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神直播間 競技同人

法神直播間

第二百九十二節:崩塌

[更新時間]2017年12月30日 13:48 [字數] 452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輪迴時光對於亞德里安來說是至關重要的存在,正是因為對於輪迴時光的研究和製作,讓亞德里安在成為本源法師的道路上邁出了堅實的一步,那麼自己是否也能從中得到一些啟發和好處呢?畢竟這可是一條由亞德里安親自驗證過的通往本源法師的可行之路,就算自己現在得不到什麼好處,但是對於自己將來成為本源法師相信是可以幫助掃清一些障礙的,比自己到時候再盲目的去探索要有效得多了。

未雨綢繆嘛。

諾曼這樣想著,繼續盯著面前的輪迴時光思索起來。

因為輪迴時光的空間特性,時間在不斷地流逝著,諾曼卻是無所察覺,旁觀輪迴時光中的生命經歷著一次又一次地輪迴,儼然已經忘卻了自身的存在。

對於亞德里安和諾曼來說,輪迴時光的存在是振奮人心的,但是對於輪迴時光中的那幾個靈魂來說,這卻是地獄般的存在。

他們在這個時間中不斷地活過來,然後再不斷地死過去,從他們死前的表現來看,他們是死得很痛苦的,當他們的靈魂被亞德里安從身體里硬生生地抽離出來的時候想必更加痛苦,而他們需要不斷地重複這個過程,這不亞於無盡沉淪的煉獄。

想到這裡的時候諾曼又不禁想到了他所處的世界。

他所處的世界雖然看起來和眼前的輪迴時光不一樣,亞德里安也說了輪迴時光比起真實的世界來說要簡單得多,但是從某些本質上來看,兩者卻是驚人的相似:出生、繁衍、死亡,大陸上的每一個生命體其實都在重複著這一個過程,只不過輪迴時光這樣的表現集中於某幾個個體身上,而在真實的世界中體現在了整個生物圈上。

從諾曼的角度來看,輪迴時光中的這幾個靈魂是可悲的,是痛苦的,但是他們本身並不知道,就像是諾曼他自己。

他認為自己的存在是有意義的,但是他的存在真的是有意義的嗎?如果跳出他所存在的這個世界來看,他的生命是否還有意義?就像他看待輪迴時光中的那幾個靈魂一樣,從世界之外的角度來看,他自以為有意義的人生是否也是無意義的無盡循環?

有誰能夠知道生命的真實意義?真實世界會不會是另外一種形式的輪迴時光?這個所謂的真實世界,會不會同樣是另外一個類似於亞德里安這樣的生命創造出來的?……

如果只是旁觀輪迴時光的話,諾曼並不會產生這些想法,但糟糕就糟糕在聖殿騎士團的存在。

在日常傳授各種知識的過程中,聖殿騎士團花費了很多精力去培養諾曼觀察世界獨立思考問題的能力,在教授的過程中自然而然地就摻雜了很多地球世界的世界觀。

諾曼所在的世界因為有法術的存在,智者們都把時間投入到了對於法術的研究當中,而地球世界不同:對於沒有法術的地球世界來說,他們的智者只能把智力投入到對於世界規律的研究當中,所以在對於世界的認識上,兩個歷史年代相差不大的世界卻相差了很遠。

在這方面,地球世界完全是吊打諾曼他所處的這片大陸。

諾曼日常不斷接受聖殿騎士團的熏陶,雖然時間不長,但是地球世界數千年的知識在這幾個月的密集轟炸的情況下已經對諾曼產生了深刻的影響,這是基矗

另外,在傑貝爾丹納的時候,諾曼曾經陷入過瀕死的狀態。當時他的精神力幾乎全毀,在那種狀態下,他進入了一種混沌的古怪狀態中,也是在那種狀態中他才施展出了精神風暴這一禁咒。

除了讓他莫名其妙地施展出了精神風暴外,那種狀態還對諾曼的意識產生了深重的影響,在諾曼的精神深處潛伏了下來,這是病根。

最後,面前的輪迴時光是誘因。

基礎,病根,誘因,三方面的因素綜合之下,所以諾曼才會陷入目前這樣的狂亂思潮中,被自己的思想所淹沒。

他的腦子裡思緒紛呈,越想越混亂,眼裡已經什麼都沒有了。

諾曼現在這樣的狀態非常糟糕,如果放任他這樣下去的話,他很可能會被自己的思緒所溺死,這並不是開玩笑。

不過一聲巨大的聲響傳來,如暮鼓晨鐘,一下子將諾曼從這種越陷越深無法自拔的狀態中震醒了。

被這一下震得意識都在不斷顫抖的諾曼終於從這無盡的思緒中抽離出來,一時之間還恍恍惚惚不知所以,痴痴傻傻地看著前面。

只見在他面前,亞德里安正在看著他,嘴巴從張開的狀態緩緩閉上。

剛才那一聲,應該就是亞德里安發出的了。

「一個紅袍法師,竟然能沉浸到這種程度。」

亞德里安的神情很是好奇,盯著諾曼直看:「真是一個奇葩。」

「我原本以為你的精神力和魔力就夠奇怪的了,只有紅袍法師的魔力,卻用藍袍法師的精神力,沒想到你的認知更古怪,竟然是白袍法師的認知。白袍的認知,藍袍的精神力,紅袍的魔力,你這樣的傢伙我還真沒有見過……」

亞德里安說著說著,諾曼終於徹底地清醒了過來,回憶起剛才的情況后心中一陣后怕:剛才如果不是亞德里安那一聲把他震醒的話,恐怕他現在被自己的思緒給溺死了。

這種死法實在是有夠奇葩的,要真是這麼死了,諾曼大概死都不會甘心。

「多謝。」

諾曼對亞德里安道了一聲謝,其中滿滿的都是真情實感。

亞德里安似乎確實是一個生性涼薄的人,不但對別人冷漠,還對自己冷漠:他可以毫不在意地為了自己的研究讓他人墜入無盡煉獄,也不會因為別人對他由衷的道謝而欣喜自得,所以他面對諾曼的道謝面色沒有絲毫變化,只是繼續說道:「我剛才想岔了。雖然我確定普羅米修斯已經死了,不過我犯了個錯誤……」

話還沒有說完,亞德里安突然閉上嘴,面色迅速地變化起來:先是意外,繼而遺憾,最終安然。

而從諾曼這邊看來,令他震驚的一幕發生了。

一直站在他身邊和他一起旁觀輪迴時光的亞德里安,臉上出現了幾道黑線!

那並不是塗抹在臉上的顏色,而是裂縫,空間的裂縫,所有經過的光線都被吸了進去,無法逃脫,所以呈現出所謂的黑來。

幾乎是同一時間,諾曼看到自己現在所處的這片輪迴時光的世界中也出現了好些個這樣的裂縫,有的在天空,有的在地上,有的橫傳過樹木和房屋。

「怎麼了?1

諾曼對著亞德里安大喊起來,詢問著發生了什麼事。

面對諾曼的大喊,亞德里安解釋道:「你重新把輪迴時光和真實世界連通,這讓我終於被發現,所以我即將死去。我已經和這片空間融為了一體,所以這片空間也將不復存在……」

一切都發生的太快,亞德里安只是說兩句話的時間,他的身體已經布滿了黑線。

這種裂縫同樣也布滿了輪迴時光中的每一個角落,大地被割裂的支離破碎,天地顛倒,有的土地出現在了天空,有的房屋長到了樹上,直接被空間切割成了五六七八片的東西更是數不勝數,諾曼甚至看到一隻人手在地上爬動。

人們的哀號充斥了整個輪迴時光,尚且完好的人恐懼地四處奔跑,竭盡全力地想要躲避那些恐怖的黑線,法師們各展所能,瘋狂地發動法術,想要保全自己的性命,輪迴時光中的那個亞德里安則沒有,因為倒霉的他在第一時間就直接被撕扯成了十幾塊碎片。

這完全是一幅末日般的景象。

諾曼面前的這個亞德里安,在下一刻也終於步輪迴時光中的那個亞德里安的後塵,被撕裂成了無數碎片,但是他的聲音卻還是能夠清晰地傳到了諾曼的耳朵里。

「去吧。」

隨著亞德里安的這句話,諾曼意識突然一陣恍惚,等到他清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重新出現在了那個音樂室當中!

音樂室中還是黑漆漆的一片,月光從窗外照進來,鋪灑了一地都是,將黑暗的音樂室中照亮不少。

月光靜謐,萬籟俱寂。

沒有光團,沒有亞德里安,沒有崩塌碎裂的空間,沒有無盡沉淪的輪迴時光,什麼都沒有。

如果不是諾曼真切地看到自己現在是光溜溜地站著,他真要懷疑剛才的一切是不是自己的錯覺了……

不對,還有另外的變化。

諾曼發現自己的腦子裡多了幾股陌生的意識!

這是一種奇妙的體驗,他能夠清楚地感受到那是幾個陌生的意識,但同時他也能夠清晰地體會到那些意識的記憶和想法。

在這些嶄新的記憶里,他記起了自己為了超脫出黑袍法師的境界,把深愛著自己的美麗妻子送給了強大的藍袍法師吉尼,他記起了自己在從車窗中見到克里夫蘭的第一眼就深深地愛上了這個昏迷在路邊的男人,他記起了自己自己小時候家道中落,為此自己發奮圖強,刻苦研習修鍊,最終成為了一位藍袍法師終於把自己的家族給振興了……

這些是那些光團中的面孔,也是被亞德里安拉進輪迴時光中的那些靈魂!那個世界就是由這些靈魂共同築成的,也是他們把自己困在了那個無盡輪迴的煉獄之中。

諾曼馬上就意識到了這一點,但是他不明白的是,這些靈魂怎麼會進入到了他的身體里!

是剛才亞德里安送他離開的時候,不小心把這些靈魂也一起送出來了?

諾曼只能這麼想了,然後他又想起了一件事來。

自己在輪迴時光中待了那麼久,尤其是最後的時候,他旁觀著輪迴時光中的那些場景重複了一遍又一遍,感覺上已經過了好幾年的時間了,卻不知道真實世界當中過去了多久。

陳清河他們是否還在城主府中?自己消失不見了之後,他們會去哪裡?還好自己把金幣全部留在了紀若兮那裡,所以他們是否已經找齊材料製作出解藥來?陳清河身上那塞納留斯的眼淚是否已經解除?這兩位龍族的身份有沒有暴露?……

山中只一日,世間已萬年。

諾曼想法錯雜間,想起了聖殿騎士團曾經教過他的這句詩來。

也因為他現在思緒紛亂,所以還是沒有注意到黑暗中,有一雙眼睛正看著他。

他又出現了!

黑暗中的那位姑娘這樣想到。

在剛才鬼魂出現的那一刻,這個光著刪拖失了,這讓姑娘嚇了一跳:在她看來,這顯然是那個突然出現的鬼魂把這個裝成女人的男人給吃了!

膽小的貴族小姐嚇得立刻就要把頭縮回去,可是還沒等她這麼做呢,這個光著刪陀滯蝗輝儷魷至耍

像是根本沒有消失過一樣。

但是隨著男人的突然間再出現,那個鬼魂卻是消失了。

這一會兒這個出現,一會兒這個消失,一會兒這個消失,一會兒那個又出現,這一連串的複雜變化把姑娘看傻了,完全不知道現場是個什麼情形。

她現在甚至連這個男人到底是人是鬼都分不清了,而就在這時,又有變化發生了。

率先注意到這新變化的是諾曼。

窗外突然亮起來,光線的強烈變化讓思緒紛亂中的諾曼都不自覺地注意到了。

然後他把自己的目光從窗口投出去。

這間音樂室的窗口外面正對著天空,所以月光能夠肆無忌憚地照射進來,諾曼現在這麼一看出去,也能夠清楚地看到天空。

他看到,天空大亮起來。

光源不知道是從哪裡來的,整片天空就這麼亮了起來,像是有一場燎原之火從天空的盡頭飛速地燒過來,很快就把整個天空給徹底點燃了,亮得像是白天一樣!

在這樣的亮度下,月亮、星星的光芒都被徹底地掩蓋下去,完全看不到了,好好的一個晚上硬生生在一瞬間變成了白晝。

一個從遠方向這邊迅速燃亮的白晝。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法神直播間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