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妻有點甜:吻安,總統先生! 競技同人

蜜妻有點甜:吻安,總統先生!

第288章 前世的某些真相

[更新時間]2018年03月14日 01:45 [字數] 230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韓繼風沒再繼續看朋友圈。

室內,落地檯燈的光線昏黃,他起身走到桌子前,拿起那份舉報材料,眼睛卻久久停留在牛皮袋上的「檔案」兩個字上。

夢中某個場景,再度浮現在他的腦海里。

那是他去司法部的路上發現漏了份文件在家折返回去撞見的一幕,黎盛夏和黎鳶兒坐在二樓露台上一塊打毛衣,並未發現過道上的他,初秋早晨的陽光下,姐妹倆愜意地聊著天。

「姐夫也真是的,那個私生女都死了這麼多年,他怎麼還想著給她修墓,我看和她媽一樣骨灰盡歸塵土得了,也省得礙旁人的眼。」

黎鳶兒穿著絲質睡袍坐在藤椅上,雙腿交疊,腳上是粉色棉拖,為拍年代劇,燙了個復古的捲髮,整個人看上去更具風情。

32歲的黎鳶兒,已經嫁給副總統的獨子,也已經是獲獎無數的國際影后,把咖啡杯放去瓷碟上,她又開口:「不過是個私生女,仗著宋柏彥的勢,後來宋柏彥沒了,她還能得意到哪兒去?」

「人都已經不在,你何必再跟她計較?」黎盛夏長捲髮披肩,低頭理著毛線,身上是素雅的家居服:「死者為大,她是你姐夫的第一任妻子,又那樣照顧過你秦姨,沒有功勞也有苦勞,給她修一修墓無可厚非。」

聽完黎盛夏善解人意的話,他正準備去書房,黎鳶兒的嗤笑聲傳來:「在的時候活成那樣,死了再風光又怎麼樣?」

「你和姐夫就是太心善,擊斃她的又不是你們,那個失誤的特警不是被免職了嗎?那幾年她活得就像個怪物,要我說,早死了也好,少受罪。」

黎鳶兒拿起曲奇餅乾,繼續說:「她活著唯一的功德,就是幫姐夫脫了罪,如果不是她找宋柏彥,那時姐夫可能就撈不出來了,這樣來說,姐夫給她修一修墓,就當是還了她的『救命之恩』,以後就兩不相欠了。」

黎盛夏突然道:「這種話以後不要再說。」

意識到自己說錯話,黎鳶兒噤聲,隨後又道:「姐你放心,我就在你面前說一說,當著姐夫的面,我肯定不會這樣說,畢竟姐夫一直以為,當初是咱們黎家救他出來的。」

「你知道就好,嘴沒把門,不知道哪天就惹出禍來。」

「不過姐,有個事我一直挺好奇。」

稍稍挨近黎盛夏,黎鳶兒又道:「你說,那個私生女和宋柏彥確定沒有點那啥?姐夫讓她獨守空房那麼多年,也許她就不甘寂寞」

黎盛夏輕笑:「就算她想,也得看有沒有那個時間和精力。」

用手扯了扯毛線團,黎盛夏往下說:「你秦姨那幾年身體糟糕透頂,換做我,我恐怕早就受不了整天在家照顧個躺在床上的病人,端屎端尿還要喂飯洗澡,你真當她是鐵打的,做完護工還能去外面浪,你秦姨也是個聰明人,肯定把她看得很緊,哪裡允許她出去廝混。」

「姐,姐夫對你是真的痴心。」黎鳶兒喟嘆道:「等你這麼多年,哪怕娶了別人也不碰一下,一般男人肯定做不到。」

黎盛夏的唇邊,揚起幸福的笑容:「好了!進去換衣服吧,我還得送冬冬去幼兒園。」

韓敘冬,是他和黎盛夏婚後生的兒子。

韓繼風打開抽屜把檔案袋放進去,不禁又想起前幾天做的那個夢。

在他四十三歲那年,複製了宋柏彥當年的從政之路,以一部之長的身份競選總統。

然而——

就在大選前,國內最具權威的媒體爆出一則醜聞。

醜聞的主角是他妻子,黎盛夏。

一個十幾歲染著紅髮的少年站在一堵白牆前,錄了個視頻上傳youtube,視頻里,他自稱是公媳偷情的產物,他名義上的父親其實是他大哥,爺爺才是他的親生爸爸,至於他的母親,離婚後就回國找了個接盤俠,從此就過上沒羞沒臊的幸福生活。

少年又把多年前的親子鑒定傳到網上,在引起驚濤駭浪后,拖著拉杆箱飛來s國,舉著鬼畫符的紙板站在檀宮外抗議。

輿論經過發酵,這件事成為政敵打擊他的把柄。

在那些鋪天蓋地的報道里,他被塑造成一個為往上爬不擇手段弄死原配、和妻子姐姐偷情的偽君子。

至於黎盛夏,幾乎成為人人唾罵的dangfu。

她和秦忠生下的那個少年,接受國內主流媒體的採訪,稱呼自己生母用的是「bitch」,在他的描述里,黎盛夏常年參加**派對,淫蕩至極,他還熱心腸地建議自己繼父,一定要帶他同母異父的弟弟去驗一驗dna。

哪怕那個少年滿口謊話,只要他是黎盛夏的兒子,他所說的每個字就足以成為民眾熱議的話題。

韓繼風坐在書桌前,點了一支香煙。

在夢裡,黎盛夏痛哭流涕,抱著他的腿解釋,秦衍聲的身體不行,秦家需要後代,有天晚上秦衍聲和婆婆不在家,秦忠摸進房間姦汙了她,後來他們維持不正當的關係,也都是秦忠脅迫所致。

不管他相不相信,最後競選落敗是不爭的事實。

秦月茹因為這件事一病不起。

再去回想,他在夢中的人生就像一場充滿喜劇色彩的悲劇。

可能是出於愧疚,他從未去墓園看過唐黎。

或許,不僅僅是愧疚。

還有他始終不願承認的某種感情。

唐黎把宋景天和他的同學各自送回家,再從嵩林苑打車回學校,已經是夜裡九點多。

回到文檀園,她有些頭疼,半夜就發起高燒。

掛了三天的水,身體才有所好轉。

夜裡,唐黎摟著芭比娃娃躺在床上,想給宋柏彥發簡訊,又怕打擾到他,他是因公出訪,加上北歐和s國存在著時差,猶豫再三,終究是沒把編輯好的簡訊發出去。

前往滇南是在1月12日。

彌娑河行動不像其它流量明星的電影,臨開拍都未在網上濺起任何水花。

唐黎飾演「瑪拉莎」的消息,直到劇組抵達滇南才在圈內傳開。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蜜妻有點甜:吻安,總統先生!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