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

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

第520章 我又不會要

[更新時間]2018年02月11日 16:37 [字數] 340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尤然上車坐好之後,溫婉本著也想坐上去,誰知道費恩斯突然伸手從背後揪住她的衣領往後一拉,冷聲道,「跟我走。」

「你鬆開,現在這麼多人,丟臉死了。」溫婉敗壞氣急地低吼道,因為他們的行為已經引起不少人注目,她不願意自己像一個小丑一樣被眾人圍觀,所以她心裡更是著急,更何況她還擔心遇見一些認識他們的人那可咋辦?

費恩斯卻一臉豁出去,不管不顧地揪住溫婉的衣領,見溫婉還有掙脫的跡象,又不假思索地抬起手準備抄起她的膝蓋,直接用公主抱的方式把她抱起來。而溫婉反應多快啊,她一見費恩斯眼眸冷下來,連忙認輸,低語了一句,「我跟你走1

聞言,費恩斯的眼底閃過一抹遺憾,他都有多久沒有抱過溫婉了?彷彿昨晚的記憶被狗吃了,他默默地在心中回味溫婉的溫香軟玉,想罷,心中忍不住嘆了嘆氣,盯著落空的手以及已經走在面前的溫婉。

尤然回頭望著坐在駕駛位準備開車的費萊,幽幽地問道,「費恩斯從小到大在溫婉面前都是這樣嗎?這麼的無趣?」

費萊默不出聲,而尤然發現自己似乎是真相了。費萊默默地啟動引擎,然後透過後視鏡看了眼沉思狀的尤然,心中暗道,「你還沒見過少爺更無趣的一面。」

溫婉走到另一輛車前,想都不想地抬腿就是一腳踹上去,結果痛的她自己齜牙咧嘴,低頭若無其事地瞄了眼站在身後的費恩斯,見他似笑非笑的盯著自己宛如弱智一樣的模樣,頓時氣不打一處來,她完全是忘記,她這般模樣都是她自己造成的。

「痛嗎?」

「不痛。」溫婉話音一落,又覺得自己似乎應該是要像一個溫柔的女孩子,於是又改口道,「小叔,我痛。」

她以為她這麼說,費恩斯一定會很心疼地安慰自己,結果發現是她想太多了。她剛一改口,費恩斯動了動嘴,淡淡地睨了眼溫婉,「這還不是你自找的?」

「費恩斯,你說我怎麼會喜歡你這樣的人?竟然還能喜歡十幾年?我現在都無法想象這十幾年我是如何熬過來的?我一定是覺得生活太無趣,所以才是自找罪受。」溫婉覺得她說的特別有道理,有時候她把對費恩斯摒棄到一邊,再看費恩斯這個人。

嘖嘖嘖,不會說情話,不會關心人,一天到晚也只關心工作,見人沒笑臉……她可以說好多費恩斯的不好,但說完之後,她又沒轍了,她還是喜歡他,不管他是什麼樣,她都喜歡他。

費恩斯不知道溫婉在想什麼,自顧地上車,見溫婉想坐後面,他面無表情地把後面的車門給鎖住,不給溫婉開,溫婉站在原地瞪著車內的人,氣得跺腳,只得打開副駕駛的門,果不其然能打開。

「有沒有人說你這樣的舉動很蠢?」溫婉一上車對側坐身體對著面無表情的費恩斯說道,但又蠢得很可愛,當然這句話她是不會說出來給費恩斯聽的。

費恩斯不以為然,「說我蠢的人都被揍了。」

這倒是真的。溫婉記得小時候有個小男生長得粉妝玉琢的,特別喜歡跟在他們身邊一起玩,但是呢,費恩斯又那是那種特別孤高,根本不屑一顧,那小男生主動跟他說話,他也是愛理不理,導致小男生因愛生恨,最後當著很多人面前說他蠢得跟頭豬一樣。

當時溫婉也在場,所以她一聽見有人罵費恩斯,直接二話不說掄起袖子就衝上去,不管想對面是男孩還是女孩直接動手開打,本來費恩斯一直跟個大哥似的站在一旁,似乎也沒有想過要插手,但不知道後來為何又突然加入,在溫婉快不能應付的時候,一拳把男生打倒在地。

也因為這件事,他們倆回去之後,都被各自的家長髮禁閉,當時把溫婉氣得在家裡插科打諢,每天都朝著要去找費恩斯,結果被老爺子打了一頓,終於安靜地在家裡待了幾天。

溫婉在想起這些事都覺得自己小時候一點女孩子的模樣都沒有,難怪小時候她老說自己喜歡費恩斯,別人都不相信。她不知道想到了什麼,忽然盯著費恩斯的側顏問道,「費恩斯,你還記得小時候我和別人打架的事嗎?」

「你小時候天天都在和別人打架,你說的哪一件?」

「嘿,費恩斯,難道我在你的記憶里就只會打架鬥毆?我平時也很淑女的,好不好?」

費恩斯愣了一下,倏地抬起頭目不轉睛地望著眨眼睛的溫婉,淡淡地說道,「淑女?我從來都沒見過,你是說夢裡嗎?就連夢裡我都沒見過。」

「你1眼見溫婉想要抬手打自己的時候,費恩斯突然話鋒一轉,又道,「我好像突然想起一件事。」

「說。」溫婉一字回答,簡單又酷。

費恩斯抿著嘴,微蹙眉頭,故作沉思狀,道,「我記得有次過年,有個人送給你壓歲錢,結果你接過壓歲錢,臉通紅,聽人說你當時特別的嬌羞,是嗎?」

這種事會發現在溫婉身上,不可能吧?溫婉歪著頭很認真地回想費恩斯說著這句話,她想了很久都沒有想起,一直到費恩斯冷哼一聲,她心裡莫名一咯,腦子靈光一閃,霎時想起,「有意思嗎?」

送給她壓歲錢的人正是眼前這個男人,溫婉從小收到過無數個壓歲錢,那次卻是第一次收到費恩斯送給自己的壓歲錢,當時可被她激動壞了,就算是現在,費恩斯送壓歲錢的包裝袋都還被她珍藏著。

說是珍藏也不知道是不是有點誇張,但當時溫婉的確激動了好幾個晚上都沒有睡著,從那一年開始,費恩斯每年都會給溫婉送壓歲錢,她便每年都偷偷地把壓歲錢包裝袋都好好地放在一個盒子里收藏。

不過這事,她是不會告訴費恩斯的,因為丟人。

她把跟費恩斯相關的每一件事都銘記於心,甚至是用心珍藏,可費恩斯卻不是這樣,她送給他的禮物估計早不知道被他放在什麼地方去了,想罷,她忽然有些傷感。彷彿是映襯許言之前告訴自己的話,先愛上的人,總是付出最多的人。

費恩斯見溫婉似乎又在走神,便啟動引擎,離開醫院。而就他們離開后的不久,關霖和黎修憫不知道從什麼地方躥出來,站在醫院的大門口若有所思地盯著他們離去的方向,或許應該說若有所思的人只有黎修憫一個人而已。

關霖知道黎修憫和尤然的事情,但又因為黎修憫這人平時也不愛把自己的私事都掛在嘴邊,所有至於後來他們倆為什麼掰了,他不說他自然也沒有問,再到後來,他才知道原來尤然嫁人了,還是嫁給了費家的大少爺。

關霖抬眸看了眼目光明暗不明的黎修憫,本想說點什麼來打破這種悲涼的氣氛,雖然他經常流連在花叢中,但從來都沒有失足,所以像黎修憫這種受了嚴重情傷的男人,他一時半會兒還不知道應該如何安慰,最後只要拍拍他的肩膀。

「再看,她也不會回來。」關霖這句話彷彿一把銳利的尖刀,忽而狠狠地扎在黎修憫的心上,他見黎修憫回頭淡淡地掃了眼自己,隨即摸著鼻子訕訕一笑,他剛才的眼神是想殺自己嗎?

關霖不會理解黎修憫的心情,就像黎修憫也不會理解關霖這人什麼都好,就是特別喜歡在女人圈裡扎堆,先不說平時和他一起的富家千金和那些名門淑媛,就他知道的其中還有不少是少婦。

黎修憫曾經不止一次地告訴,千萬別再栽倒在女人的手中,因為他的結果已經會比自己還要慘。

有了他的前車之鑒,關霖笑了笑,更加確定愛情就是砒-霜,一不小心喝了下去,人就要死翹翹,所以果斷地一直單身到現在。

從車上慢吞吞下來的夏思悅並不知道這個氣氛為什麼忽然變得如此……如此的詭異,她這幾天總是反胃想吐,所以黎修憫才陪著她來醫院檢查,此時她忽然覺得有些難受,便忍不住又開始乾嘔,關霖的目光被她吸引,回頭意味深長的看了眼。

「走了,你別忘了你還正經事要做。」

黎修憫頭也沒回地走在前面,而夏思悅不敢吭聲地跟在後面,關霖時不時地在和黎修憫說話,但她一直都強忍著反胃的感受,所以無瑕分心來聽他們在說什麼,加上關霖的神色有些嚴肅,黎修憫很多事情都是不準自己知道的,所以她也不會自討沒趣。

掛了急症,檢查了好一會兒,夏思悅突然臉色蒼白的走出來,黎修憫見她這幅不討喜的模樣頓時沒好氣地問了句,「什麼情況?」

「讓我去婦科。」

「……」

「讓我去照B超。」

關霖瞧著二郎腿站在旁邊的長椅上,視線在黎修憫和夏思悅的臉上來回遊.走,頓了頓,他似乎還嫌不夠亂似的,打趣道,「她該不是懷孕了吧?」

聞言,夏思悅不由自主地抬起頭盯著黎修憫,而黎修憫卻狠狠地瞪著說風涼話的關霖,聲音冷下來,「不可能。」

「萬事皆有可能。」關霖笑著說道。

「有了又如何?我又不會要。」黎修憫如是回答。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