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冒險家 科幻小說

愛情冒險家

第184章 勇氣(末章)

[更新時間]2018年05月24日 11:14 [字數] 330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那時天微微明,約是早晨四點鐘。

令成辛顫慄的熱吻與愛的觸摸在掀起一陣又一陣的狂潮之後,終於暫歇。成辛惶恐,又心安。恐的是,原來自己紙上談兵,竟然承受不篆…安的是,還好最後關頭,余勒放她一馬。

為什麼從前不知道「愛情」原來是可以反過來寫的?思來想去,只怕是因為從前缺少一張床,以及余勒對她有意而為的放養。

成辛什麼都沒有問。

余勒卻什麼都說了。

湘州丁家、白城余家、監獄里的她、擇校疑雲、就業背後的黑手、偽自由生活下的隱患……只除保留了成辛自己的出生秘密。

說完這些沉重的事情,余勒想不嚴肅也難。

成辛眉目含情,顯然還陷入在剛才狂風暴雨式的激.情里。她有些不以為然:「說來說去,只要徹底跟丁家斷了關係,所有的難題,也都一了百了。」

「問題就在於,這事恐怕我說了不算。」

「不是還有那個媽媽嗎?」

「你仔細想想,如果她說了算,我會莫名困在湘州?」

「可你畢竟自己做主選了新的工作。」

「只怕是事發突然,而我師傅一向口風又緊,才殺他個措手不及吧。」

成辛思索一二,發現確實如此。

「你打算怎麼辦?」

「第一個要委屈的,就是你。覆巢之下,安有完卵。現在,你我還不能光明正大地在一起。你在上海,遠離湘州,算起來這是上天對我的體恤。

至於我,困在湘州的日子裡,我會積極為自己挖掘些談判的資格。我反覆想過很多次,他從來正面見過我,說明他還沒有真正下決心,事情應該有迴旋的餘地。我所能做的,就是為餘地增加勝算。

一旦我能自由地離開湘州,我想去美國申請攻讀計算機博士。我想做系統結構和軟體理論方向的研究。大數據、雲計算、機器學習、自然語言處理、圖像處理等方面,因為是應用熱門,研究的人也多。其實,系統結構和軟體理論方向非常重要,國內又比較弱,我又感興趣,因此生了此心。你願意跟我一起走嗎?」

成辛這種單純慣了的女生,自然聽不出這種情形下,余勒分外詳細地說明他去美國的原因,其實也是一種掩飾。

她就事論事地聽著,聽完之後表示贊同。

別說跟著余勒去美國,卻外太空,她也願意。

余勒捉起她的手,放在嘴上輕輕親一口,忽然話鋒一轉:「那個小白?」

成辛噗嗤笑出聲,原來他還惦記著小白呢。

「小白真的只是同事。」

「他喜歡你吧?」

「嗯。他說過,不過我也第一時間拒絕了。」

「叫白什麼?」

成辛剛想回答,安靜的室內忽然鈴聲大作。余勒翻身下床,在地上的褲子口袋裡,掏出手機。他接聽後幾乎沒講什麼話,成辛還以為,是打錯,或者廣告騷擾電話。

沒想到,余勒掛斷電話後轉回身,一臉歉意道:「發生一起縱火致死案,我需要配合行動。」

節奏變得太快,成辛有些反應不過來。不過,這事由不得她同意不同意。

余勒很快穿好衣服,俯身給成辛一個再見吻。

成辛趁機勾住他的脖子,問:「你喜歡當刑警嗎?」

余勒回:「喜歡。但不及喜歡你。」

成辛開心地笑著鬆開手。

余勒走了,房間空了。

成辛思索著,既然她不適合留在湘州,還是及早滾回上海,以免拖余勒的後腿。她拿起床頭柜上充電的手機,查詢開往上海的高鐵。最早一班,是早上六點20分。

成辛掰著手指頭算,哪怕半小時后再出發,也完全來得及。

黎明前,大部分人睡眠正酣的時候,有個蒙面的傢伙,在一家6層樓高的家裝商場內縱火。煙霧感應器年久失修,噴淋裝置老化無能。布匹、壁紙、傢具、地板建材等,火速燃成一片。

保安一個愣神之間,滾滾濃煙已在密閉的樓內肆虐。劣質複合膠在高溫下散發出刺鼻氣味。空氣中一氧化碳濃度一度達到3200-6400ppm。

消防車、120救護車呼嘯而來。

4名保安卻不幸倒在嗆鼻煙霧中,再也沒有起來。從乏力、呼吸困難,到噁心、嘔吐,再到虛脫、四肢陣發性痙攣,不過短短十來分鐘。

6000平方米過火面積,4條人命,算是重大安全事故。估計市長都會受影響。片警第一時間通知刑警,以求儘快破案。

趙局很鎮定,電話張濱,要穩住,不能自亂陣腳。這很可能是一樁有預謀的「搞事情」,只是沒想到禍闖大了。

基於此,張濱叫上了並無重責在身的余勒,充個數。假如有雙暗中監視他們的眼睛,好讓藏在暗處的敵人自以為陰謀得逞。恰好余勒又熟悉計算機,找他導個視頻、剪個輯什麼的,不要太順手。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凌晨5點55分,火車站發生一起持刀搶劫案,歹徒未能得逞,反而窮凶極惡,抓了一名姑娘當人質,聲稱不活了,要拉上一個黃泉路上做伴兒。

張濱他們才搶救完監控視頻、拉完警戒線,就收到局裡的電話通知,請他們差人火速趕往火車站。持刀歹徒情緒過於激動,火車站協警hold不住,請求支援。

張濱吩咐完付路平他們有經驗的人留下勘察現場物證,轉身喊余勒跟他走一趟。一個戲精上身的毛賊,對張濱來說,完全不是事兒。喊上余勒,也不過是習慣了成組出現常

張濱車停得近。

余勒坐上師傅的副駕駛位,隨口問:「站內還是站外?」

「站內。」

「那應該不會是正兒八經的兇器。」

余勒放鬆下來。師傅開車的當兒,他拿出手機,隨意地打開一看,成辛早在半個小時前發消息給他:我將乘坐早晨6點20分的高鐵返滬。

余勒瞬間血沖大腦,彷彿看到成辛被歹徒劫持,成辛沒有徹底好的脖頸又面臨新的威脅。匕首鋒利而閃閃發光,時刻都有可能割破她脖頸的肌膚……

「你不舒服?」

開車的張濱察覺余勒的異常。

「我……」余勒不敢閉上眼睛,「沒事。」

張濱將小破車開出跑車的風采,最後一個飄移,於站前剎住了車。

他推開車門,車都顧不上鎖,貓腰就往2號候車大廳沖。

余勒一陣眩暈。2號候車廳,正是發往長三角的高鐵候車廳。

戰場上沒有悲傷的權利。

這是第一次,余勒后發先至,用腳跑贏了師傅。師傅手撐欄杆時,余勒已經一個縱身,跳過一米四高的玻璃護欄……

2號廳亂作一團。一個尖叫著、時不時揮舞著一把美工刀的小青年已經處於崩潰的邊緣,他臂彎里的女子,嚇得花容失色,披散的頭髮遮住一半的臉。

張濱拍一下余勒的肩膀,示意他與自己分頭,一個吸引注意力,一個背後酌情偷襲。余勒卻看也不看他,徑直朝反方向走去。

小青年發現所有協警都朝新來的一個表情堅毅冷靜的人看時,他越發垂死掙紮起來,將美工刀露出到最大,一會兒指張濱,一會指挾持的女孩,破著嗓子嘶叫:「信不信我殺了她?信不信?」

第二句話還沒有說完,背後凌空挨了重重一腳。身體受力往前撲,左手裡的人質被人拉拽。小青年下意識轉身將握刀的右手劃過來,霎時空中撒出一條血色拋物線。

小青年還是失了人質,人也踉蹌幾步,才勉強止祝

張濱眼明手快,根本不給他翻身的機會,一個教科書式的過肩摔,將小青年按壓在地。他焦急地抬頭望余勒,余勒左手手臂皮開肉綻,露出長達20厘米的血口。鮮血像擰開的水龍頭,淌個不止。

「嘶。」

被劫持的姑娘撕破了自己的裙子,一邊失聲大哭,一邊幫余勒包紮。手法嫻熟,一看就是受過專業訓練。

余勒望著姑娘陌生的面孔,露出謎之微笑,整個人也放鬆下來。

火車開動。

站內響起工作人員的廣播聲:「開往上海方向的XX次列車開車時間到了,為了您的安全,請停止檢票進站……」

余勒將目光移向火車軌道的方向,隔著一堵牆,他什麼都看不到,卻可以想象。成辛將安全抵滬,不管是小白還是小黑出現,都改變不了成辛是他的成辛。

勇氣,是必要時說聲再見。

勇氣,是想到是你時充滿的力量。

勇氣,是我們彼此給予的東西。

(快捷鍵:←)愛情冒險家 第183章 勇氣(5) 愛情冒險家目錄(快捷鍵:回車) 愛情冒險家 第185章 騎樓透氣(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愛情冒險家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