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

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

第401章 發現問題

[更新時間]2017年12月28日 12:13 [字數] 345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最新章節!

兩個大男人終於發現這倆女人逃過了自己為她們暗中安排的眼線,偷偷摸摸地溜回了江城。.org雅文吧費恩斯和陸正霆帶著人闖進溫宅的時候,家裡的管家極其無奈地盯著倆面色難看的男人。

「費少爺,你說你這是做什麼呢?我們小姐現在就沒有在家埃」

話音一落,費恩斯想了想,眉頭頓時擰了起來,陸正霆二話不說,直接拎起管家的領子,怒問道,「他們現在在什麼地方?」

「這位少爺,請你冷靜一些,腿長在小姐身上,她要什麼地方是她的自由,我們這些做下人也管不了這麼多,您說是不是這麼一個道理呢?」

這個管家都成精了。溫婉是他從小看著長大的,深知她的脾性,雖然有事沒事的時候喜歡闖點小禍,但傷害人那種損人不利己的事她是斷然不會做。管家淡定地打量著陸正霆,大概也猜到他應該就是許小姐的愛人。

記得小姐臨走之前的千叮嚀萬囑咐,不到萬不得已千萬不能把她們倆的行蹤透露出去。想罷,管家慈愛地笑了一下。

「費少爺了解我們家小姐的性格和為人,估計就是看許小姐整天呆在家裡悶得慌,索性啊,就帶著她出去轉轉,舒緩一下心情,等幾天自己就得回來。」

費恩斯伸手摁住陸正霆的手,示意他趕緊把揪住管家的衣領給放了,頓了頓,他意味深長地望了一眼管家。

他們安排在她們倆身邊的保鏢現在是音訊全無,這其中肯定是溫婉做了手腳,費恩斯尋思半響,淡定地拉著陸正霆暫時離開了溫家。在溫家門口,陸正霆對於許小姐平白消失感到糟心,不管是去散心,還是出事,他覺得自己都快要瘋了。

「費萊。」

聞言,費萊從車上連忙走下來,面無丙跟前,只見費恩斯在他耳邊小聲地說道幾句,費萊的嘴角似乎抽搐幾下,他站直腰板,默默地領著費恩斯的命令去做事。

陸正霆忽然想起了什麼,拿出手機給肖助理那邊交代任務,掛了電話,他和費恩斯的眼神在空中猝不及防地交匯。見狀,陸正霆抖了抖肩膀,渾身上下無疑不是透露著別捏。

費恩斯亦是如此。

他們不約而同地各自上車,也不假思索地提高車速,在寬闊的大馬路上飆車,他們所到之處,皆掀起一陣風沙。.org

江城。

溫婉在銘城待得無聊,許言出去快一天,這電話也沒有接,她心裡很憂慮,忍不住把自己的貼身保鏢叫到跟前,讓他去找許言的行蹤。

這事情還沒有吩咐完,溫婉就看見許言一臉疲憊地出現在門口,見狀,她想都不想地倏地起身大步走過去,一把抓住她,不悅地質問道,「許言,你一大早出來,到現在天快黑了才回來,你自己交代,這一天的時間,你一個人跑到什麼地方去了?」

「你別鬧,先讓我過去坐一會兒。」

溫婉在家裡一天,見她這幅萎靡不振地樣子就忍不住想發火,一想到她現在要冷靜,要不然真出事,費恩斯那邊自己還真不好交代。想罷,她突然發現自己是不是腦子有病?怎麼會主動攤上這種麻煩事?

許言接過傭人遞過來的溫開水,大口大口地喝完了把水杯放在茶几上才抬眸好笑地看了眼氣呼呼的溫婉,忍不住問道,「我這不是回來了嗎?溫婉,你不用這麼擔心我,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事情。」

「清楚?」溫婉撇了一下嘴,「你要真清楚你自己在做什麼就不會瞞著陸正霆,甚至瞞著我,偷偷摸摸地做。」

聞言,許言沉默半響才回答,「我只是不想你們擔心。」

「擔心你?我腦子又沒病,我擔心你做什麼,我只是擔心因為你的事情影響到我和費恩斯的關係,你別自作多情了。」

許言皺了一下眉,也不拆穿溫婉的話,她靠在沙發椅背上,視線盯著頭上的某一處,溫婉覺得許言現在的表情特別的深沉,讓她很不習慣,她也坐下,目不轉睛地盯著許言觀察了好一會兒,自個兒摸著鼻子,有點困了。

溫婉從小到大都這樣,只要無聊,她就特別容易睡覺,以前看新聞,她一度認為這是病,還哭兮兮地跑到費恩斯面前說自己得了嗜睡症,現在想來,當時費恩斯看她的眼神,無疑不是在說她是智障。

嗜睡症這事還是在她懂事之後,從各個方面了解之後,她才又把自己說過的話推翻。

溫婉掩嘴打了一個哈欠,緊接著許言也打了一個哈欠,倆人偏頭,忽然相視一笑。溫婉的笑容突然僵住,十分彆扭地盯著許言,「笑什麼笑?有什麼好笑?」

許言被她突如其來的話弄得哭笑不得。直到晚上吃完飯,許言走到房間門口的時候,溫婉突然側身擠進房間,一股溜煙兒直奔大床,一個飛身趴在床上,在許言目瞪口呆中,翻了一個身,,笑嘻嘻地望著她。

「鑒於你今早的表現,讓我深深地對此產生了懷疑,你一定有很嚴重的事情瞞著我,所以為了避免再次出現相同時間,我決定今晚在這邊睡覺。」

「你要和我睡覺?」許言傻傻地問道。

「我呸,你的腦袋在想什麼?我們倆都是女人,睡一起沒毛玻」溫婉翻了一個白眼,又猛地說道,「該不是你想男女通吃吧?我告訴你,我對女人可沒有興趣。」

許言臉一黑,「我對女人也沒有興趣。」

「既然如此,那我們一起睡吧。」

許言是逃不了溫婉糾纏人的功夫,等她洗完澡出來的時候,趴在床上的溫婉已經雙眼一閉,房間里隱隱約約傳了點打呼嚕的聲音。

見狀,許言頓時無言以對。頂著溫婉那此起彼伏的呼嚕聲,她只有把這種聲音當做是一種音樂,才能勉強入睡,不過儘管如此,許言依舊躺在床上發了許久才漸漸有了睡意。

睡著迷迷糊糊的時候,許言突然被噩夢驚醒,她一個激靈倏地睜開雙眸,用力地扯住被子,猛地坐起來,望著身旁依舊陷入熟睡的溫婉,小心翼翼地起身拿了件外套去了陽台。

噩夢好似如影隨形,許言滿腦子都浮現著剛才夢中那些無比清楚的畫面,有小,有熊熊,還有陸正霆,她站在高高的地方,身後是萬丈深淵,面前就是他們仨並排站起一起。

她喊破嗓子,也不見他們搭理自己,想到與此,許言忍不住閉上雙眼,心裡落空的厲害,忽然有點想哭的衝動,再回想,她大聲地喊陸正霆的名字,就在他要回頭的時候,柯雅如突然入了鏡頭,出現在她的視線里。

她挽著陸正霆的胳膊,小和熊熊齊刷刷地喊她媽媽,他們好似完全看不見自己的存在,可是許言卻能清晰地看見她臉上揚起的嘲諷和譏笑。

許言不想再繼續回想,或許是她是有些記不清下面的畫面。

陽台的風冷厲地從她的身上刮過,吹得她臉頰緋紅,雙手冰冷,身體還忍不住打顫。過了一會兒,腦子冷靜下來,堅信那只是一場夢,當不了真,不斷這樣的暗示自己,許言的心情才漸漸地緩和過來。

第二天,許言醒來,睜開惺忪的眼睛,映入眼帘的正是溫婉睜著一雙圓溜溜的眼睛目不轉睛地盯著自己,在她的瞳孔里她好像都能看見自己錯愕,深受驚嚇的表情。

「哎,你幹嘛呢?我長得又不嚇人,你幹嘛一副見了鬼的模樣?」溫婉沒好氣說道,她可是公認的純天然素顏美女,許言剛才的表情讓她感覺自己受到了侮辱。

許言挪動了一下身體,伸手手指架在太陽穴兩邊,輕輕地揉了幾下,漫不經心地回答,「我們倆的角色對換一下,我估計你得一拳給我揍過來。」

雖說許言和溫婉認識的時間不長,但許言還是蠻了解溫婉,就像她說的話,如果是溫婉,那拳頭都只是條件反應,說不定還要用上腳。

「起床吧,你不說你兒子生病了嗎?我們是不是得去醫院看看?」溫婉一邊掀開被子,一邊慢吞吞地說道。

聞言,許言剛才才無精打采,現在猛地就來了精神,「去醫院?」

「對啊,我昨天問你的時候,你說是在醫院。」

「我什麼時候說……」

「你別不承認,我的聽覺和記憶里都沒有問題,你要是矢口否認,那就是直接承認你想心裡有鬼,所以你才隨便找個理由來糊弄我。」

「這……」許言獃獃地坐在床上,很認真地思考自己昨天到底有沒有說過這種話,結果她也記不太清楚了。

溫婉都換了一身衣服,許言還坐在床上發獃,她瞧見這傻子般的表情,忽而幽幽地嘆了口氣,很憂傷地問道,「許言,我聽說一孕傻三年,這話我以前壓根就不相信,不過嘛,我現在看見你,我覺得還是很寫實。」

「啊?」

「啊什麼啊?趕緊起來唄,我們收拾收拾,去醫院。」

許言至昨晚噩夢之後,睜著眼一直到凌晨三四點才又睡著,現在才早上八點左右,她一臉困意也是正常的。

「你搞快點,聽說你兒子喜歡美女,我覺得我可以去化一個妝。」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