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

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

第793章 牌桌上見本事

[更新時間]2018年06月23日 00:33 [字數] 337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費恩斯這邊的事情比麻花還要複雜,他自己的熱稀飯都還沒有吹冷,哪裡還有時間來管寧家這邊的事。寧家手中的項鏈落入程煜的手中,對程煜而言,也就不存在威脅。

兩者算不上朋友,敵意也在無形中減少一些。

陸正霆樂得清閑,天天就纏著許言,陪在她身邊,至於其他人自然忙著各自手上的事,也無心顧及其他人。那些看似複雜又讓人難以處理的事情全都在項鏈不在之後,慢慢地回到正軌上。

眨眼間,陸正霆和許言在北城就足足待了一個三個月。從寒冬的冬季到現在春暖花開,冰雪融化。這天,他們幾人聚在一起打麻將,消磨時光,許言才恍惚地說了句,「時間過得真快,這事情之前是一件接著一件,現在呢,轉眼間,好像所有的問題都迎刃而解了。」

「可不。程煜從我們三個家族手裡成功地拿走項鏈,他還有什麼不滿足的,他現在估計在忙活著要如何對付榮了,畢竟最後一條項鏈是在榮的手中。」詹萌摸著一張牌,拿起來一看,不是自己想要的,有些失望,又打了出去。

她才放下來,就見陸正霆淡定地伸手那周她放在面前的牌,遞給許言,溫吞吞地吐出兩個字,「胡了。」

詹萌不可置信地瞪著陸正霆,問道,「你怎麼又胡了?」

許言默默地把牌放下來,三個頭都不由自主地湊近認真地看著她手裡的牌,這牌很詭異,她居然只有這一張牌可以胡。而這張牌就算不是詹萌,也是徐曉拿到,最終還是會打出來。

只要陸正霆在,徐曉他們就不要妄想會有贏得機會。頓了頓,徐曉苦兮兮地回頭看向一邊無奈的寧東,沒辦法,他對麻將也是一竅不通,所以這對他來說,也純粹就是一個運氣問題。問題好,他隨便亂打,都可以贏,但運氣不好,他就算認真打,照樣輸的底朝天。

徐曉似乎也想到這一點,所以在瞥了一眼寧東之後,又默默地收回視線,心想,這靠寧東還不如靠她自己呢,她就不相信好運會一直在陸正霆和許言那邊。

話說回來,他們上桌開始,他們三方似乎都在輸,而許言都是穩贏的一方。每次吊牌也能成功地拿到她想要的牌。

「哎,繼續唄,我現在很有鬥志。」詹萌笑嘻嘻地說道,這點小錢她還是輸得起,她現在就特別想要弄明白,陸正霆成為常勝將軍的秘訣,很巧的是,徐曉也想知道。

許言笑了笑,來就來唄,反正有陸正霆在,她是一點都不擔心會輸的。她瑟的表情成功地引起其他人的不滿,作為桌上唯一的男性,寧西很憋屈地看了一眼詹萌,每次詹萌打過來的牌,他都沒敢要。

「正霆,你看這牌,我該怎麼打?」許言皺著眉頭,輕輕地拍了一下陸正霆的手背,她偏頭看了一眼,笑得特別的溫柔,看的詹萌和徐曉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陸正霆想了一下,他的手彷彿有一種魔力,在他隨意的擺弄幾下之後,牌的方式就猶如變了一個樣,和之前完全不相同,她驚訝地張大嘴,驚異地看著陸正霆,那一雙明亮的眼睛彷彿全都是星星,並且十分崇拜。

陸正霆特別享受許言用這樣崇拜的眼神盯著自己,這樣會讓他產生一種滿足感。

「哎嘛,你們可真膩歪,都是老夫老妻,我們就顯得正常多了,你們倆別在這裡秀恩愛了嗎?」詹萌翻了一個白眼,繼續拿牌,隨即又笑眯眯地說道,「俗話說的好,情場得意,賭場失意,小心看牌,到時候輸了別生氣埃」

話音一落,許言彎了彎眼睛,微微一笑,陸正霆若無其事地摸了一張牌,淡定地放在許言面前,似乎很不爽地說了一句,「言言,我們又自摸了。」

「操。陸正霆你還有完沒完?怎麼這好運氣全都被你拿走了?還是說在麻將方面,你是把我們都吃的死死的?」詹萌炸毛,又不服氣,但跟陸正霆單挑,她就沒有贏過,別說她了,就連徐曉也是百思不得其解,一直沒法明白這其中的奧秘。

這次正好徐蘇也在,只是寧南前天不知道怎麼了,突然受了涼,有些感冒發燒,他就在身邊照顧,這才沒有參與,這不,吃了退燒藥好了一些的寧南非得湊這個熱鬧,在他的百般哀求下,徐蘇才勉為其難的答應,帶他下來看看他們的戰況。

所以徐蘇出現的瞬間,他就莫名其妙地被詹萌和徐曉那渴望的眼神嚇愣了,他清楚徐曉的性子,指不定又在算計什麼,他斂了眼,扶著寧南慢悠悠地過來,徐曉連忙站起來讓座,笑的一臉諂媚地說道,「蘇蘇,來幫你姐姐摸幾把。」

「沒興趣。」徐蘇想都不想的拒絕了。寧南不舒服,他怎麼可以分心去打麻將,這是其中之一的原因,還有就是他麻將的技術也是半灌水,精通說不上,頂多也就是一個湊合。

「蘇蘇,你是不是要這麼不給你姐姐面子?既然如此,我就讓南南幫我打幾把。」徐曉伸手扯了一下寧南的手,引來徐蘇的不滿,誰知寧南居然笑呵呵地點頭答應下來。

寧南猥瑣地搓著雙手,笑道,「我好久都沒有打麻將了,現在看見倒是心痒痒。」

「那正好,你來幫我摸幾把。南南,表姐很看好你,加油打敗陸正霆常勝將軍的稱號。」徐曉還在不斷地慫恿寧南。

寧南這人吧,最受不起的就是別人的激將法,不管徐曉會不會說出陸正霆的稱號,他都想要挑戰一下陸正霆,在他看來,只有跟陸正霆這樣技術含量高的人打牌,才刺激埃

徐曉改而在旁邊觀戰,於是她是不是地跑到許言這邊看牌,時不時地又跑回寧南身後。每次看見寧南要出危險的牌時,她就會忽然掩著嘴角,假裝咳嗽一下,寧南彷彿是無師自通,聽見咳嗽的聲音就下意識地換一張。

當然,大家都清楚地看見,聽見,但也沒有人會出聲制止。陸正霆是無所謂,許言覺得這就是一個消遣時間的活動,不存在那麼認真,然後儘管如此,寧南還是無法打破陸正霆那常勝將軍的稱號。

再連輸五次后,寧南很生氣,他回頭看向若無其事的徐蘇,怒地說道,「我不打了,從我上桌子開始就沒有贏過。」

聽著寧南的而抱怨,徐蘇有些吃不消,他皺起眉頭,他還沒有來得及說話,又聽見寧南話鋒一轉,繼續說道,「要不蘇蘇你來幫我上陣唄。」

話音一落,徐蘇可以拒絕徐曉,但絕對不會拒絕寧南,只要是他提出來的事,再困難的事他都可以做到,更別說是這種簡單的事,他自然是義不容辭。

所以寧南笑容燦爛地讓位,徐蘇上場,陸正霆忽然挑起眉梢,瞥了一眼徐蘇,眼角彷彿浮現了一絲笑意,而許言也很自覺地讓位,詹萌倒是想要讓位,結果往左邊一看,是徐蘇,往右邊一看又是寧西,她的男人在桌上,她也找不到人來替換。

想罷,詹萌幽幽地嘆了口氣,還是認命,寧西的技術和運氣都和她差不多,換不換都沒有什麼作用。

這下,桌上的人基本都來了一個大轉化,有了徐蘇在,陸正霆的運氣果然就不如之前了,他們兩人都很奇葩,相互捏著對方想要的牌,死活都不打出來,最後在默默坐收漁翁之利的人不是詹萌就是寧西。

徐蘇淡定,陸正霆從容,兩個人皆為面癱,想從他們的臉上看出其他的表情,那就意味著他們是玩尋找不同這樣的遊戲,徐曉和寧南無聊地盯著他們倆,在他們身上來回的切換,最後眼睛都看的疼了,也沒有看出端倪。

寧南無聊地靠在徐蘇肩膀上,打著哈欠,「哎,蘇蘇,你和陸正霆是旗鼓相當,不分上下,所以你贏不了他,他也贏不了埃」這話說完,他又覺得不對勁兒,於是又說道,「你得代替我打破陸正霆的記錄。」

徐蘇面不改色,心不跳,淡淡地嗯了一聲,「好。」

就這樣,桌牌上便展開了新的局面。徐蘇收起敷衍的態度,開始認真起來,而陸正霆一瞧,心下覺得好玩,也收起心,嚴肅起來。

兩人都精於算計,陸正霆忽然拿到一張牌,他默默地盯了一眼徐蘇,嘴角忽然上揚,微微一笑,許言不明所以,這張牌上一輪徐蘇才打過,很安全啊,她不明白陸正霆為何要遲疑,幾秒之後,只見陸正霆淡定地把那張牌捏在手裡,換了一張桌上沒見過的牌,打出去。

詹萌雙眼發光,激動地拍了一下桌子,趕快拿起陸正霆面前的牌,她讓了幾手,就是為了等這張牌,她就堅信這張牌肯定會出現。

許言見她如此激動便問了句,「胡了嗎?」

「沒埃」

牌繼續,徐蘇不動聲色地看向陸正霆,這次他微微皺了一下眉。寧南見他手裡捏著的牌,想都不想地拿起就要往外面推,誰知徐蘇不疾不徐地壓住寧南的手,笑道,「先別慌。」

「這個沒用,拿在手裡就是多餘的。」

「是嗎?」徐蘇反問一句,把寧南直接給整懵逼了。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