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

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

第103章 拒之門外

[更新時間]2017年12月28日 12:13 [字數] 344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最新章節!

車廂里很安靜,又安靜得有些過分,夏言掛了電話,沉思片刻,微微抬摸看了眼一直都若無其事的陸正霆,漫不經心地開口道,「夏明輝知道了我公寓被盜竊的事情,很擔心我的安全。」

「恩?」

「他希望我能回到家裡祝」

「那你怎麼說的?」

「我怎麼說的你不是都聽見了?我說我住在朋友家。」夏言淡淡地說道,視線一直都注意著陸正霆的表情,似乎並沒有任何的不對勁兒,她緊皺著眉頭,偏頭把視線挪到窗外的景色之中。

江城的夜景霓虹閃爍,絢爛的燈光照亮夜幕,天上那輪泛著清冽的月牙好似悠然地懸挂著,圍繞在它周圍的繁星時而閃爍,時而星光黯淡,車道兩邊的行道樹隨著秋天的到來,枝幹上原本茂盛的樹葉逐漸泛黃而經不起風的吹拂,好似輕輕一碰就會落下來。

車速並不快,夏言有足夠的時間來看車外的風景,這條路正好會經過商業中心,在那些熱鬧的人群中,夏言看見他們臉上的笑容,原本沉重的心情好似有所緩解,就在剛才,她忽然發現,其實她對陸正霆一點都不了解,她知道他在調查一件十幾年前的事情,卻不知道那是什麼事,為什麼會和自己親生父親的死有關,她也不知道陸正霆現在是否有自己的部署或者說已經有了下一步的安排,她有些頭疼的揉了揉太陽穴。

陸正霆掃了眼夏言,淡淡地說了句,「夏言,相信我。」

聞言,夏言擰了一下眉頭,餘光瞥見小看過來的疑惑眼神,不點頭也不搖頭,止住了這個話題。

回到東山別墅,陳媽在早先就知道他們回來的時間所以提前把食材準備好,他們前腳剛進便可以開飯。

小白天玩的太嗨,像個猴子一樣上躥下跳,到現在倒是有氣無力,吃過晚飯,夏言照例給他說了一個童話故事,一如既往地得到了小的神吐槽。

小睡著后,夏言感覺有點腰酸背痛,一邊揉著腰間,一邊離開小的室。她回到室里思索了許久,最後還是決定去找陸正霆。她知道陸正霆吃過飯就去了書房,所以她直徑來了書房門外,低頭看著門縫裡透露出來的微弱的光線,她的手伸在半空中,不知道想到了什麼忽然又收回了手……

陸正霆站在窗邊,書房裡一片靜謐,他轉身將視線落在門縫裡搖動不定的身影,微微擰了一下眉頭,低沉的聲音響起劃破書房裡的安靜,「進來。」

聞言,夏言剛準備離開而邁開的步伐瞬間僵在原地,她背對著房門,卻清晰的聽見裡面傳出來的聲音,頓了頓,她突然轉身一手握著門柄,打開門后看見陸正霆,她該說什麼?

……

夏言擰開門柄,映入眼帘的是陸正霆負手背對自己的身影,書房裡只亮了一盞檯燈,檯燈泛著暖橘色的光芒,能照亮的範圍緊緊只在它的周圍,陸正霆站在窗前,暗色的窗帘成了他的陪襯,漆黑的夜色將他包裹在其中,此時他就像是隱藏在黑暗中,然而那股冰冷的氣息卻無法掩飾他的存在。

夏言眨了眨眼睛,定定地看著陸正霆的背影,頓時有種無法開口的感覺,她挪著小步慢慢地靠近黑夜裡的那抹影子,她站不遠處停下,翕動著嘴,遲遲不肯出聲。

陸正霆面無表情地望著外面的夜色,東山別墅依山傍水,遙遙望去,厚重的雲層似乎正被徐徐吹來的風衝散,雲層之上的月亮散發著清幽的光芒,帶著些許的寒冷,山頂被映照得若隱若現。

書房裡安靜得就像是空氣都停止了,陸正霆微眯眼睛斂了眼身後的夏言,低沉的聲音再次緩緩地響起,「你想問什麼?」

「……」夏言抿了抿唇,狐疑地盯著陸正霆,淡淡地開口道,「不管我問什麼你都會告訴我嗎?」

陸正霆皺了皺眉頭,「你想知道什麼?」

「你會想要我知道什麼,那我不是才會知道什麼嗎?」

話音一落,夏言話鋒一轉,「我想知道十幾年前發生的事情,也想知道夏明輝到底和我爸爸的死有沒有關係?」

聞言,陸正霆沉思數秒,「現在的結果是指向夏明輝,不過沒有確鑿的證據。」

「還有呢?」

「其他的事,你不必知道,你只需要相信,我不會傷害你。」

「你要我無條件相信你,我答應,只是我希望我的相信不會讓自己後悔。」

陸正霆一語未發,夏言沉了沉氣,她忽然開口道,「陸正霆,你愛我嗎?」

不等他說話,夏言連忙又補充道,「你不用回答我,因為我感覺你應該是愛我的,可是有時候我又覺得你並沒有很愛我,是不是覺得很矛盾?我也這樣覺得,陸正霆,在你的世界里你或許是習慣了一個人,但是我卻希望你能夠習慣兩個人的世界,不知道這句話會不會讓你覺得我很貪婪?可是我依然想告訴你,我可以無條件相信,而你,能不能也像我一樣,別把我拒之門外。」

夏言話音一落,她深深地吸了口氣,放在兩側的手暗自握緊,她厭惡極了這種被他拒之門外的感受。

******

酒吧,繁雜而喧鬧的世界,它不僅在夜裡觀看眾人的寂寞孤單,還收納了他們全部的喜悅和激情,昏暗又斑駁的光線時不時地交叉照亮酒吧里的景象,每個人的臉上似乎都顯示著疲憊,卻又同時顯示著激情,興奮。

然而坐在吧台邊上的人在尋求快樂的芸芸眾生里顯得格外的出眾,彩色燈光照在他迷離的眼睛里,他無力地趴在吧台,腦袋靠在手臂上,翕動著嘴,另一隻手裡還握著未喝完的酒瓶,在燈光下,他原本的俊顏不僅顯得憔悴不堪,甚至是鬍子拉碴,帶著一種厭世和滄桑感。

林旭佳已經不記得自己這是第幾次來酒吧撈人,她每次來酒吧看見葉雲琛這幅模樣都壓制不住自己心中的憤怒還有那些莫名的心酸,她穿梭在人群里,但凡她經過的地方只要有男人,都會引來他們的注目和挑逗,林旭佳厭惡極了,卻又不得不來這裡找葉雲瑁

她站在葉雲琛面前,低頭望著眯眼看自己的男人,此時恨不得在他的臉上甩一個巴掌,揚起的手在一瞬間又落下,她深情的目光緊緊地鎖在葉雲琛的身上,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咦,你是誰?你,嗝兒……你,為什麼會在這裡?」葉雲琛倏地抬起頭,搖晃著腦袋盯著林旭佳幽幽地說道。

空氣里不僅夾雜了酒吧里頹廢的氣息,還夾雜了各種酒味,煙味,她緊皺著眉,,目不轉睛地盯著葉雲琛,直接把他架在自己的肩上離開酒吧。

酒吧外,涼風習習,帶著些許的寒意,林旭佳不由得合攏了身上的外衣,她的車就停在路邊,走幾步便到。

葉雲琛整個人的重量都是壓在了林旭佳的身上,她吃力把葉雲琛拖進車裡,才鬆了口氣,忽而聽見他小聲地呢喃,「冷,冷……」

聞言,林旭佳直接把套在自己身上的外套脫下來搭在他的身上,雙手不由得搓了搓胳膊,關上車門快速地跑到駕駛位,啟動引擎,朝著葉雲琛的住處開去。

把葉雲琛送回家后,林旭佳做著這幾天晚上都會重複做的事,她去廚房調醒酒茶的時候聽見客廳里傳來的一聲,連忙放在杯子來到客廳,葉雲琛是被她放在沙發上的,現在卻是趴在地上,她著急地走過去拿出吃奶得勁兒才把他重新弄到沙發上躺著,她抹了一把額頭上冒出的汗珠,喘著氣兒。

「夏言……」

「夏言……」

聽見葉雲琛口中喊出的名字是夏言,林旭佳的臉色驟然巨變,她連著向後退了一步,不可置信地看著躺在沙發上醉的不省人事的男人,轉眼抓狂地抬起腳胡亂地踹身邊的東西,此時她披散著頭髮宛如一個猙獰的女鬼,神色駭人,她把葉雲琛帶給她的絕望和難過轉化為憤怒,是對夏言的憤怒。

忽然之間,她無力地趴在沙發邊沿上抽噎,無奈葉雲琛此時依然是不省人事,無法安慰,或許就算他此時清醒也未必會安慰她。林旭佳淚流滿面地盯著葉雲琛,雙手緊緊地抓住他的手,突然歇斯底里地吼道,「葉雲琛,在你最難過的時候是我,是我林旭佳陪在你的身邊,在你被酒吧里的人掃出大門的時候,也是我!也是我去把你帶回來的,你因為夏言失去了工作,也是我,不管不顧地陪在你身邊,可是,為什麼?為什麼你總是看不見我的好?夏言她到底哪裡好,讓我都比不上……」

林旭佳的哭訴並沒有引起葉雲琛的注意,她就像是一個人對著空氣唱了一個獨角戲。她恨夏言,甚至在一刻,她連葉雲琛都帶著一絲恨意。包里傳來手機鈴聲,林旭佳哭著拿起手機,在瞥見來電顯示的時候,臉色頓時微變。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抹掉臉上的眼淚,走到陽台才接起電話。

「父親。」

「你眼裡還有我這個父親?你現在在哪裡,馬上給我滾回來1

「父親,我……」

「你要記住,你在這個家裡存在的意義。」

看清爽就到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目錄 下一章