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

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

第530章 啊,不好意思啊

[更新時間]2018年02月11日 16:37 [字數] 339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最新章節!

,反反覆復在夢中折騰許久,陸正霆陪著她從夢中驚醒后哄著她睡著,沒隔多久她都會被噩夢驚醒。.org許言早上睜開眼睛去浴室看著鏡子里宛如國寶的自己,心情十分惆悵但又忍不住發笑。

許言想事情想得出神,不知道陸正霆什麼時候站在自己的身後,她昨晚沒有睡好,也知道陸正霆沒有睡好,自己折騰一宿,他何嘗不是呢?照顧自己可比失眠還要難受。她抬手手心覆在陸正霆攬在肩上的手背上,眨了眨眼睛,又忍不住嘆了口氣。

「我們到現在都沒有收到消息,不知道爸他會不會?」

「不會,爸失蹤的事情我已經告訴費恩斯了,他那邊也會留意,看是不是北城那邊的人動的手。」

許言低垂著頭,也不知道說些什麼,她點點頭,陸正霆已經在盡心儘力地尋找任九的下落,而費恩斯那邊也在著手調查,所以綁走任九的人現在應該也要考慮自己該怎麼辦,畢竟被兩邊的人尋找。

「叩叩叩——」,許言潛意識地以為是有了任九的消息,想都不想地把陸正霆推開,健步衝出去,打開門就看著站在門口一臉嚴肅的小。

一見是小,許言忍不住有些失落,語氣淡淡地說道,「小,有什麼事嗎?」

「媽,你看這個。」小把早上由管家拿進來報紙遞給許言,手指著首頁佔據了大部分位置的文章,「這個標題,跟爺爺有關係。」

小知道許言的父親叫許光,也只是他是自己的爺爺,只不過早在十幾年前就死了,但現在卻被人拿出來當做飯後談資,還登上報刊,他剛才看了文章,這文章所質疑的就是許光根本就沒有死,似乎是想告訴眾人一個陰謀。

而這個陰謀正好指向許光和許言。

陸正霆走出來拿過許言遞給自己的報刊,快速地過目一遍,隨即說道,「,只怕這次又是沖著我們來的。」

「你說會是夏思悅嗎?」許言沉默許久后,突然開口說出這三字,但這樣的想法看起來又十分的沒有道理,因為夏思悅根本不可能會知道自己和任九的關係。再換一個角度,如果夏思悅早就知道自己和任九的關係又怎麼可能憋這麼久才想起利用這件事?

許言搖了搖頭,自言自語道,「不對勁兒,我們好像忽略了什麼事。」

陸正霆握住許言的肩膀,生怕她情緒太激動,「你冷靜一點,就算夏思悅沒有這個能力,但她身後的黎修憫卻有這個能力。」

對,就是黎修憫。很有可能是黎修憫。許言猶如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很急切地想要陸正霆立馬去調查這個黎修憫。黎修憫不是江城的人調查是需要點時間,之前雖然又讓寧西調查,但寧西大概沒有調查出問題,也就不了了之。

陸正霆示意小帶著弟弟妹妹們就待在家裡什麼地方也別去,而他本來也是要許言留在家裡等消息,卻得到她的強烈反對,許言不願意待在家裡胡思亂想,她深深地望著陸正霆,最後是陸正霆妥協了。

兩個人出門去公司,肖助理早就在公司等候。三人一見面,陸正霆立馬讓肖助理去調查寫這篇報道和負責出版的公司是誰,這個倒是很快,不到五分鐘,便有了結果。這傳媒公司背後的人竟然是關霖。

看起來此時和黎修憫還真的有關係。

許言想起黎修憫之前又給自己打過電話,她坐在旁邊拿出手機挨個陌生號碼尋找,撥打,在她耐心快要磨滅時,終於找到了黎修憫的電話,她聽見電話里傳來笑聲,整個人的怒氣頓時蹭蹭蹭地往上升。

「黎修憫!是你帶走了九叔?」

「九叔是誰啊?陸夫人,我可不認識你口中這個人。」黎修憫懶洋洋地說道,待在一旁吃早餐的夏思悅查德聽見他說話,忍不住好奇地抬頭看他的表情,她現在最擔心的就是黎修憫出爾反爾,她可不想看見任九就這麼輕而易舉地被放走。

「黎修憫,你少跟我裝蒜!昨天是你讓在機場把九叔帶走,我警告你,如果你敢傷害他一分一毫我絕對不會放過你。」許言極其憤怒地沖電話那端的人吼道。

「昨天?機場?哎,聽你這麼一說,我倒是記起來了,我好像是有請了一個朋友來我這兒坐坐,敘敘舊,不過據我所知,他並不是陸夫人口中的九叔。」

許言氣得肺都要炸了!她知道黎修憫這是在逼自己承認和任九的關係,可……她抬眸看眼面無表情的陸正霆,任九並不願意讓別人知道,她這邊單方面的承認之後,任九不承認,不知道算不算說法各異?

其實陸正霆和許言都知道黎修憫既然敢這麼說,就說明在他的手中一定握著可以證明他們關係的證據,而此時他們一旦承認,在外人眼中彷彿就是坐實了今早文章說的那樣,她和任九是有預謀地謀害夏明輝,奪取夏氏。

因為文章在先,加上他們隱瞞關係在後,大眾都有一種先入為主的思想,自然而然很多人都會更傾向與文章內容所述,外加一點,那便是夏思悅在夏明輝死後,夏氏倒閉之後,生活過的很不如意,甚至可以說從一個高高在上的大小姐突然變成了一個生活落魄的人。

而自己呢,則是擁有令人羨慕的生活,完美和深愛她的老公,乖巧懂事的兒女,自己手下還管理著原來的夏氏公司,用她的情況和夏思悅相比較,有不少人會免不了用嫉妒的心來看待這些事,便會更容易受人擺布,跟著流言,繼續編織不符合事實的流言。

曾經,許言對此深有體會,當有人誣陷自己的時候,很多不了解事實的人就會跳出來跟著大眾指責自己,他們打著正義的名義,秉著說話不用負法律責任的思想,隨便隨便就是出口成章,彷彿自己就是身臨其境的人。

黎修憫很有耐心,並且他的耐心一直都還很不錯,所以許言沒有掛電話,他也沒有主動掛電話,等了半響,大概只有夏思悅一個人心急如焚,她很想讓黎修憫把電話掛了,但她不敢,只得心不在焉地繼續吃著碗里的東西。

「黎修憫,你到底想要幹什麼?」許言憋著怒氣,質問道。

「我就是覺得無聊,想給自己找點事兒做,沒想到會把你給扯進去,啊,真是不好意思埃」黎修憫話音一落,好似覺得沒什麼樂趣了,就把電話掛斷了,專心致志地吃早餐,被人打斷自己吃早餐的興緻還真的挺令人不爽。

夏思悅見他掛了許言的電話,頓時忍不住鬆口氣,誰知黎修憫突然不輕不重地開口道,「鬆口氣了?」

「啊?沒有。」

黎修憫嗤之以鼻,見她否認,他也沒有再繼續說什麼,而是吃過早餐便帶著保鏢出門了,她倒是還要去公司上班。她今天一定好好的看看許言憔悴成了什麼樣兒。

早上九點。夏思悅準時到達公司,她在許言的辦公室門外走了一圈也沒有看見許言的身影,倒是引起了秘書的注意。秘書走出來看了她好幾眼,見她似乎有想要闖進許言辦公室的舉動,一個大步跨過去,攔在她面前,「夏小姐,許總今天休息,不在辦公室。」

「休息?我怎麼不知道許言今天休息?」夏思悅瞪著眼前礙事的秘書,冷笑道。

「以夏小姐的品級如果能清楚的知道許總的行程安排,那我就該懷疑夏小姐,你別有居心了。」秘書面帶微笑,如是回答。

夏思悅冷哼一聲,指著秘書的鼻子說道,「你是個什麼玩意兒,也配和我說品級?想當初我爸還是這家公司的老闆時,你還不知道在哪兒的垃圾堆里待著呢,讓開1

「夏小姐,你也知道是想當初,現在已經不是以前,現在這家公司的老闆是許總,你還是硬闖的好,要不然把事情鬧大了,你當時用盡法子進公司的辛苦看就白費了。」

「你1夏思悅這還是第一次領教許言這個秘書的厲害,見她微笑著說完后,還不忘推推鼻樑的眼鏡,一副不送的表情氣得她在原地直跺腳!

夏思悅無奈離去,回到自己這個狹窄的辦公室。她想起秘書那副嘴臉,心中的怒火倏地衝到頭頂,實在是咽不下這口氣,便將所有堆放在辦公桌上的文件一掃落地,才算是解了口氣。

只是難為了最後來她辦公室打掃衛生的阿姨,被她指著鼻子罵了半個小時,如果不是秘書聞聲趕來給她解困,指不定夏思悅還要罵到什麼時候。

「喲,怎麼著?王秘書難不成是來告訴我,我連教訓下面的人的資格都沒有嗎?」夏思悅抬頭,睥睨秘書一眼,冷冷地說道。

王秘書推了推眼鏡,她是從底層一步一步地走到現在這個位置,所以她很明白被人無情責罵的感受,她知道夏思悅和許總不合,加上她本來就是許總的人,所以根本就不存在得罪夏思悅之後會有什麼後果。

「夏小姐,如果你不會尊重人,我建議你可以去體驗一下他們的生活。」

「你只不過是許言的一個秘書,你居然敢這麼跟我說話?」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