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證拿出來看看 女生小說

親,證拿出來看看

第一百一十章 鬼差學院

[更新時間]2018年03月14日 03:09 [字數] 473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這就是傳說中培養了無數鬼差的鬼差學院埃

雖然知道藍凌不安好心,可一進入鬼差學院,夏娜還是不由自主的東張西望起來,畢竟,她很可能是唯一一個真正進入這裡的活人。

「這裡是所有新手鬼差入學測驗的地方。」藍凌很盡職盡責的扮演著一個導遊的角色。

其實,不用藍凌介紹,自打進入學院以後,夏娜的腦海里就開始時而清晰時而模糊的閃過許多細碎的畫面,很顯然都是她當初在這裡上學時的情景。只不過為了防止被藍凌看穿自己能夠回收記憶的真相,夏娜才滿臉的震驚又好奇。

新手鬼差入學測驗,這部分記憶似乎格外的清晰鮮明礙…

衝進腦海里的記憶里,關於她入學測驗時的情景似乎特別的清晰,很顯然是因為這段記憶特別深刻重要的緣故。

在入學測驗上,她的武力值潛力直接爆了一台測試儀。

「這個是什麼,測試力量的嗎?」夏娜指著面前的測試儀問,順便很是好奇的看著旁邊一個正在進行入學測試的新手鬼差將靈力輸入到測試儀中去。

藍凌點頭:「是的,這種儀器可以測試出你的天賦潛力,潛力值高的話,自然將來修鍊起來是事半功倍的。鬼差是個長久的工作,尤其是新手鬼差的培訓和修行更是積年累月,如果潛力值太低的話,也就沒有必要成為鬼差了。因為,在今後的修鍊中,實力的差距只會越來越大,最終達不到畢業標準。」

旁邊的新手鬼差的測試數值為347,按照夏娜回收來的記憶看,這個數值只能算是一般,測試儀的上限大概在一千五左右,而她究竟是多少卻無法探明,畢竟當初給她測試的測試儀已經爆了埃

「這儀器聽起來好牛x啊,隨便什麼人的力量都能測試嗎?」夏娜看著測試儀,心裡有點躍躍欲試——雖說瑟一直說她是當年那批鬼差中潛力值最高的,可她根本沒感覺埃這種力量測試什麼的,可是各類熱血玄幻里草根主角裝逼打臉的大殺器啊,一般來說,那些死爹死娘順道還被未婚妻拋棄掉的主角們,在力量測試中,要麼是戰鬥力爆表,要麼是各類元素魔法親和力滿級,總之,是舉世無雙的天才什麼的。

「當然,儀器可以根據力量強度換算出力量的具體數值。」看出了夏娜的念頭,藍凌揮手趕開身邊的一名新手鬼差,讓夏娜走到儀器前,「試試看,按住測試區域,將你的靈力運轉起來。」

夏娜依言而行。

面對藍凌,負責測試的鬼差老實的低下頭,一聲不吭的操作著儀器。

測試儀的顯示屏由黑轉紅,整個屏幕鮮紅一片,顯示夏娜的力量屬性為紅色火屬性力量。然後,屏幕中央的數字開始閃爍,不停地擴大。

154……189……257……399……512……

終於,屏幕停了下來,最終顯示的數字為1447。

操作儀器的鬼差瞪大了眼睛,結結巴巴的說:「怎麼……怎麼可能!一千四……怎麼會有一千四的……」今天一整天下來,壓根就沒有突破一千的新人,別說一千了,八百都沒有啊,畢竟一千五隻是理論數據,誰還真能達到這麼高的潛力埃

相較於該鬼差的震驚,夏娜倒是有點失望,1447確實是個高的離譜的數字,但……她當初可是將測試儀搞爆的啊,今天就算不爆表,好歹也給她衝到1499這樣的數值去才對吧。

「安靜1見鬼差還沒從失態中回神,藍凌冷冷的呵斥了一聲,「做好你的工作就好了,不該知道的事情就老實忘掉1

鬼差一凜,忙老老實實的低下頭刷新機器,將上面那個可怕的數字清除掉,免得讓自己記住不該記住的事情。

一千四,竟然還有一千四!藍凌輕輕的咬了下牙齒。別人不知道,她當然是知道的,當初夏娜入學測試上因為測試儀爆表而鬧出的風波,完美的掩蓋了她一千二的潛力值所帶來的驚艷。如今夏娜重生了,而且靈魂明顯是受了損傷,她原本以為這丫頭的潛力值會降低的。如今看來,確實是降低了,卻只是降到不會爆掉機器而已。

「藍凌小姐,我的潛力值怎麼樣,還算可以吧?」夏娜充分展現著一個無知少女的好奇心,「他那麼震驚的樣子,我這一千四是高還是低?對了,你當初是多少?」如果她沒記錯的話,在她入學之前,藍凌是學院中潛力值最高的一個,一千二的潛力值讓這女人無論走到哪裡都會吸引一片目光。

……媽蛋,為毛不管是前世還是今生,她都天生自帶嘲諷屬性,拉仇恨的技能生下來就是滿點的嗎?

「我……不記得了,畢竟都過去這麼多年了。」藍凌笑了,笑得格外的親切,「潛力值能達到一千四,這個成績可以進入一流了,很不錯呢。」

負責測試的鬼差深深地低下了頭。何止是一流,這個一流是唯一的一個吧?何止是不錯,簡直是驚人埃不過,既然藍凌大人讓他失憶,那他就乖乖的失憶好了,什麼一千四的潛力值,根本不存在嘛。

離開測試場,夏娜跟著藍凌繼續往裡走。

鬼差學院很大,但並不像凡間的學校那樣有操場或者綠化帶等一系列休閑放鬆的設施,這裡有的只是教學樓,實驗室,以及修鍊室。

「這裡是教務處,要不要去見見咱們的老師?或許會有哪位老師認得你也說不定呢。」

你都往裡走了,我還能說不去見嗎?夏娜嘟了下嘴,不知道藍凌,或者說是大boss吳罪究竟在打什麼主意,不過,既然來了,那就進去好了——說到底,她對這個教務處的感情也很深啊,一進門,就有各種記憶往她腦子裡狂鑽。

各種被訓,各種被罵,各種被咆哮……

真是特么深刻的印象埃

夏娜無奈的接收著自己當初被老師們各種教訓的記憶,各種跟爛泥糊不上牆,恨鐵不成鋼相關的辭彙。

藍凌已經開始向裡面的老師們介紹夏娜了。

五百年前的……夏娜?

有些老師已經從記憶中找到了那個一入學就搞爆了測試儀的學生,順便找回了那些曾經將自己氣到爆炸的記憶。擁有一個天賦超群的學生,是老師最大的幸福,但這個學生入學三年以後,就用自己的實際行動讓老師們明白,那是一個偽命題。

「這……果然,一模一樣呢。」

「啊,我有點頭疼……可能是昨天不小心摔倒撞的。」

「說起來,我也有點頭疼呢,我要去拿點葯……」

才幾句話工夫,教務處已經空了一大半,那些任職超過五百年的老教師們,這會兒集體犯了頭疼,休養的休養,吃藥的吃藥去了。

夏娜的乾笑僵在了臉上,她原本還打算跟老師們寒暄一下,聽老師們親口說說她當年的事呢。

藍凌也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情景,看著只剩下幾個新老師的教導處,她忍不住也別過頭去用力咳了一聲:「既然老師們身體不太好,咱們就先去別處轉轉吧。」

「也,也是哈……」夏娜身體僵硬,跟著藍凌轉出了門。

媽蛋,她有那麼可怕嗎,再說了,她又不是來重新入學的!

事實上,在躲出去以後,老師們也回過神來了。

「她好像還是凡人狀態啊,咱們學院不可能收凡人吧?」

「說的是啊,而且,竟然是和藍凌在一起……當初那抄…她忘了就算了,藍凌會放過她?」

「這中間肯定有事兒吧?」

「要是這麼說的話,她可能不會再回來上學埃」

「那……咱們跑個什麼勁兒?」

是啊,那還跑個什麼勁兒啊?

只可惜等他們回過神后,夏娜和藍凌已經到了教學樓里了。

陰暗的教學樓里,樓道兩側掛著儲存月光的壁燈,清冷的月光照在地上,也照在兩人身上。

走過教學樓,夏娜並沒有收到多少清晰的記憶,很顯然這裡並沒有給她留下多少深刻的記憶。不過說來也是,一段樓道而已,除非她在這裡發生過什麼大事,否則怎麼可能會有什麼深刻的記憶。從頭到尾,收回的記憶也不過是她每天上上下下的上學放學而已。

「你看,這裡是你的畫像呢。」藍凌指著路邊一副巨大的畫像說。

她的畫像?夏娜愣了下,借著月光看過去,牆上掛的那副巨大的畫像,那個梳著紅色雙馬尾的少女可不就是她么?啊啊啊她還沒死呢啊,掛這種玩意兒也太不吉利了吧。

「夏娜,1710屆,歿於大漠一役,榮立特等功……」夏娜將自己頭像下面的文字念了一遍,忍不住嘀咕道,「立個功就死,真刺激。」

「大漠一役,你居功至偉。」藍凌笑著,親昵的拍了拍夏娜的肩膀,「你只是不記得了,否則,你一定會自豪的。」

夏娜懷疑這女人根本不是想拍她的肩膀,而是打算一耳刮子抽死她。

搖搖頭,她敬謝不敏道:「這種記憶還是沒有的好,我可不想總惦記著自己死的時候的模樣,人死的時候絕對很嚇人的說。」

「真不想恢復記憶嗎?」藍凌眉頭一挑,「畢竟是你前世的記憶呢。」

「可以有選擇的恢復嗎?比如我前世有什麼寶藏藏起來,或者研究出過什麼特殊的法術之類的,這種記憶有多少我都不嫌多埃」這番話,夏娜絕對是發自肺腑說的。

「這個真沒有。」

「……這個可以有。」

轉過教學樓,藍凌並沒有停下腳步,而是帶著夏娜繼續向前走去。

夏娜的心裡有種不太舒服的感覺。雖然前面是什麼地方她並不知道,但越是往前走,她心裡的感覺就越不舒服。那裡會有什麼讓她難受的記憶嗎?可這裡是鬼差學院啊,難道是在那裡罰寫過作業,或者挨過罵?

「你不記得這裡,想當初,你第一次到這裡來上實踐課的時候,可是哭著回去的呢。」藍凌語氣很輕快,似乎在回憶什麼事情,嘴角噙著意思笑意說,「其實,不少新入學的都哭著回去,可你作為潛力值第一的新生,難免會引起更多注意。」

「這裡是什麼地方?」夏娜眉頭皺起,這裡真的讓她很不舒服。

藍凌停下腳步,抬手指了指牆上那個不起眼的路標。

刑訊教室。

轟的一下,夏娜的腦子彷彿炸開了一般。

那些足以讓最堅韌的靈魂都顫抖的刑訊,幾乎所有第一次上這門課的新生都根本無法堅持到下課,而她更是哭著從裡頭跑了出來。

是什麼時候呢?

跟著藍凌的腳步,夏娜慢慢的向前走著。

哭著出來……

吐著出來……

慢慢的,臉色蒼白的踏著下課鈴出來。

再後來,神色平靜的等下課以後出來。

不知在這裡來來往往了多少次,她終於學會了堅韌的面對一切,再恐怖的情景都不會再讓她有任何動容。

「正在上課呢,要不要去看看?」藍凌相當有興緻,因為她又想起了夏娜當初哭著從裡面跑出來的情景。

當真是可笑啊,潛力值第一的新生,竟然會被刑訓課嚇哭。

夏娜臉色微白:「那個……不用了吧。」雖然已經接收了這裡的記憶,也對那些恐怖場面有了一定的抵抗力,但這不代表著她很樂意看到裡面那些東西埃畢竟,她這輩子好歹是活在一個和平社會,即使是互相想要弄死對方,但見了面還是會笑著擁抱的虛偽世界。

「怎麼,不想看看自己以前上課的地方嗎?還是說,裡面會有什麼東西讓你不舒服?」藍凌的眼睛微眯了一下,視線牢牢的盯住夏娜。

「我這人小膽啊,刑訊啊審訊啊什麼的……聽著就嚇人。」夏娜乾笑,臉色也微微發白,「裡面好像有什麼嚇人的動靜,咱不去了好不好?」

「你害怕?真害怕?」藍凌仍舊盯著夏娜。

見藍凌還要繼續往裡走,夏娜乾脆蹲在了地上,眼圈都紅了,說話聲明顯帶了哭腔:「裡面聲音越來越大了,咱不往裡去了行不行……我這人小膽啊,萬一看見什麼血呼啦的東西,以後回去還誰不睡覺了?姐,你是我親姐行嗎,咱不看了……」

見她這副憊懶模樣,藍凌愣了愣,隨即一笑:「好吧,既然你這麼害怕,那就先不去了。」

應該是不記得的吧,否則,這丫頭不會嚇成這樣。畢竟,在後半學期,這丫頭已經不再害怕刑訊課了。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親,證拿出來看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