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萌妻攻略

末世萌妻攻略

第三十九章入畫來

[更新時間]2018年04月02日 08:27 [字數] 241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就按照我說的做,看著這幅畫,就像看著小時候讓你練字的古詩貼一樣。」傅蘭雙手按在傅子佩的肩膀上。

「好。」傅子佩點頭,面前的詩詞與小時候的古詩貼交疊。

眼眸忽然一亮,眼前的詩歌瞬間在腦海中重組。

「是我思維局限了,這根本不是五言律詩,每五個字一行是怕影響到到畫作,所以每五字便轉行。」微微咬著乾澀的唇,讓自己意識更加清醒。

「這句詩歌應該是元氣淋漓運以神,北宋院城鮮二術,南唐法從弗多皴,當驚常世王和趙,已訝一堂君與臣。曷不自思為臣者,爾時調鼎作何人?」激交作前。「既然是七言詩,前面少的只有五個字,到底是什麼無垠呢。」

咬著自己的手指,眼眸微皺。

「姑姑,前面我想出來了,這句詩卻是想不出來,姑父好像研究過蔡京的詩,你讓他教教我吧。」伸出手想抓姑姑,話語本能的脫口而出。

轉過身,身後早已空無一人。

「我怎麼忘了,我這不是在描古貼,姑父也早已離世了,您也離開我了。」眼眸里閃爍著淚光,雙手作揖,沖著那門的方向鞠躬。

抬眸中,眼中滿是堅毅。

轉身看向千里江山圖,忽的畫中的美景變得模糊,那連綿的山脈變成了白骨皚皚。

莫不是自己因為過度勞累出現了幻覺,使勁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那副畫已被鮮血染透,畫中似是飄起了大雪,去掩蓋不了那萬里餓殍。

「怎麼會這樣1傅子佩驚恐的向後退了幾步,腳被地下的雪盆絆倒,身子忍不住的向後倒去,後腦勺重重的撞在桌邊,眼前一黑。

「姑娘可還好?」溫和的嗓音響起。

一睜開眼睛便瞧見一個溫潤如玉的少年公子。

「你是千里江山圖嗎?」

緩緩爬起身,看向四周陌生的場景,神情有些恍惚。

「不是。」少年搖頭,理了理自己的白袍站起身。

「那你是?」打量著面前少年的衣服,典型的宋代書生服裝,自己若不是遇到了千里江山圖的化身,便是穿越到了宋代。

「我是王希孟。」

短短五個字,卻像是一道閃電,流過傅子佩的全身。

「你就是王希孟1

「姑娘你且先在著休息會,我回來再畫你。」王希孟坐在自己的畫案前。

「畫我?」傅子佩的眼神微微有些錯愕。

「是啊,你不是上門來求畫的人嗎?」王希孟捲起地上的長畫。「一進來就暈倒,還真少見,莫不是您想讓我畫你暈倒的模樣。」

「您要去哪?」

「我剛畫好了新畫,為了天下百姓要呈給陛下。」王希孟極其珍惜的摸著自己手中的畫作。

「皇帝?百姓?」傅子佩微微皺眉,不能理解的抬眸。

「你放心,我一定會為你作畫的。畫畫最難畫的就是人,您的氣質很獨特,說話間頗有幾分風骨,是個很難得的描摹對象。」王希孟溫和一笑,撐開傘,抱著畫大步走出門外。

「宋代不是早就亡了,哪來的皇帝。」傅子佩追著奔了出去。

剛踏出房屋,周圍的一切讓她停下腳步。

山泉蜿蜒在院落里流過,遠處山林密集,一陣風來,帶來一陣花香,耳邊偶爾傳來一陣鳥鳴。

下一秒,周圍的一切開始慢慢消失。

「莫非這裡是王希孟的精神世界,只會在他四周建立。」

踏步走出院落,便瞧見,不遠處一白衣執傘而立在湖邊,靜靜等待船家的來臨。

江上的船隻越來越近,傅子佩立即快步追上,青泥染濕布鞋底。

「姑娘我是去做正事,您何必跟著。」王希孟微微皺眉,眼眸里露出一絲不悅。

「大宋已經亡了,這不過都是你的幻覺,不信你往後看。」

「如此大逆不道之言,你么可以如此輕易的說出1王希孟甩袖,回頭看去。「你想讓我看什麼,青山猶在,我大宋也依然在1

在王希孟轉頭餓那一瞬間,消失的青山又悄然出現了。

「執迷不悟。」傅子佩立即跟了上去。

「你這種亂臣賊子,若是敢跟我進京,我一定會像大理寺檢舉你。」

「隨便你舉不舉報。」

「公子你這是在和誰說話呢?」船夫眼中滿是詫異的看著王希孟。

「跟我旁邊的姑娘啊?」

「你旁邊沒有姑娘啊,船上只有你一人。」船夫搖頭,眼神不悅的瞧著王希孟。「公子你怕是因為疲勞,出現幻覺了吧。」

「怎麼可能,她就站在這裡埃」王希孟不甘心的想揪傅子佩的衣角,手卻穿過傅子佩的身體。「怎麼可能1

「真的只有你一人。」船夫的眼中浮現一抹可惜。

「你不必驚慌,這裡是你的精神世界,我來自一千年以後,因修復千里江山圖,與您結緣。」

「千年之後?」

「對,你現在應該是去送千里江山圖吧,能讓我瞧一瞧嗎?我想看看上面的字,據後世所傳,上面的字是蔡京題寫的,但傅子佩還是抱著僥倖的心理,希望上面的字是王希孟親筆所寫的。

「送的不是千里江山圖,是我的新畫。」王希孟微微抬起下巴。「我從未在江山圖上提過一字。」

「果然是蔡京提的。」傅子佩的語氣有些失望。「史書上只記載過您的千里江山圖,從未提及你有其他作品埃」

「史書?我的畫被記入史書呢,那史書是怎麼評價我的。」

「史書只記載了您的千里江山圖,未提及其他。只說您是憑藉一幅畫名垂千古的少年天才。」

「沒關係,記錄畫就好。我以後會儘力畫出比千里江山圖還要優秀的畫作。」王希孟緊緊的握住手中的畫作。

「只有這一幅,未曾聽聞你還有其他畫作,能讓我瞧瞧你這副畫嗎?」

「自然可以。」王希孟打開他的畫卷,一副長畫顯露在傅子佩的眼前。「此畫畫得過於凄慘,還請姑娘不要驚慌1

「這1傅子佩的手止不住的哆嗦著,面前的畫卷和先前自己所看出現變化的的千里江山圖重疊。

白骨皚皚,滿地死屍,風雪已至,卻吹不散天際的凄涼。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末世萌妻攻略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