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神直播間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 法神直播間 > 第四百七十八節:爺傲奈我何

法神直播間

第四百七十八節:爺傲奈我何

[更新時間]2018年06月12日 09:55 [字數] 458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諾曼彷彿是瞎了一般,完全看不到周圍那些人看著他猶如在看瘋子的眼神。

他似乎覺得自己這個用紋身來偽裝成野蠻人的方法很具有天才性,甚至想要進一步推廣,於是就向站在他身旁的雅各看去。

諾曼的目光從雅各的頭往下移動到胸部,再從胸部繼續往下移動到下體,上下來回仔細打量,像是在市場上挑選新鮮的牛肉一樣,看得雅各心底不由有些發毛,產生了一種不詳的預感,而接下來諾曼的話語也證實了雅各心中那種不詳的預感。

「雅各騎士,」

諾曼在打量了雅各一番后,突然開口了,「你的身材非常高大,如果由你來偽裝的話,那可能比馬休他們更能讓人信服。」

雅各雖然脾氣很溫和,但是能成為一名青銅騎士,他的體形還是非常健碩的,不過他對於諾曼的這個提議可是沒有半點興趣。

你還知道體形的問題嗎?!

雅各心中已經咆哮了起來,不過面上卻還算是克制的祝

他深吸了兩口氣之後,勉強地笑了一下,回絕了諾曼的這個提議。

「謝謝,不用了。」

「哦,那真是可惜。」

諾曼表達了一下自己的遺憾,臉上表情很是惋惜,之後就繼續坐了下來,開始給面前的馬休繼續紋起身來。

至於雅各,站在諾曼身邊的他不斷地呼氣,吸氣,呼氣,吸氣,用這種方式來壓抑自己內心的憤怒。

在剛才和諾曼對話的過程中,他已經不止一次地想過自己的決定是否是錯誤的,他和魯斯恩是否不應該遵照唐恩大人的遺願、把巴頓推上這個領導者的位置,不過在反覆激烈的思想鬥爭過後,他終究還是沒有直接站出來要推翻這一切。

畢竟從昨天晚上到現在,才過去了一天都沒到的時間,若是他現在就反悔的,那顯得當時他和魯斯恩的決定也太過兒戲了。

還是再繼續相信唐恩大人吧,希望他沒有看錯人。

雅各心中這樣想到。

而也只有想到唐恩大人曾經那堅毅溫和的面容,他現在焦躁不安的心才稍微能平靜一些。

不過這裡雅各是再也呆不下去了。

他生怕自己再繼續在這裡呆下去,終究會忍不住爆發出心中的怒火來,所以他像魯斯恩之前那樣,選擇了離開。

諾曼並沒有留意到雅各的離去,因為他現在看著馬休的背部,目光卻是沒有焦點,正一副神遊天外的模樣。

他在留意直播間中的彈幕。

雖然他的精神力成為了現在的歸一狀態,但是他的精神力總量並沒有減少,直播間中的觀眾又已經大量流失,所以直播間的彈幕對於他的精神力造成不了任何壓力,只是沒有了分神技巧,他若是想要仔細每一條彈幕的話就會陷入這樣的出神狀態。

「哈哈哈哈哈,真來精忠報國啊,牛\逼1

「6666666666666」

「異界岳飛,我服了。」

「岳飛什麼時候加入共\產\黨了啊?」

「傻\逼還在直播呢?竟然還有傻\逼在看,真是大千世界無奇不有。」

「滿嘴噴糞的玩意兒趕緊滾,這裡不歡迎你。」

「護主狗出來咬人咯。」

「再來個『鐵拳鎮九州』。」

「人家都是用武器的,要我說應該來個『一劍無血』。」

「一人超生,全村結紮1

「哈哈哈哈哈,全村結紮什麼鬼?還不如要想富,多種樹,少生孩子多養豬呢。」

……

諾曼他們這支隊伍中的這些人身處在危險的環境中,領導者的靠譜與否直接和他們的性命攸關,所以他們對於諾曼的表現自然是非常嚴肅認真地對待的,但是直播間中的那些觀眾們不同。

那些直播間的觀眾們雖然是第一人稱視角觀看到這一切,可是他們不會因為諾曼他們的處境困難而死,所以他們終究是把這一切當作一場戲來看的,自然是娛樂性第一了,而諾曼現在這種在人身上刺青稀奇古怪標語的行為正好符合了他們對於娛樂性的追求。

至於通用語的障礙,對於這些觀眾來說並不是什麼大問題。

隨著諾曼直彩在過去的一年當中圍繞此產生了很多相關產業,其中最成功的一項就是異界語知識的販賣學習。而能在現在這種境況下還留存在直播間中的觀眾,大多都是死忠粉,很多都學過異界語,起來問題不大。就算是那些不懂異界語的,直播間中也有很多熱心觀眾對他們做免費的翻譯,自然也都明白了這人身上所刺青的那些通用語是什麼意思,並為此感到興奮有趣,紛紛提供著他們的意見,參與到了這件事當中來。

而諾曼也終於一改他最近一段時間以來的沉默,主動和這些觀眾們互動了起來——他剛才所刺青的那條「共\產\主\義衛士」,以及那條「精忠報國」,就都是從彈幕中挑選出來的。

這也就更進一步地刺激了直播間觀眾貢獻彈幕的熱情,使得直播間觀眾觀看的留存率大大太高,直播間在線觀眾數量在經過了近大半個月的持續下降之後,竟然首次出現了小幅度反彈!彈幕數量也是最近一段時間裡最多的一次了。

直播間狀況在好轉,真實世界中,諾曼卻沒有關注彈幕太長時間,很快他就挑選了一條出來,重新把注意力轉向了他面前的馬休身上。

「另一隻手。」

馬休雖然羞愧難當,但是主人的命令卻是不能不聽的。

他內心天人交戰了一番后,最終生存的慾望佔據了上風,這讓他把自己的另外一條還沒有刺青上標語的胳膊伸了出來。

他的這條胳膊上已經有一些紋身在上面了,那是一道道令人看不懂的花紋,有條狀、有塊狀、還有八角形的,真要細究起來的話,還真和那些野蠻人有一點點相似。

當然,也就是一點點相似而已。

諾曼沒有馬上動手,而是先盯著那些花紋看了一會兒,辨認清楚了那些紋路、在腦子裡打好了腹稿之後,這才終於上手,在馬休的胳膊上開始刺青起來。

這條標語比起剛才的精忠報國來要短上一些,所以耗時也少了一些,沒多久就紋好了。

「跟在風後邊跑的青少年」

這是直播間中懂異界語的觀眾第一時間翻譯出來發在直播間屏幕上的彈幕,但是這位觀眾雖然打字快,異界語功底卻著實有些爛,中文功底也差,很快就有觀眾幫他做出了信達雅的翻譯。

「追風少年」

這個翻譯無疑就好多了,只是馬上就再一次引起了直播間觀眾的集體大笑和吐槽。

「這條是我貢獻的1

「哈哈哈哈,土味十足,我彷彿來到了十幾年前。」

「我倒,主播哥哥也在上網衝浪吶?」

「你咋不來個陽光男孩呢1

「葬愛冷少請求出戰1

……

「好了。」

諾曼拍拍馬休的背,「走吧。」

馬休像是如蒙大赦一般,表情一下子放鬆了,立馬站了起來。

終於不用再受煎熬了!

但是他一低頭看到自己身上那些滿身都是的花紋刺青,看到自己胸口的那些通用語辭彙,再想到門羅剛才的凄慘模樣,忍不住悲從心頭來,差點想要去尋短見。

博伊斯他們幾人在那邊調戲了門羅半天之後,總算放過了那個可憐的奴隸,迫不及待地等待調戲下一位可憐的奴隸了——在現在這種境況下,能有這樣一種讓他們舒緩心情的方式那是真的不錯。

但是馬休並沒有馬上過去,不識字的他尋找到了一位識字的奴隸,讓對方告訴了他他自己身上刺青的那些標語是什麼意思,聽完之後心情竟然莫名其妙地稍微好了一些些。

雖然都是一些莫名其妙的話語,但至少比門羅身上的那些東西聽著要好一些的。

這位可憐的奴隸只是關注他身上的那些標語是什麼意思,那被他求助的人也只是去看那些標語,卻是沒有一人注意到,馬休身上那些紋身的奇異之處。

最明顯的一處奇異,就是馬休身上那些紋身之間的界限。

馬休身上的紋身從種類上來說可以分成兩類,一類是那些意義不明、彷彿只是隨手刺出來的各種花紋,還有一類就是惹人恥笑的那些標語了。若是有心人仔細觀察的話,就會發現這兩類紋身之間從沒有一處相交的地方。

一處都沒有。

諾曼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所有的標語都避開了那些古怪的花紋,只是在花紋的間隙中刺出來。不過在場的所有人目光都被那些標語所吸引了,自然是沒有人會注意到這些的,而且就算讓他們注意到了,他們又能由此得出些什麼結論來呢?

就算是修法師親自來觀察,這位「強大」的黑袍法師也是半點名堂都看不出來的……

諾曼一共從鄧普斯手中買下了10個奴隸。

唐恩不愧是白銀騎士,遺產很豐富,光是那個錢袋子里就有26個金塔蘭——當然,其他的諾曼也接觸不到,估計全部被雅各和魯斯恩給吞了。

按照諾曼的身價,這26個金塔蘭扣除掉諾曼給自己和阿翠彌希婭贖身的價款之後,是不夠買下10個奴隸的,但是諾曼的價格本就是鄧普斯當時故意刁難給出的價格,其他奴隸自然不值這麼多錢。尤其是在經過了昨天晚上的夜襲,死了幾個奴隸之後,鄧普斯突然大徹大悟了。

這些奴隸看似是他的財產,但是在現在這種不知道什麼時候又會再來一場襲擊的情況下,這些奴隸說不定就沒了,就不再是他的財產了。

這是一筆隨時可能蒸發的壞賬啊!

作為一名合格的貴族商人,鄧普斯馬上判斷出了這一點,剛好此時諾曼來求購奴隸,他自然是迫不及待地想要把這些奴隸全部賣給諾曼了,不敢在價格上再做任何刁難。不只如此,他生怕諾曼的財產不夠,甚至還主動調整了自己的心理底線,把這些奴隸的價格往下做了一次調整,總算是賣出了10個,換來了12個金塔蘭。

交易完成之後,鄧普斯心裡舒服多了:奴隸會死,但是金塔蘭可不會死。在現在這種情況下,還是金塔蘭來得靠譜。

諾曼則是沒什麼感覺,也沒覺得賺也沒覺得虧,心中沒有一點波瀾——你想要指望一個曾經連住所都是金子和寶石所鑄成的人對這十幾個金塔蘭產生太強烈的情緒,那顯然沒可能。

他只是按部就班地買下這些奴隸,然後再按部就班地做著自己的工作,把這10個奴隸的紋身給一個一個地弄好。

紋身是一個考究耐心的活兒,需要極其集中的注意力,這無疑是非常耗精神力的,很容易疲憊,但是對於諾曼來說,這完全不是任何問題。

他肉體雖然不行了,精神力狀態也詭異,但精神力總量卻是沒變的,這種活兒對他來說只是小菜一碟,專心致志地工作了一個上午也是沒有半點疲倦,等到中午用餐的時候已經紋好7個了。而經他完工的「作品」,也成為了營地中的「寵兒」,成為了人們熱切追捧的對象。

「社\會\主\義接班人」

「資產階級爪牙」

「國士無雙」

「爺傲奈我何」

……

被紋身的奴隸們一個個羞愧欲死,那些戰士們平民們則是樂此不疲,把他們當作笑話來看待,營地中到處都充滿了歡樂的笑聲,徹底一副歡慶祥和的景象,要不是營地外面的不遠處還有許多屍體堆積,奴隸營地那邊的血跡也歷歷在目的話,真的是看不出來這裡昨天晚上才經歷過一場惡戰。

整個營地里,只有阿翠彌希婭並沒有笑,不過這次卻不是因為她的那張似乎永遠不會有表情的撲克臉,而是因為她消失了。

阿翠彌希婭消失了整整一個上午,直到用完午餐之後她才終於出現。

她是從附近的林子里鑽出來,出來的時候身上還背了一個袋子,袋子里不知道裝著什麼東西,看起來鼓鼓囊囊的。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法神直播間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