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佔契約蠻妻 科幻小說

獨佔契約蠻妻

第一百六十六章 詹石森

[更新時間]2018年03月14日 09:01 [字數] 443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陳宸,你就別再勸我了,眼下,我得把你的身體照顧好才行,我跟他的事情,還是順其自然吧0她不想勉強,何況,現在對她來說,還是陳宸的傷勢比較重要。

「可是七七,你知道的,在我眼裡,只要你能幸福快樂,才是最最重要的事情,我的事情,不必那麼在意。「陳宸用心良苦,他想盡一切辦法來貶低自己,從而喚醒顧七七良心的譴責,讓她始終都對他心存愧疚。

每時每刻都讓她記著,他的傷勢是因她而起的,讓她每時每刻都能關注到他。

聽見陳宸這樣自暴自棄的話,顧七七越來越難過,就跟他所計劃的那樣,她怎麼也忘不了陳宸當時是如何受傷的。

也忘不了他不省人事躺在病床上,一動不動的情形。

所以,顧七七心下暗暗發誓,從現在起,她再也不要去管她跟席瑾言的事情,首先得先把陳宸的事情處理好。

否則,她這一輩子都無法原諒自己!

——

接下來的日子裡,顧七七一天到晚出沒在醫院裡,每天除了回家洗澡換洗衣物之外,其餘的時間,全都投資在了醫院裡,陳宸的身上。

這天,她拿著醫生給的藥單,前去醫院藥房買葯的時候,穿梭在醫院走廊過道時,意外撞見了詹石森,席瑾言要好的大學同學,他們席家專門的家庭醫生。

詹石森見到顧七七之後,非常熱情,走上來,便禮貌的打起了招呼。

「席太太,好久不見,請問是身體不舒服,還是替什麼人來醫院看病?「顧七七突然出現在醫院,讓詹石森感到震驚,一般情況下,凡是他們席家有人生病,都是由他親自登門。

而今,他卻看見席太太親自前來醫院,詹石森立馬就有了疑問。

顧七七認為詹石森為人不錯,品性方便都很優良,也就沒有隱瞞,如實將來醫院的緣由告訴了他。

說完之後,顧七七還不忘囑咐他道,「詹醫生,這件事情,我希望你能替我保密,最好別讓席瑾言知道。對方是因為我而出了車禍,我是抱著負責任的態度,歸還恩情。「

「席太太,放心吧!既然您都這麼說了,那我一定會按照您說的去照辦的。「詹石森實誠的答應了顧七七的請求。

「謝謝!我先去買葯了0顧七七說著,就要離開。

詹石森開口叫住了她,說到底,他也是他們席家的家庭醫生,席太太身上出了這種事情,席總裁又不在身邊,他覺得他理應幫忙一下。

「詹醫生,請問還有什麼事嗎?」顧七七轉身看著詹石森,疑惑地問他。

「席太太,好像忘記了我的身份,我是一名醫生,說不定我可以幫你……」

如若不是詹石森主動提醒,恐怕顧七七抓破頭皮,也想不起來他是醫生的事情。

有了他的提醒之後,她才醒悟過來,隨即想到陳宸的傷勢,忙又開口問道,「詹醫生,能不能麻煩你幫幫我的朋友,他現在下身癱瘓,床不起,非常痛苦……」

想起陳宸痛苦不堪的場景,顧七七心裡宛若貓抓一般,讓她感到非常煎熬。

詹石森提了提眼鏡,「你朋友他得了什麼病,怎麼會渾身癱瘓?」

?「他跟我一起出了車禍,可他為了保護我,不讓我受到傷害,腦袋被重物砸到了,醫生說他的腦殼裡堆積了瘀血,壓制住了他的中樞神經,所以才……」後面的話,顧七七已經說不下去了,每當她把陳宸的傷勢重新陳述一遍時,心情都會變得複雜起來。

總感覺有一塊沉重的石頭,壓在她的心口處,叫她怎麼也喘不過氣來。

詹石森聽完她的話,頓時有了疑問,他雖然不是神經科的醫生,但偶爾也會跟這方面打交代。

據他所知……

不過,這些疑問,他全都都藏在心裡,並沒有當著顧七七的面說出來。

再者,他確實不是神經科畢業的,對這方面的學術研究,也非常有限,就怕說錯了話,惹出了笑話。

可既然是席家少夫人求他幫忙,詹石森絕對沒有不幫的道理,只見他點了點頭,意味深長地道,「席太太走吧!帶我去見見你的朋友,光憑一張嘴說,對他也沒什麼幫助,不如我們過去看看他。」

「嗯!好,我先去買葯,買完我們再直接過去,好嗎?」顧七七揮了揮手裡的藥單,淡淡地道。

詹石森攤了攤手,朝她做了一個「你隨意」的手勢,然後,他挺直身子,筆直的站在遠處,等著顧七七買葯回來。

因為有人在等著她,顧七七的動作非常快,沒幾下功夫便買好了葯,重新跑回詹石森的面前。

她多麼希望詹石森能幫她救救陳宸,只要陳宸能夠快點康復,她心面的石頭,便能落下去。

來到陳宸病房時,他正在拖著身子,努力撐坐起來,然而,就在顧七七領著詹石森踏進病房時,陳宸因為下身無力,好不容易撐起的上身,又再一次癱倒在床上。

顧七七看見陳宸灰塗塗的臉,知道他心裡一定是不好受,忙衝上去安慰他道,「沒關係,沒關係的,你現在的表現已經很不錯了,剛剛我有看到你能撐起一點來了,所以我相信再過不久,你的身體就能復原的。」

其實,他的身體到底還能不能復原,都是一個未知數。

但顧七七不想讓他喪失了信心,這才跟他說了剛才的話。

??「呵呵,七七,你就不要安慰我了,我自己的身體狀況,只有我自己最清楚。」陳宸知道顧七七那是在安慰他。

顧七七的小心思被陳宸識破之後,讓她覺得自己好挫敗,非但幫不了他,就連安慰他的話也不會說。

??「陳宸,對不起,我沒有要欺騙你的意思,我只是不想你喪失了信心……」

顧七七擔心陳宸會不信任他,說完話,轉身走到詹石森的面前,指著身穿白衣大褂的詹石森,對陳宸說道,「你放心吧!只要我們還有一線希望,我一定會想盡辦法醫治好你的。」

「七七,沒關係啦,其實對我來說,只要你開心,其他的什麼都不重要……」陳宸深情款款地說,當著詹石森的面,故意把七七說得那麼重要。

其實這些話,他不過是說給詹石森聽的,同樣也為了讓顧七七對自己的愧疚感更深一些。

顧七七很是慚愧,每當他聽見陳宸這樣的說辭,心面就特別的難受,好看的雙眼忽然被一層朦朧的霧氣籠罩。

「陳宸,你千萬不要這麼說,不管怎樣,我一定會把你的傷勢治好的,一定會的……」她堅定不移地說。

「好啦,七七,有你這句話就夠了,再說,我現在不是很好嘛,只不過下身不能動了,只要你不嘲笑我就可以。」

「陳宸,你瞎說什麼,我怎麼可能會嘲笑你呢?」顧七七激動地說,陳宸之所以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完全都是她的錯,而她又怎麼可能會去嘲笑他呢?

陳宸彎唇一笑,再又淡然地說,「呵呵,好啦,我在跟你開玩笑呢!七七,答應我,從現在起,別再為我的事情擔心了,我的——身體我自己清楚,能不能康復就順其自然吧!倒是你,自從照顧我之後,多少天沒有睡過好覺了,等一下我讓福伯過來替你,今天晚上你回去睡一個好覺……」

「那怎麼行呢,我早就發誓要照顧你的,直到你的身體完全康復,這不,你現在都還沒好,叫我怎麼放心得下呢?」

「沒關係的,放心吧!我沒有要辭退你的意思,只不過是給你放一天假,再說,我可不想讓哈欠連天不聽話的人來照顧我哦?」陳宸變相的說,他想盡一切辦法要讓顧七七回去休息,對她的憐愛之情,那麼得濃烈。

因為陳宸的堅持,顧七七不得不服從他的命令,但與此同時,她也暗暗發誓,以後要加倍的對陳宸好,不管他的身體有沒有復原,她都不會去嫌棄他的。

他們的對話,詹石森全都看在眼裡,起先他還想當著陳宸的面,向他提出自己心中的疑慮。

可當他看見陳宸對顧七七的一片痴情,不禁覺得暗自憂心,不自覺的對陳宸產生了同情心。

由於被陳宸下達了命令,顧七七不得不從,於是,看完陳宸之後,她又隨詹石森一起出了病房。

才一出來,顧七七便對詹石森說,「詹醫生,拜託你,救救我的朋友……」

「那個——你朋友的傷勢確實很嚴重,而我又不是這個科室的醫生,只能私下裡找陳先生的主治醫生,同他商量一下,看看陳先生的傷勢,還有沒有好的醫治方法?」

「好!那拜託你了……」

「沒關係!能為席太太做事,也是我顧某人的榮幸……」

被稱作是顧太太的時候,顧七七的眼眸變得陰暗起來,不知不覺,她跟席瑾言吵架已經過了半個月。

而這半個月里,他們之間沒有一絲的聯繫,顧七七也不曾去打探關於他的近況。

再說,在她看來,她才是受害的那一方,就算是賠禮道歉,理應是席瑾言才是。

只是,這半個月里,席瑾言遲遲未歸,這對顧七七來說,更是一場巨大的打擊。

在她看來,他們之間這一次,真的完了,再也沒有重歸就好的可能了。

但席瑾言並不這麼想,他一直很想念七七,每天都期盼著回到國內向七七道歉。

可蔣流雲的情況一直都不好,面目憔悴不說,對他的依賴性也變得格外強烈。

席瑾言實在是拿她沒有辦法,本來他還想趁著蔣流雲身體好點的時候,跟她說他要回國,卻沒想到蔣流雲的身體一點恢復的跡象都沒有。

然而,時間拖得越久,席瑾言對七七的思念倍增,而且他們之間又鬧了那麼大的一個誤會,他真擔心顧七七那個丫頭會轉不過腦袋來,從而影響到他們好不容易才建立起來的婚姻。

思慮半響,他最終決定打電話給詹石森,一方面想和他諮詢一下蔣流雲的事情,另一方面也想讓他幫他去打探一下顧七七的近況。

電話撥通的時候,詹石森剛剛跟顧七七告別,正準備往自己的科室走去。

「席總,打電話來有什麼事?」

「嗯,上次跟你提的蔣流雲的事情,你那邊有沒有什麼最新的進展?」

「哦!這件事情,我正準備找個合適的時間打電話跟你說呢,蔣小姐的病例,我都看過了,也找了幾個專家分析了一下,蔣小姐的身體素質是很差,小毛病不斷,要說大問題,倒沒有什麼,主要是她的心理方面受了些刺激,我建議你帶她去看看心理醫生……」

席瑾言聽完詹石森的答覆,輕聲應和了一聲,沒再說什麼其他的話,詹石森以為他沒什麼別的事情了,問了一聲,然後準備掛電話。

「石頭,等一下,先不要掛。」席瑾言一時心急,開口便喊了詹石森以前上大學時的外號。

「嗯?席總,還有什麼別的事情嗎?」

「好啦!你跟我能不能別總是這麼客氣啊,我這邊有件事情想要麻煩你,不知道你方不方便?」

「什麼事,說吧1

「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事,只是我最近一直都在美國出差,好多天沒有跟家裡人聯繫了,然後,我跟我老婆顧七七發生了一點小矛盾,就是想問問你,能不能麻煩你幫我去打聽一下她最近的情況?」席瑾言很少開口求人替他辦事,而今天為了顧七七,他毫不猶豫的拉下了面子,主動提出了請求。

早在席瑾言說要麻煩詹石森一件事情的時候,他便猜到一定是跟顧七七有關,跟席瑾言有了這麼多年的交情,他還真是頭一次見到他對顧七七一個女人這麼在乎的。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獨佔契約蠻妻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