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萌娃的文藝生活 都市娛樂

與萌娃的文藝生活

409、虎山行(3/3)

[更新時間]2018年05月17日 01:40 [字數] 278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時間進入12月,粵州雖然位處華夏南方,但是冬天的海風依然寒意十足,11月還是鮮花燦爛的粵州,彷彿一夜之間進入隆冬,各種花都謝了,包括生命力極其頑強的藍星花。

在遙遠的華夏西北之地,早已是凜冽寒冬,狂風呼嘯。《英雄》劇組已經進入拍攝地,但是因為大風的原因,連續兩天沒能拍攝,一大幫人只能宅在酒店。

取景地在西北的一處自然風景保護區,但是平時居住在西北明珠——樓蘭城。

這座城市是中亞一帶規模最大,最為繁華的現代都市,地處古爾班通古特沙漠。西北荒涼,為了繁榮經濟,華夏政府在樓蘭古城舊址,花費巨資平地起高樓,沙中建都市,被成為世界第九大奇。

雖然地處沙漠,但是樓蘭城已經成為世界娛樂之城,每年有3000多萬遊客專程來到這裡度假。賽馬、博彩、美食、購物是其四大經濟支柱,尤其以賽馬和博彩業為世界之最。

古爾班通古特沙漠的邊緣是一片繁茂的胡楊林,穿過這片胡楊林,就是肥沃的西北大草原,那裡有大量馬群,提供源源不絕的優質馬源。

張鈺等人在酒店呆的無聊,相約到酒吧喝一杯。

「梁喬不來嗎?」張鈺問組織者甄厲。

甄厲搖頭說:「阿健說在梁哥在打坐冥想,一時半會兒出不來。」

阿健是梁喬的經紀人。

演技有很多派別,最主流的是方法派和體驗派,梁喬就是體驗派的集大成者。

所謂體驗派就是要將自身代入到角色,以第一人稱視覺演戲,這種方法優點和缺點都很明顯,入戲難齣戲更難,搞不好陷在角色里無法自拔,精神錯亂。

梁喬有一套自己的方法,那就是每天打坐冥想。光自己靜坐還不夠,每年7、8月份的時候,他會花費十天半個月的時間,遁入廬山東林寺,修身養性,清理一年來積蓄的煩惱絲。

他的這個習慣張鈺等人都知道,見怪不怪。

張鈺看了看,除了她和甄厲,還有李應、陳明,以及張益達。

張鈺:「那我們走吧,阿厲你帶路。」

來之前甄厲說帶大家去一家很有特色的酒吧,不一定要多麼高大上檔次,對他們來說,這些已經沒有吸引力。

甄厲愛玩,也很潮流,找來一個當地的導遊,這類導遊在每家大型酒店門口有不少,一行人戴著鴨舌帽,兜兜轉轉,來到一家藏在巷子里的酒吧,室外安安靜靜,一進入裡面,立刻傳來尖叫聲。

張鈺眉頭一皺,甄厲說:「先進去看看,不好我們再走。」

陳明看著酒吧門口掛的匾額,走的是中國風,笑道:「酒吧取這種名字的真稀罕。」

幾人聞言看去,龍飛鳳舞的「虎山行」三個大字掛在頭頂。

這家酒吧竟然叫虎山行!

導遊是個18、9歲的小夥子,介紹道:「這家酒吧在我們樓蘭是相當有名的,幾位客人看到的虎山行三個字,既是酒吧名字,也是老闆的一首歌名,相當的了得,許多人專程從外地來這裡聽老闆唱歌,尤其是這首《虎山行》,說是鎮店之歌也不過。」

甄厲笑道:「老闆還是個歌手?照這麼說,他每天駐店唱歌?」

導遊:「唱歌是唱歌,但每天就唱一首,唱完就拉倒,怎麼請也不唱了。」

甄厲對張鈺等人說:「這就是飢餓營銷,一次性滿足了大家,大家就不稀罕了。」

導遊:「稀罕,稀罕,聽呼延老闆唱歌,聽不厭滴。」

陳明:「小哥聽你口音,江南人?怎麼到這裡謀生來了?這大老遠的。」

導遊:「這位客人好眼力,我江南浙省人,樓蘭是個好地方,趁年輕過來拼一把喏。」

陳明:「剛才你呼延老闆?老闆姓呼延?」

導遊:「對滴對滴,老闆叫呼延小沙,就是樓蘭人,樓蘭人姓呼延的可不少。」

幾人邊走邊說,剛在包間落座,就聽到一聲震天響的虎吼,嚇一大跳!

「怎麼回事?」

「哪裡來的老虎?」

「音效嗎?太逼真了。」

……

導遊說:「別緊張,別緊張,這裡不是叫虎山行嗎,當然要有老虎,喏,就在那裡,關籠子里了,安全得很。」

幾人紛紛看去,槽,酒吧的舞台上真放了一個巨大的鋼鐵囚籠,此刻囚籠里有一隻吊睛大蟲正在不安地四處走到,利爪在囚籠上嘩啦啦地抓撓,時不時對著人群怒吼!

隨著一聲虎吼,現場尖叫聲此起彼伏,剛才張鈺等人在酒吧門口聽到的就是這種叫聲,有害怕,但更多是興奮。

甄厲給足了小費,讓導遊不要走,就陪在邊上給他們介紹。

導遊小哥心知遇上了豪客,分外熱情,指著老虎囚籠邊坐著的爆炸頭青年說:「喏,那個就是呼延小沙,這裡的老闆。」

大家看去,光線不明朗,看不大清,但是應該年紀不大,身材精瘦。

甄厲問:「今天他還唱歌嗎?去問問看。」

導遊小哥:「不唱了不唱了,幾位來晚了。」

甄厲:「你都沒去問,怎麼就知道他不唱了。」

導遊小哥:「喏,你們看舞台上的背景牆,老闆沒唱的話,背景牆上就是一幅猛虎下山的圖。」

甄厲一看:「什麼猛虎下山!現在是一幅小雞啄米的圖。」

導遊小哥笑道:「對哩對哩,老闆唱完就會把猛虎下山換掉,來過這裡的人都知道。」

甄厲:「真不唱了?」

導遊小哥無比確定地說:「真不唱了。」

這時,舞台上的姑娘唱完了一首賣萌的《餵雞》歌,坐在老虎囚籠邊的老闆站起來,接過話筒說:「今天歌已經唱過了,本來是不唱了。」

說話的同時,背景牆上翻過一幅猛虎下山圖,三隻猛虎從嶙峋山嶺中翻越而下,現場頓時響起口哨和尖叫聲,明白的人都知道,這是老闆要唱歌了,果然……

「但因為我要出去幾天,所以今天多唱幾首,往後幾天就沒了。」

甄厲:「這就是你說的不唱了?」

導遊小哥:「呵呵呵,唱,唱,還唱,幾位貴客來了當然得唱。」

「虎山行!虎山行!我們來就是為了聽老闆唱虎山行的1

「虎山行1

「要聽當然聽虎山行,聽什麼餵雞1

……

之前和呼延小沙坐在一起的還有三個人,其中一人問:「小沙真的打算去粵州參加那什麼《我最嘻哈》?那玩意兒靠譜嗎?」

「不靠譜我們去幹嘛1

「你們?你也要去?瘋了吧~都去了,店誰管?」

「不是有你嗎,所以才沒叫你呀,嘿嘿。」

「我%…*#@,你們真去啊?當初不是說不去的嗎。」

「這個《我最嘻哈》請來了雨相,會給冠軍寫歌,我們沖這個去的。」

「雨相?哪個雨相?」

「看吧,這就是我們不叫你去的原因,這些天你把店看好,花花也照顧好,可別瘦了,這小貓是我們的心肝。」

嗷嗚!!!!

花花隔著囚籠對三人一聲巨吼,把幾人驚得差點掉地上。

讓你們裝逼。

7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與萌娃的文藝生活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