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

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

第768章 跟蹤被發現

[更新時間]2018年06月11日 00:17 [字數] 343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許言和寧南跟著無寐有一段路,這裡是市中心,人來人往,熱鬧繁華,為了不跟丟,許言是連眼睛都不敢輕易地眨,就擔心在晃眼間,無寐就消失在視線中。

「寧南1許言忽然大叫一聲,引來周圍的人詫異的目光,她立馬尷尬地垂下頭,盯著寧南小聲地說道,「我怎麼沒有看見無寐人影了?」

寧南嚴肅地皺起眉頭,他也沒有看見無寐,就好像是突然一下,就消失了,他壓下心中的疑惑,他們現在最不能做的事就是自亂陣腳,如果跟丟了,也總比打草驚蛇的好。

「你在想什麼呢?我問你有沒有看見無寐?」許言又碰了一下寧南,問道。

「沒有,這裡人太多了,無寐很有可能發現我們,所以藏起來了。」寧南話音一落,身後突然傳來清晰又低沉的聲音,「請問你們是在找我嗎?」

許言和寧南不約而同地轉身,他們一直在尋找的人此時就出現在他們眼前,並且是大搖大擺,毫無遮掩之意。

寧南向前走了一步,擋在許言前面,微眯起眼睛,露出凌厲之氣,無寐不以為然地掃了一眼寧南,冷聲說道,「就憑你,也想攔著我?」

「這裡人多口雜,想必你也不願意鬧得人仰馬翻。」寧南壓下心中的怒氣,不停地告訴自己,君子動口不動手,堅決不承認是因為以他的身手在無寐面前絕對過不了兩招。

無寐面無表情地睨了眼,「這跟我有什麼關係?」

「……」話題終結了。寧南氣急。

許言在後面輕輕地扯了一下寧南的衣角,然後深深地吸了口氣,挺身而出,抬起頭,視線對上無寐毫無波瀾的目光,淡定地問道,「尤然被你帶去什麼地方了?」

「想知道?」無寐不動聲色地反問道,捕捉到許言眼底一閃而過的猶豫,他倏而冷笑一聲,冷冷地開口命令道,「把他們倆給我帶走。」

許言不知道這些人居然從人群里竄出來,然後毫無困難地制服了她,而寧南掙扎幾下,最後還是被擒。許言氣火攻心,恨不得破口大罵,就在此時,迎面走來一群穿著制服的人,許言雖然不會說法語,但還是可以想到辦法來引起旁人的注意。

寧南同時也看見,但他的態度和許言就是截然相反,壓根就沒有把這群穿著警察制服的人看在眼裡,直到許言費勁力氣,成功地吸引到他們的注意后,卻不知道無寐說了什麼,竟然三言兩語之間,那群人便揚長而去。

「混蛋1許言怒罵一聲。無寐不痛不癢。

大概是許言掙扎了一會兒,有些累了,她低著頭,斜眼看向被他們抓住后一直悶聲不吭的寧南,彷彿在用眼神問他,現在怎麼辦。

寧南撇了撇嘴,做出一個無奈的表情,隨即又做了一個口型,靜觀其變。

他們倆被無寐帶走,相信陸正霆和徐蘇很快就會收到消息,而他們現在能做的就是保護好自己的人身安全,在他們到來之前,千萬別受傷。

這下是真沒轍了,也不知道這樣算不算賠了夫人又折兵,本來來法國是為了助費恩斯一臂之力,誰知道,沒有幫上忙,反而也真的應了自己的話,變成了累贅。

許言不由得在心中感嘆,胡思亂想。她第一次來法國,對這裡人生地不熟,根本就不知道無寐帶著自己到底走了些什麼地方,也不知道繼續這樣走下來會到什麼地方。

前面的路是看不見的,凶不由自主地染上一層淡淡的憂傷。而此時此刻,走在前面的無寐卻突然停住腳步,愣在原地,一動不動。

許言和寧南察覺到不對勁兒,齊刷刷地抬起頭,看著無寐,正巧看見站在無寐對面的女人,眼裡閃過一抹詫異。

「我不是讓你們把她帶回去?」無寐冷酷地言語讓身邊的人冷不丁地打了一個顫慄,他直直地盯著去而復返的尤然,又說道,「誰准你回來的?」

尤然動了動嘴,她身上的傷還沒有完全癒合,今天這樣折騰一下,她就有些吃不消,臉色開始略微泛白,她扶著身邊的人,小聲地說道,「無寐,你故意把我支開,是早就發現他們跟在我們後面?」

無寐沒有回答這個問題,也沒有解釋,他收回視線,對著她身後的人命令道,「帶她回去,沒有我的命令,不准她踏出房間一步。」

「不行。」尤然忽然拔高音量,打斷無寐的話,她推開扶著她的人,一手捂著心口,一手扶著肩膀因為激動而崩開的傷口,說道,「無寐,你是不是要帶他們去見香柏夫人?」

「無寐,不可以,你不能帶他們去見香柏夫人。」尤然繼續說道,就算無寐一臉無動於衷。

「無寐,算我求你了,放他們走吧。」

正是尤然這句話,無寐頓時愣住了,他不敢相信自己聽見的,尤然居然一次又一次地求自己放過費恩斯,以及他身邊的人。眼見尤然體力不支,身軀微微有些晃蕩,要暈倒時,無寐眼疾手快地向前邁了一步,雙手接住尤然。

「把他們放走,香柏夫人就更不可能放過你。」

換而言之,香柏夫人把尤然安排在費恩斯的身邊,就是為了獲取寶藏的消息,但她自始至終都沒有透露過寶藏的事,不僅如此,還對費恩斯產生了其他感情,以香柏夫人的性子,對辦事不利的人的懲罰不僅僅是折磨。

無寐知道如果要尤然把寶藏的事說出來是不可能的,那麼就只有用其他的事來彌補,而他最先想到的就是利用許言,從陸正霆下手。

此時,人質就在他眼前,尤然卻要他放虎歸山,以後再想抓住許言,對付陸正霆就是難上加難,而這次也是一個好機會,買一送一,有許言做籌碼,還附帶一個寧南,寧家的二少爺,徐家大少爺的心上人。

如果寧南知道自己在無寐的眼中只是一個附帶品,只怕會氣得吐血。他無論走在什麼地方都是聚焦點,都是巨星,結果……

「無寐,放他們走,如果你把他們交給香柏夫人,那我就立馬死在你面前。」尤然決然地盯著無寐,她也不知道自己這樣的行為能否換來他們倆的平安,但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她根本沒有其他的選擇。

她沒有忘記,在自己昏迷不醒時,無寐無意間說出來的話,如果自己真是他的妹妹,那麼他應該不會讓自己死在他眼前。不用懷疑,她現在其實也是在拿自己的命下了一個賭注,贏輸就在無寐的一念之間。

無寐說不定現在是什麼心情,他一心想要讓尤然得到活命的機會,而她卻毫不在意。可無論如何,眼前這個人都是他的妹妹,讓他狠心不管她的死活,那他今天又何必多此一舉?

「你到底答不答應?」尤然一邊說話,一邊轉身,從旁邊的人兜里拿出一把鋒利的匕首,向著自己,再一次問道無寐。

無寐大驚失色,厲聲道,「你先把刀放下。」

「你把他們放走,我自然就把刀放下了,如果向香柏夫人責罰,我一人承擔。」

尤然一直不明白費恩斯對許言是什麼樣的感情,但她好像可以排除他們倆之間的感情絕對不會是愛情,只要是費恩斯在意的人或者事,她都想盡自己所能保護下來,就算背叛香柏夫人,她也認了。

無寐無比憤怒地瞪著尤然,她手上的匕首此時已經刺進她的肩膀,他記得那個位置有傷口,也清楚地看見尤然越發蒼白的臉,他緩緩地閉上眼,對著控制住許言和寧南的人揮了揮手,冷鷙地說道,「放開他們。」

「無寐少爺。」

「放開他們。」無寐再次命令道。

許言得了自由,連忙和寧南並肩站在一起,她不動聲色地看著忍著憤怒的無寐和臉色蒼白卻又強忍著痛楚的尤然,她不可置信地望著尤然,很想問一句為什麼,卻查德聽見尤然有氣無力地說道,「你們快走吧。」

「可是你……」

「我沒事。」尤然微微一笑,倏然,暈倒。

無寐剛想開口讓人把他們倆再次抓起來,誰知尤然的手緊緊地抓住他的手腕,手指掐著皮層的肉,翕動著嘴,好似在說,「放他們走。」

無寐將尤然抱在懷裡,頭都沒有抬一下,怒地說道,「滾。」

許言還想說話,卻被寧南快一步拉住,轉身就走。她試圖甩開他的手,寧南卻越捏越緊,待到他們到了安全地方,寧南才倏地甩開許言,沒好氣地說道,「我們繼續留在這裡並沒有用,倒不如先離開,才不會辜負她的一番心意。」

旁有一個水池,許言垂頭喪氣地坐在旁邊,盯著地面,小聲地說道,「尤然把我們倆放走,你說那個香柏夫人知道了會怎麼對她?」

「不知道。」寧南也學著許言的動作,在她身邊坐下來,淡淡地說道,「傳聞中的香柏夫人貌美如花,卻心狠手辣,不能接受背叛,但凡背叛她的人最後都死的很慘。」

「那按照你這個說法,她豈不是必死無疑?」許言猛地站起來,她剛才才救過他們倆,她不能眼睜睜地看著她回去送死。

見許言往回走,寧南眼疾手快地攔住她,問道,「你要去做什麼?」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