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

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

第296章 認錯人

[更新時間]2017年12月28日 12:13 [字數] 385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小說org,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最新章節!

穿過中山隧道,眼前一片明亮,適應了昏暗突然迎來光明,多多少少會有些刺眼。許言條件反射地伸手遮住雙眸,直到適應光。

中山隧道一過,離陸氏集團就更近了。

許言手心托著一邊腮幫子,目不轉睛地盯著外面,不知道在想什麼。司機透過後視鏡小心翼翼地瞥了眼她,許言淡淡地瞄了眼,正好對上司機的目光,只見司機倏地收回視線,直視前方。

「停車。」許言突然大聲吼道。

司機冷不丁地被她突然而來的舉動嚇了一跳,猛地踩下剎車。這一連串的動作造成了道路堵塞。

汽車剛好停下,許言想都不想地打開車門,一手扶著肚子,一手扶著車門,跳了下去。她的目光緊緊地追隨著剛才從前面那輛車下去的人。

是他!

是上次她在公司門外看見的人!

許言大步跟上去,後方傳來司機的聲音,她不敢回頭,害怕又像上次一樣,稍有放鬆這人便在她眼前突然消失。

任九察覺到後面有人跟著自己,他直徑朝著人多的地方走去。

許言撥開人群,見他進了一家化妝品店,她疑惑地跟著了上去。他從化妝品店的另一個門出去,要不是許言以前來過這裡,就險些把他跟丟了。

任九加快腳步拐過前方的轉角,直徑進了男廁所。

許言站在轉角處左顧右盼都沒有找到任九的身影。她向前走了幾步,站在欄杆邊,望著下面走來走去的人,她很是氣餒地跺了跺腳。

她突然回頭看見男廁所,腦袋靈光一現,不假思索地進了男廁所。待在裡面的人一回頭就看見一個女人睜大眼睛望著他們,一個二個都快速地拉上拉鏈,表情如便秘,有些還只尿到一半,就突然殺出一個程咬金。

愣是把剩下的一半憋了回去。

看見他們不約而同拉拉鏈,穿褲子,遮擋的動作,她一反映過來,臉色瞬間通紅。她忙不迭地閉上眼,尷尬地說道,「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什麼都沒有看見。」

她話音一落,就聽見一人不好意思地說道,「小姐,女廁所在旁邊,你走錯了。」

聞言,許言的臉變得更紅。她不由得抬起雙手蒙住一整張臉,低頭不停地道,「對不起,對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你們繼續,我出去……」

許言一邊說一邊向後退。她從男廁所退出來,才放下眼睛,視線重見光明后,她看著洗手台鏡子里的人,臉越發的紅。

她從男廁所里出來並沒有離開,而是站在外面,打算守株待兔,她始終覺得他在裡面。時間過去了十幾分鐘,接二連三從廁所出來的人都忍不住把目光停駐在許言身上,大概也好奇這女人在做什麼。

任九在廁所又待了十分鐘左右,才出來。

他沒有想到許言會如此有耐心地守在外面。他的腰彎的更低了,小心翼翼地從許言身邊經過的時候,許言的聲音冷不丁地響起。

「我還以為你不會出來了。」

任九一愣,腳步一頓,背對著許言,臉色有些蒼白。

「我們是不是認識?」許言向前走了兩步,離任九站的很近,她又再次開口。

「小姐,你可能是認錯了。」

「認錯了嗎?可是為什麼我對您感到很熟悉?」

「可是我的確是不認識小姐。」許言一眨不眨地盯著任九,他的聲音和自己記憶中完全不同,她也懷疑過是不是自己認錯了,但此刻她近距離地和他說話,除了聲音上的差別,她是真的感覺他們是認識的。

「您和我一個故人很像。」

「這個世界上長得相似的人有很多,或許我只是恰巧與你的故人長得相似罷了。」任九沉沉地說道。

許言咬牙搖了搖頭,又道,「故人是我的爸爸。」

聞聲,任九瞬間沉默,過了許久,他暗啞地嗓音才再次響起,「沒想到我會和小姐的父親相似。」

「我也沒有想到。」許言低聲說道,頓了頓,她突然又開口,「您能不能抬起頭讓我看一眼?」

任九一直都在彎腰低頭,從未正眼看過許言,此時聽見許言小心翼翼地要求,他心裡忽然變得有些忐忑,正猶豫要不要答應。

「我只是覺得在您身上有我熟悉的身影,所以才會有所冒犯,如果您不願意,那,我也不會勉強您。」

任九沉思許久,緩緩地回答道,「倒不是我不願意,只是我的臉曾經受過嚴重的燙傷,是擔心小姐看了我的樣子會被嚇到。」

「我不會的。」許言搶先回答。

任九最終還是鬆了口,緩慢地抬起頭。

許言查德看見他的臉,說實在的,她的確是被嚇了一跳,心跳都在瞬間慢了半拍。

「被嚇著了吧?」任九輕聲說道,聲音里似乎帶著一絲不欲人知的悲傷。

許言連忙搖了搖頭,「沒有,我只是有點詫異。」

「沒關係,小姐,你現在看過了還會覺得我和你的爸爸長得相似嗎?」

「可能是我真的認錯人了,真不好意思。」許言不知道如何來形容自己現在的心情,一直纏繞在心底的疑問解開了,結果和自己所想的出現明顯的差異,或許她本就不該對其多有期待。

已經死了十多年的人又怎麼會突然活過來。

果然她是在異想天開。

許言幽幽地嘆了口氣,苦笑一聲。

見狀,任九暗自搓著手,說話時帶著微微的顫音,「冒昧的問一句,小姐的父親……」

「他已經不在了。」許言情緒低落地說道,頓了頓,她又道,「伯父,您的兒女呢?」

「我孑然一身。」

「對不起,是我的問題太唐突了。」

「沒關係,這些年我都習慣了。」

許言以為他說的是這些年的孤身生活,後來她仔細想想,才明白他說的不僅僅是孤身生活,還有他容貌被毀所給他帶來的灰暗。

「我叫許言,要是您不介意,沒事的時候我可以來陪陪您。」許言說出這番話實自己都嚇了一跳,她並不是一個同情心泛濫的人,儘管她會為此而感到難過,但還不至於插手。

任九同時也被她的話嚇得不輕。他舉起手擺了一下,「小姐的好意我心領了,不過我習慣了孤身一人。」

任九的話剛說完,身後就傳來陸正霆的聲音。

「許言1

許言還沉浸在情緒低落中,查德聽見陸正霆的聲音,她半天都沒有反應過來,反倒是任九,他咧嘴勉強地笑了一下,「看來是小姐的朋友來了。」

陸正霆走的是扶手電筒梯,他三步並作兩步地走向許言,在他靠近之前,任九已經不動聲色地走進人群,融入人群。

「你手機呢?」陸正霆慍怒地問道。

許言獃獃地看著突然現在在這裡的男人,頓時猛地撲進了他的懷中。

這擁抱來的他措手不及,弄得他心裡的怒氣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只剩疑惑。他剛才有看見站在許言面前的人,只是他一走進那人便走了,他還沒得及看清楚。

「陸正霆,你說的對,真的是我認錯人了。」許言瓮聲瓮氣地說道。

「怎麼了?」見許言這委屈巴巴地樣子,他不由得放柔了語氣,輕聲問道。

「他不是我爸爸,我的爸爸是真的死了,我不該懷疑他還活著。」

陸正霆緊緊地摟住許言,溫熱的手掌輕輕地拍著她的後背,雖然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什麼事情,從許言的隻言片語和行為來看,這小女人是又看見那人了。

他不由得安撫著許言,腦海里忽然股浮現剛才那人離開的背影。

陸正霆摟著許言重新回到車上,司機打電話來說許言的情況,嚇得他連忙放下手裡的工作出來找她。

此時此刻,司機看見陸正霆,連頭都不敢抬一下。

陸正霆扶著許言重新回到車裡,下巴擱在許言的頭頂,輕輕地蹭了一下。

一路上,許言都沒有說話。直到回到公司。

陸正霆還在為柯雅如出錯的項目開會,他本想把會議延後,許言自己拒絕,準備自己去項目部找李茹,得到陸正霆的拒絕,索性陸正霆一個電話下去,直接把李茹喊上來。

她和李茹有些日子沒有見面了。

兩人一見面,就有許多說不完的話題。

許言挑了些有趣的事情給李茹聽,而詹萌和寧西的事情還沒說,李茹就掩嘴笑了起來,「要是我說我早就察覺到他們倆不對勁兒了,你會不會覺得吃驚?」

「你怎麼知道?」

「因為我是柯藍1

「這大概是柯藍被黑得最慘的一次。」許言脫口而出。

李茹先沒反應過來,後來知道許言的話是什麼意思,她直接叉腰,氣沖沖地舉起雙手,直接戳中許言的胳肢窩。

許言最怕撓癢。以前她不聽話,陸正霆就會用這招來對付她,並且是屢戰屢勝,她都輸得毫無反擊之力,因為陸正霆是不怕撓癢。她以前還一度以為是他的定力好。

許言窩在沙發上躲來躲去,突然一下,她不動,臉色唰地一下蒼白。

她和李茹有些日子沒有見面了。

兩人一見面,就有許多說不完的話題。

許言挑了些有趣的事情給李茹聽,而詹萌和寧西的事情還沒說,李茹就掩嘴笑了起來,「要是我說我早就察覺到他們倆不對勁兒了,你會不會覺得吃驚?」

「你怎麼知道?」

「因為我是柯藍1

「這大概是柯藍被黑得最慘的一次。」許言脫口而出。

李茹先沒反應過來,後來知道許言的話是什麼意思,她直接叉腰,氣沖沖地舉起雙手,直接戳中許言的胳肢窩。

許言最怕撓癢。以前她不聽話,陸正霆就會用這招來對付她,並且是屢戰屢勝,她都輸得毫無反擊之力,因為陸正霆是不怕撓癢。她以前還一度以為是他的定力好。

許言窩在沙發上躲來躲去,突然一下,她不動,臉色唰地一下蒼白。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