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神直播間 競技同人

法神直播間

第五十八節:爹爹

[更新時間]2017年12月30日 13:48 [字數] 332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汝乃何人?

小姑娘說的竟然也是古語,不過諾曼卻聽不懂。

就像那句「苟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一樣,諾曼聽得懂她說的每一個字,但是連起來的意思卻是完全不明白。

諾曼聽不懂,他身體里的那些法師們卻懂。

「竟然是文言文?很親切,剛才那個天使很可能也是她召喚出來的,或許她可以成為我們強大的盟友。」

這是之前和高文交流的那個人的聲音,也就是那個說要念詩的傢伙。

「不見得吧?只怕是前拒狼,後有虎。」

這是高文的聲音。

「一個這種年紀的小蘿莉不僅古語這麼好,甚至還會文言文,你覺得這正常嗎?這個小姑娘太神秘了,而神秘代表著不被掌握,代表著危險。」

「我知道你想什麼,但有的時候畏首畏尾只會錯失良機。」

「我不贊同,我認為魯莽行動才會導致失敗。」……

高文和那個說要念詩的傢伙,從智商來說無疑要比諾曼高明不知道多少,但是正因為他們想得太多,有的時候反而遲遲不能做下決定。

倒是諾曼,他並沒有太糾結於自己是否能聽懂對方的話,更不會糾結該如何去回答對方的這個問題,腦子遠沒有這麼多彎彎繞繞的他只是直接問了一個問題。

「你那天晚上,是去和情人幽會還是去洗澡了?」

諾曼迫不及待地問出了這個問題,用的是通用語。

小姑娘愕然。

諾曼身體里的那些法師們也都一下子愣住了。

他們的腦迴路完全跟不上諾曼的節奏。

這個問題和剛才以及現在的情形有半個銅阿司的關聯嗎?

正常人顯然都無法理解諾曼的腦迴路。

不過諾曼卻不是在開玩笑,他也不懂幽默是什麼。現在的他,只是認真地看著小姑娘,即使滿臉鮮血也無法掩去他滿臉的認真嚴肅,彷彿他剛才問的不是那樣一個無厘頭的問題,而是「生命的意義是什麼」這樣的終極哲學問題。

看著諾曼這認真的表情,小姑娘竟然也沒有再計較諾曼沒有回答她的問題,而是鬼使神差地認真回答了諾曼的這個無厘頭的問題。

「洗澡。」

用的同樣是通用語。

得到答案的諾曼眼瞼下垂,陷入了深深的思索。

他問這個問題並不是毫無意義的。

在教令事件中,他認識到了自己的愚蠢,見識到了身體里那些法師們的睿智。對那種智慧異常崇拜的他於是開始聽從法師們的意見去改變自己,一切都聽從他們的安排,相信他們說的一定是正確的,完全放棄了自己的思想。

可是他似乎錯了。

他曾以為他身體里那些睿智的法師們是神,但是他錯了,他們並不是神,他們也有不足,就比如說今天晚上的事。他們根本看不出來父神教的那個青年只想殺了自己,求饒根本是沒有用的,只有反抗才有一線生機。

再比如面前的這位小姑娘。

那些法師中的佼佼者高文說她是去和情人幽會,諾曼卻認為她是去洗澡,而如今小姑娘的答案證明了諾曼才是對的。

他才是對的,他贏了高文。

諾曼曾經以為自己竟然贏了高文會非常高興,可是當這件事真的發生了,帶給諾曼的卻並不是喜悅,而是思考。

他開始重新思考起自己和他身體里那些法師們的關係來……

諾曼突然陷入了沉默,不說話,這綠色眼睛的小姑娘也閑著沒事幹,就只能看著面前的諾曼。

說實話,諾曼現在的樣子著實有些狼狽:他弓著身子,側對著小姑娘站著,卻連站都站不穩,整個人不住地微微顫抖。他的一隻胳膊無力地耷拉在身側,姿勢詭異,身上的衣服滿是黑色的腳印,骯髒不堪,臉更是被打成了豬頭,青一塊紫一塊還到處腫大。

可是他的眼神深邃。

正陷入神思的諾曼,眼裡彷彿有著無盡的星空。

小姑娘看著這雙眼睛,心猛地一顫,雙眼忽而迷惘,竟不自覺地輕聲低吟出一個古語辭彙來。

「爹爹……」

可馬上她就反應了過來,雙眼瞬間精光一閃,回過神來,接著驚疑不定地盯著諾曼。

她剛才是中了精神類的法術嗎?但是她分明沒有感應到如何法術波動的痕!

可如果不是中了精神類的法術,她怎麼會……

小姑娘在那邊驚疑不定,諾曼卻是慢慢從思考中回過神來。

他的雙眼重新有了焦點。

雖然還是弓著身子,雖然一隻胳膊還是抬不起來,雖然滿面血污,雖然渾身污濁,卻遮不住他眼中的光。

那是明悟,那是自信,那是……

諾曼。

在對絕對智慧的過分崇拜中迷失了自我的諾曼,回來了。

完全認識不到自己的短處固然不行,但是對於他人的智慧盲目崇拜丟失了自己也並不可齲那些法師們能給他建議,卻不能由他們來安排他的人生。

歸根結底,這是他諾曼的人生。

……

看著諾曼此刻的眼神,小姑娘的心又是一顫。

諾曼的眼神讓她覺得熟悉而溫暖,卻因為對方的身份又抗拒,這是一種非常矛盾複雜的心情。以至於在諾曼又對她開口說話之後,她甚至都沒有回答就直接捲起一陣風,消失在了這條街上。

「剛才那個鳥人是你召喚出來的……」

從沉思中回過神來的諾曼這句話還沒問完呢,面前的小姑娘就不見了。

「……嗎?」

這小姑娘就和她出現時一樣,來無影去無蹤的。

「神龍見首不見尾。」

有法師在他心裡這樣評價,諾曼卻是聽不大懂。

諾曼本來還有一大堆的疑問想要問她呢,結果她一聲不吭又跑了,實在有些奇怪。不過對方的法師身份在諾曼這裡是坐實了:能突然出現,又能突然消失,這顯然只有傳說中神秘的法師才能做到,雖然那小姑娘的年紀實在太小了點……

當然,這些都和現在的諾曼無關,他現在最該做的是離開這,回去睡一覺,然後馬上離開卡德納斯。

「……對方甚至能夠更改教會學校的入學規則,顯然不是一般的教會成員,而且能夠了解到聖女的動向,更加不是普通牧師能夠做到的,極有可能是父神教的核心成員。既然他們不想你接近聖女,那麼我們就離那位聖女遠遠的,不然的話今天這樣的情形還可能發生……你不用擔心,這也許是個契機,去了另外的城市我們或許將有更廣闊的發展空間,也許不用兩年的時間,你就能成為一名法師……」

高文還是專業,在危機發生還沒多久就已經順著突髮狀況做出了一條應對預案來,如果是之前的話,諾曼現在大概馬上照著高文說的趕緊連夜跑出卡德納斯,有多遠跑多遠了。

但那是之前的諾曼。

「不,」

諾曼拒絕了高文的計劃。

「我不會離開卡德納斯。」

諾曼身體里的那些法師能看到諾曼看到的東西,聽到諾曼聽到的聲音,但是他們無法看到諾曼的思想,也並不知道諾曼的思想藉由今天的契機已經發生了本質上的改變。

「離開之前你需要了解一下周圍城市的大致情況,從而做出一個……」

高文還在兀自說著自己的計劃,等諾曼都已經拒絕了他幾秒后才反應過來,話語戛然而止。

「……你說什麼?1

從來都是他們說什麼,諾曼做什麼,這還是諾曼第一次拒絕他們的提議。

「我說,我不會離開卡德納斯。」

諾曼語氣堅定地對高文這樣說道。

「我要參加教會學校的入學考試,進入教會學校。」

高文完全沒料到諾曼竟然拒絕他的提議,這打亂了他的整個思路,以至於他一時半會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憋了半天,只能說出一句:「可是你沒有黑袍法師的老師,無法參加入學考試埃」

諾曼卻道:「不,我有。」

高文納悶了:他很多時間都盯著直播間,沒有盯著的時間段也會補習聖殿騎士團錄下來的資料,可怎麼諾曼有了黑袍法師的老師他會不知道呢?不可能埃

「誰?」

「托瑪仕。」

托瑪仕?那就是個老酒鬼,什麼時候成了黑袍法師了?

到底是看著諾曼長大的老觀眾了,高文對於諾曼這個莫名其妙的答案想了兩下,立刻就明白了諾曼的用意。

然後他沒有在直播間說話,而是在現實中盯著血紅色的屏幕呢喃起來。

「瘋了,你瘋了……」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法神直播間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