下,ma日o發覺了,把外套給她披著:「穿著,不然冷著了。」

他的動作不容拒絕,讓沈佳愣怔一秒,然後不可抑地笑起來。

ma日o奇怪地看著她:「你笑什麼。」

沈佳一邊笑一邊抹眼淚:「哈哈,沒什麼呀。只是發現ma日o你另外一面覺得很不可思議。」

「我還以為國際設計師,平時都是高高在上的呢。沒想到也是一位會逗老人開心,樂於助人的好孩子埃」她故意重重強調『好孩子』三個字。

ma日o一陣無語。

沈佳則是笑的眉眼彎彎。

ma日o跳到階梯上,坐在江邊,咬著缽仔糕說:「就算是高高在上的設計師,也是從貧苦家庭出來的。」

這下子無語的輪到了沈佳,他背對著沈佳,她看不清他的表情,但第六感告訴她,好像打開了什麼不得了的話題。

沈佳也跟著坐在他的身邊,含著缽仔糕。既然不說都說了,ma日o要想和她說就說,不想說就算。

兩人沉默地吃著,過了一會,沈佳吃得只剩下竹籤。

這才聽到身邊的人緩緩道:「我父親是國際鼎鼎大名的設計師,因為擁有天才的天分,性格狂傲,他出名以後被很多人視為眼中釘。一個個算計他,想讓他倒下。」

「在一場慶功宴中,他自認為自己最好的兄弟給自己下藥,他迷迷糊糊和酒店一個服務員上了床,女人不久后懷上他的孩子。他十分痛恨兄弟,也十分後悔。他功成名就,身邊還有個性格同樣狂傲的國際名模老婆,他不能為了責任而毀掉自己一生。」

「於是他給家庭貧窮的女人一筆錢讓她把孩子打掉,還有補償費。女人雖然很痛苦,但明白兩人不是同一個世界,便把錢收下來。只是男人沒有想到的是,她根本沒有打掉孩子,而是生了下來。」

「孩子長大以後,說他想要當一名設計師。女人當時十分驚訝,立即否決他的夢想。兩母子因此有了第一次嚴重的冷戰時期。最後是女人先服輸,讓孩子追求他的夢想。孩子開心極了,覺得母親還是最喜歡他的那個母親。」ma日o說著,冷笑一聲,「孩子實在是太單純,根本不懂世界的險惡。」

「孩子進入這個圈子,很快就遇見了他的父親。他無法忘記自己從來沒有見過的『父親』第一次見到自己模樣。奇怪,疑惑,震驚,還有厭惡交織在一起。他的長相和父親太像了,就像一個印子出來。」

「孩子開心極了,以為自己終於找到自己親生父親。把他帶去見母親。男人早已經搬到美國,有美國的綠卡。而母親卻居住在狹小黑暗的公寓,憑藉著臟累的活賺點錢供孩子讀書追求夢想。孩子以為母親終於能過上好生活……」

沈佳靜靜聽著,心裡一陣一陣緊縮,總覺得有不好的事情發生。

果不其然,他接著說:「男人卻當著孩子的面把母親打倒在地,拽著孩子離開,也不管他怎麼大喊大叫,徑直將他拖走。」

他的目光停留在湖面上,目光冰冷。

沈佳聽的一陣心驚,他所說的女人應該就是他的母親,孩子就是他。這都是他切身的經歷。

現在卻用如此平淡的語調講述,彷彿裡面的主人公並不是自己一樣。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強婚侍女:辰少,早安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