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婚侍女:辰少,早安 歷史穿越

強婚侍女:辰少,早安

第二百六十八章 無聲的威脅

[更新時間]2018年05月23日 18:15 [字數] 256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華景辰緊緊盯著羅淇淇,只見捂著的臉龐下面,悄然勾起了嘴角。

像是挑釁,又像是無聲地告訴他,華景辰就憑你,根本贏不過我。

華景辰和華國斌走了以後,羅淇淇站在門口眺望兩人離去的背影。看起來戀戀不捨的模樣。

羅市長嘆了一聲,搭上女兒的肩膀,沉聲怒道:「沒想到華景辰這個小子那麼不識好歹,竟然敢在我面前如此囂張。看來不給點顏色他看,他根本不知道害怕1

「父親,這件事,你不要著手,讓我來吧。」羅淇淇挺著腰,眼睛直直看著前方,眼神裡面卻是沒有任何感情。

「唉,到這個時候你還要包庇他,要說你什麼好呢。」他的女兒實在痴情了。羅市長搖頭想著。

羅淇淇安慰父親:「父親~你先回去休息吧,接下來的交給我吧。」她說著,嘴角勾起,心裡卻無比痛恨沈佳。

她狠狠地想,只要一天不除掉沈佳,華景辰的心根本不會放在她身上!

想要華景辰愛上她,首先得把沈佳給滅掉!

華景辰這邊,車子裡面的父子倆相隔無言。

華國斌全程板起臉,嘴唇緊抿著。蒼老的雙眼裡面閃著憤怒。可是車子裡面卻沒有一個人打算開口,打破這個尷尬的沉默。

華國斌從兜裡面掏出方正的紙袋,把裡面的葯全部吃完。情緒波動才平復一些。轉頭看著華景辰,發現他正看著窗外,下巴線條優美。

他深深看了華景辰一眼。

他這個兒子爭強好鬥,做事果斷狠戾。他決定的事情,這個做父親的也阻擋不了。所以他明白就算現在勸他,根本沒什麼用。

這時候,車子到達了目的地。

華國斌徑直打開車門,下車。揚長離去。

華景辰的視線這才轉了回來。他神色沉靜如水,沒有人知道他在想什麼。

陳輝從後視鏡中擔心地看了一眼華景辰,問:「華總,現在要回去么。」

「不,隨便開開吧。」

可是他能開到哪裡?

去找吳宸逸?

可是自從他來醫院,就無故的無蹤,那是華景辰見他的最後一面。那段時間華景辰的工作忙碌,根本沒有時間理會他。

等到想起他,他的秘書卻告訴他,吳宸逸已經幾天沒有過來公司。那是一個下午,一個來電約他出去,說介紹演員給他。這一去就是兩天。

華景辰心想他大概又醉倒在哪個美人鄉裡面。

陳輝也不知道要去哪裡,兜兜轉轉,車子開往了海邊。冬天的海岸,格外森寒,一眼望去海水灰濛濛的一片。

旁邊是正在建設的別墅區和景園。

這是華氏集團旗下的莊園,現在規模已經擴大到海邊。

他記得沈佳喜歡海,等到明年夏天,兩人便可以來這裡度假。若是她喜歡,兩人還能在這裡住下。

每天早晨在海鳥和海浪拍岸的聲音中醒過來。

華景辰往前走了幾步,發現階梯下面坐著一個人,沒有想到大冬天竟然還有人來看海。

真是奇怪的人。

毫不察覺把自己也罵進去的華景辰,不自覺往他的方向走幾步。等待靠近,他終於看清那人的臉,不是何覓是誰。

他滿臉的疲倦,眼下帶著青黑的痕。

看起來像是很多天沒有睡過覺一樣。

「何覓。」華景辰叫了他的名字,果不其然看見他背影愣怔了一下。

緩緩地轉過頭,憨實的臉出現驚訝的神色:「華總,不……現在應該叫你華董才對。你怎麼會在這裡。」

華景辰嘆了一口氣:「隨便,稱呼並不重要。」

「哦哦。」何覓訥訥地回答完畢,又移開了視線。

「你呢,為什麼坐在這。」華景辰選擇回答一部分問題,岔開他的話題。

「啊,我埃」他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實驗做累了,就出來歇會。說起來,我們公司還能堅持下來,多虧了華總。研發成功后,我一定第一個告訴華總你。」

華景辰眼神變得黯淡,他自嘲地笑笑:「你還相信我嗎。」

「昨天的新聞你應該看見了吧。」

華景辰也不懂自己為什麼會和何覓說這些話,可能是壓抑許久,想要找一個人傾談。

此話一出,何覓摸不著頭腦:「額,我昨天呆在研究室一整天,早上才出來。」

側面說明,他還真的什麼都不知道。

果然是理工男,他的心只放在研究上面,兩耳不聞窗外事。怪不得他的前女友會和他分手。

「我和羅市長的女兒傳出緋聞,媒體報道我哄騙羅淇淇開房,都討伐說我是個渣男。」華景辰神色淡漠,好似不是在說自己的事情一樣。

「這……」這可讓何覓尷尬了,他不過是一個普通的科研人員,雖然有過女朋友,但是交往時間總加起來根本不到幾個月。情商低如他,對這些緋聞呢,根本不知道從哪裡點評開始。

「沒關係,你直接把你想法告訴我吧。」華景辰淡淡地說。

「華總,你知道我只會研究,對這些東西根本不懂。」何覓哭喪著臉,「不過,我可以問一個問題嗎。」

「嗯。」

「華總你真的像媒體所說的,和羅小姐開房了嗎。」

華景辰回想起醒來第二天,床上的血跡,猜想應該兩人應該是做了。於是點點頭說:「嗯。」

「是你故意哄騙她的?」

華景辰又搖頭:「我當時喝醉了,不知道是她。」接著他深深皺起眉頭,和報道相反,反而是羅淇淇給他搞了陷阱,讓他踏空踩下去。

他完全被蒙在鼓裡。

「這樣啊,聽起來有點麻煩。夫人知道一定很傷心吧……你得好好向夫人解釋才行。」何覓感嘆地說道。

「你覺得她會相信我的話嗎。」

這是何覓遇到過最難的問題,他搔了搔腦袋說:「額,這個,其實最重要看華總你的心意不是嗎,每個人都有犯錯誤的時候,我計算時候總是算錯,一旦開始心煩意亂什麼都做不好,可是當冷靜下來,推翻再計算,最後還是能找到解決的出路。」

「華總你的人品如何我不做評價,但是我知道你一定是一位優秀的合作人。」

他不好意思看了華景辰一眼,裡面卻閃著信任的光芒。

華景辰走之前,腦海里還浮起他那一句『希望華總和夫人早日解開誤會吧,不要像我一樣,錯過就不能再挽回。』

他的心裡很亂,想要回去看沈佳,又知道如何面對他。

華景辰遣走了陳輝,一個人開車,他坐進駕駛位置時候,終於忍受不住,煩躁地捶了一拳方向盤,發出刺耳的鳴笛聲。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強婚侍女:辰少,早安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