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

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

第652章 命格7

[更新時間]2018年04月14日 00:34 [字數] 338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費恩斯收到由黎修憫寄過來的和尤然的離婚協議書,整個大腦都停住了運轉,完全不知道自己該如何來面對,尤其是在看見離婚協議書上有尤然的親筆簽名。他把自己關在房間里,費老爺子無論怎麼說,都無法讓費恩斯走出來面對。

老爺子每天掛在嘴邊最多的話就是,「造孽啊,兒子是這樣,現在連孫子也是這樣,他們費家的男兒難道都逃不過女人的坎兒?」

溫婉從來都沒有想過把自己置身事外,她給尤然打過電話,也知道尤然現在的態度,心中更是難受。她實在是見不得費恩斯變成這樣頹廢,她唯有忍住對感情的失望,對費恩斯的失望,甚至是對自己的失望,讓人去找尤然現在在什麼地方。

她得到的消息是,尤然正和黎修憫在一起。她要去找尤然,想要當面把事情給她說清楚,所有的事情都已經過去,而她和費恩斯也早就註定不會再有以後。溫婉不願意把榮牽扯進來,還是決定偷偷地去找尤然。

在她來到黎修憫的住所,就很順利地進了屋子。在偌大的客廳里,尤然就坐在沙發上一言不發,而在她的旁邊就是臉上掛著笑容的黎修憫。溫婉見過黎修憫,也從別人的口中聽說過,但是都沒有像今天這樣,近距離地接觸。

黎修憫好整以暇地望著尤然,又看著溫婉,忽然笑起來,說道,「你要和尤然見面,我同意了,那你想跟她說什麼?不如當著我的面說出來?」

「你可以離開嗎?」溫婉大著膽子面無表情地說道。她獨身而來,身邊也沒有保鏢跟隨,她只是想要給黎修憫看到自己的誠意,她也知道黎修憫就是一個沒有人性的瘋子,如果能避免激怒他,那就最好避免。

但事願人違,黎修憫脾氣古怪,在聽見溫婉請求的時候,頓時沒有忍住,哈哈大笑起來,沖著助理說道,「你聽見她剛才說什麼沒有?她說要我們離開這裡?她要和尤然單獨說話?哈哈,真是笑死我了。」

黎修憫笑完,止住笑聲,說道,「溫婉,你以為你在我面前還可以擺溫家的譜兒?我告訴你,你現在是在我的地盤,我能讓你跟尤然見面以是我最大的善心,你還想支開我們?」

溫婉嘆了口氣。仔細一想,現在的局面的確是容不得她做其他的選擇和提出其他的要求。在黎修憫的面前,除了尤然,其他人都不重要,更別說還是自己,而且她也知道這些年溫家的地位已經漸漸不如從前。

老爺子不說,母親不說,她自然也就當做不知道。

「沒關係,我也可以就在這裡告訴尤然。」

尤然雙眸失神地盯著溫婉,對於溫婉會來這裡找自己,她萬萬沒有想到,而此時,溫婉站在自己面前,一本正經地和自己解釋她和費恩斯的那段情,其實她很想大聲地說,她都知道,可是她說不出口,只能傻傻地坐著,保持一臉的冷漠。

「尤然,當初都是我故意勾.引費恩斯,你也知道一個女人存心要勾.引一個男人,又怎麼可能不會成功?可你要相信,自從費恩斯和你結婚後,我和他絕對沒有做出任何背叛你的事情,就連聯繫都很少,又怎麼可能會上.床。」

「你現在說這些有什麼用?我已經和費恩斯離婚了,既然你們郎有情妾有意,我就成全你們,」

「尤然,你相信我的話,我一句話都沒有騙你。」

「你走吧,別再出現在我面前。」尤然一心想要溫婉趕快離開這裡,可誰都不知道溫婉是一個死心眼,她一直都把所有的責任怪在自己身上,一心都要彌補,她見尤然始終都不願意鬆開,非要和費恩斯離婚,她就舉手無措,不願意離開。

尤然差一點就沒忍住想要把事實告訴溫婉,黎修憫似乎是看出尤然的想法,忽然起身坐到尤然身邊,伸手摟著她的腰,把她拉入懷中,冷鷙地說道,「既然溫婉這麼想留下來,你為何又要一直趕她走?」

「黎修憫……」

「叫我修憫,你忘記了,你以前都是叫我修憫的。」

尤然垂下眼帘,忍住眼淚,輕輕地喊道,「修憫,放溫婉離開這裡,好嗎?她是無辜的。」

「無辜?你不覺得她很傻嗎?居然想要撮合你和費恩斯那個傢伙?聽說她很愛費恩斯,這事我倒是相信了,愛到可以成全他我的確是很佩服埃」黎修憫笑吟吟地看著尤然,微涼的手指落在她的眉眼,指腹擦過她的嘴角,當著溫婉的面,直接吻上去。

就算尤然想要掙扎,她也沒法,也是不敢。從黎修憫同意讓溫婉來找自己的時候,她就已經知道黎修憫接下來想要做什麼,可是她根本沒有辦法來阻止溫婉。她閉上眼,強忍的眼淚從眼角滑落出來,黎修憫冷哼一聲,鬆開尤然,然後將視線轉移到目瞪口呆的溫婉臉上,笑道,「怎麼?沒見過?難道你和費恩斯不是這樣的?話說,你想不想看點更勁.爆的畫面?」

更勁.爆的畫面?溫婉大腦一片空白,不可置信地望著黎修憫,他說的更勁.爆的畫面該不是當著他們所有的人折磨尤然吧?

黎修憫忽然大笑,除了溫婉臉色煞白,就連坐在他身邊的尤然身體也是在微微地顫.抖,見狀,他笑得更加的開心,甚至張開雙手,靠在沙發椅背上,意味深長的盯著溫婉,他腦海里忽然想起她和費恩斯的照片,忽然想起費恩斯,再想到費恩斯和尤然在一起的畫面……

他和尤然在一起四五年,卻從來都沒有捨得碰她一分一毫,就是為了等到他們結婚的那天,沒想到最後卻便宜了費恩斯。想到與此,他突然勾起嘴角,露出一個陰森的笑容。

在溫婉不知道他接下來要做什麼時,只見他忽然轉身,伸手將尤然披在肩上的外套扯掉,幸好尤然穿的睡衣還算保守,儘管如此,溫婉和尤然還是受到驚嚇。

尤然臉色煞白,條件反射地捂住自己的胸口,而溫婉也在最快的時間反應過來,差點撲在黎修憫的身上,結果離她不遠的保鏢立馬-眼疾手快地抓住她,並且禁錮著她的行動。

見狀,黎修憫笑容十分燦爛,他冷睨一眼要死不活的尤然,慢慢地站起來,走到溫婉面前,手指挑起她的下巴,嘖嘖幾聲,笑道,「費恩斯還真是艷福不淺。」

「你想做什麼?」一股涼意從腳底直接蔓延全身,溫婉憋著心底的恐懼,佯裝鎮定自若地沖黎修憫問道。

「我要做什麼?你說費恩斯睡了我的女人,我應該如何報復他才好呢?」黎修憫話音一落,尤然倏地站起來,厲聲道,「黎修憫,你不要亂來。」

黎修憫轉身望著憤怒不已的尤然,忽而譏笑的說道,「你這是在命令我?還是在乞求我?可你這並不是乞求的態度。」

「修憫,你不要亂來,溫婉是溫家的大小姐,你難道要和溫家拉下仇恨嗎?」尤然苦口婆心,想要勸說黎修憫放了溫婉,可她還是高估自己在他心中的地位,如果是以前,只要是她開口,他都會答應。

但世事變遷,所有的人都在不斷的往前走,曾經那些刻骨銘心的感情早就消磨在這些充滿孤寂嫉妒以及恨意的日子裡。黎修憫對尤然的愛意已經被恨意所取代。

尤然越是求情,殊不知越能激發黎修憫心中的恨意。他一步一步走到尤然面前,輕佻地望著她,說道,「你在我眼中,不過是一個臟女人,你以為你有什麼資格來要求我。」

「是是是,我知道我沒有資格來要求你,但是我希望你不要把所有的後路都斬斷……修憫,負你,是我的錯,你恨我,怨我,甚至報復我,都沖著我一個人來,不要牽連無辜的人。」

「哈哈,你真是偉大,你為什麼要這樣?你是在害怕什麼?害怕我會對溫婉做什麼嗎?你越是想要保住的人,我越是要一一的摧毀。把她給我帶到房間去。」黎修憫陰鷙地收回視線,命令架著溫婉的人,把她帶上房間。

溫婉臉色蒼白,毫無血色,她慢慢地反應過來,開始掙扎,可她哪裡這幾個男人的對手,黎修憫走到她面前,揚手一巴掌狠狠地甩在溫婉的臉上,不到一會兒,就見她的臉頰紅腫,尤然還沒有衝過去,就被黎修憫一把推到在地。

「找死1黎修憫冷聲道。

尤然趴在地上,猛烈地咳嗽起來,卻只能看著那些男人把溫婉帶上房間,而黎修憫居高臨下地看著尤然,譏笑一聲,「你想要當救世主?我就讓你體會什麼叫絕望,我要你親眼看著,溫婉是如何被我折磨。」

黎修憫抓住尤然的胳膊,連人帶拖地把她弄到房間里,溫婉已經被人甩在床上,黎修憫把尤然甩給保鏢,連門都不用關,直接走到床邊,看著臉上布滿恐懼的溫婉,哈哈大笑,當著尤然以及所有人的面,抓過溫婉的手,便把她的衣服撕掉。

「滾,滾開,不、不……不要靠近我……」溫婉尖叫的呼喊聲只會讓黎修憫興奮,並不會減少他對自己手下留情。

溫婉的慘叫聲不斷地在尤然耳邊響起,就像一道催命符。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