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

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

第222章 被跟蹤

[更新時間]2017年12月28日 12:13 [字數] 364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最新章節!

詹萌獃獃地望著夏言,老闆娘的話讓她瞬間猶如被雷劈了一般,「夏言,你說我要不要去醫院檢查一下?」

「當然要去。」夏言一語道,「你在這裡等我一下。」

「你要去哪裡?做什麼?」

「我回房間拿包,現在陪你去醫院。」

「不用這麼著急吧?」

夏言話音一落就已經跑上了樓,詹萌在說什麼她聽的不太清楚,等她從上面下來後站在詹萌的面前,之間她很是猶豫地望著自己,便直接開口道,「你還愣著做什麼?」

「我不想去醫院。」

「不去醫院那怎麼知道你到底有沒有懷孕?」

詹萌的身體就像和椅子合為一體,始終不願意起來,她沉默許久,從他們到渝州開始,她的月事到現在都沒有來,她以為是自己的水土不服而引起的。

「夏言,這麼著,你跟我來。」詹萌倏地站起來,面色凝重地走在前面,她記得沒錯出門左拐五十米的地方有家藥方。

夏言不明所以地跟在她身後,見她獨自一人進了藥方沒多久就出來,便走上前詢問,「你買這個?」她指著詹萌手中的驗孕棒。

「這個一樣可以檢查出來,我是真的不想去醫院。」

她不知道詹萌為什麼這麼抗拒醫院,所以在詹萌無數次拒絕去醫院后,她還是沒有勉強詹萌,而是和她買了驗孕棒回了民宿。

晚上吃飯的時候,詹萌一直都在心不在焉,沒有吃幾口就回房間了,見狀,夏言微微地皺了一下眉,望著詹萌離去的背影,不知道在想什麼。

夏言心裡放不下詹萌,隨便吃了幾口就去她房間找她。

「你怎麼來了?」詹萌氣懨懨地打開門,沒有精神,好像很疲憊,看了夏言一眼,就轉身朝著床上走去。

「我來看看你。」

「我沒什麼事,可以是有點水土不服,你別擔心了。」

夏言深深地望了詹萌一眼,「你的氣色不太好,要不要去醫院?」

「不去,我休息休息就沒事了。」詹萌重新躺回床上,一手擺弄地枕頭,笑著說道。

「那行吧,我就不打擾你休息了。你有什麼任何不舒服的地方記得叫我,我就在你隔壁,知道嗎?」

「知道了,你去休息吧。」

聞言,夏言在臨走前還是擔心地看著她,見她朝著自己揮手,夏言輕嘆一口氣,輕手輕腳地走出房間,輕輕地把門關上。

詹萌在夏言走後,一夜無眠,心裡忐忑而緊張,其實在她心裡已經有一個答案呼之欲出,然而她還是希望等著結果出來再做打算。

翌日,夏言是被敲門的聲音弄醒的,她微睜開眼睛,適應了一會兒刺眼的光線,聽著外面有一下沒一下的敲門聲,她差點以為自己是出現了幻覺。

掀開被子,她整理了一番有些松垮垮的睡衣,打著哈欠去開門。

門一打開,夏言頓時愣住了。

詹萌哭喪著臉,雙目無神地站在門口,睡衣的領子已經垮在了一邊肩膀上,頭髮亂糟糟的沒有打理,夏言低頭再一看,她**著一隻腳,另一隻腳上就穿著拖鞋,手裡還拿著驗孕棒。

夏言瞬間清醒,牽著詹萌的手就往裡面走,雖然現在不算冷,但是赤腳走在涼地板上總歸是對身體不太好,容易寒氣入體。

「詹萌,你去床上待著,我去給你倒一杯熱水。」

「不用了,我不口渴。」詹萌弱弱地說道,見夏言停在自己面前,她猶豫了一下,伸出手,驗孕棒上面浮現的兩根杠杠就這樣映入夏言的視線里。

「有了?」夏言心一沉,怔愣地說道。

「完了。我中招了。」

詹萌把驗孕棒往床上一扔,整個人直接無力地往後一倒,呈現一個大字形狀,望著頭頂的天花板,「我為什麼會中招?」

「緣分?」

「狗屁的緣分。」詹萌一個鯉魚打坐,嚇得夏言差點尖叫一聲,她翻了一個白眼,若無其事地說道,「不要這麼大驚小怪的嘛。」

「我大驚小怪?你難道不知道現在在你的肚子有一個小生命嗎?你剛才的動作有多危險,你知道嗎?」夏言深吸一口氣,里啪啦地說了一串。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可是現在你說我要怎麼辦?」

「你想怎麼辦?」

「我就是不知道才問你埃」

「你要告訴寧西嗎?」

詹萌有些鬱悶地望著夏言,「告訴他做什麼?我總不能用孩子來逼著他娶我吧?」

「那你打算生下來嗎?」

「就現在這個情況,生下他對我來說是一個未知數,更何況我還沒有準備做媽媽的打算。」

「那你?」

「明天陪我去醫院吧。」詹萌若無其事地說完這句話就往床上一躺,閉著眼不再說話。

夏言對詹萌的選擇不反對卻也不支持,作為一個朋友,她現在唯一能夠做的就是安靜地陪在她的身邊。或許是因為她曾經痛失過孩子,所以在知道她的打算后,心情很難過。

******

陸正霆派出去尋找夏言的人終於收到了消息,有人說在渝州看見了夏言的身影。

消息用最快的速度傳到了陸正霆的耳里,除了他,楊金寬和夏明輝那邊同樣是收到了風聲,不約而同的派人到渝州找夏言。

一個置身事外的人卻在無形中成了水中央的旋渦,將一波又一波的人從江城吸引到了渝州,安靜已久的渝州,忽然暗藏著一絲兇險。

詹萌在渝州,寧西是必須要跟過去,而陸氏現在就是由徐蘇代為管理。

一大波人齊刷刷地往渝州涌去,彷彿無人知曉。

夏言和詹萌起了一個大早稍微準備了一下就往市醫院去了。在路上,夏言看著從眼前閃過的陌生畫面,又歪著頭看了詹萌一眼,不確定地問道,「你真的想好了?」

「恩,想好了,只有這樣做才是最好的選擇。」

聞言,夏言不再勸,她一隻手托著腮幫子,獃滯的目光目不轉睛地望向窗外的建築,心情十分的複雜。

醫院裡的人來人往,詹萌挽著夏言的胳膊佇立在繳費的窗口,在他們的前面還排著長長的隊伍,不可否認,詹萌的臉色很凝重,她連哭都覺得費勁兒。

在照b超的時候,詹萌看著顯示器里顯示出來的畫面,一直壓抑著的情緒好似在瞬間爆發,夏言看在眼裡,感覺自己的心也是生疼生疼。

「想好了?」醫生最後問了一遍。

詹萌怔愣著,遲遲沒有說話,直到醫生不耐煩地又問了一遍,她才緩過神,木訥地點了點頭。

「那好,先把費用繳了。」

詹萌接過醫生遞給自己的單子,像個木頭人一樣走在路上,夏言不緊不慢地跟在她旁邊,忽地,詹萌突然蹲在地上,雙手抱住自己的胳膊,頭埋在臂彎里。

或許是曾經經歷過,所以她特別能理解。

夏言伸出手放在詹萌的頭上,輕輕地撫摸了一下,「如果不捨得,那就把她留下來吧。」

「留下來?」詹萌微微抽噎地問道。

「是啊,既然捨不得又何必勉強自己去割捨?」

夏言扶著詹萌坐在醫院走廊的長椅上,每聽護士叫一個人的名字,詹萌的心就會提到嗓子口,手指緊緊地拽著衣角,暗自咬著下嘴唇。

好似有一個奇特的聲音在她的心底響起,是一個小孩子哭泣的聲音,聲音響亮還帶著一絲悲戚。

詹萌一個激靈,恍然間回過神,「夏言,我們走,我決定要留下他。」

還沉浸在悲傷氣氛中的夏言在聽見她吐口而出的話時還沒有這麼快反應過來,「你說什麼?」

「我說我要留下這個孩子,我們走吧。」詹萌咧嘴笑了笑,透露出她此時的輕鬆,挽著夏言的手剛一站起來,她的表情瞬間再次變得凝重。

「等等。」詹萌憑著自己對危險來臨的敏銳,立馬出聲說道。

「怎麼了?」

詹萌快速地拿起手機,她之前留了一個心眼,偷偷地在寧西的手機里安置了定位系統,此時她搜索寧西的地理位置,發現他正在來渝州的路上,心裡一驚,拉著夏言就開跑。

「都給我跟上,要是再跟丟了,小心我要了你們的命。」

「老大,我們已經被目標發現了。」

「誰他媽告訴你,被發現了就不跟了?你是不是不想活了?趕緊給我去找。」

中年男人一巴掌拍在那人肩上,厚實的手指扣在他的肩膀,一用力就看見那人痛苦地彎下腰,臉色煞白,額頭上還冒著細細密密的汗。

「老大,饒命啊,我立馬讓人去找,立馬讓人去找。」

「還不快滾1

從醫院裡跑出來,詹萌和夏言人生地不熟地在渝州城裡亂竄,只要看見有無人計程車經過就不假思索地攔下。

「我們要立馬離開渝州,寧西已經過來了。」

「那陸正霆是不是也過來了?」

「你說呢?我們在渝州停留的時間太長了,他們能找到我們是遲早的事情,不過剛才在醫院,我發現我們已經被跟蹤了。」

「被跟蹤?你知道是誰的人嗎?」夏言臉色一變,著急地問道。

「不知道啊,所以我才帶著你跑埃」

聞言,夏言瞬間哭笑不得,計程車停在她們住宿的民宿門外,兩人神色緊張地飛快跑回各自的房間收拾東西,好在東西都不算多,不到半個小時便整理好。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