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

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

第216章 殺父仇人

[更新時間]2017年12月28日 12:13 [字數] 355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最新章節!

「陸正霆。」夏言眨了一下眼睛,聲音有些虛弱地喊道他的名字,她還記得自己昏迷之前發生了什麼,當時就算自己昏迷了,她也沒有完全失去知覺,對周圍的事依然能聽見。

不過這一切現在對她來說,都不是最重要的。

陸正霆從昏暗中走出來,頭髮有些凌亂與平時的他似乎是有些不同,身上的衣服有些褶皺,看上去好像很疲憊,望向自己的目光好像也是帶著絲絲的倦意。

夏言怔愣一下,從被窩裡伸出手這才知道自己身上的傷口被包紮好了,這包紮的手法一看就是專業醫生,她忽然上次她也是回夏家,也是和夏思悅有了衝突,結果自己的手被燙傷,那個時候還是陸正霆給自己包紮的。

收回思緒,夏言移動著胳膊,抬起手小心翼翼地拍了拍床沿邊,感覺到床邊向里窩了一塊,她沉默了許久,借著光線昏暗,陸正霆看不見自己的表情,淡淡地問道,「陸正霆,我父親的事你調查得怎麼樣了?有結果了嗎?」

「還沒有。」

「是嗎?」夏言輕咳一聲,似乎是牽扯到了傷口,她瞬間倒吸一口氣,又道,「那車禍的事呢?有結果了嗎?」

夏言忽然笑了笑,自言自語道,「是不是依然沒有結果?」

聽著她這個口氣,陸正霆總覺得夏言有什麼地方不對勁兒,他斂了眼,修長的手指準備伸到夏言的眼前,撫摸她額前的頭髮,察覺到他的動作,夏言下意識地偏頭。

「陸正霆,以你的身份地位,調查這些事真的需要這麼長的時間嗎?」夏言頓了頓,若無其事地補充道,「還是說,你早就已經有了答案,只是不想告訴我。」

「是不是有人給你說了什麼?」

「這重要嗎?」夏言一聽他這話,緩緩地閉上眼,腦海里浮現出夏明輝遞給自己那些資料里的照片,許光面目全非的樣子讓她全身都在發冷,尤其是現在陸正霆還在她身邊,這種有心而生的冷意,頓覺一種窒息感。

陸正霆看不見夏言的表情,也察覺到不對勁兒,在他準備開燈時,夏言立馬出聲制止,「不要開燈。」

聞言,陸正霆一愣,他是聽見了她聲音里壓抑的哭聲,一瞬間,他臉色驟變,不管夏言的拒絕,把燈打開。

在房間驟然被照亮的時候,夏言眼角流出來的淚水還來不及擦拭,她深吸一口氣,微睜著眼睛望著盯著自己的陸正霆,弱弱地問道,「你可不可以離開這裡?」

「不行,你在夏家受委屈了?」

「沒有。」

「那到底是因為什麼?你為什麼會哭?」陸正霆連連問道。他一直都覺得女人的眼淚是一件很讓人心煩的事,但是現在看見夏言的眼淚,他反而更多的是心疼。

見夏言壓抑著自己的哭聲,一直沉默地不說話,陸正霆感覺自己用了一輩子的耐心來哄夏言,結果他語氣越是溫柔,夏言的情緒就越低落。

「為什麼,事情為什麼會是這個樣子呢?」

陸正霆把夏言拉入自己的懷中,一手摟著她的腰間,一手放在她的頭上輕輕地撫摸著,放柔了聲音問道,「到底出什麼事了?」

夏言只是一個勁兒地哭,由最開始的壓抑到現在的嚎頭大哭,她似乎是在發泄這段時間所有發生在她身上的事情,突遇車禍,失去孩子,還有柯雅如對自己的挑釁,還有和林旭佳友情的結束……

發生的所有事曾經在某一瞬間讓她覺得整個世界都變得很黑暗,她伸手不見五指,無人救贖,她唯有自救,可是自救太難了。

她摟著陸正霆,悲憤地放肆哭著,或許是情緒堆積了太久,她哭著哭著就開始抽氣兒,又突然憤怒地抬手用力地捶著陸正霆的胸口。

「為什麼我現在才知道?你為什麼不告訴我?你為什麼要瞞著我?為什麼?陸正霆,你太自私了。」

「你說什麼?你知道什麼了?」陸正霆有種不好的預感。

「我爸爸不是死於車禍!你卻告訴是死於車禍,你到底是什麼居心?」夏言一邊抽噎,一邊怒問道。

「……」

「你說話啊,你沉默是什麼意思?是默認嗎?」夏言睜著水汪汪的眼睛目不轉睛地望著陸正霆。

「夏明輝給你說了什麼?」陸正霆面不改色地問道。

「你先回答我的問題,我,爸爸是不是因為倉庫突然著火被燒死的?」

聞言,陸正霆深邃的眼眸直直地盯著夏言,「是。」

「你為什麼不告訴我?倉庫起火不是意外,對不對?你是不是已經知道誰是兇手了?對不對?」夏言一連甩出幾個問題,不願意放過陸正霆臉上的任何一個表情。

「我只能告訴倉庫起火的確不是因為意外,但是兇手我現在的確是不知道。」

陸正霆話音一落,夏言不管自己身上的傷口,倏地從床上站起來,不可置信地搖著頭,「為什麼,為什麼你還在對我撒謊?」、

「夏言,你冷靜一點。」

「你要我怎麼冷靜,你知不知道在我知道誰是殺我爸爸的兇手那一瞬間,是什麼樣的心情?我現在真的很恨我自己,愛誰不好,偏偏愛上你1夏言歇斯底里地吼著,情緒格外的激動。

她現在是一睜開一閉眼就會想起許光死去的樣子,還有蕭蘭芝在看見陸正霆時的變化,這一切都像一把刀,一刀一刀地割在她身上。

疼,是真的很疼。

「陸正霆,這次我不是開玩笑,我也很認真,我們真的分手吧。」

「你瘋了?我說了不可能。」

「這次不管你答不答應,我都會和你分手。」

「夏言,別鬧了。」

「我沒鬧,我現在很清醒,是真的很清醒。」夏言移開視線,不去看陸正霆,強裝鎮定地說道。

「我說了不可能。」

「陸正霆,我看見你就會想起我爸爸在火里被活活燒死的樣子,甚至我還能看見他在痛苦的掙扎,你知道嗎?我真的,真的想不出用什麼樣平靜的心態來面對你,我殺父仇人的兒子。」

「你說什麼?」

「你一心想瞞著我的事不就是這件事嗎?」

陸正霆他只是猜到了開頭,知道夏明輝把夏言叫走,不會有什麼好事,但是他萬萬沒有想到夏明輝會給他來這招。

看著夏言現在激動的模樣,他深知不管自己現在說什麼都沒用,因為夏言已經先入為主,況且夏明輝既然想好了要來這一招,那必定是做足了準備。

「陸正霆,你走吧,我現在不想看見你,也不知道怎麼面對你。」

夏言話音一落,陸正霆沉默地盯著她看了許久,最後默默地轉身離開了房間。

整個房間在沒了陸正霆之後,夏言瞬間覺得一片空蕩蕩,她就像是失重了般,無力地癱坐在床上,眼眶裡蓄著淚水一直望著陸正霆離去的方向,她感覺心裡空蕩蕩,心口的位置一抽一抽地疼。

燈光太刺眼了。夏言閉著眼,她太想陸正霆這個時候陪在她身邊,但是又無奈他是陸尉源的兒子,她無法做到和以前不知情般的依靠他,想念他。

夏言蜷縮著身體趴著,靜謐的房間里隱隱約約地傳來她哭泣的聲音,這悲傷而絕望的聲音似乎讓黑夜聽了都不忍心。

夜,突如其來的降臨,讓渴望光明的人感到無力。夜風輕輕地吹起,撩撥著重新生長出來的樹葉沙沙作響,天空被暗夜遮住,圓月發出微紅的光暈,映照著周圍一片朦朧,宛如霧裡撈月。

行走在街上的人群好像每個人的心情都很好,看上去他們都是在歡顏笑語,而實際上真正快樂的人又到底有幾人?

江城陷入黑夜,璀璨的霓虹燈點亮了這個城市的夜色,萬家燈火使得寂寞的城市有了人情味,脫去了白日里的匆忙和緊張,逐漸變得安靜而溫柔。

陸正霆驅車穿梭在城市的角落裡,路邊的燈是橘黃色,給人一種很溫暖的感覺,他從來無心感受這些不在他關注之內的事物,而這次,他卻靜下了心。

把汽車停在路邊,看了眼時間給寧西打電話,直接約在了天上人間見面。

寧西這裡也因為詹萌的事心煩著,一接到陸正霆的電話便想也不想地直接應了下來。

兩個人在天上人間碰面的時候,看見彼此的臉色都不太好,寧西有些納悶,按理說,遇見詹萌這種難纏的女人才是心焦,怎麼著像夏言那種一看就是省心的人,也不知道他們倆又在鬧什麼。

「又和小嫂子吵架了?沒道理啊,那葯不是可以暫時克製藥性嗎?」

服務員把酒拿上來倒好之後,寧西端起酒杯抵在鼻子前嗅了嗅,瞥了眼臉色難看比自己還難看的陸正霆,「難道葯沒用?」

聞言,陸正霆斂了眼,端起酒杯一口喝完,「夏明輝告訴夏言,殺死她爸爸的人是我的父親。」

「夏言相信了?」

「相信了。」

「那現在你在她眼中不是就成了殺父仇人的兒子了?」

寧西話音一落,酒杯還沒有放下,餘光一瞥,就看見陸正霆甩過來的陰鷙眼神,他連忙抬手揮了揮,和陸正霆一對比,自己和詹萌的事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

「現在你還是不願意把事實真相告訴夏言?」寧西問道,見他沉默,嘆了一口氣。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