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冒險家 科幻小說

愛情冒險家

第27章 與不甘握手言和

[更新時間]2018年04月14日 13:59 [字數] 239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彭小帥以為苗貝貝真的昏倒,毫不猶豫就俯下頭,就著昏暗的燈光,口對上口。

嘴唇碰上嘴唇,溫潤、柔軟又情意綿綿。苗貝貝幾乎不能自已,僅剩的力氣也蒸發殆荊特別的時刻,呼吸也變得不再重要,正當她凝神閉眼準備盡情體驗墜入深淵時,忽然發現,彭小帥壓根不是在吻他,而是朝她口腔內吹氣。

苗貝貝頓時睜開並瞪圓了眼。

嚇得彭小帥差點當場鬆手。

最適合忘情曖昧的氣氛,就這麼一閃而逝。

見苗貝貝醒了,彭小帥乖乖扶正她,鬆開手。

校巡邏隊的人,正好打此路過,拿手電筒在兩人胸口、臉上掃。苗貝貝心裡不爽,臉色很難看,氣鼓鼓地比巡邏隊的人走得還快,一口氣下完書峰山。

渾然不覺的彭小帥,還以為是巡邏隊的人拿手電筒亂照惹惱了苗貝貝,自作主張開解她:「別跟他們置氣,他們也是在執行任務。而且是義務的。

書峰山命案發生后,我跟余勒都曾自發參加過學生會護校巡邏隊,還真的阻止過一次強.奸.未遂。

有個社會青年冒充在校生,在學校自習室搭訕了一位學妹。這位學妹傻乎乎的,居然因為那人邀請她去曬月亮,她就真的一個人在晚自習後跟他去了西山。被強的時候,還不敢呼救,怕被人看到難為情。

幸好遇到我們,不,幸好遇到余勒。

他們藏在偏離路徑的茂密竹林后,路上走過,並不能看不到他們。

在巡邏過程中,總會在意想不到的旮旯角碰到約會的情侶,而我們只是預防犯罪,並不是嚴查情侶,所以並不嚴苛。

那一次,余勒堅持順著聲音去尋找,理由是雖然沒有呼救、沒有被捂嘴巴的悶叫,但聲響過於急促、頻繁,像是掙扎與反抗。

後來證實,他果然是對的。

你知道嗎?事後余勒跟我說,聲響過於急促頻繁什麼的,只是情急之下的託詞。他說,當時他就是嗅到了危險的味道!多麼神奇1

彭小帥沉浸在對偶像的讚歎中,完全沒有體察到苗貝貝的表情變化。苗貝貝已經從笑臉變成了冷臉;臉上的柔軟也已經變成生硬。

過了小賣部,很快到通向研究生樓小院的石階旁,苗貝貝扭頭,生硬打斷他:「時間不早了,你回吧。」

彭小帥因為意外而些許發愣,轉眼就說服了自己:苗貝貝可不就是這個樣嘛。

於是,彭小帥口中急剎車,臉上堆滿笑,哈巴狗一樣歡快地擺手告別。

這一次,他無師自通,目送苗貝貝在視線中消失才轉身離去。

苗貝貝從路口聳立的一面凸面鏡上,看到了彭小帥一直在原地站著注目她的背影。不過,她才不會回頭,昭示她那一刻的感動。

苗貝貝走過院子,上了二樓,推開寢室的門,成辛正坐在桌前寫日記。

見苗貝貝回來,成辛順手合上了日記本。

「散步散得怎麼樣?」成辛笑,明顯還想著小丁丁的事情。

苗貝貝靠在成辛的書桌前:「散步就隨便走走,你家余勒的故事倒聽了兩則。」

成辛嘟起嘴巴。余勒已經不是她的了。

「想著過完明天要長途跋涉,就心累。我要去洗洗睡了。」苗貝貝心意闌珊。今天的約會——雖然是她單方面暗含鬼胎,暫且稱之為「約會」吧——是個半拉子,不僅沒解好奇心,反而勾得心事越發癢不可耐。

她心煩意躁,情緒重得超越了理智。

這會兒,連她自己也有些怕怕的,分不清自己的**底線。

成辛見苗貝貝去洗漱,便重新翻開日記本,埋頭記錄當下的心情。

寫日記這個習慣,持續了16年,從小學三年級就開始了。沒怎麼鍛鍊出驚人的觀察力與出眾文筆,倒是培養了一個好性情。

成辛發現:日記專治各種心慌意亂、興奮、懊悔、徘徊、難過、沮喪、低沉……通過記日記,情緒總能很快回到正常的頻道。

今天她要記的是,余勒對她人生9大問題的回答。

「答辛辛問。

1,無數次,你問我,我跟你媽媽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達成了什麼協議?並沒有!甚至連談話都沒有談很久!如果要怪,就怪畢業吧。聽上去很不負責任,但這是我唯一能給你的說法。

2,你問我為什麼突然提分手。答案參照問題一。

3,你問我從什麼時候開始不再愛你?從我愛的那一刻起,愛就註定不會消失。最多換一種形式。如我所說,除非你喊停,我會一直都在。

4,你問我當初的愛,是真心,還是演繹?無論當初還是現在,我不曾改變。我從不憐憫人,也從不施捨愛。我給你的,都是發自內心想給的。

5,你問我是不是有了新的追求對象?如果有,我保證你會第一個知道。

6,你問我一輩子的朋友,是說說還是當真?你能舉出我對你說話不算話的事例嗎?或許有些事情我會不說,但凡說的,都是真的。

7,你問我若有了新女友,發現不合適,會不會重新去找你?如果可以,如果有機會,我一定會找你!

並第8和第9個問題,你問我若你此後再也不會愛,我會不會內疚;餘生遇不到喜歡的姑娘,我會不會後悔……我也在問自己。我反反覆復,問了很多遍。答案是確定的:我會內疚!我會後悔!

從當下看未來,是有很多變數的。因戀愛不順而內疚與後悔,是糟糕的結局,但未必是最糟糕的結局。我要做的,首先是避開最糟糕,然後是相對糟糕的,依此類推……」

成辛反反覆復讀了很多遍,覺得余勒看似坦誠,實則並沒有說什麼。或者,是她沒有讀出言外之意?

思量很久,她決定不再追問。

擔心手機會丟,微信會忘記密碼,覺得還是抄下來最穩妥。

苗貝貝回來時,她正在抄這段長長的來自余勒的答覆。

雖然仍舊各種不甘心,成辛卻內心沉靜很多。

誰也無法要求一份保質期為永遠的愛情。

既然不再被愛,就揮揮手,不留一句埋怨,再見吧。

一天後,到一座新的城市,開始新的生活,或許,會有新的余勒。成辛這樣哄騙自己。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愛情冒險家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