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婚侍女:辰少,早安 歷史穿越

強婚侍女:辰少,早安

第一百九十七章 醉酒的景辰

[更新時間]2018年05月23日 18:15 [字數] 230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兩人之間一定有誤會。

吳宸逸煩躁地把酒喝光,所以他最討厭結婚,被亂七八糟的東西束縛,還不一個人自在逍遙。

當陳輝撐扶著醉醺醺的華景辰回家,小藍和跟來的僕人都震驚極了。

他們何時會看到過如此狼狽的華總裁。

華景辰踉蹌幾步,差點跌倒,小藍趕緊上去撐扶。她著急地問他旁邊的陳輝道:「華總怎麼會醉成這樣呀?」

這件事說來話長,他不由得怨念瞥了小藍一眼,還不是因為你的小姐嗎。

小藍對他的眼神感到莫名其妙。

吳宸逸在後面指揮道:「小藍,你讓林媽煮碗醒酒茶吧。你們去給少爺準備毛巾水盆什麼的,讓他洗個臉。」

眾人接到命令立即四處散開,各自去做自己的事情。

華景辰捂著額頭,看起來很痛苦的模樣。吳宸逸心裡沒有絲毫的同情,誰讓他喝了那麼多。還不聽勸,沒酒精中毒都不錯了。

「景辰,我來扶你上去吧。」吳宸逸伸手剛想撐扶,卻被他一把打開。

華景辰睨著眼,視線冰冷。

吳宸逸心裡一滯,不滿控訴道:「誒,我好心擔心你,你怎麼狗咬呂洞賓那。」

華景辰挺直胸膛,目不斜視往門口走去。如果忽略他腳下懸浮的腳步,看起來是沒有任何違和感的。

吳宸逸:「……」

他記起上一次見到華景辰酗酒還是他母親死了的時候,看到至交好友變成這幅模樣,他心裡說不出的惆悵。

他轉身對陳輝吩咐說:「你好好照顧他。」至於沈佳那塊,他該勸的也勸了。感情的事情,別人干涉不來,只能看兩人的造化罷了。

「話說趙管家呢,平日都是他出來接人的。今天怎麼不見了。」吳宸逸往周圍看一圈,發現沒有趙管家。要是華景辰出事,平時都是他第一個跑出來照顧人,並且揮手指使下人去準備。今個怎麼連個人影都不見。

陳輝臉上閃過一絲尷尬:「趙管家因為病重回家修養了。」

「修養,那個精神得能打死好幾匹老虎的老頭?」吳宸逸滿臉的不相信。

陳輝想了想,還是把事情告訴他。

吳宸逸眉間的皺紋又加深不少,不過他不做評論,只是嘆一口氣然後轉身離開別墅。

密特準時將沈佳接送回家,他先下車替沈佳打開車門,畢恭畢敬地站在一旁,說:「夫人,到了。」

四個字,多一個字都不會再說,真是一個敬業的保鏢。

可是今日的別墅靜悄悄的,有種可怖的氣氛,玄關的門沒有關,沈佳一推便能進去。

客廳沒有開燈,她終於知道什麼會覺得陰森,這別墅大且幽黑,怎麼可能不令人害怕呢。沈佳正疑惑著,便看見一個僕人端著熱水急著往樓上走去。

沈佳叫住他:「等一下,怎麼這個點還不開燈。其他人呢,林媽小藍呢。」

僕人是一個高中畢業的女生,性格羞赧。聽到沈佳的審問,下意識感到緊張,結結巴巴說:「林媽在給少爺煮醒酒茶,我們現在準備上去照顧少爺。」

「醒酒茶?景辰醉了嗎。」沈佳心裡一緊,趕緊問道。

「是……是呀,少爺正在房間裡面。」

沈佳沒等她說完,已經拔腿往樓上跑去。

剛把房門推開,聽到裡面傳來一道怒喝:「給我滾出去1

接著是重物掉落在地的聲音,沈佳緊張地推開,地上水玻璃滿地,狼藉得不行。

更加狼狽的是華景辰,他的頭髮凌亂,西裝已經被僕人脫下放在一旁,白色襯衫領口大開,露出一片雪白的胸膛。

還沒等待沈佳反應過來,華景辰如狼匹一樣的雙眸緊緊鎖定了她。兇狠又危險。

「你們都給我滾1華景辰盯著沈佳,周圍散發出有形的怒氣。眾人明白他的意思,趕緊離開,把空間留給華景辰和沈佳。小藍擔心看著沈佳,她本來想留下來陪沈佳。

華景辰瞥她一眼:「你呢。」

小藍害怕得頭皮發麻,但是還是緊咬著嘴唇站在原地不動。陳輝轉身看見華景辰眼睛里的火快燒出來,趕緊趁他發飆之前把小藍拉走。

門板一關,房間裡面只剩下沈佳和華景辰兩人。

寂靜的空間裡面,華景辰的喘息聲格外明顯和危險,他的淺藍色的眸子已經轉深,這意味這華景辰正處於盛怒當中。

沈佳咽了咽唾沫,問:「景辰,怎麼了嗎。怎麼喝了那麼多酒?」

華景辰一步步向她逼近,走到她面前,突然彎下腰把她扛在肩膀上抱起來。

「藹—景辰,你在幹嘛,放我下來1突如其來的懸空感令沈佳害怕極了。她不斷拍打著華景辰的肩膀大喊著,但又不敢用力,怕他的傷口裂開。

華景辰將她狠狠扔到了床上,沈佳被摔的眼冒金星,沒有待她反應,身上覆蓋一個巨大的陰影。

華景辰居高臨下地看著她,嘴角綻開邪魅的笑容:「他碰了你哪裡?」

「什麼?」沈佳被他不明就裡的一句弄糊塗了,接下來一條有力的手臂伸出她的衣服里,另外一條受傷的手臂也在她身上遊走,魯之極,把她弄的疼痛不已。

沈佳不斷掙扎推開他的胸膛,那人便湊到她的臉龐吻她,濃重的煙酒味道撲面而來,還裹著陌生的刺鼻的香水味道。沈佳像是意識到什麼,身體剛湧上的情潮立即盡數褪去,臉色蒼白之極。

華景辰似乎已經癲狂,完全不管她的意見,不斷強迫她。沈佳臉漸漸布滿淚水,只是咬緊牙關不吭一聲。

察覺到身下人的沉默,華景辰的動作停頓下來,他以上位者的姿態俯視沈佳:「你為什麼不喊了?難道我讓你感到不舒服了?還是和華景升比起來,他的技術要好?」

沈佳默默流著淚水:「景辰,我不認識你了。」

她本來是想說華景辰這幅模樣讓她感到陌生,她希望華景辰能夠停下來,兩人好好解釋。但是話音剛出,華景辰便曲解她的意思。以為她對他失望。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強婚侍女:辰少,早安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